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 在没有马镫的时代,骑兵如何完成高强度作战?

2018-02-07  alayavijn...

央视《国家宝藏》中有一期,国民闺女关晓彤讲述了一件很特别的文物——一对铜鎏金马镫。一副马镫究竟有何奇特之处?

马镫的意义,英国科技史学家怀特曾做出过总结:“很少有发明像马镫那样简单(一对铜环和两根绳索),而又很少有发明具有如此重大的历史意义。马镫把畜力应用在短兵相接之中,让骑兵与马结为一体。”


但也是因为马镫有非常重要的军事和历史意义,网络上出现了很多观点,比如“没有马镫,人是没法在马上打仗的,骑兵其实只是骑马步兵”“有了马镫才有了重骑兵的可能”等等。


那么,没有马镫,人就真的没法在马上打仗了吗?


首先,要肯定的是,没有马镫,人是可以骑马的。这点东西方都一样,比如,根据甲骨文和考古发掘,中国在商朝时期就已经有骑马的捕奴队。而周代的古画也显示,楚国作为典型的南方政权,也有人能在无马镫的情况下骑马。


长沙黄土岭漆奁彩绘车马人物图摹本展开,战国


其次,在没有马镫的情况下,照样有大量重骑兵存在!


在西方,建立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其取胜的法宝不仅仅是马其顿方阵,更依赖具有极强冲击力的重骑兵——伙伴骑兵。比如高加米拉之战,在马其顿步兵形势不利的情况下,伙伴骑兵冲击大流士三世的中军,迫使大流士三世逃离战场。



马其顿伙伴骑兵


后世帕提亚人与罗马人的卡莱之战中,帕提亚轻骑兵与具装重骑兵相互配合,让克拉苏的罗马军团惨遭毁灭性打击。显然,亚历山大和克拉苏各自所处的时代都没有马镫,而马其顿伙伴骑兵和帕提亚具装骑兵都是典型的重骑兵。



亚述骑兵



亚述猎狮浮雕


其实,还有更早的例子。三千年前的亚述人已经开始训练骑兵,并也有了马上使用长矛的浮雕。在那个猎狮子的浮雕上,亚述王直接拿着长矛向下刺。这说明当时别说马镫,连马鞍都还停留在一张布垫或皮垫的程度,但是已经不妨碍人类骑马作战了。


除了亚述骑兵,在北非也出现了努米底亚骑兵。努米底亚骑兵虽然看起来很寒酸,就俩标枪,马很矮,但是汉尼拔屡次凭借努米底亚骑兵击败罗马军团。正是因为辉煌的战绩,使得努米底亚骑兵长期被罗马和迦太基雇佣。


努米底亚骑兵


除了寒酸的努米底亚骑兵,还有打扮土豪、穿鳞甲的吕底亚骑兵。他们是以格斗肉搏为主。不止这些,就连以重步兵出名的希腊城邦底比斯也发展了重骑兵,而马其顿的伙伴骑兵就是从底比斯那里学来的。总之,在西方没有马镫的时代,重骑兵这一兵种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了。


吕底亚骑兵


那么东方呢?


除了前面提到的商代的甲骨文记载有猎奴队以外,考古人员在一些人马合葬墓内也发现了格斗兵器。


当然,有明确文献和考古证据的中国无马镫冲击骑兵,则是汉朝的“突骑”!汉初名臣晁错的《言兵事疏》就曾专门提到,“若夫平原易地,轻车突骑,则匈奴之众易挠乱也”。



明显,在汉代人看来,汉人冲击骑兵跟匈奴骑兵发生正面对抗是有优势的。而匈奴人在汉初之所以能取得优势,往往是一人多马的匈奴人拥有机动优势,往往能以点破面、集中优势兵力、对汉代边塞以多打少。比如汉文帝时,匈奴人集中十几万骑兵攻击北地郡督尉,然后在汉军集结其大军之前就退走了。


“今使胡人数处转牧行猎于塞下,或当燕、代,或当上郡、北地、陇西,以候备塞之卒,卒少则入。陛下不救,则边民绝望而又降敌之心;救之,少发则不足,多发,远县才至,则胡又已去。”——《汉书》卷四十九《袁盎晁错传》。


所以对汉朝来说,匈奴骑兵是不好抓,而不是不好打。下面两幅图就是汉军骑兵暴打匈奴骑兵的画面。所以一汉抵五胡不是白说的。



总之,无论是西方人、中国人还是其他地区的人,在无马镫时代都能做到在马上进行格斗。


那么,马镫的意义在哪呢?


首先,马镫为骑兵们提供了一个更加稳定的作战平台。无马镫时代,骑兵作战多是将长矛或马戟往下扎,或者像汉军骑兵和马其顿骑兵那样双手拿长矛或者长戟,或者单手用短兵器,比如短刀和斧头。还无法做到后世那种借助马力的单手夹枪冲锋。而且,稍有不慎,比如双腿一放松或者上身没调整好,都会从马上摔下去。毕竟在有马镫的时代,还经常发生一些坠马受伤,更何况没有马镫了。



尼鲁姆亚述古城浮雕


其次,有了马镫,让骑兵的训练成本大为降低。如前所说,没有马镫的时代,各国也可以组建骑兵部队甚至重骑兵部队,但是成本很高,其中占主要的是训练成本。马其顿贵族都是从小训练骑马,而罗马人的骑兵主要雇佣努米底亚人还有北欧人。至于波斯本身就是半游牧民族,骑马是男人的必修课,吕底亚骑兵是拿钱砸出来的。汉军的骑兵也是来自优良的北地边郡的良家子弟阶层。《汉书·灌婴传》载:“汉王乃择军中为骑将者,皆推故秦骑士重泉人李必、骆甲,习骑兵。”《文献通考·兵考二》,秦之故地“上郡、北地、陇西之地多骑士。”


还有一个例证,当年在拍摄《复活的军团》纪录片时,金铁木导演坚持没用马镫,结果虽然请的是解放军骑兵连去扮演秦军骑兵,但经过一个月的练习才总算有模有样了,而且每个人身上的伤不少。要知道那可是专业的骑兵,普通人要想从零开始,难度可想而知。


秦代兵马俑


另外,无马镫骑乘,其实对人体的损害也很大。没有马镫,骑手只能用腿夹住马肚子,其结果就是形成“罗圈腿”。对一些游牧民族墓地的发掘来看,因为长时间骑马,他们的大腿都有很明显的变形痕迹。



由此可见,在没有马镫的时代,重骑兵训练周期是很漫长的,要想拥有大量的重骑兵,不仅需要好的民众基础,还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支撑。而马镫的出现则极大缓解了上述的成本压力,军队能将更多的财力与物力投入到重装骑兵装备建设上,进一步提升了重骑兵的战斗力。也就是说,马镫让人类拥有了更多、更强大,而且是更便宜的重装骑兵。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