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一墨 / 白落梅 / 从此,相思已生长,连忧伤也有了韵味

分享

   

从此,相思已生长,连忧伤也有了韵味

2018-11-15  郭一墨


我是打算写这样一个系列,在过往岁月里拾捡那散落的记忆,在烟云故事的底色上寻觅那淡然的忧伤,在人生况味的背景里邂逅那缕缕的沁凉。


沿着生命的河流去回首往事,那些被时间碾过的痕迹,亦不过是道明人生不能避免的遗憾。

 

也许只有静止才是大美,它可以丈量岁月的高度,也可以洞穿世事的薄凉。


于是,一切风云都已然静止,离合悲欢本就是人生的道具,平淡的日子里,尚可以自寻其乐,空心亦能够欢喜。

 

你听过流水的声音吗?


在寂寞的青山上,在无言的回风里,在变幻的流云端,那透明清亮的水线,镶绣在岩石碧草之间,山泉与飞瀑以雪花的姿态、纷呈的美丽做一次蔚蓝的回归。


高山巍峨,流水潺潺,伯牙的琴声送走了低飞的倦鸟,送走了倾斜的落日。


那玉坠珠倾的高雅,余音绕梁的琴音,世间只有一个人能够懂得,也只要一个人懂得。


子期就是他的山川草木情,是他的天地万物心,是他今生至美的风景。



这样一个高山流水的故事曾深深地打动我年幼的心灵,自那之后我便坚心要弹古筝,因为我坚信,那跳动的丝弦、优美的旋律,可以闪烁自然的澄澈,可以荡涤世俗的尘埃,可以让我遇着一个两两相望、不离不弃的知音。


在清澈的年华里,在纷繁的人世间,我会用心来守护这份最初与最后的纯净。

 

就是那样地不经意,我邂逅了梦里梦外都念着的古筝。


当我漫步在校园翠竹丛生的小径,看各色花瓣飘散,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洒落在我的发梢,那七彩的光恍若眼睫的梦呓,湖泊的睡莲绽开着绚丽的朵儿。

 

古筝响起的时候,我的心好一阵悸动,仿佛心中的弦就这样被人轻拨。


筝声是从湖畔的石屋传来的,流动的音弦,若淙淙的回溪,若滴翠晶莹的晨露,若穿成珠帘的精灵,在生命中轻盈流淌。


我不敢缓步,我害怕花落地的声响会惊扰那个弹筝的女子。

 

是的,我虽然未见着弹筝的人,但我能断定她是一个女子,一个端庄高雅的女子。


 


我想象着她着一身古典的白纱衣、绿罗裙,绾长发成髻,斜插一支碧玉簪,有着倾城的容颜,有着柔软的心事。

 

那时的我十三岁之龄,还没有太多的怀古清愁,还不懂得太多的世情悲欢,却在书中读过这样的女子,在梦里听过这样的乐声。


筝声静止,琴韵依旧流转,我立在那儿,心中久久怅然。


不敢去惊扰弹筝的人,怕她看到我沉醉的眼神,怕她笑我不解琴音,怕所有的感触只是华丽的虚无。


选择悄然地离去,不惊扰那拂弦之人的一帘幽梦。

 

我弹古筝,只因高山流水的知音,只因这段未曾谋面的邂逅。


没有启蒙的老师,没有青山的背景,没有流水的底色,只是在临着蓝色的窗牖,临着清凉的月光。


那些个烟雨春色的江南,那些个明月清风的日子,在无意间暗合了我少女如梦的心境,滋润我善感的心灵。


 

思想在风雅无边的意境里来回地飘荡,我素手拂动琴弦,弹奏千年的琴音,那流动的音调,在青春里留下温情的痕迹。


筝声响起的时候,所有的浮躁都已沉淀,所有的寒凉都已褪去,所有的疼痛都已背离,余下的只是温柔的缠绵。


从此,相思已生长,忧伤也有了别样的韵味。从此,知道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

 

我弹古筝,就像穿旗袍,渐渐地弹出一种风景。


一袭白纱裙,一袭素雅的旗袍,一袭披肩长发,不抹胭脂不染口红,不画眉黛不绾秀髻。


白色的帷幕后面隐藏着我弹古筝的背影,纤柔的手指在琴弦上舞着优美的姿态,窗内有迷离的痴者,窗外有多情的明月。


而我只是沉醉在自己的筝声中,放下了俗尘的一切,带着出世的感伤,没有纷扰与欲求。

 

生命中的情缘又有多少?命定之约又还会有些什么?一袭旗袍?一张古筝?一管清箫?抑或是一卷水墨画?还是一个知我冷暖,许我山盟海誓,与我不离不弃的人?


当筝声远去,繁华岑寂,那弯明月是否还会遥挂天边?那些痴者记住的是弹筝的人还是那流动的曲子?

 

人生的忧伤莫过于此,彼此都只是红尘过客,当生命若流水般逝去的时候,再多美丽的记忆都会沉寂,再多浮华的过往都会消散。


所以,今生我愿意做一剪白色的寒梅,寂寞地开落,不问世情风霜,不管悲欢离合,过着淡定平静的日子。

我弹古筝,以青山为盟,以流水为誓,只是想要找到一个荷花般淡雅的知己。


许多个风声雨声的夜,许多个明月当空的夜,只有琴音相伴,而那个懂我琴音的人又在哪里?


仿佛世间所有的情缘都将与我擦肩而过,仿佛我手中的琴弦已替我尝尽了人间悲欢,仿佛我的心已在琴音中过尽千 帆。

 

红尘依旧,容颜渐老,我焚香弹筝,试图穿过千年的风景,去邂逅那对高山流水的知音。


曾经的伯牙与子期都已隔世,漠漠尘缘,抵不过时间的蹉跎,抵不过自然的流转。


我也想怀抱古筝坐在巍巍的高山上,在山花、绿草、流水汇聚的地方,等待一场约定。


只是世间的事可遇不可求,哪怕我坐断黄昏,坐尽岁月,也未必能等到那个知音。


青春老去,生命荒芜,也许到最后换来的会是空山空水、无爱无恨的境界。

 

直到有那么一天,我的手搁在古筝上,却拨不动一根琴弦。恍然才感觉到古筝原是这样地陌生,原来我的心早已寂寥。


望着那张陪伴我多年的古筝,总觉得我的人生还欠缺着关键的一根弦,可谁能告诉我这根弦是什么?


是久久觅不到知音的遗憾,还是已在指间悄然滑过的悲凉?不想再去寻找缘由,生命本是这般脆弱,没有什么悲喜值得去认定一生。

 


我不弹古筝,我不想自我沉沦,那些古典的情结已被世人淡漠,他们不再需要山水为人生的背景,不再需要丝弦清音抚慰灵魂,不再相信高山流水的知己。


许多的心灵已经疲倦,许多的眼睛已经蒙尘,古筝只成了世人附庸风雅的道具,那份宁静至极的境界又有几人可以抵达?


生命如此之轻,又何必去期待什么命定情缘?期待什么红叶信约?前世的梦早已记不起,今生的也行将忘却,又如何去赶赴来生?

 

江南烟雨依旧,楼台水榭犹存,莲花一如既往地舒展粉朵,轻挽云袖的女子却不似从前。


梦里清欢,云水声寒,我不弹古筝已有好多年。曾经的故事已远去,亦不复重来,那些纯美的情怀也染了浮世的悲哀。


我不弹古筝,那古筝搁在被光阴遗忘的角落,落满了岁月风尘,再也流淌不出绝世的清音。

 

可是在这梅雨时节,一曲《高山流水》依然打动了我的心,伫立在窗前,看院墙的青苔兀自斑驳,看窗外的叶子无声地飘零,看水池的莲花寂寞地开着。


古筝的清音在心间缓缓地流淌,拨动我锈蚀的心弦,凭着这感触,我知道,原来,我弹古筝已有好多年。


·  END  ·

——本文选自《你途经过我倾城的时光》

(本文及封面所用配图均来源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