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德元宝 / 研究基地 / 乾隆御题诗宋瓷

分享

   

乾隆御题诗宋瓷

2018-08-01  天德元宝
  “收藏界大抵有三种类型的人,
  一种是下午买到了东西,第二天上午就想着把它卖掉换成钱,这样的人搜而不藏,不是收藏家;
   一种人是大收藏家,拿帝王来说,就有李后主、宋徽宗、乾隆等,他们都是大藏家,要什么有什么,我们平民距离他们太远,就不要比他们了。这里要说到清代初年有个叫徐乾学的人,是顾炎武的外甥,是个大收藏家,他曾收到元代书法家鲜于枢的一件作品,觉得比同是元代的赵孟頫的作品还好,好就好在鲜于枢的书法很有晋唐的风骨,他纵观宋以来的书法作品,得出结论说,晋唐书法的风骨到宋元已经没有了,而鲜于枢的作品却还看到晋唐书法的一些影子,所以珍贵。像徐乾学这样的藏家之所以称之为大藏家,就是因为他对古代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力。”

    还有一种人,是小藏家。大藏家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有财力,二是有眼力,三是要有机遇,刘新园风趣地说:“比如我,就不算什么藏家,实在要说收藏,我们只能归为小藏家。每月几千元的工资,再加上老眼昏花,也抓不住什么机遇,只是因为太喜欢,就和几个朋友偶尔地买些小东西,买下来就不卖了,拿来做研究用,不是为了赚钱,也不管东西升值还是贬值,说穿了,我们只是'实物资料的收集员’,我不像马未都先生有运气能捡到漏,我没有捡漏的故事。”



台北故宫藏南宋官窑集锦(底足部






开片有当代和现代的。

乾隆皇帝有多爱写诗歌?乘船要写,喝茶也要写

乾隆自幼便接受了顶级的汉学教育,年轻时反而不乏水准之作。如下面这首古体诗,便是他当皇子时的作品:

秋阳皎皎秋风起,千山万山收红紫。南苑平芜晓色寒,游丝白日长空里。

我从前岁罢秋围,经年未到南海子。重来历历忆旧游,真教见猎心犹喜…

如乾隆五十七年(1799)题在五台山塔院寺的御笔诗:「两塔今唯一尚存,既成必坏有名言。如寻舍利及丝发,未识文殊与世尊。」

《读项羽纪》

鹿走荒郊壮士追,蛙声紫色总男儿。拔山扛鼎兴何暴,齿剑辞骓志不移。

天下不闻歌楚些,帐中唯见叹虞兮。故乡三户终何在?千载乌江不洗悲。

:鹿走荒郊壮士追是个什么意思?诗词君好费解。

《夜雨》

夜雨打船窗,恰值清梦醒。入耳适宜听,披衾不览冷。

即南已增润,忆北牵怀永。须臾声渐稀,无眠以耿耿。

《除夕》

此日乾隆夕,明朝嘉庆年。古今难得者,天地锡恩然。

父母敢言谢,心神增益虔。近成老人说,云十幸能全。

:诗词君以为,这就是条除夕朋友圈啦!

《赐蔡新》

年老君臣似老朋,归来前席喜诚应。九龄风度于今罕,彦国精神较昔增。

儿辈重瞻绛纱帐,时流都凝玉壶冰。殷勤问过称无过,曰信斯之吾未能。

:乾隆写诗给臣子,就问你感不感动?蔡新:皇上写诗,从来不敢说不好。

乾隆晚期的诗作中,意象描写完全被边缘化,很多作品通篇没有一个意象,连赏花观池之作,都写成了流水账、发牢骚和端着架子讲道理:

往岁山庄八九月,桂先菊后例观之。秋迟回跸早如昨,桂菊却怜两负期。

池上居诗不可无,识将岁月以详乎。明来昨往今非住,老至壮过幼更徂。

设曰鲜民惭视彼,惟斯育物未忘吾。对时中有权衡在,肯作吟风咏露徒。

《拈题》

信手拈题信口哦,树头叶少树根多。秋山四壁明无障,野水平湖冻不波,

雉避风藏深草谷,鹿知寒下向阳坡。授衣时节豳诗咏,蒿目民艰竟若何。

:信手拈来之作,诸君请评?

《过蒙古诸部落》

小儿五岁会骑驼,乳饼为粮乐则那。忽落轻莎翻得意,揶揄学父舞天魔。

:蒙古小孩真剽悍。

诗词君看来,乾隆的诗,他的诗是写给自己看的。

乾隆诗作,被视为其水平低劣的明证: 乾隆的“杰作”。

《咏花》

一朵两朵三四朵,五朵六朵七八朵。九朵十朵十一朵,飞入草丛都不见。

《咏城墙》

远看城墙齿锯锯,近看城墙锯锯齿。若把城墙倒过来,上边不锯下面锯。

其实,这两首诗并不见于乾隆的 《乐善堂全集》与《御制诗集》,

《咏煎盐者》

一历篷芦厂,载观盐灶民。樵山已遥远,釜海亦艰辛。

火候知应熟,卤浆配欲匀。可怜终岁苦。享利是他人。

:这首诗赞美劳动人民,非常的直白!冲着吟咏劳动人民的,给皇帝点赞。

《杜诗》

杜诗于我有何缘,每一见之不忍舍。寒为衰日可宜冬,暑作雄风足消夏。

于唐拔尔轶卢骆,在汉绰然媲班马。清词丽句空古今,一一皆从性中写。

呜呼今而有其人,磬折吾当拜风下!

:乾隆十分推崇杜甫,“每一见之不忍舍”,可见其钟爱。

《苏轼偃松图》

东坡先生倔强人,画禅笔阵皆相似。秃毫特写老松枝,老松枝偃性不死。

譬如壮士头可断,古心劲节焉肯毁。磕敲应作青铜声,虚堂谡谡寒涛起。

:第一次听人说东坡先生是个倔强人,可是形容的很恰当。

吃个黄瓜写首诗:《黄瓜》

菜盘佳品最燕京,二月尝新岂定评。压架缀篱偏有致,田家风景绘真情。

:这首诗蛮顺口的,有点顺口溜的气质。

《高其佩指头画虎》(节选)

铁岭老人阎李流,画不用笔用指头,纵横挥洒饶奇趣,晚年手法弥警遒。

为吾染指画苍虎,气横幽壑寒飕飕,落墨伊始鸦雀避,着色欲罢豺狼愁。

:这首诗的开头,很有打油诗的气质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