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真男人: 文能提笔安天下, 武能横刀捉叛将

2018-03-12  公众号井...

​文丨卓海平       

图丨源自网络(图片跟文章无关)

1


常看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我觉得男人最好的状态就是刚柔并济,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好男人,就应该“提刀跨马能上阵杀敌,下马卸甲能娱妻弄子”》,还写过一篇文章《既能心有猛虎也能细嗅蔷薇的人,才是人生的赢家》。文章的内容可能是其他提材,但这两个题目的原型其实是来自于南宋时期的豪放派词人辛弃疾,他是我较佩服的词人。

第一次知道他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看了香港梁羽生写的武侠小说《挑灯看剑录》,小说是从那名震武林的狂侠笑傲乾坤华谷涵跟蓬莱魔女柳清瑶的故事中带出耿照,再从耿照写出耿京,最后就是辛弃疾了。当时我还年幼,只当他是小说里的一个人物而已。

后来读了辛弃疾的作品“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那种感觉,前半段让阅读的人都有种“大丈夫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热血奔腾的感觉。后半段又让人感叹人算不如天算的无奈。

再后来又读了辛弃疾的作品“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却是股铁汉柔情感觉,更直指人心。特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最大追求,无非就是身边有个知心爱人。

所谓的“心有猛虎也能细嗅蔷薇”说的就是辛弃疾这种男人了,他就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横刀捉叛将。

2



先说说他横刀捉叛将的事。

据说辛弃疾22岁那年,金朝起兵南侵,辛弃疾知道后迅速组织了一支两千多人队伍,投奔山东抗金起义军将领耿京。耿京很赏识这个文武双全的青年,便命他掌管军中大印。

和辛弃疾随行的还有一个叫义端的。义端对兵法熟知程度不在辛弃疾之下,所以辛弃疾很颀赏他,还特地将他推荐给耿京。

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价值观这东西,并不是大家都一个样,你盛意拳拳的真心,别人可能只当为垫脚石。

某天夜里,义端叛变了,他趁辛弃疾不防备,偷走了他保管的起义军大印,逃奔金军。

这可是大事,由于辛弃疾是推荐人,加上他保管的大印又不见了,所以他直接被拖累到了,因为辛弃疾原本也是在金军那边做官,而辛弃疾的家人也是在金军当官的,所以耿京认定辛弃疾为金军的奸细,这很合乎情理,所以将他绑起来,准备当众处死,以正军法。

辛弃疾慨然立下军令状,保证三天内将叛将义端活抓回来,或将义端首级取回来,若不能完成任务,来回来受军法处置。

众将都觉得辛弃疾是找借口跑回金军,他回到金军了,肯定就如龙入海了,不可能还会回来的。

算是英雄惜英雄吧,耿京虽然没有理由相信辛弃疾,但还是愿意给他机会,也算是赌他是条汉子吧。

结果辛弃疾真的没让人失望,他只身匹马,直奔金营。那义端还来不及到敌营领赏,就被半路杀出的辛弃疾截住,一刀砍下人头带回军营里。

回到耿京军营,将士们就没有人觉得辛弃疾是奸细了,耿京亦大喜,不但不办辛弃疾的罪,反而对他更加器重。

3


由于他们只是民间的起义军,无论打多少金军,对于朝庭来说,还只是暴民而已,所以当国家正牌军才是他们的出路,这跟水浒传里的梁山好汉差不多吧。

所以后来,耿京便派心腹辛弃疾和另一名有代表性的武将一起南下去见宋朝皇帝宋高宗,做好投奔朝庭的准备。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辛弃疾走后,被其他的叛将钻了空子,将主帅耿京给谋杀了,然后叛将带领着耿京的尸首跟耿京的军队准备一同投靠金军。

辛弃疾知道后大怒,当即跃马横刀,带几名勇士突入叛徒营中,那些叛徒还在宴席上喝酒作乐,不知大祸临头。

辛弃疾气得眼都红了,他不发一言,几个回合就将叛徒杀得全无还手之力。他将叛徒绑起来。

在场士兵见了辛弃疾威严的神色,没人敢动手。辛弃疾大声说道:宋朝大军马上就要来了,谁愿意抗金的就跟我走,要当汉奸的就好自为之吧。

士兵们齐声响应,辛弃疾当即带上万人义军奔突千里,在临安将叛徒押上广场,就地正法。

这一英雄事迹在南宋朝野引起震动,不仅军民们敬佩非常,连宋高宗也连声赞叹。

那时他才二十多岁。

4


可惜每个朝庭能存在多久,都是要看他的运道,那都是上天注定的事。宋朝当时气运将尽,单单一个辛弃疾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所以辛弃疾带领的起义军被南宋收编后,宋朝却还忌惮辛弃疾的才能,还解除他的武装力量,授予个文职,所以北伐讨金军的事却渐渐没了动静。

辛弃疾还不死心,他觉得自己虽然没有了军队,但他有笔如刀,一定能让皇帝觉醒起来。于是不停给宋高宗写奏章,呼吁厉兵秣马,重拾山河。可惜,谁能叫得醒装睡的人呢?

辛弃疾64岁的时候,成吉思汗的蒙古族崛起,但宋朝皇帝却还在当他的“千秋万古的大帝梦”,而辛弃疾却还被宋朝忌惮着,到死,他还是当着个光杆司令。

据说辛弃疾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旧躺在卧榻之上,高呼:杀贼!杀贼.....

辛弃疾66高龄的时候,他登上镇江北固山,写下让人感概万份的千古名作《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

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

寻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

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

封狼居胥,

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

望中犹记,

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

佛狸祠下,

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