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的成王败寇现象

2018-05-18  许永硕

5月16日在苏州为工业4.0实训基地智能工厂项目经理研修班介绍智能制造生态体系的时候,我分享了中国企业是具有产品创新能力的,但中国的环境过去更适合擅长营销的企业生存,产品创新能力强的企业成功的少,更多的产品创新能力强的企业被淘汰了。

思考后,感觉生态体系和自然界的生态体系是一样的,也是经过自然选择的。自然选择的原理是根据环境选择最适合环境的特性,虽然说是优胜劣汰,但优劣的标准是适应环境。而人类社会选择的标准则是成王败寇。

中国没有创新能力吗?


这个问题在分享中,讲过一个案例,以前流传过一个故事:一个以色列人,在一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开了一个商店,成功了!然后另外一个以色列人在附近开了一个为购物的人服务的场所,也成功了。

而中国的情况是,一个人在一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开了一家店,成功了。另外一个中国人在边上也开了一家店。然后就判断中国没有创新力。

我认为实际过程可能是这样的:

一个以色列人,开了一个商店,而会有很多人在这个商店附近做很多中生意的尝试,有人又开了一家商店,有人开了为购物人服务的场所,有了非常多的尝试。其中开第二家店的不成功,大部分人是不知道这里开过商店,而只知道新领域的尝试者成功了。

而中国人开了一个商店后,其他人在附近也做很多其他生意的尝试,有人开店,有人尝试新的模式。但是中国开商店的还能生存,可能其他创新的企业没有看到。但因为开第二家店的人还会成功。只不过大部分人没有看到其他的尝试。

所以我认为中国人是有非常强的创新能力的,但是创新必然意味着有一定比例的失败率。而中国市场太大了,复制别人创新成功经验(这种模式的成功比例远远高于自己自主创新)的非常容易成功;而独立创新失败的会被淘汰。但是创新总会有成功的,一旦一种创新成功,就会有企业随着复制。

以色列的市场太小了,所以市场规模只允许一个创新企业生存,另外的企业智能依赖创新生存。

过去中国的发展,因为可以引进技术,市场规模大,依靠复制就能够生存,中国的市场淘汰了产品创新能力强的企业。

而随着中国科技的进步,没有技术可以引进的时候,产品创新能力强的企业就有优势了。

联想的成功在于适应了当时的环境

最近随着中兴被限制进口芯片,多年前柳传志与倪光南院士的分歧再次成为网络热点。

但我的观点是联想现在还能被媒体热议,联想曾经在恒生股指都说明了当年柳传志的战略选择是正确的方向之一。

很多人假设,如果当年选择自主研发,中国的芯片行业会怎样?其实当年倪院士支持的自主芯片项目一定是没有成功,而当年按照柳传志模式的企业,还有其他企业,比如2000年初还有方正科技,还有紫光,不过这些企业都转型了。

所以当年的环境适合柳传志的选择。而且是当年同行业的佼佼者。历史不能假设,但如果假设的话,在上个世纪90年代,自主研发芯片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中国未来的环境适合创新能力强的企业

中国经济的发展,过去是依靠短缺经济的大市场带来的繁荣,营销能力强的企业适合中国的商业环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中国的商业环境正从依赖营销能力,转变为依赖产品创新能力。

未来创新能力强的企业将适合中国的发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