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窝岛69 / 我的原创 / 东西欧11国金秋游(49)——斯洛文尼亚&am...

0 0

   

东西欧11国金秋游(49)——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

原创
2018-03-05  雁窝岛69
圣马可吃完午饭,沿原路回到斯拉夫人堤岸,坐轮渡返回港口停车场。下午2点大巴离开威尼斯,3点半越过斯洛文尼亚边界,跨越当年的冷战铁幕,4点半到该国首都卢布尔雅那。我们的旅程由西欧到了东欧。

斯洛文尼亚(Slovenija)比较陌生,可南斯拉夫和铁托如雷贯耳。斯洛文尼亚作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组成部分,和意大利奥地利有大段的国界线相连,当年是东西方斗争的前沿。南斯拉夫解体后,由于历史和地缘的亲近,斯洛文尼亚迅速融入西欧,被接纳为北约、欧盟、欧元区和申根成员国。这个人口200万面积2万平方公里的小国,自9世纪到二战前,一直在奥匈帝国的统治下,1945年后短暂的社会主义经历,似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我们从西到东横穿整个斯洛文尼亚,除了超市、旅馆简陋一些,整个国家的外貌和西欧差不多。前南斯拉夫的波黑、科索沃打得焦土废墟,而斯洛文尼亚宛如世外桃源,2万美元以上的人均GDP,迅速跨进发达国家。

卢布尔雅那(Ljubljana)是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首都,是中央政府、国会和总统的驻地。但看上去却是一个优雅宁静的小城,甚至像一个美丽悠闲的小镇。静静流淌的小河,延绵不断的咖啡座,古老的教堂和市政厅,高低不平的弹格路,几乎连汽车都看不见。

从意大利到斯洛文尼亚,从威尼斯到卢布尔雅那,晚上住宿在靠近匈牙利的斯洛文尼亚小镇穆尔斯卡索博塔,横穿整个小国。


停车场下车后,沿着Miklošičeva cesta大街走到圣方济教堂,过著名的三桥,到城市广场市政厅。然后绕着山顶的古城堡到鞋匠桥,再沿着卢布尔雅尼察河走回三桥,游览屠夫桥和龙桥后,回停车场。这是卢布尔雅那的经典老城区。鞋匠桥对岸是成立于1919年的卢布尔雅那大学,欧洲名校。


沿着Miklošičeva cesta大街步行向南


Delavska hranilnica d.d. PE 银行


Grand Hotel Union4星级酒店,前面是圣方济会报喜教堂。


横马路是Nazorjeva ulica街,前面很气派的建筑只是咖啡店。卢布尔雅那到处是悠闲的咖啡店。


普列舍广场(Presernov trg),圆形的广场以斯洛文尼亚诗人普列舍命名,斯洛文尼亚国歌就是采用他的诗歌作词。诗人青铜雕像的上方是月桂女神。


弗兰策·普列舍仁(France Prešeren)(1800年12月3日—1849年2月8日),斯洛文尼亚诗人,斯洛文尼亚浪漫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


小小的普列舍仁广场,放射状六条马路交汇处,5分钟转完。周围分别是药店、服装店、手机店和教堂。


逆时针方向绕一圈,这是药店。


药店和教堂之间是服装店


圣芳济会报喜教堂,建造于1646年至1660年间,巴洛克早期建筑风格,2008年被列为斯洛文尼亚国家文化遗迹。

站在三桥上看圣芳济会报喜教堂


继续逆时针绕行,这是手机店,最热闹的广场就这么几家店。


三桥对面的建筑夹缝中看去,小山上是卢布尔雅那古城堡,山脚下红色屋顶是市政厅。


三桥(Tromostovje - Triple bridge),顾名思义,就是三座桥,三座紧紧靠着的桥。要是照我们的做法,早把三座桥拆了建一座大桥了。


三桥是横跨卢布尔雅尼察(Ljubljanica)河上最古老的桥,大约建于公元13世纪,1929至1932年在原有石桥的基础上添加了两侧的副桥而形成了今天的三重桥。


过了三桥,向城市广场走去。


卢布尔雅那城堡在市中心的小山上,最早建于12世纪,曾多次被毁,至今仍在修复之中。19世纪初至1945年,城堡被用作监狱。


城市广场(Mestni Trg),卢布尔雅那的中心广场,非常非常的迷你。广场中间是巴洛克式的三河喷泉纪念碑。


三河喷泉(Robba fountain)建于1751年,底座的三组雕像分别代表斯洛文尼亚的三条河流,萨瓦河(Sava)、克尔卡河(Krka)和卢布尔雅尼察(Ljubljanica)河。


卢比安纳市政厅(Magistrat)建成于1718年,为文艺复兴式建筑。


圣尼古拉斯大教堂(Cathedral of St. Nicholas),哥特式建筑,其绿色的圆顶和两个钟楼是最大的特色,在很远的地方便可望见。


市政厅和圣尼古拉斯大教堂,这里便是城市广场(town square)。这条路就叫城市广场。


沿着城市广场步行


一直走到鞋匠桥


鞋匠桥(Cobblers bridge)也是卢布尔雅那最古老的桥。在桥上看卢布尔雅尼察河,这条流经首都的著名的河就这么小。左面过桥不远便是卢布尔雅那大学。


鞋匠桥上看小山城堡。左右房子上的绿色标牌,Cankarjevo nabrežje和Gallusovo nabrežje,是两个码头的意思。怎么看都不是码头。


欧洲的小河垂柳,国内江南的景致,倍感亲切。


鞋匠桥的另一侧的卢布尔雅尼察河


河边的楼房,红瓦白墙或红瓦黄墙,都是三层或四层的高度。没有平顶军营式建筑。


街上的小纪念品都是斯洛文尼亚和卢布尔雅那风景,卢布尔雅那的以龙桥为多。


河边的咖啡座


河里的游艇


河边的游客留影点

回到三重桥,继续沿河往前走,前面是屠夫桥和龙桥,还有特别想看的农贸市场。


河对岸看去,金色余晖照耀着地标建筑教堂。


圣尼古拉斯大教堂也抹上一层金色


屠夫桥(Mesarski most),几位街头艺术家正在搭建音响系统。屠夫桥是一座行人桥,建于2010年,桥上有一座屠夫铜像,正对着农贸市场的肉摊。为什么有这样的构思,不得而知。不可思议的是,如此粗蛮的桥名会和浪漫的爱情挂上勾,斯洛文尼亚的情侣会来桥上挂他们的爱情锁,上演一出“屠夫与爱情”。


不是很可爱的屠夫雕塑,看多了睡觉做恶梦。


屠夫桥下的咖啡座,满满的人气,30万人口的城市,到处是咖啡店。




屠夫桥畔的落日余晖


赶到农贸市场太晚了,已经收摊。


从屠夫桥看龙桥,左面桥头能看见两座龙,龙桥侧面有1848-1888字样,而资料说建于1901年。


终于来到了著名的龙桥(Dragon Bridge),龙桥是卢布尔雅那的标志。四个桥头装饰着四座青铜翼龙,长翅膀的西方龙。


很想知道卢布尔雅那这座城市与龙之间的渊源,但查不到。西方龙的概念与中国龙完全不同,龙(Dragon),在西方基督教文化里基本是邪恶、恶魔的代名词。Dragon通常描述为有马的头、美洲狮的身体、蝙蝠的翅膀、带倒钩毒刺的尾巴、四条巨大爪子的腿、尖牙背棘、喷火或毒血的可怕野兽,拥有摧毁一切的魔法力量。


虽然西方民间对龙的看法早已脱离了绝对的邪恶,通常认为是一种拥有力量的中立生物,但像卢布尔雅那这样视为首都城市的保护神,还是不多见的。看着这家伙,感觉可爱吗?

龙桥是一座机动车桥,到这里看到了汽车。


过桥后再看看这座著名的桥,这座代表了这个首都城市的桥。

回停车场的路上,充满沧桑感的弹格路。

充满现代感的涂鸦


可爱的卢布尔雅那娃娃


搞笑的斯洛文尼亚孩子


离开卢布尔雅那,驱车前往斯洛文尼亚东部小镇穆尔斯卡索博塔。晚上住宿在靠近匈牙利边境的小镇酒店Hotel Diana,为明天匈牙利之行争取时间。
穆尔斯卡索博塔 (斯洛文尼亚语:Murska Sobota、匈牙利语:Muraszombat、德语:Olsnitz)是斯洛文尼亚东北部小镇,毗邻奥地利和匈牙利。面积26平方公里,人口2万。


Hotel Diana,Slovenska ulica 529000 Murska Sobota Slovenia。


很好听的名字,戴安娜酒店。

酒店大堂







街上的徒步和自行车旅游地图。小镇所在的波穆尔(Pomurje)地区,位于斯洛文尼亚东部的穆拉河(Mura River)河畔,田野辽阔,群山环绕,特别适合葡萄种植。

小镇的建筑


挂着欧盟牌照的汽车,提醒我们这里是东欧的欧盟申根国家。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