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69 / 司法/警察/律... / 28年的较量:白银凶案纪实(下)

分享

   

28年的较量:白银凶案纪实(下)

2018-08-29  Loading69

28年的较量:白银凶案纪实(下)

确定凶手基本特征

经过专案组人员长时间的调查和对多种证据的反复论证,最后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基本特征和作案特点。 犯罪嫌疑人的基本特征是:嫌疑人大约在 1964 年至 1971 年之间出生,男性,年龄大约在 33 岁 — 40 岁之间,身高 1.68 米至 1.76 米。此人据推测是在白银长期居住,有“较严重的性变态心理”或者“生理缺陷”,特别是具有“性功能间歇性障碍症”,对女性怀有仇恨心态。调查还发现,该嫌疑人在白银市区有独居条件,还与内蒙古包头市有一定的联系,其性格特征基本趋向于内向、抑郁、冷漠,不善交际,孤僻不合群,做事极有耐心,并且具有非常明显的双重性人格,做事隐蔽性极强。嫌疑人作案时多选择青年女性为目标,强奸后杀害,作案时间大多选择在星期一至星期五的上班时间,作案手段多采取尾随、敲门等手段入室行凶。

白银市接连发生的强奸杀害女性的案件,引起了国家公安部及甘肃、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该系列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由有关部门组成专案组进行侦破。2004年,白银市公安局公布了一份《白银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强奸杀人案件宣传提纲》,警方在公布案情的同时,悬赏20万元向全社会征集线索,以期早日破案。白银市公安局为此承诺:凡是提供线索直接破案或者直接将嫌疑人扭送公安机关的,公安机关将对提供线索者一次性奖励现金20万元,并对举报人情况绝对保密。 白银市公安局于2016年4月公布连环杀手的拼图,决定重新调查。

2016年3月,公安部刑侦局组织开展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以来,对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展开新一轮的侦破工作。公安部工作组先后四次带领刑侦专家赴白银市、包头市研讨案件,认真分析犯罪嫌疑人特征,对其活动地域进行科学判定,确定了利用新科技手段对原有生物物证再利用的主攻方向。专案组按照公安部工作组的工作要求加强科技攻关力度,很快取得了重大突破。追凶28年,最终帮助警方抓到高承勇的关键信息,来自指纹。

警方排查该案时,通过DNA-Y染色体检验并通过数据库比对,在2016年8月23日发现当地一位行贿罪在押高姓人员的DNA-Y染色体特征值与疑犯的类似,进一步复核检验确认,发现青城镇城河村高氏家族有作案嫌疑,疑犯应是与其同一家族的男性成员。随后,警方启动家系排查,利用获得的青城高氏家谱对其家族上下直系男性挨个抽血,进行筛排分析,尤其是警方已经掌握的嫌犯的大致年龄,最后确定此人的远房侄子高承勇,有时间空间和具备作案条件。

2016年8月26日,52岁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白银工业学校内的小卖部被抓获。经详细DNA、指纹检验,确认其为凶犯,同时高承勇初步交代了在白银、包头两地作案11起、杀死11人的犯罪事实,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成功告破,但他供述称,他的第一次作案,是盗窃未遂而杀人。此时距离第一起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28年。

高承勇持续作案那十几年,他就居住在老家,每次作案,就从榆中县到白银市区,作完案,回家继续生活。尽管所有白银市区男性户籍居民,也都曾被录入指纹、抽血验DNA,警方试图通过这种方法排查案犯,但最终查无此人。如今他们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高承勇户籍所在的兰州农村,因为排查困难,当时并没有录入指纹。因为害怕,高承勇之前也刻意避开了所有的指纹采集。

对警方办案能力的质疑

不少遇害者家属和对案情有所了解的人士认为警方失职是导致该案遇害人数众多且多年未能侦破的原因。第一位遇害者白某的同事刘淑敏回忆说,白某遇害后,警察连夜从近百公里外的兰州拉来警犬,侦查现场。“但是警犬好像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因为它晕车,下车后根本闻不出来。”白某遇害的时间是下午5时许,凶手是盯准目标尾随溜门进入了她的家中。 那个时候,白某的哥哥也在家,但由于凶手把“小白鞋”屋里的收录机开得特别大声。这样,“就算是她曾发出过求救,外面也没法听见。”因此她在遇害5个小时后才被发现。

第六位遇害者崔金萍的弟弟崔向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家还给北京写过信,请求破案,但杳无音讯。每过几天去公安局问一次,总是答复案子没进展,说牵扯的人太多。”崔向平告诉记者,这十八九年来没听到过一点有关案件侦破的好消息。“去年省公安厅换了厅长,提出要破掉这个积案,分局一位刑警大队长叫去我,给我看嫌疑人画像,我才知道这个杀人魔鬼原来是有过目击者的。不过,直到现在,也没听说把他抓住。”崔向平认为,嫌疑人画像早年就应该向社会公布,以帮助缉凶。

白银棉纺厂原保卫科长董战胜认为,凶手作案不是一起两起,达到了九起之多,在作案现场留下的痕迹包括足印、指纹、精液、DNA等,应有尽有,却仍然抓不住,是非常不应该的。警方及早向社会公布案情,有助于市民提供自己知道的蛛丝马迹;即便是破不了案,让大家提高对陌生人的防范,不让随便进家门,也是好的。可连这个也没有做到。“如果早做提醒,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人遇害。”他还说当年棉纺厂女工罗某遇害后,自己非常希望此案能够破获,但可惜从没听到过警方有任何进展。

2011年,网络曾流传一封参与侦办该案的一位民警写给凶手的公开信,信中称,“我始终没能抓住你,对于晚辈和被害者遗族来说,是一生的罪人。”

高承勇辩护律师、甘肃仁泽律师事务所律师朱爱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6年9月,他曾在看守所内与高承勇有过一次深谈。坐在他对面的高承勇,俨然是个老人了,头发灰白,衣服破了口子,但语气如往日般平静。他认罪,但没有悔恨,没有歉疚。只有在提起供电局被杀的八岁小女孩时,他的表情和语气有起伏,说他认为自己是个恶人,比较疯狂。这是他唯一一次对自己做出评价。做完这起案件他感觉渴得厉害,喝了一整杯的水。其他的案子都没有。所有的案子里头,这起案件是他回忆起来最有所触动的。因为无法承担民事赔偿,他提出捐献器官。

2017年4月24日,白银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将在近期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2017年7月18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高承勇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高承勇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2018年3月30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高承勇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高承勇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上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