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诗词写作 / 理论园地:(59)炼字炼句炼诗眼 简...

0 0

   

理论园地:(59)炼字炼句炼诗眼 简约凝炼言语佳

2018-06-11  江山携手

 


 

作者简介:

杨光,原名杨光锷,七零后,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写作与鉴赏美学》、诗集《爱情之死》、《都市鸡人》等。代表作有诗论《诗歌美学形象系统梳理》,长诗《白鸽的憧憬与战争的预言》,微型诗《都市鸡人》。曾获现代诗人奖、首届“伯乐杯”汉诗大赛评论奖、2011年度国际杰出短俳诗人荣誉称号等奖项。

 


——诗歌语言简约凝炼性的彰显·浅论小诗的美学特征之二

杨光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诗歌是最高的语言艺术,是文学中的文学。诗歌语言是诗人独创的高度锤炼的个性化的语言,是最富有文学性的语言。关于诗歌语言的简约凝炼,古今中外的诗人诗论家,无一例外,都相当的重视。古人所谓:“诗以意为主,又须篇中炼句,句中炼字,乃得工目。”卜迦丘说诗歌是“精致的讲话”,弗劳斯特诗说是“词语的表演” ,柯勒律治说“诗是以最佳的语词作最佳的安排。”艾青说“诗是艺术的语言——最高的语言,最纯粹的语言。”朱自清也说过类似的话:“诗不过是一种语言,精粹的语言。”、“诗的语言最经济,情感更丰富。”沈奇强调诗歌语言的简约性,他说:“既是诗,就得讲一个“简约”的底线,无论新体旧体,这都是汉诗语言的第一义的诗美元素。简约不但是中国诗歌最根本的语言传统,也是中国文化及一切艺术的精义。”①即便是倡导“作诗如作文”的胡适先生,也强调“要抓住最精彩的材料,用最简练的字句表现出来。”②……莫不道出了古今中外的诗人诗论家对诗歌语言的简约凝炼性的重视。

语言的凝炼简约性,是诗歌这种独特文体的最基本要求,它最能显示诗歌的特质。寒山石在《论微型诗的八大特征》中将微型诗语言的简约性定为微型诗的一大特征。微型诗属于小诗的一种,我们不妨也将其嫁接到小诗的特征上来。小诗辞约意丰,言简意赅,是一种简约的艺术,一种用最凝练的文字构筑的最精巧的诗体。体式上的“精短性”是小诗体式最鲜明的表现,是小诗最为显著的外在审美特征。小诗由于体式上的“精短性”,更讲究语言的锤炼,更能表现诗歌语言的凝炼简约性特质。谢冕指出小诗“这种文体所具有的外在形态的最主要的特征是:浓缩、凝聚、精炼和大跨度的跳跃。”“短诗的提倡,不仅仅是适应某些欣赏习惯和欣赏心理的需要,而且是提高和维护诗质的需要。”③借用甲也的观点,小诗、微型诗 “受自身所限,不仅要去芜杂,更要屏弃铺陈。凝练,凝练,还是凝练。虽未必字字珠玑,但只有多一字嫌长,少一字嫌短者方为上品。”④张默则说“小诗的语言,尽量讲求密度与纯度,务期以最凝炼的文字,一举达成表现鹄的。”⑤

因为小诗体式上的“精短性”和语言上简约凝炼性,使得小诗创作者十分注重强调炼字、炼句和炼意。通过炼字、炼句和炼意,使诗歌语言呈现出一种凝炼厚重、蕴涵丰富、言简意赅的美感,这就是语言的凝炼美。诗人们从丰富的词汇中经过反复琢磨,在最适当的地位选择最佳读音,最佳词性,最佳意义的字和词,挑选出最妥帖、最精确的字和词来描摹事物或表情达意,创造出最优美、最生动的诗句。所谓炼句,是指在表达意态时要尽可能精选承载量大,蕴涵丰富,表现力强的信息载体,并通过恰当的编码手段进一步舍去无效信息,保留有效信息组成言简意赅的运载体系,强调汉语组装中的次序层次,讲究每一句诗中各个语素、词汇的配合,每一语段中各个句子的配合,以传达特定的情思。炼字的要诀是: 平字见奇,朴字见色,陈字见新,俗字见雅。⑥在臧克家的《老马》“总得叫大车装个够,/它横竖不说一句话,/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它把头沉重地垂下!///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前飘来一道鞭影,/它抬起头望望前面。//”,语言凝炼深邃,平易朴实,尤其动词运用精彩传神,“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眼里飘来一道鞭影”,“扣”、“飘”字,准确、生动、逼真,有力地刻划出受到深重压迫的老马形象。炼句的要诀是:句宜今不宜古,句宜简不宜繁,句宜畅不宜涩,句宜亲不宜隔。⑦顾城《远和近》“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句子简洁朴实,平中见奇,令人玩味。炼意的要诀是: “情、景、意、趣”是诗之四大要素。⑧台湾林焕彰的《雨 天》“一口老瓮/装着全家人的/心,放在屋漏的地方/接水/弹唱一家人的/ /辛酸……”景凄清,情动人,意哀婉,诗意宛然。诗歌的炼字、炼句和炼意是一个淘金琢玉的综合过程,其目的是让诗歌的字、句、意更好的凸现金子和玉石的本色。穆仁说“炼字、炼句、炼意均不可少,但首要的在炼意,炼意纯粹、才能做到小而精。”⑨马致远《天净沙·秋思》,只有28字,却包涵着极丰富的内容,它描绘了10种景物,类似于现代诗歌中的“意象跳跃”的手法,却构成一幅完美的图画,表现了天涯游子的孤寂痛楚之情,融情入景,情景交融,情景高度浓缩于这一幅画面之中,意境苍凉幽怨。这首词炼字、炼句、炼意同时进行,干净利索,是诗歌简约凝炼的经典之作。

炼字、炼句和炼意是小诗语言凝炼简约性的主要表现;炼“诗眼”、“词眼”, 是小诗语言凝炼简约性的最高表现。诗眼是一首诗中最精彩、最关键的字眼或警句,可能蕴含深刻的哲理和隽永的情致,传神地表现景物和人物,有助于创造鲜活的意境。古人写诗作词,讲究锤炼字面。凡在节骨眼处炼得好字,使全句游龙飞动、令人刮目相看的,便是所谓“诗眼”、“词眼”。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闹”、张先的“云破月来花弄影”,如果去了“闹”字、“弄”字,所写景色原也平淡无奇。而着 一“闹”字、“弄”字,就境界全出,顿然改观。诗眼独立存在时,一个诗眼就是一首诗,如北岛的《生活》“网”,顾城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杨光《追求》“走吧 走吧//太阳洗白了夜/不就是黎明了么//”太阳、洗白、夜、黎明本无联系,“洗白”二字让灵动诗意浑然,可谓诗眼。追求、奋斗的困惑、无奈、艰辛、探索、搏斗、希望等尽在“洗”中凸显。岸边的《冬日》:“冬日的墙根下/总有三五个经过风霜的人/聚在一起//不说话/像晒粮食那样/晒自己”,一句“晒自己”,新颖别致,境界全出。向诚的《秦始皇陵》“上面的山有多高/下面的坑就有多深//里面睡着一个/睡不着的人。”“睡不着的人”却极其精约的文字隐喻秦始皇帝业永存的野心与长生不老的贪欲,即便在坟墓中仍在继续着他无法达到、死不瞑目的渴望。

 

注释:

①沈奇《谈小诗》 《绿风》200205期》

②胡适.胡适研究资料[M].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9.421.

③转引自于沙著,《于沙说写诗》,第133页,银河出版社,200410月版

④甲也《微型诗贵含蓄》)

⑤张默:《晶莹透剔话小诗》,《小诗选读》尔雅出版社1987年。

⑥、⑦、⑧ 南岛《炼诗三诀》

⑨穆仁:小论微型诗引自穆仁编著《微型诗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