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社交电商 / 两性话题 / 睡粉的后果有多严重?这些老男人有话说

分享

   

睡粉的后果有多严重?这些老男人有话说

2018-03-01  小米社交...


蝉主大致翻了一下文章,作者用极为造作的描写了跟导演一夜情的故事,只有在跳过一大段意淫自己是三毛,张扬是荷西的故事之后,我才看到他们睡没睡。


这种睡了又装作清高的“佛系文艺女青年”,简直是从里油到外。当然她也很清楚自己是精神有问题,毕竟转世前的三毛,就被荷西说是神经病了。


估计导演张扬现在,也是这样的心理吧。


这一篇爆贴火速占领微博、朋友圈时,张导微博下所有的留言最多的是关于睡粉前的忠告。


睡粉前问问对方有没有公众号


八卦的蝉主随手翻了翻“新三毛”的微博,想隔空给冯导喊一句话:小心,她有公众号!



虽然第一次看到乳齿开放的粉丝,蝉主还是不经意想揣摩起粉丝的心理来。


是时候抛出蝉主最爱的人性探索与发现节目:《圆桌派III》。


 睡粉的后果,很严重 


在被粉丝消费之后的张导,如今才明白过来,不论是否自己内心纯正,信不信佛,都要谨慎审视粉丝的力量,毕竟现在的粉丝,是有主导作用的。


现在的粉丝拥有着极为方便,也极具杀伤力的武器——制造网络舆论,只要他们喷了,或是赞了,一个明星或是导演的人生,翻覆就在这一瞬间。


当然在这些粉丝中,有脑子的千方百计想睡你,没有脑子的可能连紫光阁和紫鑫阁都分不清楚。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楚。



在过年的时候,《圆桌派3》悄咪咪的出新一季了。正好第一集说的也是“粉丝时代”,而Dr.马明确的指明,那种热烈的粉丝,必须要小心。



当人们停留在虚拟人设中不可自拔的时候,看似是喜欢上了某一个爱豆或是名人,但只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由经纪团队包装出来明星角色而已,真正的明星在回归真实的时候,没有人能接受的了。


像是不是人间烟火的鹿晗,或是拍出了那么虔诚的《冈仁波齐》的导演张扬,他们都成为粉丝心里的人设,真不真实,那就不一定了。


在第一集里,这仨老头还是围绕这“人设”,“粉丝”这样的话题聊了一个小时,虽然时不时蒋方舟抛出来的现代用词谁也听不懂,



马老师也没听懂


但起码,这个话题放在今天依旧是一个社会的热点。


在这个人设极易崩塌的时代,我们也见识到了不婚主义也是有老婆的,我们弄清楚了就算是信佛的人,也能跟人一夜情的。


这种大开眼界的社会新闻再加上他们的讨论,在我脑子里意淫出新的一集《锵锵三人行》。


《锵锵》一梦20年 


如果《锵锵》还在,今年是整整20年了。


似乎马爷、Dr.马一群人坐在《圆桌派》的时候,还是会让观众时不时顺着他们谈论的话题,回到了《锵锵》。


就连许子东在新的一期调侃自己的时候还是说,你看我当年那么想摆脱我爸当年影子,可我现在不也常在《三人行》吗?



还是不经意间,就说漏了嘴。


在新的一季里,第三季终于成了前两季里最高分的一季。


除了延续着圆桌派前几季的风格之外,这几个在老大爷也节目里开始怀念过去了。



随着越来越多蒋方舟的参与,越来越多的新鲜词汇,老大爷们听都没听说过,在说AKB48的时候,窦文涛问了一句,是冲锋枪吗?


蒋方舟:



马老师还是没听懂


虽然明显跟不上新鲜血液的流动,但这几个老大爷互怼起来,还是那么的狠。


Dr.马一下KO全场


而许子东的那种看窦文涛的热闹还不怕死的心态,加量不加价,还是那个味道,一如既往。


在聊父母跟子女关系时,窦文涛说自己可能想着要自杀,



许子东第一反应是,你就会捏个尿泥,你还自杀。



而窦文涛也好脾气的把话题接了下去,转茬问韩庚:



那不是说东北人是真的实诚啊,韩庚羞涩一笑说,和huo huo过。



在知道韩庚小时候也是和尿泥的,不知道万千少女心中是什么感觉呢。


作为拆塔王的许子东,唯恐窦文涛不乱,好不容易窦文涛要正经的来点感情倾诉时,总是要来临门拆一脚。



也就只有好哥们才敢这么硬怼的了吧其实我也好奇窦文涛小时候的欲



而文道还趁机补刀:对女老师的欲望。


突然的开车我都听不懂


看着这群话痨又一次聚在一起时,你会发现大家的头发也都花白了,窦文涛的抬头纹也越来越深了,他也越来越感觉到,岁数给他的敏感和忧愁。



而马博士也从金城武的路子上,马不停蹄的走到了北野武的路上。



与节目一起苍老的日子里,我们心里其实还有个《锵锵》的梦。


人不能被话憋死


在第三季里抛出的选题都很贴地气,说人设的崩塌,说佛系的不在乎吗,说得都get到了观众的痛处和社会热点。


就连李玫瑾老师的那一期如何识别渣男,在微博上被姑娘们转疯了。



蝉主一直很喜欢在节目上能看到李玫瑾,因为想听听她说的那些案件分析。


而在讲渣男的这一集里,她也不负众望的从性格的角度上,去分析了陈世峰的案件,虽不论是否窥视到陈世峰的心理,但也觉得人性实在是细思极恐。



尤其在李玫瑾老师分析中国人和德国人思维方式不同的时候,直接用中华民族的词汇去分析思考方式时,才发现我们缺乏的是一种长远的思考方式。



在看着这些知识分子围在桌子前讨论一件俗事时,往往能探讨出真理。


像是在第三集“佛系”话题的讨论时,梁文道认为佛系是如今青年人的疲态,这也是非常戳人,如今的年轻人在城市拼搏的迷茫,就算是累死累活,也买不起城市中心的卧室。


年轻人,有权利累了。



作为谈话界一直以来的清流,《圆桌派》一直是我们能看完有一种“一吐为快”的节目,在窦文涛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能有哪个主持人能讲得过鲁豫,稳得住俞飞鸿,一直守得住他的一桌三个人。


他一直说自己做的《圆桌派》钱又少,活还累,但从《锵锵》到《圆桌派》,再到新的栏目,《一路书香》,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话痨文人,似乎不吐尽这胸口的气不可。



而这一口气,也成了我们思想的寄托和能量。他们成为我们审视世界的另一个方向,也是我们人生观丰富起来的土壤。


在我们怀念《锵锵》,热爱《圆桌派》的时候,其实也是在热衷于追求世界认知和真相的过程。



起码,看他们唠的嗑以后不睡粉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