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9T / 历史 / 731部队搞细菌战,日本天皇究竟知不知情?

0 0

   

731部队搞细菌战,日本天皇究竟知不知情?

2018-08-30  XH9T

来源:《湖南文理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


正如《死亡工厂》的作者哈里斯在书中所说:

毫无疑问,在东京的权力中心,一定有人支持石井的细菌战实验,如果没有军队中高层官员的支持和鼓励,石井和他的细菌战同伙们不可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行动。

其实,731部队之所以能够拥有优越的条件和突出的特权,它的最大支持者不是别人,而是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日本天皇裕仁。正是裕仁亲自批准了731部队的建立和扩充,并时时关注着它的活动和研究成果,给予它以巨大支持。

裕仁天皇(1901-1989)

据查证,日本细菌战犯在苏联伯力城受审中,前关东军司令部作战部长松村知胜、医务处长隆二和前731部队总务部长兼第四(生产)部部长川岛清均供认,曾亲眼看到过裕仁批准建立和扩充731部队的密令,并在上面签过名。

这种密令至少有三次。据川岛清供称:

1935至1936年间,已由日本参谋本部和陆军省按照天皇裕仁诸次密令在满洲境内成立有两个用来准备和进行细菌战的极端秘密部队活动。

随着该部队研究工作的加紧以及该部队作用的增大及其工作重要程度的提高,于是也就必须增加部队员额,扩大实验室和驻地范围。由于这个缘故,日本天皇就于1940年颁发了一道新敕令,责成部队把主要部分移到哈尔滨城南约30公里处的平房地区,部队内部的基本活动,如研究、试验和生产事宜,都在那里进行。

1940年天皇敕令上还命令把该部队扩充到3000人,包括依据该敕令在满洲各个地区从(重)新编制的几个支队在内,并把部队分成几部

隆二也交待:

第731部队是奉日本天皇裕仁1936年敕令建立的。

这道敕令曾印成多份发到日军各部队,以使全体军官一体知悉。我个人读过这敕令以及关于该部队人员表的附件,读后我就盖上了私人图章,以示签署。

731部队奉日本天皇裕仁1939年密令,于1939至1940年期间曾改编过。1940年2月左右,我在关东军司令部内读过这个密令,并在上面签署过。

此外,根据天皇裕仁1940年颁发的一道或两道密令,又于同年下半年在海拉尔城、孙吴城、海林站及林口站成立了第731部队的4个支队。密令上规定了各该支队成立的期限及其驻扎地点。

所以,裕仁与细菌战的关系有一点是无可辩驳的。是他亲自在决定建立731部队的敕令上签字盖章的。也就是说,是他亲自批准了731部队的建立。

或许有人认为,盖有天皇御玺的文件成千上万,裕仁虽然在敕令上盖章,而实际上这些事是由裕仁的随从们随手决定的。这种认识显然是不足为凭的,裕仁此举并非仅仅走走形式而已。

一位皇室成员说过:

凡需要加盖御玺的文件,裕仁都仔细审阅。他从不像盖章机器那样随便使用御玺。

一位原731部队的成员更直截了当地说:

不向天皇汇报(731部队)有关情况是不可想象的。

罪行累累的731部队

有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在裕仁的漫长统治时期里,惟有石井和若松(第100部队)这两支细菌部队是由天皇直接发布敕令建立的部队。所有其他部队都是根据需要由陆军内各有关指挥官下令建立的。

而且在30年代,裕仁至少两次见过石井,石井甚至还请天皇喝过一杯由尿过滤出来的饮用水,用以炫耀他的研究成果。正是由于731部队是根据天皇敕令而建立起来的部队,所以该部队的队员因此而十分自豪,每年举行的建队周年庆祝宴会上,队员首先都要朝皇宫方向遥拜天皇。

数度担任日本首相的近卫文很可能知道细菌战计划,军方很信任他。因为军方知道提出的任何计划都能得到他的同意。

日本枢密院是由裕仁信任的政治家组成的,对裕仁的影响很大。其中一些人与军方关系密切,并且对30年代酝酿的几个扩张计划都很精通。枢密院成员肯定清楚满洲细菌战计划的进展情况。

在日本皇族中,有几位成员或是参与了细菌战计划,或是了解细菌战的目的以及为实现这一目的所采用的研究技术。这其中包括裕仁的两个弟弟秩父宫和三笠宫,以及他的叔叔和多年的朋友东久迩宫稔彦亲王。

另外,裕仁的一个表弟,也是他的亲信,曾化名在平房工作过一段时间。其他的皇族成员也很可能有一些人视察过沈阳、长春和哈尔滨平房的细菌战实验室。

裕仁的另一位表弟竹田恒德亲王,掌握着731部队的大量秘密。在日本占领满洲期间,他在关东军担任过首席主计官的要职,掌握着分拨给各细菌部队的经费。他经常访问平房,而且主管审批到平房及其各支部的访问者,为他们签发通行证。当关东军司令官或其贴身随员参观731的实验室时,竹田则亲自全程监护。

既然裕仁周围有这么多的人知道日军的细菌战计划,作为战前日本统治集团的核心人物,这项研究就决不可能瞒过裕仁的耳目。实际上,裕仁甚至在1926年继承皇位前就对化学战和细菌战表现出强烈的兴趣。

裕仁是一个出名的海洋生物学爱好者,但他的科学研究远不限于此,他很早就迷上了带病真菌、杆菌和各种各样的培养组织的研究。一位批评家坚持主张,裕仁相信科学是一种实用工具,一种必要的战争手段,而这种手段就包括化学战和细菌战。另一位批评家更是毫不含糊地说:

最近解密的档案使其无可怀疑,即裕仁亲自监控过这个部门(731部队)的研究的进展。

《天皇裕仁传》的作者爱德华·贝尔在研究和写作中也发现,裕仁天皇与细菌战之间确实有着相当多的若明若暗的关系,所以他认为裕仁知道一些有关细菌战计划的事。其他一些当代英国记者出身的历史学家则把裕仁看作是日本战争机器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不排除他知道细菌战计划的可能性。

应当说,裕仁不仅完全知道731部队在干什么,而且应当比别人更清楚这项研究意味着什么。素以节约著称的裕仁对于每年至少需要1500万至2000万日元或更多经费的731部队,在考虑军事预算时对其却表现得相当大方。

另外,裕仁还拥有一笔用于特别武器研究的秘密专款,这些很可能用于在满洲和中国进行的细菌战研究上。可见,裕仁对731部队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XH9T > 《历史》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