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区 / 参考消息 / 你们都爱的赫本,却有人不爱

分享

   

你们都爱的赫本,却有人不爱

2018-10-05  第12区

1961年10月5日,纽约市首映


但在当时,原著作者杜鲁门·卡波特不满电影的改编,尤其认为奥黛丽·赫本气质不符。赫本也为此紧张兮兮,人瘦成了皮包骨头。


倒不是饿的


杜鲁门的原著里,女主角是一名应召女郎


现实中,他和赫本是老朋友,也相信她的演技,只是,“霍莉是个强硬难搞的角色,她不是赫本这种类型。霍莉身上,有种‘未完成’的感觉,玛丽莲·梦露有。”


杜鲁门(右)更属意玛丽莲·梦露(左)


57年前的今天,1961年10月5日,[蒂凡尼的早餐]纽约首映,一切都不一样了。


本片在当年的奥斯卡上,获得包括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编剧本等五项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


小黑裙赫本,也成为影史经典


《电视指南杂志》说,它是关于纽约的电影中,最好的一部,它用充满露水的爱情,和繁花似锦的时尚,为这座城市锦上添花。


《综艺》说,就像卡波特的原著,电影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迷人飞行,带人前往精心混合编排的梦,它糅合了喜剧、爱情、辛酸、有趣的俚语和曼哈顿东城故事,显示出最可爱的色彩。


杜鲁门却一直记恨选角的派拉蒙。



[蒂凡尼的早餐],是穷姑娘与穷小子的爱情。


一个是交际花,14岁就结婚,却从乡下丈夫身边,逃往大城市,想要通过嫁给有钱人,和家人一起过上好日子。


被抢着点烟·交际花·霍莉


一个是小作家,只有一部作品,几年写不出一本书,靠被阔太包养过活。


著作不等身·作家·保罗


这是爱情片的经典模式。用电影里的话来说,谁也救不了谁。


阔太吃味:她一定是能帮得上你的女人


小作家答:不,她连自己也帮不了


大雨中,出租车上,霍莉说,我就像这只没名字的猫,不属于任何人,也不拥有任何东西,我们甚至不属于彼此。


然后把猫扔到大雨中。


赫本说,这是她做过最残忍的事。


但最终,她和小作家找回了猫,在雨中拥吻起来。


他们属于彼此


这不是杜鲁门要的。


他的原作中,还是谁也救不了谁。交际花养的那只无名猫,丢了就是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两人一猫,依然是纽约的游魂。


纽约那么大,容不下没有钱的人。


杜鲁门说:“电影里,霍莉和纽约市一起,过了一个略带伤感的情人节。电影中的现实直到最终,依然既苗条又美丽,但它应该是物质而丑陋的。”


纸醉金迷的大都市里,人们迷失在物质里,爱情也不是解药。


杜鲁门要的故事,是痛苦的,是批判的。



但正像马男波杰克所说,活着太累,下班后,想看的故事,就是可爱的人,相亲相爱地在一起。


而交际花霍莉这个形象,提供了观众想要的一切。


她会在清晨,穿着小黑裙,竖着发髻,戴着项链,来到蒂凡尼,看着橱窗里亮闪闪的珠宝,啃一袋面包。


橱窗倒映她的影子,也亮闪闪


她会在家开趴体,请不同的人来,甚至陌生人也欢迎。她戴着优雅的手套,抽着细长的一杆烟,永远在说话,像只欢乐的百灵鸟。


连叫别人头顶冒烟也没发现


她过小的脸蛋上,戴着过大的墨镜,露出大眼睛,好奇看着脱衣舞女郎。


在晾干头发时,她会戴上头巾,抱着吉他翻窗去火灾救生楼梯,弹一首《月亮河》。


像她的经纪人所说,敏感的人就会喜欢上她


她自己总结自己,是个野性的动物。


“你不该爱上野性的东西。你越爱它,它变得越强,直到它离开,跑到森林或树上,然后去更高的树上,然后飞去天空。”


她出售一种形象,优雅的,俏皮的,喜欢热闹,喜欢发光的东西。这样一个野灵魂,当然一定要逃出小地方,来到纽约这个花花世界。


她把原来土气的名字“露娜·梅”,换成了霍莉。但终于崩溃,“最可怕的是,我还是露娜·梅”。


小镇姑娘回不去小镇,也融不进花花世界,“自由”之中,却飘荡一丝哀愁。份量不多,刚刚好是让人产生共鸣的比例。



时至今日,杜鲁门更会气炸。


不仅原版剧本,卖出了影史剧本最高价,与[蒂凡尼的早餐]有关的一切,都标上了不菲的价格。


拍卖剧本上包含了删除场景,及赫本的笔记


2006年,赫本穿过的小黑裙,拍出了80.7万美元(约555万人民币),仅次于[乱世佳人]的奥斯卡小金人,成为影史第二贵的纪念品。


片中交际花的公寓,挂出了585万美元(约4027万人民币)的价格。


其实仅外景在这里拍摄,内景多为摄影棚


2011年,电影五十周年之际,赫本那副大大的墨镜,也量产了纪念款,每副440美元(约3029元人民币)。


要不怎么霍莉没有存款呢


他可能会叹气,这消费主义,这物质世界。



但有时候,我又愿意做消费主义的囚徒,为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倾倒,暂时麻醉一秒。


像霍莉评价蒂凡尼:“没有坏事会在那里发生。”


她在图书馆大声说话遭到驱逐,还不忘佐证自己的看法:这里没有蒂凡尼好。


蒂凡尼呢?霍莉和保罗对店员说,只有10美元预算,店员没有责怪他们无理取闹,把他们轰出去,反而耐心给他们提供服务,为他们在戒指上刻字——


哪怕戒指不是在蒂凡尼买的,只是个吃爆米花送的小玩具。


难怪杜鲁门曾说,蒂凡尼会把我的书摆在店里的。


并没有,但电影确实是蒂凡尼的好广告


戏外,第五大道上的蒂凡尼,也为了电影的拍摄,第一次在周日开张。


[蒂凡尼的早餐],像个美丽而单纯的梦。那些亮晶晶的东西,也不再是纽约丑陋冷漠一面的象征,反而在空虚之中,给了霍莉这样的女孩,一点希望,一点温度。


当然杜鲁门还是不会喜欢。他还是希望玛丽莲·梦露来演这个角色,霍莉也不是什么交际花,就是妓女,迷失在物质之中,被虚假的繁华欺骗,不得善终。


那样破碎、痛苦的形象,一定也有人喜欢。但如今赫本的这个霍莉,也已经成了经典。



时至今日,人们也不是不知道,电影的版本,绝比不上小说深刻。


但为什么一定要深刻?


《卫报》一篇评论这样开头:“如今承认你最喜欢的电影是[蒂凡尼的早餐],就像在说,你的智力和情感水平,和杯子蛋糕差不多。”


但作者还是承认自己喜欢这部电影,因为那样自由奔放的女主角形象,因为那么美的爱情。


今天,这部电影甚至比从前更加迷人。


因为今天的消费主义,比当年的更糟糕。


那时候,亮晶晶的东西,还象征着野性灵魂的梦,人们为物质低头,却还保留一点点高贵。蒂凡尼会不论贫富,一视同仁。


但如今,那些五颜六色的包包鞋子,大多数时候只是肤浅的欲望,明码标价,把钱包掏空了,就赶你走。


如果按杜鲁门的想法,[蒂凡尼的早餐],应该是个盖茨比式的故事,只不过是从黛西视角来看。


[了不起的盖茨比]:“她声音里有金钱的味道。”


盖茨比因金钱而被人追逐,错过的爱情也近在眼前。但一朝大厦将倾,一切就都消散。


纽约只相信金钱。金钱却令人孤独。


而[蒂凡尼的早餐],却拍出了金钱最后的温柔。


当保罗掏出那只玩具戒指,蒂凡尼的店员说:


“他们真的还往爆米花盒子里放奖品?很高兴知道还是那样。这让人感觉……几乎一切还像过去那样。”


它让人相信,即使是以昂贵闻名的蒂凡尼,也愿意为了一只假戒指刻字,即使是那里的店员,也怀念廉价的小小惊喜,怀念不以物质论英雄的过去岁月。


而到了如今,任何一个大城市的残忍,比当年的纽约更甚。观众当然知道消费主义值得批判,可又忍不住渴盼,即使在冰冷的大城市里,也能得到一丝丝与物质无关的温暖。


[蒂凡尼的早餐]里有。


保罗怒斥霍莉不敢承认“人们属于彼此”


这一刻少女心都融化了。贫穷里的爱情,两个千疮百孔的人,在这么个物质世界里,也能拥有点东西——彼此。


杜鲁门想要“批判”,而观众想要“希望”,哪怕这希望的本质,是一种逃避。


电影的50周年纪念书里这样写道:


“从很多方面来说,[蒂凡尼的早餐]在今天不该如此被热爱。它其中的很多举止行为已经过时了。可人们还是对它、对赫本如此着迷。”


“现代甚至共鸣更深。当代女性所面对的,与霍莉的困境没有本质区别。她的恐惧与勇气,她在自由和承诺间的挣扎,依然有回响。”


“这就是霍莉们对这个世界的意义。她们逃避又面对,奋起又挫败。但无论如何,她们永远可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