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拉丁美洲史——六十四、独立运动风潮:海地

 陆一2 2018-11-18

由于上述种种因素,至18世纪末,拉丁美洲地区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民族解放与独立运动已经迫在眉睫,大有一触即发之势。这场酝酿已久的武装暴动,终于以法国革命为导火线,于1790年首先在海地爆发了。至1810年,西班牙和葡萄牙所属美洲殖民地的人民,也揭竿而起,形成了整个拉丁美洲的巨大独立运动浪潮。

 

    海地独立运动

    拉丁美洲地区武装暴动首先在海地爆发并不是偶然的。这个位于圣多明各岛西部的美丽而富饶的地区,自1697年立兹维克条约以后,就正式变成了法国的殖民地。法国殖民统治者在这儿大力发展蔗糖、咖啡、靛蓝、棉花、烟草等种植园经济,为了解决劳动力的不足,从非洲运来了大量黑奴。至1779年,在全海地54.5万居民中,白种人仅占4万,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占25000,而黑奴却有48万。整个海地经济命脉,完全掌握在一小撮法国殖民者手中。

    这一小撮法国殖民统治者包括高级官吏、大种植园主、大商人、军官和高级教士等。他们控制着海地政治、经济、军队和教会中的一切重要职位,残酷压榨黑奴。他们对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也给予种种歧视和压迫,在1789年法国革命以前,殖民统治者规定,不准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穿得与白人一样,不准他们戴宝石、乘马车,不准在军队与公共机关供职,甚至不准去巴黎旅行。这种野蛮而荒谬的种族和阶级压迫政策,激起了黑奴、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的仇恨,加深了统治者同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这种仇恨与矛盾,便是海地人民发动武装暴动的思想和物质基础;其中受压迫最深、人数又最多的黑奴,更是独立战争爆发和取得胜利的主要力量。1783年,一个驻圣多明各的法国军队司令官德鲁弗雷曾写信给其友人说:“一个有奴隶的殖民地是一个遭受攻击和威胁的城市,人们在那儿如同坐在一个火药桶上。”这个司令官看出了当时的海地确实已危机四伏,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地步。


   海地距离美国很近。美国独立战争曾直接给海地人民以很大的鼓舞。但是,最大影响还是来自1789年的法国革命。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攻占了巴士底狱,第一次举起了欧洲大陆上武装暴动的火炬。8月27日,制宪会议提出人权平等的原则。海地的黑白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根据这一原则,向法国提出了全部公民权的要求。为了实现这一目的,1790年,在曾留学巴黎、受过激进派雅各宾党人和“黑人之友”社影响的混血种人领袖奥赫的领导下,爆发了第一次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的武装起义。奥赫在起义前曾经声言:“我们不愿意在这恶劣的环境下再待下去了……我们能招募到像法国兵那样优良的士兵,我们自己的兵力将使我们受到尊敬和取得独立,一旦我们被迫采取最后的措施,就是成千上万的人渡过大西洋来想使我们退回到先前的状况,那也是徒劳的。”不幸这次起义很快被法国殖民统治者镇压下去,奥赫本人也被处以死刑。但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一个前奏。更大规模的独立运动风暴接踵而至。

    1791年的夏天,海地再次发生武装暴动。这时,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识破法国统治者的各种欺骗,与黑奴一道,聚集力量。于8月22日在海地北部地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暴动。满怀愤怒的黑奴,以万马奔腾横扫千军之势,向一向骑在他们头上的压迫者,猛烈攻击。他们焚烧种植园以及种植园主的豪华宅第与别墅,捕杀那些恶贯满盈、为他们恨入骨随的殖民统治者。据当时目击者布里安·爱德华的估计,仅仅在起义头两个月内,就有2000个白种殖民者被杀死,180个甘蔗种植园和900个咖啡与靛蓝种植园被破坏。不少种植园主逃往圣多明各岛东部的西班牙统治区或西印度其他岛屿。暴动力量发展很快,绝大部分的海地领土,短期内就被起义奴隶控制了。

    这次伟大起义的领袖是举世闻名的黑人英雄杜桑·卢维杜尔(1746—1803年)。他原是一个种植园主的奴隶和马车夫,年轻时读过法国启蒙主义者的哲学著作,研究过欧洲古代军事家的战略和战术。它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和勇气,复仇意志非常坚强。他参加起义后,曾向奴隶们号召:“兄弟们,朋友们,我是杜桑·卢维杜尔,也许你们已经熟悉我的姓名。我决心报仇,我希望在圣多明各有自由、平等,我正为实现自由、平等而奋斗。我们是你们的骨肉兄弟,快和我们联合起来吧,让我们为一个共同的事业而战斗。”他在战场上坚持同士兵们同甘共苦,同士兵吃一样的饭,露宿也在一起。他曾在战斗中负伤二十多次,深得战士们的爱戴和尊敬。在他领导下,起义的队五所向披靡,先后战胜了装备优良的法国、西班牙和英国殖民者的军队。1801年1月,他攻下了西班牙殖民者长期盘踞的圣多明各城,控制了全部圣多明各岛,建立了人民政权。接着他又召开议会,制定宪法,改革农业和工商业,宣布解放所有的黑奴。拉丁美洲人民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摧毁了殖民主义奴隶制的枷锁。

    杜桑·卢维杜尔领导的奴隶起义,震动了整个欧洲的统治者。拿破仑在法国掌握政权以后,便决心镇压这次起义,恢复在海地的统治,企图在美洲重建法兰西殖民帝国。1802年1月,拿破仑派遣黎克勒率领54艘战舰和3万左右士兵,抵达海地,向杜桑·卢维杜尔的起义军大举进攻。

    对于一个面积只有2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50万左右的小国,竟由一个一等强国派出如此庞大的远征部队,这在历史上是少见的。海地人民面临法国殖民统治和奴隶制度复活的危险,一致团结在杜桑·卢维杜尔的周围,对法国侵略者进行坚决的反击。杜桑向海地人民发出烈火一般的号召:“我的孩子们,法国派人奴役我们来了。上帝给了我们自由,法国人就没有权利把它抢走。我们要把城市烧光,把粮食毁掉,用大炮把道路轰断,在井水下毒,让白种人看看他们到这儿来一手造成的地狱!”黎克勒因无法在战场上获胜,乃采取反动统治者一贯使用的欺骗伎俩,伪装与起义军进行和谈。他于1802年5月邀请杜桑出席和谈会议,并答应保证杜桑的生命安全。他在给杜桑的信中说:“你将不会发现有比我更诚实的一个朋友。”但在杜桑到达会议地点以后,黎克勒便撕破假面具,背信弃义地逮捕了杜桑,,加上镣铐,于1802年7月押往法国。

    这位名赫一时的伟大黑人领袖和杰出战士,由于当时缺乏警惕性,就这样陷入殖民主义者的圈套,丧失了自由,并在1803年死于阿尔卑斯山一个荒凉的法国监狱中。他临死时还宣称:“他们毁灭我,只能使圣多明各的奴隶的自由之树更加得到灌注。这棵树会重新成长起来的,因为它的根很深、很多。”果然,杜桑的预言不久就为英勇的海地人民所证实了。

    杜桑之死,在全世界黑人,特别是美洲各国黑人中引起很大震动。噩耗传来,在海地、在美国南部、在整个拉丁美洲的各种植园里,成千上万受奴役的黑人,都为他默默致哀,感到深切的悲痛。在近代史上,他是第一个奴隶出身、领导奴隶群众进行暴动、并用自己的双手摧毁奴隶枷锁、推翻殖民统治而取得辉煌战果的领导者。他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军事家。他的英名广泛流传。海地人民永远怀念他。

    杜桑所遭受的不幸虽然给海地独立运动带来了重大的损失,但是已经觉醒和武装起来的海地人民,并没有因为自己领袖的牺牲而气馁,他们继续在杜桑的战友克里斯托夫和戴沙林两位将军领导下,顽强地毫不妥协地进行战斗。法国侵略军因此死伤达35000人之多。1802年11月,黎克勒本人也死于黄热病。1803年10月,法国侵略军终于无法支持而被迫投降。11月29日,海地人民通过了《独立宣言》。它宣布:“圣多明各宣布独立了。我们恢复了我们原有的尊严,维护了我们的权利;我们宣誓,永远不把我们的权利委弃给任何强国。偏见的丑恶的面纱被撕成碎片了。让它永远是这样吧!谁要是敢于把它的血腥的碎片拼凑起来,谁就要遭受祸害。”1804年1月1日,拉丁美洲的第一个民族独立自主的国家正式宣布独立,并采用印第安人的传统地方名称——“海地”作为国名。他揭开了整个拉丁美洲独立运动的序幕。

    海地独立运动的成功,其意义和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它不但给即将到来的兄弟的拉丁美洲国家独立运动以极大的鼓舞,而且还给整个世界被奴役的人民,树立了光辉的榜样。毛泽东指出:“国家不分大小,只要充分动员人民,坚决依靠人民,进行人民战争,任何强大的敌人都是可以打败的。”海地独立运动清楚地表明:一切被压迫的人民和奴隶,只要自己紧紧团结起来,坚持武装暴动,任何貌似强大的殖民主义者,包括像拿破仑一世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内,不过是一只纸老虎,是完全可以被打倒和被推翻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