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隨身 / 紫微斗數 / 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

分享

   

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

2018-03-04  願隨身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一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一
                                        
    本人喜读古代小说,十多年前,无意中翻阅清代长篇小说《醒世姻缘传》时,意外发现一章:第六十一回 狄希陈飞星算命邓蒲风设计诓财,仔细一看,有趣!原来它说的居然是利用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及演禽法来论命。学习紫微斗数的朋友都知道,论述紫微斗数源流历史的书中一般都会提到有一个古老的十八飞星论命法,一般认为是现在坊间流行紫微斗数的前身(个人认为其源自星学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十八飞星论命法传世之书极少,有一本成文的书收录在《道藏》丛书中,一般也称其为道藏紫微斗数,由于它相对地比较古陋、简单,故研习之人甚少,到现在几近失传。当时看到此章时,大呼有趣!难得极为罕见的十八飞星论命法竞然出现在古书中,而且居然有详细出生时间、起例,排盘、推断等,解命论述还特别详细!为此,本人好奇心起,利用一切机会,收集了《道藏》版本的十八飞星、木刻本的十八飞星、民间秘传的十八飞星等资料作研究,有时也拿朋友八字一测,偶有所中,但由于研习重心不在此,故将它放下。近期整理收藏的术数资料时,无意又发现当年的整理文字,心想此术隐没多年,不如将自己当年整理的一点资料放在博客上,让其重见天日,如有心研究之易友得之,将此术发扬光大,也是美事一件。故从本篇起,将本人整理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港台有易友制作了网上排盘软件,可以作起盘参考,附网址如下:

http://mail.colocation.hinet.net/~happyman/big5/dtw.php

 

注意:它是繁体版本的,请注意设置浏览器的编码语言。另,个人对其排盘的个别地方有保留意见。

 

     首先,发布的是当年看的:第六十一回 狄希陈飞星算命邓蒲风设计诓财

     狄希陈见薛如卞两个回去,只提自己进去,寻见了邓蒲风,让坐了吃茶。邓蒲风请问八字。狄希陈说:「是壬申正月二十日亥时生,男命。」(附图见上)邓蒲风铺了纸,从申上定了库贯文福禄紫虚贵印寿空红;又从子午卯酉上定了杖异毛刃,本生月上安了刑姚哭三星。壬属阳,身宫从杖上逆起,初一安在巳上;命宫从杖上起,本生时顺数至卯时安于辰宫;然后把这财帛、兄弟、田宅、男女、奴仆、妻妾、疾厄、迁移、官禄、福德、相貌都照宫安得停当;又定了大限、小限。邓蒲风方才逐宫讲说:「你这命宫里边,禄星入了庙,只吃亏了没有三台凤阁、八座龙楼的好星扶佐,有官不大,不过是佐二首领而已。财帛宫库星入垣,又别无凶星打搅。书上说道:『库曜单行命定丰。』兄弟宫天虚不得地,兄弟寡招。田宅宫贵星入垣,田宅即是父母,主父母成家,立守祖业。男女宫印星不入垣,天异作祟,子孙庶出。奴仆宫寿星得旺地,大得婢仆之力。夫妻宫天空失陷,天毛天姚会合,主妻妾当权,夫纲失坠。书上说道:『夫妻宫里落天空,静户清门起女戎;再合天姚并毛宿,打夫搅舍骂公公。』据这书内的言语,这尊夫人倒是着实难讲。疾厄宫红鸾失陷,一生常有泡肿溃烂之灾。迁移宫内紫微旺相,八座龙楼辅佐,宜于出外。这也是书上有的:『行走宫中遇紫微,喜事相逢恶事稀,祸患灾星皆退舍,暂时亮翅贴天飞。』这十二宫里边,第一是这迁移宫好。你这一身的枷锁,着骨的疔疮,『吊在灰窝里的豆腐』,缠缚的你动也动不得;你只一出了外,你那枷锁就似遇着那救八难的观音,立时叫你枷开锁解;那着骨的疔疮就似遇着那华陀神医,手到病除,刮骨去毒;那豆腐上的灰土就似遇着仙风佛气,吹洗的洁白如故,这一宫妙得紧。官禄宫贯星失陷,幸得有三台星在旁,官虽不显,不愁不是朝廷的命官。福德宫文星得乐地,一生安足,只吃了天哭作祟。书上也有四句:『天哭遇文昌,强徒入绣房,福禄难消受,平空有祸殃。』外人只见你穿的是鲜衣,吃的是美食,住的是华屋,乘的是骏马,倒象你似神仙一般。谁知你这衣食房屋都被那天哭星浓浓的煎了几十瓮的黄柏水泡过,叫你自苦自知的,可惜了这文昌得地!相貌宫福星居旺地,这眉清目秀是不必说的。从这小限起月令,今年止有此月晦气,尊制一定是新丧了,丁的是内艰么?」
  狄希陈不晓得甚么叫是内艰,睁了眼,答应不来。邓蒲风问道:「这持的服是令堂的么?」狄希陈方才省的,答应说:「是。」邓蒲风又算道:「古怪!怎么当了这样大故,又有牢狱之灾?亏不尽有解神在宫,对宫又有龙德相临,遇过了,如今难星出度。」说得狄希陈毛骨悚然,一声也不敢强辨,只说道:

「还有个女命,并烦与他算算。」邓蒲风道:「一定是令夫人的了。说来,待我仔细与你合一合。」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一



狄希陈说道:「也是壬申,二月十六日,丑时。」邓蒲风也照常安了宫分从头解说:「命宫天贵星入垣,这是不消说有娘家的造化。财帛宫印星居旺,千斛金珠。兄弟宫寿星得旺,随肩兄弟多招。田宅宫天空失陷,父母不得欢心。男女宫红鸾失陷,子女艰难。奴仆宫天刃失垣,主仆离心。夫主宫贯星失地,杖星天毛天姚俱聚在一处,原来天生地设的降老公的尊造。据在下看,这个星宫,贯星是天上的贯星索,就是人间的牢狱,算相公的尊造有几日的牢狱之灾,我心里也不信,这等一位青年富贵的人,怎会到得牢狱里边?一定是被令夫人监禁了几日,这是有的么?」
  狄希陈红了脸,不肯招认。邓蒲风说道:「相公不要瞒我,杖星儿又不曾入庙,只怕这打两下儿,这是常常有的,脱他不过。毛姚两个孽星合了一处,平地风波,你就『闭口深藏舌』。叫你『祸从天上来』,好不利害哩!疾厄宫文昌居旺,一生无病,健饭有力,好一段降汉子的精神!迁移宫天异失陷,不利出行,路逢贼盗或遇恶人。官禄福德两宫都也平稳。相貌宫天虚入庙,主先美后陋,还有残疾。」狄希陈道:「据老丈这等说起来,在下的妻妾宫合该惧内,荆人的夫主宫应合欺夫,难道是天意凑合的?也偕得老么?」邓蒲风道:「如胶似漆,拆也是拆不开的。祸害一千年,正好厮守哩。」狄希陈道:「我可以逃得去么?」邓蒲风道:「天生天合的一对,五百年撞着的冤家,饶你走到焰摩天,他也脚下腾云须赶上。」狄希陈道:「这飞星如此,不知俺两个八字合与不合?」
  邓蒲风掐算了一会,说道:「你二人俱是金命,这五行里面,只喜相生,不喜相克。这虽然都是金命,二命相同,必然相妒。即如一个槽上拴两个叫驴,都是一般的驴子,便该和好才是,他却要相踢相咬。他那两雄就便较个强弱,或是平和了便罢。你是一雄一雌的相斗,天下自人及物,那有个雌败雄胜的理?所以自然是你吃亏。相公,你听我劝你:你的五星已注定,是该惧内的。今看两个的八字,又是个元帅的职分,你安分守命,别要再生妄想了。」狄希陈道:「老丈原说是禽堂五星,烦你再与我两人看看,禽是甚么?只怕禽还合的上来。也不可知。」邓蒲风又掐指寻文了一会,说道:「了不得,了不得!这你二人的禽星更自利害!你这男命,倒是个『井木犴』。这『井木犴』是个野狗,那性儿狠的异常,入山擒虎豹,下海吃蛟龙,所以如今这监牢都叫是『犴狴』。你是个恶毒的主禽,凭你是甚么别的龙,虎,狼,虫,尽都是怕你的。谁想你这个令正,不当不正,偏生是一个『心月狐』。这『井木犴』正在那里咆哮作威,只消『心月狐』放一个屁,那『井木犴』俯伏在地,骨软肉酥,夹着尾巴淋醋的一般溺尿,唬这们一遭,淹头搭脑,没魂少识的,待四五日还不过来。请问是这等不是?若是这等的,这八字时辰便不差了;若不如此,便是时辰不正,待我另算。」

         下篇开始,会连载我十多年前整理的一点民间十八飞星的论命资料,敬请留意。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二


注:利用软件排出命盘后,即可依据下面连载的论述进行断命.全文约三万多字,分批连载.

 

人生天地一百年,修短有数。

命系星辰十八位, 祸福无差。

天印文昌贵寿兼之库禄,亦为吉用。

若天杖姚刑哭更与毛刃,俱作凶言。

红鸾禄异未必为灾,贵印天杖岂能为福。

文临命度为华盖,库守田财为富翁。

哭曜难为长命客,寿星不发少年人。

命遇文星多巧性,命逢库禄定多财。

如遇禄星婚权重。若临毛耗先破彼成。

姚异同居男多后,女桃花。

毛哭同宫,命有妨、身落陷。

毛头虚曜独行尤且无妨。天刃凶星共临防有克。

姚、文、福、贯、毛合居财位,财帛丰盈。

红、库、杖、毛、贵、贯同守田宅,田宅广置。

财宫如遇刑、哭、刃,到老成空。

田宅若逢毛、刃、虚、终身无享。

吉曜居闲极,兄弟多招。

恶曜居六宫,奴仆多助。

毛居妻位妻来迟。

库曜单行命定丰。

印曜如遇杖星,妻难偕老。

毛头若遇姚、异,妻定当权。

红居子息儿多得,毛守男宫子耗之。

禄、杖同居必招男,文异偕行先得女。

哭毛同处男女难招,库异相逢,子孙平稳。

天寿须生贵子,更看坐命何如,

印星必是有男,须要运限到尾。

文、印得紫微、寿星,独守游行外方近贵。

姚、异、哭、刃、毛头、天杖,同游迁徙大路暴亡。

诸善星相会不战,俱作平言。

两曜相扶可宜,便作凶断。

禄宜居于禄位,贵宜入于贵宫。

财库毛头居禄位,名振八方。

天刃、文昌、合官宫,飞扬间里。

杖文平平,哭星寂寂。

单文为喜,单哭为灾。

库禄若还逢破耗,毛异同会主分离。

姚刃难当、刑杖可恶。

身怕逢于哭刃,命嫌会于贯毛。

身逢禄虚刑,疾病贫穷。

身遇文虚星聪明富贵;

禄刃库毛难会合,不如库福不同居。

若遇天姚须减力,姚逢虚曜定多灾。

独行为善,混杂为凶。

小儿命坐凶星,二五岁遇哭应时关天,幼子命多吉曜。

五七岁遇毛,即日见灾,有救则吉,无救则凶。

凶星作党更看庙旺如何,吉曙相拱须要入局无犯。

不可一途而断,未可一例而推。

紫居子申巳酉亥荣,

虚居丑午玉堂为宜,

贵居寅辰亥卯,

天印居子卯辰亥,身命逢之不求自贵,

天寿在亥酉寅宫三方四正,冲合亨通,

红鸾入辰丑寅卯亥宜,

库贵之星定不可差,卯巳午未亥上堪夸,

文昌之宿,寅午戌上入乐、庙、旺,位居卿相,

天福、天禄寅申巳午居,三方拱照,富贵无疑。

天杖在子申亥未,庙旺果断为才雄气壮,

毛头在子卯寅戌中,巧计迥人制电英雄,

天异入丑寅辰未博学,

天刃在申巳午寅,

天姚淫娼,卯辰戌亥名曰入垣,风流之贵。

天刑寅戌,无遁,

天哭居丑申卯午变凶为吉,名曰得所。

吉星失陷,祸福相伴,

凶星失陷,遇吉相伴。

紫微得地  朝野闻声,

偏者刑刃  山木石泉,

偏宜僧道  老来独处,

姚异相会  贪财好色,

天虚得地  名上玉堂

更会刑异  诡计遭殃

姚刃天哭  孤死横伤 

如逢吉多  亦主轩昂 

运限主虚  家道荒凉

贵星得地  拜将封侯 

诸吉拱照  福履休休 

毛刃杖异  会之有权

多艺多才  四海名传 

失陷恶星  刑刃不终 

恶居庙垣  方保安心

印星得地  权柄多福 

身命逢吉  金珠千斛 

如会恶星  其福减半

倘若失陷  孤若直断 

天寿得地  慈善福高 

纵有凶星  出入滔滔

失地恶限  夭折难逃 

天虚得地  名曰横财 

身命逢吉  财自天来

刑杖有权  加异偏驳 

会毛破祖  哭姚淫恶 

贯索之星  一名宝藏

财相丰肥  家业兴旺 

若还失陷  又会凶星 

是非争讼  门户必倾

文昌得地  是谓天魁 

词章才学  文与福齐 

失陷不吉  会恶生非

红鸾得地  威仪齐双 

好酒贪花  无所不可 

天福得地  福厚如山

更会吉星  富贵非凡 

失陷逢恶  滔索难过 

天禄得地  一生荣贵

不会恶星  命长福最 

逢姚争宠  遇异孤立 

毛主文武  刃生疾病

杖星得地  亦主权显 

失陷刚强  刑禁罗纲 

异星得地  意外之吉

失陷破败  他乡之客 

毛头得地  主有兵权 

失陷横暴  夭死必然

天刃得地  祸福为宾 

失陷灾非  暴刃血光

姚星得地  风流富贵

失陷淫辱  内乱多婢 

天刑得地  亦不为灾 

失陷刑罗  众口难谐

天哭得地  当哭不哭 

失陷刑孝  自身不足。

专论十九星吉凶歌

紫微:星辰近贵,为人智慧聪明,若逢巳酉定峥嵘;

亥卯禄隆重,申子妻荣子贵,命身爵位重逢,一生作事显高风,慷慨洪出众。

    天虚:天空之位,平生所作难成,六亲无靠声凋零。妻子晚年荣盛,若非九流艺术,定居僧道门庭,如临午末,命身相应富贵荣华有定。

天贵:木星双美,宜居身命为荣,寅辰出众有高名。

财旺一生富盛,三合文昌对照,为人英杰聪明,平生尊重自怡情,晚景功名遂称。

    天印:阳星所忌,不宜姚异同宫,刃毛身命限遭凶。又主福轻祸重,子卯亥辰庙旺,命临世袭荣封,若加刑杖在垣中,管取禄俸千钟。

    天寿:星为吉曙,偏宜亥酉寅州,若逢哭刃病孤忧。限弱夭年不久,毛遇劳心费力,杖刑入庙封侯,庶人发积晚优游,修善福高重厚。

    天虚:天人一位,及其庙旺参疑,虚居午位贫家资,空若未空为贵,但与异星会合,因而发达施为,惜乎反覆不常时,亦主青铁毅使。

    红鸾:太阴凤像,命身禀性温良,眉目秀丽福荣昌。定显花杖双放,三合紫微对照,丑辰施节庙堂,从容礼度更安详,乃是吉人天相。(1-6)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三


库贯:星名宝藏,宜居身命为荣。若居巳午号红营。白手成家吉庆,午位清高贵显,功成事遂名扬,初年妻子未安宁,晚景轩昂光盛。

    文昌:清显吉曙,为人聪慧心清,如若寅午戌宫临,仁义道德尊重。文义清高才智功成,事遂名扬;贵星三合照高乡,慷慨风流忠信。

    福禄:二星守命,天财帑藏光辉,若居申巳禄臻齐,

富贵声名满地。寅卯妻儿宜利,丰年重立根本,三方正照寿星宜,未主荣华高贵。

    天杖:凶星威武,善星会合为奇,高强宫分主灾危。遇恶遭刑配死,庙旺子申未亥,为人志气轰雷,英雄无处不扬辉,掌握兵权万里。

天异:孤星所怪,命身破祖离家,偏生庶出定无差。留恋空门挂搭,亲戚如同水火,妻儿枯木生花,丑辰未位受荣华,名誉播扬天下。

毛头:彗星得地,为人好武刚强,定持节铖镇边疆。子卯未寅戌旺,只喜吉星相助,虚刑姚破平常。哭逢医求卜死他乡,红紫加临孤相。

天刃:阴星最恶,不垣身命残伤,寅辰巳午主威 权,因武立功贵显,天哭天刑并照,怪哉恶死天然,只除印寿可廷年,苔杖徒流不免。

天刑:入庙星曙,兵权将帅边臣,性刚义断不平人。毛刃哭逢横损,异遇破家离祖,吉扶徒杖流奔,不然足破眼睛昏,头委腰驼有准。

    天姚:得地星杀,紫微兼济刚柔,鸾文福禄贵风流,毛刃杖淫奔走,但遇不垣星宿,晚逢花酒无休,若逢贯库女私情,为色囚身印寿。

   天哭:孤星毒害,命身令值限为底,黄泉急脚浪涛齐。孝服重重死继,刑刃姚逢夭折,异逢门户分离,只除毛刃免灾危,亦主孤贫不济。

  5.论十九星宿吉凶诗诀

   紫微之宿独为尊,必主心聪步月宫,赋性宽洪能俭让。存心恭敬又良温,身与命守其宫,清闲安乐受天恩,若居子申巳酉亥,定登上国有声名。

   天虚之宿不为高,主人性急好风骚,一生和气汤浇雪,半世生涯萍水飘。空里乱在张劳,谁知命里受煎熬。此星若居丑午位,玉堂金马逞英豪。

   天贵星辰秀气生,为人豪气定峥嵘。帛财名利招陈粟,近贵清高福禄荣。钦伏众人消恶煞,登金步玉达金门,禄元财马同宫会,五马诸侯伴圣人。

   印寿二星主大权,祸则消除福自然。

红鸾更与文昌会,出任科名天下传。红鸾生人偏秀气,富贵聪明多伶利。寅辰丑卯身命逢,恶曜无冲朝圣位。

妻又贤子必贵,一见娇娥便挂意,商贾得之买卖兴,文人得之登高第。

   文昌六部是名儒,冠绝丹樨学有余。年少必登龙虎榜,为官必定做尚书。

   惟有天刑不可当,十人犯了九遭殃。刑妻损子伤兄弟,骨肉无情又克伤。偏蹭蹬更乖张,苔杖徙流在远乡。    天刑火速最难熬,身命连偶莫逃,轻则宫非,重则命难熬。

  刑虚毛刃重婚娶,为有红鸾觅度意,库姚文印妻财厚,相逢杖异主分离。

天刑名为六害,临命定主伤财,残疾破败一齐来,

有犯天曹休怪,身命运限若遇,官非词讼都在。

   刑星血刃在宫中,十人逢着九人凶,马走近埃天降雪,行船海岛又遭风,断梁桥上骑病马,洋子江心遇恶风。

行船折了橹,人人拍手叫梢公。

流哭临身临命,其年好事难成,家中烦恼少精神,

出外求谋不称,切忌小人暗掼,提防盗贼来侵,

家中口舌泪淋淋,又恐自身患病。

   流哭入限来,谁想有悲哭,大则官非病,小则要破财,居官怕退位,阴人怕损胎。

   姚异同宫相更好,男儿只是过房郎,若是女命同宫坐,必然两处伴新郎。

   姚异同宫损二亲,不克之时损弟兄,别离家基终身旺,免教人在暗中行。

   姚异同宫在身命,似此凶星必见灾,破祖离家因酒色,男为淫乱女娼歪。

   天哭名为吊客星,临命只是主孤身,六亲无靠弟兄少,花发双枝晚更春。

   大限落空宫、提防寿命终,身归浪涛里,刑刃怕相逢,饶君阴惊大,家中人财空,虽然命未尽,也是黄泉路上翁。

  6.专论生死诀

   天哭正照身命绝,此是秘传生死决,对照运限又相逢,纵有灵丹医不得。

   限遇天灾不为高,八十公公遇断桥,白浪千层虽跳过,大风窝里宿三遭。

   虚空之宿最不祥,限遇此星逢虎狼,惟异虚下不祥事,一年照破要提防。

   限逢天杖讼词星,斗殴相欺主才丁(才丁是打字也),你不告人人告你,善星来解小灾生。

异星入限报君知,骨肉分离定远移,只可居家求福禄,一门家眷莫相期。

  毛头照限最为凶,官讼非灾见几重,庙旺吉星来救解,破财口舌小人偷。

   血刃阴星入限来,小人暗地损君财,六亲不睦妻儿别,刀剑伤身见血灾。

   天刑恶宿命中逢,官灾人口破财凶,出外在家宜仔细,黑气冲天命运终。

   天姚命限莫相逢,花酒相临财产空,官非必主阴人起,出外在家一本月。

   天哭之星最作灾、官病频频入户来,命运忽然逢此曜,家中无喜哭哀哀。

   星中天哭凶又恶,照限傍临皆不乐,忽然命运又逢之,纵有神医难下药。

 (以上吉凶之星,论尽祸福,加吉得地者吉。凶星得地者凶,吉星落陷者,不得为福,凶星落陷不得为凶。吉神助之者贵,凶星恶杀助之者祸,且得均和便为福论。

  定死生诀。

   夫星之分野,可察灾祥,推人之死生,最难测论。若论死生者,先看天哭,次有天虚在何宫,照身命何宫者。若天哭正临身命,与天虚同位,善星生入且无力,其人生下不出三日而死,亦有二日而死,如二星见命不见身,见身不见命,亦不过数岁而死。身命如得善星救助,则其限尽而死,更看破刑刃对照同主,则主恶死无善终也。限行亦此断之,假如狮子为命,其行限到之宫天哭在宝瓶对照,交限之年,未便可言死,须及运到子宫,方可言死,天哭在人马寅宫,限亦至人马宫,亦可言死,或当生聚会,命宫行年又得吉耀扶持,亦善矣,如有称意之事,只断哭星限,到天虚,则可言死矣。其他仿此。

    虚主孝服;若得善星可解,遇天哭则吉曙亦难免。所谓遇善星同宫,亦在限尽而死,与恶星同居才交限便死,独有天寿见之可以延年,亦惟有隐德之助亦有延年之力,亦不过九阳之数而巳矣。一说天恶限有天刃星,不同庙旺之宫,遇限行到必有亲人下泪,天虚到限亦如此,天杖不论庙旺亦有孝服,若擎天避,天哭星亦可断死焉。

一、  命宫

    宜福禄之星复得,老年食禄安康无疾。又得吉星之助,当取一日富、二日寿、三日贵,是以身命值之皆为权印相从也,若身命二宫所遇刑、异、哭、刃、姚星,肢体主伤,破相,否则损己利人,不然则

破足折臂且患耳目鼻上有疾,亦主眼目昏昧。若身命值之天空,又曰:天中,主家道贫窘,业亦如汤消雪,必主抱膝忍饥而巳矣。经云:身临四同非僧即道,再有恶星拱为偏立孤身。

文星在命决聪明,福禄临宫主富荣。经云:文星乐旺而贤辅,当朝黑头宰相,命逢文馆之星,昆福禄顺垣功名盖世,君子见之成名一

举,平人见之发绩并常。

    贵寿助之终富贵。紫红印杖总平平。贵者主笔下成名。寿者,因寿得禄。紫微者,百福皆从者,权印相从红者,富贵若浮云。杖进退

无定,此言助命宫而言。

    天姚照命多淫欲,刑异加临禄祖业倾。

丈夫早年贪色欲;盖因命内犯天姚。女人夜半出淫奔,皆因天姚居命位,

刑异并行必有兴衰之叹,无情福禄定有官魁之侵,经云必主虚花之士,作事多逆多遇僧道云云。

天库照时多富贵,经云:身命临天库,无数钱财,库曜单行命必丰。

天虚作事必无成。天虚主虚花之人,作事如逆艇上溪云云。

    毛头血刃贯星恶,身命值毛头终不能免。

    哭星临命哭亲庭,吉星救助方能免。经云青衫罗到手,官鬼更随身,有吉星对照中临。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四


二、财帛

库守田财作富翁,库曜单行命必丰,天库富曜无冲破,财主归巢富,不休故利。

天贯运限身命临,必获横财有所成,

紫微红寿人庙旺,财帛临之必俱富;

天贵遇贯主富贵,

印寿拱贯必成名。

 

    天贯必获横财。

天福财帛充足。

天贵官主富贵,更彰名言.

    文昌财帛会辅,而富全家。

    天虚主财进退。

    天哭破耗财物巧中得,未空里去水土浮萍耳。

    天杖纵然家积千金,未免中途破耗。

    天异不益俭假无情,取财不义。

    天刃财星佩刃,富若浮萍。

    毛头终为虚耗,频遇盗贼。

天刑财亦有虚,以公荣私。

天空主早年财来去,有盗贼官事刑耗,

天姚  因花酒赌博成财,

毛头终刑有灾,有盗贼官事刑耗。

库贯之星得横财,限若相逢必秘埋。

    余若凶星居此地,终能发迹也咸乖。

    财帛宫中善星在,库贵临时福尤大,

    不然姚异照其间,一生干事也成败。

    财帛紫福寿为祥,贯星临之大吉昌,

    贵印禄星财富足,红文异杖亦平常。

 

 

 

三、兄弟

  宜乐旺星照之则招财,兄弟切不宜陷弱。

天虚  主官争多刑。

  天贵  兄弟成行更清贵。

  天印  主兄弟贵显。

  天寿  荆萼联芳得寿。   

  天空  手足难为宜子助。

  红鸾  有情可招。

  天库  兄弟得力。

  天贯  不成行。

  文昌  近贵相亲。

  天福  有情义相让。

  天禄  俱有名禄。

  天杖  十分情薄。

  天异  不同食则可。

  天哭  阳刃克重,宜子力。

  毛头  无则可,有则生嫌。    

    兄弟宫中分贵贱,虚异刑姚不喜见。

    若逢天贵与红鸾,雁字成行人可羡。

    假饶同祖合屋居,弃别终身情不恋。

    虚哭姚刑主不听;时生诧异在‘星辰。

    若得红鸾与天贵,成行雁队自相亲。

    兄弟须逢印寿昌,若逢姚异女亲强。

    红文异杖总先有,哭刃毛刑不可当。

    天异临兄弟,须教是异生,

纵然合屋住,  日日也相争。

四、田宅

 

    宜库贯喜星在庙旺,不宜天异主凶,父母早丧,如库星与天异同照,主先破后成自立之命。

  紫贵印,祖业成。

  天贯  得福财忌冲破。

天福  祖业成。

天库  祖业成。

天寿  得福财忌冲破。

红鸾  田宅咸旺。

文昌  多财粟

天禄  多毅粟

天虚  主失享福

天杖  主失享福

天刃  主失享福。

天异  破祖。

毛头  多破多成。

天姚  破祖。

天刑  自成自立

天空  自成自立。

天哭加库贯二星先破后成,人庙旺,增产胜祖田宅。

   

田宅如见毛虚异,祖业宗财如扫地,

    若逢库贯照其身,先破后成还自置。

福禄印寿多田宅,姚毛刑异父母重,

先破后成印同异,天虚田宅到头空。

 

五、男女

    五位逢生儿孙满眼.不宜男女合临,主有凶恶,有哭虚亦夭折多不成三日,宫在高强善生主福禄,身临次度两同胎,月在凶屋双共乳。

    紫微一二子先女后男,子孙贵气,庙旺子孙成行。

    天虚老来无子,不然飘荡。喜过房之子,子则有疾。

    天寿天库天印天贯,俱子息成家。

天贵二三子荣后代。

    天福文昌三五子主富贵,忌冲破。

    红鸾多招女,子少成。

    天禄主得光荣咨换门阁之子。

    天杖子孙不成,带疾

    天哭主克害,一二子得送终。

    毛头男女主凶暴凶死,得地招一子推福。

    天异隔胞子孙辅偏房庶出有,不然,过房之子。

    天空主先女后男,不然难为头子。

    天姚男女不得力,飘荡不洁。

    天刃子孙带疾破家业,除是过房免克害。

    天刑招男女有旨,无主不孝,得吉星同宫,三子有一子送终。如三合又逢恶星。不招男女,亦是过房之害也。

    毛头不可居男女,子媳生来如暴虎,

    若逢天贵与红鸾,子嗣荣登自然兴。

    毛头刑刃如凶暴,倘遇虚哭为凶夭,

    若得二宫皆吉星,僮仆子孙欢豫得。

四煞刑虐,胎内须当破相。

天异之星生异胎,若逢子息亦相飞,

伤胎庶出皆闲事,亦主妻儿带得来。

三刑克命,产前必定伤子。

    文昌多子紫红疏,长子难招贯杖虚。

    印寿之星招二子,福星男女亦堪居。

六、奴仆

    不宜见文昌,主其人智不如奴,天刃天杖,主有力奴,哭星虚星见之,却自不妨。

    紫微  难为。

    杖刃寿福禄哭贯红  俱主畏惧奴矣。

    文虚  智不力

    贵印  不宜,私外走。    

    毛刑  主凶恶意是也。    

    姚异  须得力婢。   

    天空  主有逃亡失离主,奴宫不足随娘嫁聚,也须换父而待成。

    紫文不宜居奴仆,虚星主不如奴智,

    若逢杖刃照其中,得力奴仆皆畏惧。

    奴仆杖刃须得力,天刑毛头奴仆无,

    姚异得力须还婢,库禄多招有力奴。

七、妻妾

    宜红鸾天贵照临,主有美贵之妻及奴仆,不宜见天异,必主离别或妨克而再娶。

    紫微  入垣招美貌之贵妻,女人招夫平稳,多是耍道术修行善果之人,男女皆有果断。

    天虚  主克害、宜迟免损,亦主无妻。僧道多遇

    天贵  主招美洁之妻。    

天印  因妻致富,加杖不老。

天寿  宜夫妻年老。

    天空  不吉。    

红鸾  招美貌之妻。

天库  得妻妾。

    天禄  得妻贵;忌恶星冲。

文昌  招聪明伶俐之妻,三方有恶星克恶。 

天贯  男婚不正之妻,女嫁不正之夫。  巳、申、亥上不恶,亦主妻才。

    天福  主招美良之妇,犯异、刑不宜。

 

易学易用,但几近失传的道藏紫微斗数(十八飞星)论命法连载之五



 天杖  孤克带疾之夫妻。

    毛头  伤克刚之妻。   

    天异  主伤克不和,不然分别重婚,男女皆不吉。

    天刃  男因色伤身,女有产后之危,亦主狼狈伤配.

    天刑  主伤克,迟可免,多忧防祭妾。

天哭  多见伤刑克灾殃。

天姚  犯重婚;又加杖、异恶星主生离死别,人庙旺并限逢之添寿称意之美事,亦云姚星主淫乱。七宫无杀琴瑟和鸣

    夫妻离异见分离,若得红鸾及贵推,

    妻贤子贵皆安定,哭星临此却成悲。

夫妻贵印寿为良,虚刃毛刑主损伤,

若是三方逢恶曜,也须重媾两三场。

虚刃毛刃主重妻,惟有红鸳貌最奇,

贵姚库禄妻财厚,天异相逢主别离。

  八、疾厄宫

不宜见姚异星,主有驼腰屈背并拙恶疾。

  紫虚贵寿姚空异(疾缠各自手足之灾,肠肺经喘满郡)。

    生时疾厄临人马,又与鬼门同分野。

    生陷或逢刃异刑,所伤若翼并暗哑。

    刃刑疾厄怕相逢,五脏乘张疗不通。

    跛足驼腰并曲背,年年哭病必相逢。

身星落陷处何方,更出相逢最不祥。

八煞恶星如拱照,便知晴日实堪伤。

疾厄不可见天姚,异星同守甚踢跷。

刑刃见之多疾病,天贵文昌可解饶。

姚异毛刑须带疾,杖微福寿终无灾。

吉星混杂须详察,恶曜如临祸患来。

 

 

 

九、迁移宫

不宜见毛头、刑、刃照临,出外多遇盗贼险横之事,重则至死,看其有无善星救助。

紫微  主人住外多贵,移居亦然。

天印  出外方有财禄近贵。

    天贵  出入得贵人扶持之力。

    天寿  主出入外去吉利大益。

    天库  天贯主得外方财吉得。

    红鸾  有外财喜庆,会三合才吉,是儒九流之士。

    文昌  出入近贵吉利,遇文人得财。

    天福  主迁移得三合逢言出入所欲。

    天禄  多遇高贵。

    天杖  不利出入。

    毛头  出外逢盗贼损害,非横之事又主水厄之凶。

    天异  不得宁静。   

    天刃  主远行招贼。

    天刑  主远行不利,若逢天哭逢盗贼横恶之事。

    天哭  远行出入多招口舌是非。

    天空  主出入得利亦虚,万事到头如一梦。

    天姚  主出入得人和气。

    迁移刑刃见毛头,出入须逢盗贼偷,

    横死不遇吉星,若无恶耀不须忧。

    天贵游行遇贵频,印微福禄可相亲,

    毛头刑刃虚防盗,也作他乡客鬼人。   

 

十、官禄宫

    宜见天印、文昌中科甲,若庙旺主权职高,逢虚星无禄。

    紫微  名镇金匝,人庙名建辰,总一生不息。

    天虚  主虚名,倚人势,无决断,少逢始。

    天贵  遇事不惧,无恶事,平生安康尽善。

    天印  主能齐家,更得三合见贵净将。

    天寿  人庙者少年登第,慈涧群小见事远大。

    天空  初年成败中未颇言。

    红鸾  少年登高第,冲破者不吉。

    天库  善观才能行善,入庙者播华夷。

    天贯  入庙一生平善,冲破者不利。

文昌  人庙科第筛书济,显吉,主庶人近贵,僧道吉

天福  主富贵享福清高自在。

    天禄  主食禄之事、庶人得利,僧道亦吉。

    毛头  不怕事破决不恩。    ·

    天姚  恶事易成,吉事多成多变。

    天哭  主人无害惟虚文耳。

官禄宫中刑杖照,决配徒流未足道,

    必然天哭更临冲,徙死伤亡凶自吊。

    官禄刑刃不可言,狱讼缠身祸患连,

    天印文昌居此地,少年及第得高迁。

    官禄须逢印贵星,杖微红寿总平平,

    天虚刑刃无成实,若会文昌播大名。

十一、福德宫

    宜见福、寿、印星,更宜庙旺。如虚星照破,一生无福。陷弱、及见刑、刃临之必是耳目股痛痔之人。

    紫微、红鸾、天寿  一生衣食安康。

天贯  衣禄清厚

文昌  衣禄清厚。

    天印  播名。

    天库  财禄。   

天贯  横财。

天福  坚固。

    天禄  禄位。

天杖  劳碌进退

天异  劳碌进退。    

    毛头  禄薄不利。

天刃  禄薄不利。

天哭  禄薄不利。

天姚  身乱心忙。

    天虚  一生无财,身在陷地更加刑、刃照之,必主鼻目口耳肤足之疾。    

天刑  劳心招怨灾难徒流,如虚哭法场亡,遇吉减半。

    天空  早年作事奔忙,主照等发财之象。    

    福德不可见天虚  有福之人只此无,    

    刑异照临自然恶,纵然无祸也遭厄。  

    身宫清吉杖愁命,福德坚高不论官,

    只喜吉星真有福,若加破败反为凶。

    福德之宫要吉星  少年享用必安荣,

    若逢恶曜应无福,早克妻奴与弟兄。

 

 

十二、相貌宫   

    紫微  孤气。

红鸾  美貌

天贵  美貌

文昌  美貌。

    天印  权威。

天寿  古气。 

天库  发财。

    天贯  暴发。

    天杖  后带疾短。    

    天虚  灾疾忌。

    天姚  美貌清和。

天福  在高强白手乐业富贵

天禄  在高强白手乐业富贵。

  .毛头  面貌凶恶。

    天哭  面貌哭疾。

    天空  主孤口快心直。   

   

 

相貌不宜见哭悲,破伤容貌肢肩余,

此宫若还逢此曜,定生暗疾再无疑。

  相貌不宜见异星,又嫌刑刃到其中,

  身命二宫逢此曜,必然灾疾暗相攻。

      文昌相貌未为长,福寿如临寿可长,

      若逢凶星多破祖,红鸾天哭细推详。

 

 

7.紫微照胆经

命遇紫、福,寿高而贵。若逢虚姚,且淫且贱。

红文会于福贵,俊雅之尊。刑杖遇于虚姚,功名蹭蹬。

行运如逢身弱地,老须发而主身亡。

红鸾又遇天姚,女虽贵而常思欲。

身命临于库贯,无数钱财,

    身遇吉祥于斯君,而万斯箱,限逢库贯,一倍财而三倍利。

哭刃对冲夫妻之宫,必主夫亡妻独守。

虚刑临于妻妾之位,到老而敬枕孤眠。

早年贪色欲,只因傍正照天姚;夜半出淫奔,皆日天姚居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