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湖之缘 / 努力中兴汉光武 / 努力中兴汉光武(59)-云台二十八将排名第...

分享

   

努力中兴汉光武(59)-云台二十八将排名第二的大司马吴汉

2018-12-18  半城湖之缘

臧宫,字君翁,颍川郏(今属河南)人,年轻时为一亭长,后来率领宾客参加绿林起义,任校尉,于是,有机会追随刘秀征战,这个人话不多,也不爱表现,所以虽屡立战功,但直到刘秀称帝才当了一个骑都尉,再过五年才当上辅威将军,作为征南大将军岑彭(在云台二十八将中排名第六)的部将,长期在南方平定一些小叛乱,声名不显。

直到再六年后,也就是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臧宫终于得到了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当时,岑彭率领辅威将军臧宫、骁骑将军刘歆、威虏将军冯骏等诸将共三万兵马沿长江逆流而上伐蜀。作为东汉开国最后一场大仗,再不表现就真没机会了,好在,机会很快来了。

当时,臧宫率其部驻扎在中卢县(今湖北南漳县九集镇),这里是骆越人聚集之地。而由于前方汉军与蜀将田戎、任满相拒于荆门,数次作战不利,越人因此以为蜀军的实力更强,准备要背汉投蜀。

臧宫获知此消息焦急万分,但因为兵力太少,无力制止越人的背叛行为。

就在臧宫无计可施之时,恰好各属县有数百辆转运车到来。臧宫于是计上心来,派人乘夜锯断城门门槛,并推着转运车来回进进出出,车声一直响到清晨。

越人侦察兵听到车声不断,又见连城门门槛也被车辆磨断了,误以为汉军大队兵马来到,赶紧回去通报。越人主帅信以为真,便献上牛肉美酒以慰劳臧宫军。臧宫坦然受之,并让人杀牛下酒,犒劳全军。越人见此情景,更加确信汉军大队人马已到,由此渐渐安定下来,不敢再背汉投蜀。

稳住越人,臧宫终于腾出手脚与岑彭等一道攻破荆门,进入巴郡,拿下垫江,一路势如破竹,蜀帝公孙述闻信,连忙派手下头号大将,汝宁王、大司马延岑率蜀军主力十余万在广汉一带设防。岑彭见蜀军势大,便让臧宫率5万巴郡降卒进抵平曲,在此牵制延岑之蜀军主力,而自率两万多精锐水师溯长江、岷江而上、出其不意、奇袭成都!

臧宫这支降卒部队,兵多粮少,后勤不继,人心不稳,战斗力又差!岑彭本来只想让他们拖住延岑数月即可,其他也没抱啥奢望。可臧宫偏偏不服气,他讨厌相持战,这太不刺激!何况降卒们缺衣少粮,军心不固,连日来多有逃亡,后方巴郡各豪强见势不妙,也纷纷聚营自保,以观成败。如此,臧宫进则恐不胜,退则恐引发兵乱,是进退两难,为之奈何?

就在臧宫愁发欲白的时候,机会来了。原来刘秀见岑彭孤军深入,怕他后勤不济,便派人运来大量援助物资以及战马七百匹,使者到这儿后听说岑彭已从岷江迂回去成都,便想去追岑彭,臧宫忙拦住使者,说你们也别跑那么远去帮岑彭了,直接帮我吧,我困难更大。于是假传圣旨,将这些军马和物资全部据为己有。

有了军马钱粮,臧宫的底气就足了,降卒的士气也盛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大反攻的时候到,必须速战速决,赌一把!于是,臧军连夜进军,水师沿涪江而进,骑兵在左,步兵在右,浩浩荡荡,夹江而行,直迫延岑驻扎之沈水(涪江东岸之支流杨桃溪)。

看来臧宫还是个“造势”高手,他故意疏行阵而多旗帜,以虚张声势,又让士兵们一路走一边喊口号,呼声响彻山谷,百里可闻。

好嘛,仗还没开打,大家伙儿先练练嗓子,别管对方多少人,自己声势得做足了。

延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他没见过这种世面,登山一眼望去,但见满山遍野,汉军旗鼓喧天,呼声动地,一时也不知来了多少,不由大惊失色,正不知如何是好,臧宫大军已铺天盖地而来,杀的蜀军抱头鼠窜。

这一战,臧宫大发神威,蜀军被斩首溺死者万余人,血流百里,沈水为之浊流。延岑孤身逃回成都,其十余万部众则全部投降,其无数珍宝粮草亦全为汉军所获。

延岑哭了,想当年他也是大破赤眉的牛人啊,如今却败在了臧宫这个无名之辈的汉将手里,他都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打仗了。

而臧宫经此一战,顿时威震巴蜀,名扬天下,刘秀闻讯大喜,忙发来诏书表示慰劳,赦免臧宫矫制之罪,并赏赐吏士丝绸六千匹,臧军乃军威大振,于是乘胜追北,一路攻城拔寨,向成都方向迂回挺进。先至郪县平阳乡(今四川省三台县潼川镇),收降蜀中大将王元,接着又攻下涪城、绵竹、斩杀公孙述之弟公孙恢,然后又陆续拿下繁县、郫县、雒城等大城,前后共收得符节五张,印绶一千八百枚,蜀军降者数以十万计。

臧宫临机变通,多谋善断,擅打逆风仗,亦不失为一智勇果毅之将也,看来刘秀手下果然藏龙卧虎,看他这番表现,别说超过岑彭吧,至少要比在那名头官位脾气都大、实力却差强人意的汉军大司马吴汉要强些。

至建武十二年十月底,臧宫已将成都以北全部平定,坐拥十余万大军,与南路三万汉军会师于成都城下。

当时,由于岑彭被蜀帝公孙述派人刺杀,南路汉军的统帅换成了大司马吴汉,吴汉虽是臧宫的顶头上司,此时也不由对他刮目相看,连忙派人召臧宫前来相会,商讨军情。因为他已在成都城下顿兵了一年多,连被刘秀责备,而手里也只剩下三万兵马,竟还不倒臧宫的一半,所以急需臧宫帮忙,南北夹击,则破城必矣!

臧宫声名在外,自然威风八面,威风到什么地步,竟然只带十几个随从,大摇大摆的从成都城下穿过,来到成都城南的广都与吴汉相会,两人志得意满,纵酒高歌,仿佛成都已是囊中之物。

饮罢临别,吴汉对臧宫说道:“将军向者经虏城下,震扬威灵,风行电照。然穷寇难量,还营愿从它道矣。”要他小心行事,别太招摇,万一被蜀军暗算就亏大了。

臧宫却大笑:“宫既敢至此,又何惧成都之贼乎?”竟然又大摇大摆的原路返回了,成都守军果然不敢下城截击。臧宫男儿本色,就连吴汉这等狠人也不由为之折服。

伐蜀之战大功告成后,臧宫继续南征北战,先后平定了河南原武妖巫之乱、荆州武溪蛮之乱。建武末年,云台二十八将已大多凋零,但北方仍有匈奴侵扰,刘秀便找来臧宫询问他对匈奴的看法,臧宫壮气凛然,道:“愿得五千骑,臣可扫平匈奴!”刘秀当然相信臧宫的能力,但国家久经战事,急需休养生息,所以只能一声苦笑:“常胜之家,难与虑敌,吾方自思之。”意思说我问错人啦,你是常胜将军,不能跟你讨论敌情,因为你根本不把敌人放在眼里。我还是自己想想该如何决断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