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魂(小小说)

2018-09-13  胡素屹夏...
  文/胡夏莲
  
  乐安县有个人叫章魂。章魂长着一双眼睛,一个鼻子,普通得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可走在人群中,人人都能认出他。章魂嗜酒,每次有人请他喝酒,他不醉不归。可是,更多的人认识他是因为知道他爱树,爱得有点痴,就如爱他的魂,因此大家都叫他章魂。
  章魂从周岁时起,就隔三差五地去水南村看一棵香樟树。他每次去看那棵树,先呆呆地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然后烧一炷香,斟一杯酒,鞠三个躬,在树枝上扎一根红飘带。
  有人调侃:“章魂,那只是一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树,也不好看,你为什么却偏爱那棵树呢,是不是被樟树迷了魂?”
  他笑笑,不说话。
  章魂小时候特爱哭闹。特别是晚上,总是哭呀哭,那哇哇的哭声吵得整个家,亦或整个村子的人都不得安宁。
  章魂周岁后的一天,天突然下起大雨,雨不停地下,天空似乎要把所有的雨都一次性下完。洪水暴涨,乌江里的水漫过岸堤,眼看要淹没村庄。人们纷纷逃出家,往高处撤退。章魂的母亲背着他跟着人群往高处撤,她经过一棵樟树,弯曲分叉的树干像一位老人伸出两只手,随时欢迎她的到来。眼看乌江水就要漫过她们脚下的大地,章魂的母亲爬累了,双脚踩在树的下端,双手抓住树干往上攀爬,好不容易爬到树杈里。章魂似乎发现新大陆一般,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上下打量着,双手不停地扯着树干,身体扭向母亲的一侧,不停地吮吸那棵斑驳的树。奇怪的是,雨竟然渐渐变小了,洪水渐渐退去。从这以后,章魂变得特别听话,不哭也不闹了。
  为此,章魂的母亲每次过年过节都带他去看望那棵香樟树。
  多年后,章魂已长成高大英俊的青年。一天,他又去拜谒那棵树,一根红飘带刚刚系好,正准备回家。一位官人模样的男人走过来,看了看说:“我可以折一些枝叶回家吗?”
  章魂问:“你要枝叶做什么?”
  男人说:“樟树散发着阵阵香味,我想折一些去熏赶蚊子。”
  章魂摆摆手说:“不行,我不能让人折她一枝一叶。”
  男人不明白为什么,但看他斩钉截铁的语气,不好意思再要,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又一天,一位官家模样的人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飞奔而来,马背上坐着一位女子,她抑郁的眼神里强拧出一丝微笑,一身缟素的衣袂飘飘,淡淡的阳光照在她脸上。那官人和女子先后从马背上跳下来,深深地向树鞠了个躬,又向一旁的章魂深深地鞠了一躬。
  “请问官人有何事?”没等他俩开口,章魂迟疑了一会儿问。
  “我们想与您商量一件事,家父为了我们操劳了一生,现在病危,我想买下您这棵树,为家父做一副棺木,以让我尽一点对家父的养育之恩。”
  “对不起,官人,您的孝心可佳,可是这,恕我真的不能成全。”章魂看了看他俩,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如果我出高价呢?”
  “价格再高也不卖。”章魂摆摆手说。
  官人说:“那只不过是一棵树,您为什么那么死心塌地地护着呢?”
  章魂笑着说:“因为你不懂,所以不能卖。”
  后来,章魂当了里正。章魂当了里正后,就戒了酒。不是不会喝,也不是不想喝,而是不敢再喝。
  跟他经常一起喝酒的铁哥们说:“章魂,你戒酒,能不能戒树?”他笑笑:“我再不戒酒,就会成为酒中鳖。我戒树,乡民就会成为水中鳖。”
  有人说,章魂当里正很清廉。也有人说,章魂当上里正后,变得更贪,贪得无厌,哪儿有香樟树苗,都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无一幸免。当然,如果是有主的樟树苗,他也不是白要的。
  多年以后,章魂召集大家种的香樟树长成一片片郁郁葱葱的香樟林,日夜守护在乌江两岸,风来树挡,水来树防。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