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的诗词

2018-04-12  DLLC1234

纳兰性德,叶赫纳兰氏,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字容若,号饮水、楞伽山人。他的父亲就是康熙时期重臣纳兰明珠。

纳兰性德生于1655年1月19日,十七岁进太学,十八岁中举,十九岁会试中试,因患寒疾,没有参加殿试。1676年,时二十二岁补殿试,中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康熙爱其才,又因是八旗子弟,留在身边,授予三等侍卫的官职,后晋升为一等侍卫,多次随康熙出巡,并奉旨出使梭龙,考察沙俄侵边情况。1685年7月1日患急病去世,年仅三十岁,死后葬于京西皂甲屯纳兰祖坟(今北京海淀区上庄皂甲屯)。

纳兰性德的词在清朝无人可及。他与阳羡派代表陈维崧,浙西派掌门朱彝尊鼎足而立,并称“清词三大家”。容若是满族显贵,他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汉文化。但是却将汉文化掌握的出神入化。他的词清新隽秀,哀婉顽艳,有南唐后主之风。他的词也受《花间集》和晏几道的影响。
他的词作现存300多首,有《侧帽集》、《饮水词》两部词集,后人整理为《纳兰词》。现如今大家比较熟悉的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便是出自他的词作《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长相思·山一程》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凤凰台上忆吹箫》
锦瑟何年,香屏此夕,东风吹送相思。
记巡檐笑罢,共捻梅枝。
还向烛花影里,催教看,燕腊鸡丝。
如今但,一编消夜。冷暖谁知。
当时,欢娱见惯,道岁岁琼筵,玉漏如斯。
怅难寻旧约,枉费新词。
次第朱幡剪彩,冠儿侧,斗转娥儿。
重验取,卢郎清鬓,未觉春迟。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临江仙·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蝶恋花·出塞》
今古河山无定据。
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
满目荒凉谁可语?
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
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
一往情深深几许?
深山夕照深秋雨。


《采桑子·当时错》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
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
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拨灯书尽红笺也,依旧无聊。
玉漏迢迢,梦里寒花隔玉箫。
几竿修竹三更雨,叶叶萧萧。
分付秋潮,莫误双鱼到谢桥。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摊破浣溪沙》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
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
孤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编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
吹落娇红,飞入闲窗伴懊侬。
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
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浣溪沙·旋拂轻容写洛神》
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
十分天与可怜春。
掩抑薄寒施软障,抱持纤影藉芳茵。
未能无意下香尘。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
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瓣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
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金缕曲》
何事添凄咽?但由他,天公簸弄,莫教磨涅。
失意每多如意少,终古几人称屈。
须知道,福因才折。
独卧藜床看北斗,背高城,玉笛吹成血。
听谯鼓,二更彻。
丈夫未肯因人热,且乘闲,五湖料理,扁舟一叶。泪似秋霖挥不尽,洒向野田黄蝶。
须不羡,承明班列。
马迹车尘忙未了,任西风,吹冷长安月。
又萧寺,花如雪。




《清平乐·风鬟雨鬓》
风鬟雨鬓,偏是来无准。
倦倚玉阑看月晕,容易语低香近。
软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天涯。
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
一半残阳下小楼,朱帘斜控软金钩。
倚栏无绪不能愁。
有个盈盈骑马过,薄妆浅黛亦风流。
见人羞涩却回头。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
欲诉幽怀,转过回栏叩玉钗。




《菩萨蛮·晓寒瘦著西南月》
晓寒瘦著西南月,丁丁漏箭余香咽。
春已十分宜,东风无是非。
蜀魂羞顾影,玉照斜红冷。
谁唱《后庭花》,新年忆旧家。


《酒泉子》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篆香消,犹未睡,早鸦啼。
嫩寒无赖罗衣薄,休傍阑干角。
最愁人,灯欲落,雁还飞。


《减字木兰花·新月》
晚妆欲罢,更把纤眉临镜画。
准待分明,和雨和烟两不胜。
莫教星替,守取团圆终必遂。
此夜红楼,天上人间一样愁。


《好事近》
何路向家园,历历残山剩水。
都把一春冷淡,到麦秋天气。
料应重发隔年花,莫问花前事。
纵使东风依旧,怕红颜不似。




《忆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南乡子》
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
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
说着分携泪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将酹石尤。
别自有人桃叶渡,扁舟。
一种烟波各自愁。


拟古之一
白云本无心,卷舒南山颠。
遥峰如梦中,孤影吹能还。
忽然间高霞,霏霏欲成烟。
风花落不已,流辉转可怜。
皎洁自多愁,况复对下弦。
高楼夜已半,惜此不成眠。


拟古之二
美人临残月,无言若有思。
含颦但斜睇,吁嗟怜者谁。
予本多情人,寸心聊自持。
浩歌幽兰曲,援琴终不怡。
私恨托远梦,初日照帘帏。


拟古之三
高云媚春日,坐觉鱼鸟亲。
可怜暮春候,病中别故人。
莺啼花乱落,风吹成锦茵。
君去一何速,到家垂柳新。
芙蓉湖上月,照君垂长纶。




送荪友
人生何如不相识,君老江南我燕北。
何如相逢不相合,更无别恨横胸臆。
留君不住我心苦,横门骊歌泪如雨。
君行四月草萋萋,柳花桃花半委泥。
江流浩淼江月堕,此时君亦应思我。
我今落拓何所止,一事无成已如此。
荆江日落阵云低,横戈跃马今何时。
忽忆去年风雨夜,与君展卷论王霸。
君今偃仰九龙间,吾欲从兹事耕稼。
芙蓉湖上芙蓉花,秋风未落如朝霞。
君如载酒须尽醉,醉来不复思天涯。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