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小星星 / 待分类 / 中国5星酒店集体陷入“抹布门”:比杯子脏...

0 0

   

中国5星酒店集体陷入“抹布门”:比杯子脏了更可怕的,是人心脏了

2018-11-18  三只小星星

因为,5星不值得。


前天晚上,大V花总发布了一段视频:《杯子的秘密:你所不知道的酒店潜规则》,曝光14家5星级酒店服务员用客人浴巾擦拭杯子、马桶、水池、镜子,看得人一阵阵恶心。


喜来登、华尔道夫、王府半岛、宝格丽、文华东方、颐和安缦……全部是“杯厕一体”的卫生状况。


有人说,在这一个个浓眉大眼的顶级酒店,花几千元房费也换不来一只干净的杯子,真是杯具!


可书单君认为,这件事里,比脏了的杯子更可怕、更本质的,是脏了的人心。




酒店经营者、管理者的人心脏了。


如果只是一两家酒店被曝出卫生丑闻,我们还愿意相信那可能是偶发个案,是个别保洁员的素质问题。


可是据花总说,在他6年间入住的147间五星级酒店中,上述问题的波及面接近100%。


而且从视频来看,不同酒店的保洁员用擦完马桶、地板的浴巾擦水池和杯子时,动作极为自然熟练。这只能理解为,她们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文末附有大V花总曝光的完整视频,看看其中有没有你住过的酒店。]

如果酒店经营管理者说自己完全不知道,我估计没人会相信。


事实上,类似的事早就曝光多次了。


2017年12月,有媒体以见习房嫂的身份卧底哈尔滨的三家五星酒店,就拍到了酒店保洁员“用泛黄马桶刷刷茶杯,一块抹布擦遍所有”。



一名保洁员用同一把刷子刷马桶、浴缸、杯子时,还向暗访的记者传授“秘笈”:“有客人的时候别这么刷,这属于违章操作。”


别当着客人的面这么刷?可是,一个保洁员最该忌惮的,难道不是给她考核、发工资的主管和经理吗?


这大概率说明,酒店的经营管理者,对自己店内清洁工作的实操状况,心知肚明。


只不过,那一个个铮亮的杯子是不是用刷完马桶的刷子清洗的,客人又看不见,能奈我何?


面对曝光,酒店的态度又是怎样呢?


有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件事:


2017年8月,辛先生入住华住集团位于济南的全季酒店时,发现保洁员用房间内的毛巾清洁客房马桶,于是他就安装了摄像头取证并把视频曝光。


然后,酒店对他和社会表达了“深刻的道歉”。辛先生本以为,这事就算完了。


结果,他一年后入住华住集团在广州的另一家酒店时竟然发现,在登记信息的“特殊提醒”一栏中,自己被标注为“此客人入住会在卫生间安装摄像头取证”,而且和“账务问题”、“无理需求”、“言语恶劣”等负面评价并列。


有网友评论说,你曝光我,我就拉黑你,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嘴上说着对不起,背后拿小本本记下你。这就很呵呵了。


就连此次发曝光视频的花总,昨天也在微博上“示弱”:


我很怂的,常住的几家都没曝,抬头不见低头见,下次请让我正常入住,谢谢。


不怪花总胆小,“罗曼·罗兰”不是说过吗: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从心主义,那就是认清酒店的真相后依然不得不住酒店。




酒店经营管理方应该背最大的锅,这毫无疑问。但书单君想说,那些麻利地用一块浴巾擦完整个卫生间的保洁员们,同样难辞其咎。她们的心,也脏了。


可能有人要diss我:


你知不知道保洁阿姨有多辛苦?

你知不知道她们工资有多低?

你知不知道她们每天要推着车子打扫多少个楼层的房间?

你知不知道她们大多数都累出了颈肩腰病?


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也真的不忍。可是,她们毕竟还是错了啊!


你苦你累,和你有理是两码事。


没有按照标准流程进行洗消不说,难道像在自己家一样,喷点清洁剂,拿两块干净的抹布擦洗杯子很难吗?一块抹布擦一切,除了懒和一味图快之外,恐怕一点换位思考的同理心都没有吧!


花总的视频里,最让我惊诧的一个细节是,在每晚4500元的上海宝格丽酒店城景房,服务员竟然从垃圾桶里捡回了一次性塑料杯盖,用T恤擦拭后又重复使用!


一个塑料杯盖才几个钱,况且还是一次性的,我觉得宝格丽不至于节省这点成本。而换个杯盖不过一抬手的事,为什么服务员还要费事地用衣服擦拭重复使用?


这不是懒,压根是“坏”!


我试着揣测了一下该服务员的内心:这房间4500元一晚,顶得上我一个月工资了,住得起的人要多有钱啊!可是有钱又怎么样,你洗的用的还不是得落在我手里?我给你用个脏杯盖你都不知道!


虽然这样的揣测有点阴暗,实际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有个哥们,年轻的时候,曾在酒吧当服务生体验生活。他告诉我,有几次端着一大盘鸡尾酒给包厢送的时候,会在黑暗处偷偷把每种都尝一下:“很多种都没喝过嘛!当时心想,工资这么低,我就喝一下长个见识。”


我这哥们现在是资深的文学编辑,有知识有文化,人品更没得挑。他绝对不是坏人,但在那样的环境和情境下,产生一点恶作剧般的念头,绝对有可能。


酒店保洁员们用浴巾擦完马桶擦杯子、从垃圾桶捡一次性杯盖重复用,这些行为的背后,有没有些许恶意,答案显而易见。


人心,本来就是易污的。




这次的“抹布门”事件,我还看到了不少类似这样的观点:


又不是曝光一次两次了,酒店道个歉,该怎样还怎样,再曝有什么用呢?


哎呀,我每次都自带杯子、浴巾,酒店的东西能不碰就不碰,机智如我。


还是广东人的习惯好啊,用开水烫杯子。


行业通病啊,国外也这样,没办法。


……


说真的,看到这样的评论我心情有点复杂。作为普通人,我们除了在行李箱塞进毛巾、浴巾,塞进水杯、牙刷,塞进折叠水壶、睡袋之外,似乎真的没什么办法了。


可是,明明错的是酒店,为什么埋单的却是付了房费的我们?


[ 武汉酒店洗涤乱象:洗浴中心短裤与酒店台布混洗 ]


发生了性侵案,大家尚能明白,要付出代价的是罪犯,而不应告诉女孩子穿着保守、晚上不要出门。


怎么到了屡屡犯规的酒店这里,大家又纷纷选择逆来顺受了?!


为什么我们选择的是自带水杯毛巾床单,而不是像花总和曝光全季酒店的辛先生那样,带上摄像头取证?


不得不说,我们的心也“脏”了,它蒙上了灰尘,变得麻木、畏缩,不敢较真、不敢找茬了!


我们忍受着脏抹布擦杯子的酒店,找出“行业通病”“社会问题”之类的托辞,宁可给自己增加成本,也不愿质问一声:凭什么!


柴静曾经采访过这样一个人,他在火车上买了瓶一块五毛钱的水,然后找列车员要发票。



列车员乐了: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


于是,这个人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而且胜诉了!


他告诉柴静,本以为从此他和铁道部会结下梁子,可没想到,有次他在火车上买了一份饭,列车长亲自把饭菜端到他面前说,您是现在要发票呢,还是吃完之后我给您送过来?


柴静问他:你靠什么赢得了尊重?


他回答:靠我为自己权益所做的斗争。


这个人叫郝劲松,是一名律师。从2004年开始,他先后7次将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地铁运营公司、北京铁路局告上法庭,原因就是在火车上购物和地铁如厕时未能要到发票。


对打破垄断行业的“霸王条款”,他的努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最后再和大家讲个事吧。


一百多年前,美国作家厄普顿·辛克莱到芝加哥屠宰场“潜伏”了七个星期,亲眼看到了病猪肉、化学染剂、死老鼠、不能吃的边角料,甚至是工人尸体,是怎么被做成各种各样的肉制品销往各地乃至国外。


他把目睹的一切写成了一本书《屠场》,第一次告诉美国人:你看看你每天吃的都是什么东西?!



这本书震惊了整个美国,直接推动了《纯净食品及药物管理法》的通过和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成立。后者就是大名鼎鼎的FDA,它在之后的百年成为美国食品安全的守护神。


这一切都始于一声怒吼:为什么他妈的我非得吃这些垃圾玩意儿?!


所以,千万别以为自己一个人势单力孤,或者低估“较真”的力量,以为那是浪费时间或不值当。社会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面对不合理、不公义的事,如果每个人都能有一点点不妥协的精神,我们才值得享受到更好的生活。


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活在一个稍微更理想些的世界,吃着健康的外卖食品,住酒店可以放心地拿起杯子洗漱。


但这个世界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总有那么一件事会极大推动改变的进程。


不是这一次,就是下一次。


如果可以,为什么不能是这一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