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度施郎款款归 / 稗趣 / 古代人的三大噩梦, 却成了现代人的享受, ...

0 0

   

古代人的三大噩梦, 却成了现代人的享受, 你有没有中招

2018-01-23  前度施郎...

第一,被流放

流放文化,一直是中国五千年来士大夫不愿提及的另类文化。是中国传统帝王政治中一个独特的惩罚手段。

宋朝名臣胡诠曾哀叹:“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若烟正断魂”。唐朝宰相李德裕用“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诗句倾吐了谪臣的际遇。

由此可见,中华文化中的流放,是非常凄惨的。

但是,苏轼被流放岭南,就是今天的惠州,偏偏爱上了这里的荔枝,真是福兮祸所依,对于苏轼来说,仅仅是这荔枝,也让他忘掉了流放的悲惨。

《惠州一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当时的惠州,可是岭南两广一代甚是偏僻蛮荒的地方。而如今,的惠州已经成为了国际化大城市,惠州所在的广东,之于中国经济地位之重无可替代。

如今的中国大地上,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蛮荒之地,边疆偏僻之处,大多由于自然环境优越,成为人们寄情山水的旅游景区。如今的许多人,享受这像苏轼一样的“流放”的生活。

第二,跑步机

热爱健身的男女们,无一没有用过跑步机的。这个洋玩意儿,来自西方,而西方人最初是用它来惩罚犯人的。

在英国,“民主文明”早就形成,衣冠楚楚的英国绅士们,怎么能严酷处罚犯人呢?

在监狱里的罪犯们,“享受”着宽松安逸的监狱生活,除了死刑犯,他们都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监狱还为他们配备着24小时的紧急医疗救治。这一切优渥的生活,只需要你付出一个代价,那就是犯罪。

监狱由此增加对犯人的惩罚,那就是苦役,让他们以低廉的工资为监狱充当劳动力,以带来效益,当然美其名曰培养意志力和劳动习惯。其中William Cubitt发明出最有效的器械,就是类似于今天跑步机的加长版风车。

犯人在风车上跑,如果你偷懒没有跟上,就会从机器上掉下来。蒸汽机烧煤,这玩意用人。

犯人踩动踏板,滑轮转动的动力被用来抽水发电和用于磨坊里的工作。监狱由此获得经济利润(资本家就是不一样)。犯人每天都要花费6小时的时间在跑步机上,1824年,一位监狱管理员说到,“单调乏味缓缓地吞噬身体和心灵,这才是这项惩罚最可怕的地方。”

1913年的美国,有人将这个刑具,改造成了如今的跑步机,一经问世便风靡全球。但是不仅不发电还费电呢,真是会享受。

第三,文身

宋江一怒之下,杀掉阎婆惜。官府给他脸上刺的字,叫做“黥”刑,是古代的刑罚之一,一辈子都在脸上,谁见了你都知道是个“死配军”。

唐朝时的上官婉儿得罪武则天,被刺下刺青在额头上,根本无法洗掉。后来她在额头又刺以梅花形为装饰,显得更加妩媚,这当然是后话了。总之,“黥”刑是一个很侮辱人的刑罚。

如今的年轻人,也喜欢纹身。而且上升到了艺术的层面,如今的纹身艺术可谓高深莫测。

欢迎关注我的大鱼号:程教授的历史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