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 人物品论 /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

0 0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原创
2018-11-20  千古名将...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说的,就是这群雄并起、风云烈烈的三国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因为这个时代出了太多的大牛人,以至于多少英杰,全被大浪淘沙埋没不见;

换另外一个时代,或许他们早已出将入相,走上人生巅峰。

本文要讲的,就是这样一位英杰。

他少有歧嶷之资,雄节迈伦,高气盖世。

他舌灿莲花,曾兵不血刃助东吴拿下两个大郡,真可谓一言可抵百万雄兵!

他还是经学大家,精通周易,乃两汉象数易学之集大成者。

他博学洽闻,就连眼高于顶的文坛泰斗、名儒与士族领袖孔融都对他推崇备至。

他名扬海内,身在东吴为官,敌国的魏文帝曹丕却在朝廷上为他设了虚座。

他还善使长矛,武艺高强,能日行三百里,脚力超过虎豹骑,轻功超绝,是个神行太保般的神人。

他文武双全,儒雅善战,常常习经于枹鼓之间,讲论于戎马之上,剑胆琴心,令人神往。

他还医术高超,卜算神奇,生平预测无有不准,真好似一穿越人物,让人遐思万千。

然而,他却半生不得志,最终流落蛮荒,研读经学了却残生,临终之前自恨疏节,叹天下虽大,竟无一知己,能用他超凡奇才经世济国,世间至憾之事,莫过如此。

他,就是我心目中的三国第一神人,会稽人虞翻,虽然他做过最大的官儿,只是东吴的骑都尉;真是可笑,可悲,可叹。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虞翻,字仲翔,出身于会稽望族虞氏,其家族五世传承孟氏《易》,是当地有名的经学世家,所以一出仕就做了会稽太守王朗手下的功曹。所谓功曹,就是地方官的行政助理,主管当地人事与司法,虽只一吏,但职责重大,当初西汉第一功臣萧何就是沛县的功曹。

王朗彼时,还未成为与诸葛村夫齐名的饶舌歌手,更为想过自己两千年后会在满互联网上,吐血倒马,气死了一遭又一遭。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他当时,只是东汉政府一位勤政爱民的地方官,居郡四年,惠爱在民;并且与虞翻一样是个经学大师,后世将他注解里的思想称为“王学”,并在晋代一度成为儒家的教科书。

也就是说,当时会稽郡府云集了当世两位超级大学者,估计二人平常闲谈、理政,都是左一句子曰,右一句易云,端的是高大上的很。

然而,这种平静而闲适的生活很快被这混乱的世道打破了。建安元年,小霸王孙策率领部众来到江东创业,攻打会稽,王朗被打成光杆司令,一路流亡到了今福建福州一带,此时虞翻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又正碰上父亲病逝,但他义薄云天,竟过家门而不入,一路星行追王朗至福州,说服福州地方势力收留了这位老领导后,才安心回家奔丧。孙策早闻虞翻大名,遂亲行百余里至余姚虞府,上门求见,待以交友之礼,聘他再担任自己的功曹,并表示:“今日之事,当与卿共之,勿谓孙策作郡吏待卿也。”今后的路,咱们一起走,有福同享,共创美好未来,我孙策可没拿你当下属,而是拿你当兄弟哦!

这样的话,除了虞翻,孙策只对太史慈说过。

所以,孙策与虞翻才是真正的知己啊,而士为知己者死,所以虞翻才毅然出山,决定为孙策的宏图霸业奋斗终生,誓死不悔。

孙策大喜,因为他真的太欣赏虞翻的德行与才智了。虞翻学问之高,那可是全国知名的,就连儒学领袖孔融都对他推崇备至,曾表示:“闻延陵之理乐,睹吾子之治《易》,乃知东南之美者,非徒会稽之竹箭也。”认为虞翻是东南奇宝,可与古吴圣贤延陵季子相媲美。而孙策依附于袁术帐下时,曾与钦差大臣太傅马日磾率领的中原士人代表团相会,热爱家乡的孙策多次在会上表示“我东方人多才”,可惜自己学问不够,无以折服这帮优越感爆表的装逼犯;如今既已占据江东,他便想趁着向朝廷纳贡的机会派虞翻走一趟许都,“交见朝士,以折中原妄语儿”。可虞翻不愿去,孙策无法,只好改派东吴另一重臣张纮前往。

在孙策心目中,出使许都最妥当的人选竟然是虞翻而不是张纮,这可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要知道张纮当年曾号称徐方第一名士,就连眼高于顶的建安七子陈琳都称自己的文章与张纮相比,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但是,孙策认为虞翻才学不下于张纮,并且口辩无双,如果历史上真有诸葛亮舌战群儒,估计虞翻也不会落了下风,只可惜虞翻不愿去,这也没办法,怕就怕张纮“不能结儿辈舌也”。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虞翻只好给孙策解释,说:“翻是明府家宝,而以示人,人倘留之,则去明府良佐,故前不行耳。”喂喂喂你要搞清楚呀,我是你家里的宝贝,你却想拿去给外人瞧,万一那些人把我留下不还,你不是傻眼了?

如果换做诸葛亮,见虞翻如此臭不要脸,早就发动嘴炮,大骂道: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可孙策的反应是什么呢?策笑曰:“然。”哇哈哈你说得太对了!还好没有派你去,否则曹操那厮跟我抢你咋办呀!

其实,曹操后来还真的跟孙策抢过虞翻,多次征召他去司空府任官,他一概不去任职,还说:"盗跖欲以馀财污良家邪?"强盗想用抢来的钱侮辱良家妇女吗?

好了好了,全世界都知道孤喜欢良家妇女,好伐,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求曹操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而孙策很快就发现,不派虞翻去许都是明智的,因为虞翻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竟然布衣葛巾,径入敌城,寥寥数语就说降了豫章太守华歆,为孙策拿下了一整个豫章大郡。这时逃亡的王朗也被孙策抓了,加上华歆,这两位难兄难弟从此成了孙策的寓公,不是孙策看不起他们,实在是这两位名气虽大、学问虽好,但徒有其表,无论才智谋略口辩,与虞翻比起来,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后来,这俩孙策不要的老夫子被曹操捡了去装点门面,绣花枕头倒也漂亮,多少还是有些摆设作用的。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孙策欣赏虞翻,虞翻也很欣赏孙策,孙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雄姿英发,智略超世,用兵如神。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然而,孙策有个巨大的缺点,那就是自负骁勇,轻佻果躁!有一次,孙策讨伐山越,竟然单人独骑与虞翻在山中相遇。虞翻见状大惊失色,忙问:“明府左右安在?”

孙策笑道:“我军已大破山越,斩其渠帅,贼皆走,故悉令左右分行逐贼。”

虞翻却跺脚不迭:“危事也!此草深,若有惊急,不及驾驭,明府请速速下马!翻善用矛,请在前相护。”虞翻武艺名扬吴会,孙策早有耳闻,知道他步战水平绝不在自己之下,于是乖乖跟在他后面走了一段,终于来到平地,虞翻又劝孙策乘马快行,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孙策却道:“卿无马奈何?不如与我同辔共鞍。”虞翻有点不好意思,忙拒绝:“明府不必担心我虞翻,翻能步行,日可三百里,自征讨以来,吏卒无及翻者。

孙策不信,日行三百里,这可是骑兵的极限速度,人怎么可能做到呢?

《三国志》也记载过,长坂坡之战刘备逃跑,“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馀里”曹操的虎豹骑要一天一夜才能跑三百多里,你虞翻却说一天能跑三百里,牛皮吹的太大了。

虞翻见孙策一脸不信的样子,便道:“明府试跃马,翻能疏步随之。”孙策心说好吧,我倒想看看你的轻功到底如何,乃扬鞭跃马,几下就没了影子。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虞翻不敢怠慢,忙一提气,脚下如乘风般,奔行如飞,竟然徒步追上了孙策的快马!!

孙策心服口服。

事后,虞翻就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谏孙策:

“明府用乌集之众,驱散附之士,皆得其死力,虽汉高帝不及也。至于轻出微行,随员不及整理行装,吏卒亦多为之烦恼。夫君主不重则不威,故白龙鱼服,困于渔夫,白蛇自放,刘邦所斩,愿少留意。”

这已是说的相当严重了,真可谓言之殷殷,情之切切,说的孙策连连点头,虚头接受,然后——我行我素。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老孙家天性就是如此,奔放不羁爱自由,最喜单枪匹马的飞跑,谁也拦不住。孙坚在岘山匹马追敌,死于黄祖的暗箭,年仅三十七岁;孙权在庱亭射猎猛虎,差点被老虎咬伤,当时也才三十岁(后来发明了射虎车,安全系数大增);孙策最倒霉,在丹徒山中单骑逐鹿,最终竟死于刺客之手,年仅二十六岁。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孙策死的时候,虞翻不在身边,他正留守会稽。原来,孙策拿下豫章全定江东后,就对虞翻说:“孤有征讨事,未得还府,卿复以功曹为吾萧何,守会稽耳。”这样虞翻就乖乖回到了会稽,替不能到任的会稽太守孙策全权处理会稽郡事务,这段期间,虞翻就像萧何那样,镇后方,抚百姓,给饷馈,统筹调度,为前方征战的孙策提供后勤保障,干的是兢兢业业、有声有色,却没想到他与孙策这一别竟成永诀。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噩耗传来,会稽府内一片悲声,各县长官都想前往奔丧,虞翻却平静的说道:“恐邻县山民或有奸变,远委城郭,必致不虞。”乃一面服丧一面照常处理公务,诸县效之,内外皆安。孙策的堂兄孙暠本想浑水摸鱼夺取会稽,见无机可趁,只得作罢。

我们无从知晓虞翻为何能如此平静,平静得近乎于无情,我只知道,孙策死后,那个才华横溢、雄心壮志的虞仲翔从此消失了,再次出现在史书中的那个人,被网友戏称为东吴第一大喷子,与祢衡齐名。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我只能猜测,或许,虞翻对于没有劝动孙策太过悔恨吧,又或许,他经历孙策之死后大受打击……总之,虞翻从此性情大变,孙权本来挺想重用他的,还让他担任骑都尉,与程普张纮太史慈同级别,但他“数犯颜谏争”,惹得孙权很不高兴,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他发配到了泾县这个山越蛮荒之地,一发就是十几年,虞翻空有满腔才华抱负却无处施展,他于是在那个蛮荒之处变得越发执拗,就像块又臭又硬的茅坑石头,每天跟这个喷那个喷,招来众人毁谤,只有张纮颇为理解他,表示:“虞仲翔前颇为论者所侵,美宝为质,雕摩益光,不足以损”。

就这样,直到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吕蒙称病回到建业与孙权商量图谋关羽之事,趁机以虞翻精通医理、为自己治病为由,将他解救出来。虞翻由此成为了吕蒙军中的谋主。此后吕蒙白衣渡江,袭夺荆州,关键时刻,又是虞翻跑到公安城下,写一封信进城内,公安守将傅士仁就哭着投降了,然后吕蒙又带着傅士仁华丽丽的说降了江陵守将糜芳,兵不血刃拿下整个南郡,断了关羽的后路。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吕蒙白衣渡江

然而,糜芳开城出降后,吕蒙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竟然在城边沙滩上开起了庆功会,这时又是虞翻跑出来一语点醒梦中人:"今区区一心者糜将军也,城中之人岂可尽信,何不急入城持其管籥乎?"一个糜芳出来投降你就得意忘形啦,城中要有人造反了咋办?何不进城之后再开party呢?

吕蒙大惊,多谢先生提醒,赶紧入城掌控城中要地,结果城中果然有人准备埋伏,再晚一日,吴军必将栽个大跟头。

而关羽失去了老窝南郡,很快就败走麦城,孙权听闻很焦虑,一个劲的问左右:前方战报来了没,关羽死了没有?虞翻在旁看着好笑,说主公你别激动,我帮你算一卦吧!孙权知道虞翻是易学宗师,大喜,赶紧让他算,虞翻卜得一卦后说:“不出二日,必当断头。”果如其言,刚好二日。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孙权这才发现,这虞翻还有点用啊,乃大笑:"卿不及伏羲,可与东方朔为比矣。"

虞翻不说话,心中长叹,孙讨虏以东方朔比我,以我为弄臣耶,可悲可叹!

而就在这个时候,荆州之战的大功臣吕蒙突然病情急转直下,虽经虞翻及东吴多位名医精心诊治,但终究药石无灵,英年早逝,死时年仅四十二岁。

吕蒙勇而有谋,断识军计,生性简约,有国士之量,他的死亡,对东吴的霸业是个巨大打击,对虞翻而言也是一个巨大打击,因为,他可算是东吴国内虞翻最后一位知己了。

事已至此,虞翻当真心如死灰,他人生中的三位知己,孙策死于建安五年,张纮也在建安十七年去世,如今吕蒙也死在了建安二十五年。这天下虽大,故人长绝,只留下一个五十六岁的糟老头虞翻,人生无味啊!

从此,虞翻变得越发性情古怪,乃至全身带刺,扎的身边人没一个舒服的。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关羽水淹七军,俘虏了于禁,孙权得到荆州后,欲与曹魏交好,于是以贵客之礼善待之。虞翻看到就来气,就骂于禁“尔降虏,何敢与吾君齐马首乎!”甚至想鞭打于禁。孙权赶紧将其叱退。后来于禁在国宴上感慨身世落泪,虞翻又骂于禁装什么清纯,你不就是想让我们放了你吗?真会演戏!孙权气的不行,你个喷子成心下我面子,我偏偏就要礼送于禁回国,咋样?虞翻更加不爽,直接在朝堂上力劝孙权杀掉于禁,孙权不肯,虞翻回头又骂于禁“你不要以为我吴国无人,我的计策不被采纳只是偶然的事。”而于禁虽然多次被他羞辱,但仍然十分敬重虞翻。

怼完魏国降将,虞翻又开始怼蜀国降将糜芳。一日虞翻乘船出行与麋芳相遇,糜芳的人也是傻,居然想让虞翻避让,一个劲的喊“避将军船!”虞翻厉声骂道:“不忠不信,何以侍奉君主?倾人二城,何颜自称将军?臭不要脸!”糜芳只好关窗门退避。后来虞翻乘车出行,又途经麋芳大营,门吏关上营门,车子过不去,虞翻又怒骂道:“该闭的时候打开,该打开的时候又闭!哪有这么做事的?”糜芳崩溃,当初要不是你虞翻,我又咋会投降啊,你现在又来怪我,嘤嘤嘤……

怼完了降将,再怼领导。有一次孙权和辅吴将军张昭讨论神仙,虞翻听见了,心里很不爽,没想到你们也信这种子虚乌有的东西,当即就指着张昭的鼻子骂道:“他们都是死人,还神仙,屁神仙,这世上哪来的什么神仙!”没想到易学大师虞翻竟还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张昭此时虽已退休,但怎么也是吴国的老领导老同志,糜芳这样做过分了。但他很快又做出了更过分的事儿。

孙权受魏文帝曹丕册封,做了吴王,在“欢庆”酒宴上亲自起身与群臣劝酒,来到虞翻面前时,虞翻竟趴在地上装醉,结果孙权一走,他又精精神神坐了起来,显然不卖孙权面子,不屑跟他喝。孙权勃然大怒,敬酒不喝你喝罚酒,我杀了你!拔出佩剑来就要杀了虞翻!与会者皆惊惶无措,只有大司农刘基不顾一切地从后面死死抱住孙权(史载刘基“姿容美好,孙权爱敬之”,这名字,这画面,让人实在忍不住有想法),苦苦相谏,孙权吐着酒气大喊:“曹孟德尚杀孔文举,孤於虞翻何有哉?"刘基说曹操哪能和大王您比啊,曹操乱杀士人已臭名远扬,大王您躬行德义,可是欲与尧、舜比隆呢……

孙权一听心里舒服多了,也就放过了虞翻,并在事后表示以后我酒后言杀,皆不得杀,那都是醉话,我可是很仁义的君主!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然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虞翻多次逆龙鳞,已经触碰到了孙权的底线,而这一次,就不是发配到附近的泾县就可以了事的,孙权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大喷子了,于是将他流放到了荒远的交州。

好在虞翻少时曾随父亲虞歆就任交州的日南(今越南中部一带)太守,对交州的水土与瘴气还算适应,终归没被这穷山恶水所击倒,而仍能顽强不屈的坚持着他的独立人格,他被贬交州后,虽已年过耳顺,“思咎忧愤,形容枯悴,发白齿落”,却仍不肯向孙权片刻低头,平日里无事,便专心学术,以典籍自慰。虞翻在交州的居所是原南越王赵建德的宫殿,赵被汉武帝灭后,其宅亦被废。虞翻就在旧宫殿基础上,营造了一座宅子,为交州士子讲学,门徒尝数百人,开岭南一代学风,又著书立说,为《老子》《论语》《国语》训注,皆传于世,学术成就斐然。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图:虞宅旧址,便是今天的广州光孝寺,虞翻授课之余,还在庭院里种植了大量苹婆花和诃子树。世称“虞苑”或“诃林”。

但所有这些都不能减轻虞翻内心的苦闷,于是他在六十岁之后,竟然在交州又生下了八个儿子(在被贬之前,他已生了三个,总共11个儿子)。学术和性、枯燥与快乐轮流着,冲击着虞老先生那心如死灰的灵魂,让他堪堪能在这残酷的世道中找到一些活着的意味,这剩下的时光,“虽未能死,自悼终没”,最多不过“永陨海隅,弃骸绝域”罢了!

交州瘴气日炎炎,满座衣冠却似雪。故人长绝,谁共我,醉明月。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李白诗云:地远虞翻老,秋深宋玉悲。一个老字,道尽所有悲凉。

公元233年,在虞翻被贬交州十几年后,孙权终于想起了虞翻。原来,辽东的公孙渊向孙权称臣,孙权大喜过望,不顾群臣反对,执意遣使辽东,虞翻听闻,心想老大你怎么又在作死啊,便求交州刺史吕岱帮他上书劝谏,但吕岱不肯帮他。结果孙权果然被公孙渊所骗,不但送去的金银珠宝一应被夺,就连到达辽东的一万将士也几乎全部被杀。孙权痛心疾首,叹道:“虞翻亮直,善于尽言,前使翻在此,此役不成。”乃命人去交州寻找虞翻,若虞翻还在,就护送他回建业;若已死,则送丧还会稽,让其子仕官。

孙权的使者来到苍梧郡猛陵县(虞翻后来又被人中伤而从广州贬谪到此),发现虞翻竟刚刚去世,享年七十岁。

虞翻在临终前给世人留了一句话,为自己盖棺定论:

翻自恨疏节,骨体不媚,犯上获罪,当长没海隅,生无可与语,死以青蝇为吊客,使天下一人知己者,足以不恨。

这就是虞翻,虽然生前无知已、死后多寂寞,但他一身不媚之傲骨,足以让人泪流满面。

三国第一神人,全才全能,却因接连失去知己而性情大变,结局悲凉

这就是虞翻,身负经世之略,全才全能,又得明主投契,本应有萧何荀彧之际遇,最终却被徙弃海隅,罪弃两绝,零落成泥,命轻鼠雀,当暮色苍茫,虞翻已老,临风北望,只能怅然想起那昔年的知己相得、草创江东的那一段燃情岁月;而当虞翻的妻子,带着他的灵柩归葬旧墓,但愿虞翻已经和他的明府孙策,在天堂的某个地方相遇,骑着马儿,一起在夕阳下你追我逐,在山野间比赛脚力,如此即便只有青蝇吊过他荒凉的坟茔,他也此生无憾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