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瓦罐里的袁大头(民间故事)

2018-07-27  nmcd350

刘老头今年六十五了,精瘦高个。

二十年前,刘老头的老伴得了食道癌,最后撒手而去,留下十岁的儿子和自己相依为命。家里日子过得清苦,就没再续弦。刘老头又做爹又做妈的,把大娃拉扯大,用自己的棺材本给大娃盖了三间瓦房,娶了个漂亮媳妇。

刘大娃为人憨厚老实,就是有一点不好——他是个妻管严。刘大娃的媳妇静翠是个能干的媳妇,地里家里让她收拾的井井有条,刘老头很是满意这个儿媳。可是好景不长啊!一年前,刘老头在修补老房子时摔伤了脚,房子也塌了,刘老头便搬来和大娃一起生活。本来静翠觉得大娃太老实,家里大小事都要她操心就够烦的了,现在可好,本来能帮忙干活的老公公摔伤了脚,还要照顾他,其实这都是大娃在做,不过静翠还是气不过。所以,自刘老头搬来后,静翠就没给他过好脸色。静翠想,给你顿饭吃就不错了,啥活不干还要伺候你,俺的钱又不是风刮来的。当然,大娃是个妻管严,当静翠说要不管刘老头时,大娃也不敢反驳。

刘老头听见媳妇儿子不想管自己,要去城里打工,心里委屈,脸上流泪啊,他瘸着脚去相好的老伙计家哭诉。老伙伴就给他出了个主意。打那后,刘老头的春天就来了。

刘老头听了老伙计的话,拿着小铁铲和竹篮,瘸着脚颤颤悠悠地向他北面的旧房子走去。北面的老房子老得向刘老头一样,甚至比刘老头都不如,斜斜地倒在一边。老房子倒了,周围的草却旺盛起来了,绿油油的长满了墙根。刘老头历经千辛万苦地来到倒了南墙根旁,他拿着小铁铲就开挖了。挖了好一会儿,他才挖出来个青花瓦罐――圆圆的口,并不是很大,像是以前呈糖的罐子。

刘老头坐在地上,抱着罐子,忧伤地叹着气。浑浊的眼里含着浑浊的泪滴,目光有些呆滞,不知道他的思绪飞向了哪里。他从竹篮里提出一个用手绢包裹的物体小心翼翼地放进瓦罐里。刘老头在老房子的土坯上坐了一会儿,扶着残坏的墙根站来起来,便一手抱着瓦罐,一手挽着篮子,以极慢的速度向大娃家走去。夕阳拉长了老人的身影,孤孤单单地落在地上,风一吹,无限悲凉。

静翠看到刘老头抱着个瓦罐进了屋。就纳了闷。她就让大娃在晚饭后到西屋偷看一下刘老头在干啥。大娃就悄悄蹲在西屋的窗户旁,听着里面有数数的声音――“一块、两块、三块……四十块……”。伴着数数的声音,还有清脆的敲击碰撞声。大娃也纳闷了,他想看看他父亲在里面数什么,数钱么?不可能的。老头子可是穷了一辈子了。大娃偷偷往里面看去,可是屋里太暗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只好回屋报告静翠,这两夫妻可好奇了一晚上。第二天,静翠让大娃趁刘老头出去时,去西屋搜搜,看看昨天他父亲再数什么。

大娃可算是翻箱倒柜,可是啥也没找到。连那个瓦罐也没见到。他们觉得也许昨天是他父亲数着玩的,并没有藏什么东西。

连续几天大娃和静翠就趴在窗户旁听着刘老头屋里那类似数钱的声音。静翠和大娃都很奇怪――他父亲可是穷了一辈子,怎么会有钱呢?但是,不是钱的话,老头子一天天背着人数干什么?

这天晚上,大娃就试探着问刘老头。“爹,你每天在屋里数什么呢?”

“大娃,你听见了。唉,那是一年前老房子没倒时,俺为了修房子,在葛老秃他家挖土时发现了一些东西。”说着,给大娃掏出一块大洋来。“俺老头子不中用了,以后还要留给你的。”说完,刘老头把大洋揣进了怀里。

大娃见了大洋可是高兴地不得。心想老爹不仅发了财,还会把财产给他,嘿嘿,真是好极了。他想要去和媳妇说一声,这次静翠肯定会夸他的。于是他便和刘老头寒暄几句,回去向静翠汇报去了。

“哎呀!媳妇,不得了了。”

“咋呼啥呢!有空咋呼咋不去挣钱。”静翠说完甩了他一个白眼。

“哎呀!媳妇,就是挣钱的事。”大娃坐在炕上,凑近静翠,说,“俺爹发财了。他在葛财主的废园里挖出了很多袁大头。好像还有别的东西。说以后留给俺。哎呀!俺爹真好啊!”

“你说的可是真的来?恁爹能捡到这便宜?”静翠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认真的问道。

“那还有假,俺可亲眼看到咧。媳妇,以后对咱爹好一点。他可要把大洋留给咱。”大娃笑嘻嘻地说着,脸上的每一条皱纹也跟着笑了起来。

“哎呀!真好。咱爹可真是发财了。嘿嘿,哈哈。”静翠听了高兴地捂着嘴笑起来,唯恐惊动别人。她眼骨碌一转,对大娃说“你个老实大呆瓜,可别让别人知道了。对啦,这下咱们不用去城里打工了,安心照顾他老人家就行了。”

大娃点了点头,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咯咯地笑了。

即使不考虑别的宝贝,袁大头在市场上可是很值钱的。

第二天一大早,大娃媳妇就给刘老头做了一顿好吃的,还亲自送到刘老头屋里。“爹,吃饭了。俺刚做的鱼,还有糊糊粥(玉米面粥),快点趁热吃吧。以前,俺和大娃没有好好孝顺您,以后您就好好享清福吧。”静翠甜甜的笑着,眼睛都快笑没了。刘老头一听就知道大娃和她说了昨晚的事。

静翠走时,把刘老头的棉被抱走了,说冬天有空,给他洗洗弹弹。一会儿就让大娃送床新的棉被来。又殷勤地问了刘老头的尺寸,说在过年时要给他买件新衣服。静翠走后,刘老头摸出怀里的大洋,自言自语到,老伙计,谢谢了。便开始享用他的美味早餐。

一天三顿的分餐而食变成了和桌而餐。刘老头这半年被大娃家照顾的很好,脸色红润了不少,也胖了不少。他的西屋里干干净净的,新的棉被新的盆。老伙计来刘老头家做客,看着他红润的脸蛋,两人相视一笑,便各自“吧嗒吧嗒”的抽起旱烟来。

快过年了,刘老头觉得今年是他过的最好的年,合家欢乐的年。虽然,他心里明白,一些事也许孩子会怪自己,但是日子总算像他一直期盼的那样。人老了,还能活几年?现在,挺好的。

可是老天爷总是不随人愿,在你认真快乐地活着时,他在嫉妒啊。

刘老头便是这样。初一晚上,他吃了饺子后,便安心的睡了,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新衣服搭在新被子上,即使做梦也会很美吧。可是,刘老头没有醒过来。他走了,安详的走了。

大娃和静翠哭的很伤心,刘老头就这样走了,竟什么话也没留下。

灵堂上,刘老头安静的躺在木板上,身上穿着新做的衣服,遗容也被精心收拾过,那个笑还是挂在脸上。大娃和静翠跪在地上,守着他。

老伙计赶来祭拜刘老头,看着大娃和静翠憔悴的脸,有些心疼,又有些生气。

“大娃子,你们两个别怪你父亲啊!是叔出的主意啊,老人养儿防老,想安度晚年,并没有错啊!他这段日子过得很开心,你们看他还在笑呢。”老伙计看着身体已冰冷的刘老头,哽咽地说。

大娃和静翠看着老伙计,心里却疑惑起来,不知他在说什么。老伙计像是知道他们的心思,便说道:“哎,等我走后,你看看老刘的炕下的石洞里的东西就明白了。还有那块袁大头,就让它和老刘一起入葬吧,哎!”老伙计又看了刘老头一眼,便转身离去。

静翠和大娃呆了一下,便匆匆向刘老头的屋子走去。

一个瓦罐被取出来了,精美的盖子被打开了。里面是个小花包袱。两人对看一眼,憔悴的脸上带着一丝急切和欣慰。大娃取出沉甸甸的手绢,慢慢打开。

一张刘老头抱着大娃的黑白照片,一块袁大头,还有四五十块碎瓦片。

“哇哇哇”屋里的哭声响了起来,静翠的哭声如撕心裂肺般,悲痛极了。大娃拿起袁大头和照片跑了出去,跪在刘老头面前,大声的哭泣。

灵堂里的刘老头还在笑着,他手里攥着一块袁大头。

希望老师能给出评价,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