空竹翁 / 人生感悟 / 汉语之牛,再次震撼!

分享

   

汉语之牛,再次震撼!

2018-01-16  空竹翁



汉语有多牛?看看下面这些例子你就知道了!


汉语断句真的太重要了

在民间流传多年的“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不同的断句,不同的意思,来感受下。


一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二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三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四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五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重音不同,意思也差很多

不知你们有没有发现,一句话,读的重音不同,那意思可能会差了春夏秋冬一整年。


1、冬天冷的时候,能穿多少就穿多少;

2、夏天热的时候,能穿多少就穿多少。



看着是两个字,实际是一个字

汉字里,有一堆很有趣的字,它们看上去似乎是两个单独的字,但其实是一个字。


孬——nao

很不好,那就是孬


嫑——biao

一个字的拒绝,还是不要


烎——yín

把火打开,那就是光明


槑——mei

两个呆,真是很傻很天真呀


囧——jiǒng

你以为这只是表情图,其实真的是字


兲——tiān

王八一只……


氼——nì

人掉水下了,估计会溺水吧


嘦——jiao

真的是只要


圐圙——kūluan

四面八方都围起来的草场,据说是地名


嘂——jiao

四张口大叫,音量有点高


是不是有点懵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一个字,可以说清大部分事情

汉语中,还有神奇的一字多用,比如简单的一个“弄”字,可以做所有的事情。


1、这个锅有点脏,你赶紧干净。


2、头发分叉了,下午去理发店下。


3、电脑蓝屏了,弄了好久也没好。


4、今天在家大扫除,一身灰。


5、心情有点不好,别惹我,不然你。



中国人也不认识的汉字

有的汉字,人家外国人不认识属正常,可是一个上了好多年学的中国人也表示:我真的不认识它。



不认识了吧,不认识就对了,赶紧来看看属于它们的正确读音。



是不是已经晕头转向了呢?



一个“我”衍生出的称呼

在汉语中,身份不同,对‘我’的表达完全不一样。


皇上用朕、孤,皇后用本宫、臣妾,

皇太后用哀家,百姓用鄙人、草民。


老人用老夫,青年用小生,

和尚用贫僧,道士用贫道。


尼姑用贫尼,

神仙用本神,本仙君。


豪放的说洒家,

婉约的说不才。


男的还可用爷,

女的也可用老娘。



一排永远写不工整的汉字

厂下广卞廿士十一卉半与本二上旦上二本与半卉一十士廿卞广下厂下广卞廿士十一卉半与本二上旦上二本与半卉一十士廿卞广下厂下广卞廿士十一卉半与本二上旦上二本与半卉一十士廿卞广下厂下广卞廿士十一卉一十士二上旦上二本与半卉一十士廿卞广下厂下广卞廿士十


不信的自己写写?



整齐的同旁诗、同旁联

宋代大诗人黄庭坚写了首同旁诗《戏题》,一句诗中的每个字都用相同的偏旁或者部首组成,整首诗整齐而美:


逍遥近边道,憩息慰惫懑。

晴晖时晦明,谑语谐谠论。

草莱荒蒙茏,室屋壅尘坌。

僮仆侍逼侧,泾渭清浊混。


除了同旁诗整齐划一,同旁对联不仅整齐,意思还对仗工整,内涵丰富,又点题。


远近通达道

进退返逍遥


湛江港清波滚滚

渤海湾浊浪滔滔



一诗两用的回文诗

宋代的李禺写了首回文诗《两相思》,正读是思妻,倒读就变成了思夫,就问你服不服?


《思妻诗》


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阳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思夫诗》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阳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往来,水隔山遥望眼枯。



一首诗读出两个意思,已经让人膜拜了,可是,清朝时朱杏孙写的《虞美人》,可正读、倒读,调整句子后还能成为一首新的七律诗:


正着读:


冷风珠露扑钗虫,

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悄,影对疏栏小。

院空芜绿引香浓,

冉冉近黄昏月映帘红。


倒着读:


红帘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

绿芜空院小栏疏,

对影悄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凤鬓圆环玉,索络虫钗扑。

露珠风冷逼窗梧,

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调整句子后,成了七律:


孤楼倚梦寒灯隔,细雨梧窗逼冷风。

珠露扑钗虫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悄,影对疏栏小院空。

芜绿引香浓冉冉,近黄昏月映帘红。


再倒着读:


红帘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绿芜。

空院小栏疏对影,悄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凤鬓圆环玉,索络虫钗扑露珠。

风冷逼窗梧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全文一个读音

没有最牛,只有更神,经常读的绕口令,在全篇文章只有一个读音的文言文面前,那纯属是班门弄斧了:

季姬寂,集鸡,鸡即棘鸡。棘鸡饥叽,季姬及箕稷济鸡。


鸡既济,跻姬笈,季姬忌,急咭鸡,鸡急,继圾几,季姬急,即籍箕击鸡,箕疾击几伎,伎即齑。


鸡叽集几基,季姬急极屐击鸡,鸡既殛,季姬激,即记《季姬击鸡记》。



上面这篇还不算啥,《施氏食狮史》才更有挑战性,不信你读读?是不是舌头打打结了?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

是时,适施氏适市。


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


食时,始识是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中文之牛,你被震撼了吗?

我反正是见识到了,

只能说:牛!真牛!

来源:每天读首诗 ID:FilmEveryDay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