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革伟 / 章革伟原创散文 / 《又见炊烟》

0 0

   

《又见炊烟》

原创
2018-12-23  章革伟
《章革伟原创散文》

《又见炊烟》

山村的日子是属于炊烟的。母亲曾说,炊烟代表的是人们对生活的信心。小时候,我根本不懂得生活是什么,但当我经历了走南闯北的生活之后,才明白炊烟是家的希望,更是美好生活的憧憬。而如今,炊烟更是和思念缠绕在一起。我在炊烟里看到了家的温馨。炊烟弯了又直,直了又弯,那是一缕萦绕于心的乡愁。

山村的夜色随着屋顶的炊烟慢慢变浓,“又见炊烟升起,勾起我回忆……”我不由得哼起了歌。这时候,炊烟已经袅袅绕绕地飘向了菜园子里那株红椿树的方向,轻飘飘的,在空中显出一份缥缈的感觉。越过红椿树的炊烟仿佛染上了一缕红色,与暮色交融,而后融入青山,又多了一份青色。

炊烟袅袅走后,暮色照大地,山村形同酒杯一样的夜空,似乎刹那间就染上了一丝醉意,把父亲打理的菜园子都熏醉了。此刻,屋顶的上空,弥漫出一股越来越浓的年味。过年是山村生活的一道风景,一旦过了腊八节,年的脚步就变得越来越欢快了。

走进厨房,扑鼻而来的是瓦钵鸡香喷喷的味道。母亲在灶间添着柴火,手中的木柴托起一缕灶膛里的喧嚣,红红的柴火映照着母亲的脸,那色彩比父亲贴在门上的春联还要亮。我闻着香味对母亲说,这美味的瓦钵鸡以前可只有年三十才有得吃呢。母亲说,是啊,如今生活好了,年也越来越有味儿了。

山村的夜很冷,月亮从菜园子角落的那口井底升向一片银色的天空,白天叽叽喳喳的麻雀似乎疲倦了,躲在月光的碎影里一动不动。或许是染上了一缕乡愁的色彩,这个山村的夜就显得特别长吧,一轮明月,缓缓走过红椿树的头顶,走过老屋的屋顶,一份来自于红椿的暗香随风飘散,流转的月光,撩人醉。

偶尔的狗叫声打破了夜的宁静,父亲在屋子里哼着我不太懂的一段绍剧。月光在那口井的水面颤抖了一下,似在倾诉一场盛大的思念,又似在应和父亲哼唱的腔调。父亲喜欢绍剧,他会拉很多戏文的胡琴,也会唱很多戏文的片段。小时候,我就喜欢父亲一边拉着胡琴一边唱着戏文的那种神态。可如今,父亲那把胡琴挂在屋柱上已经很久了,那张琴弓原本洁白的马尾毛也被岁月的烟火熏黑了呢。

外面冷呢,母亲在厨房间叫我,我嘴里应着连忙走进屋,想去帮母亲干活,她却让我去火炉边坐着。父亲哼着哼着便去帮母亲做芝麻汤圆了,转过身时说,如今过年多了一种文化内涵,年味也渐渐变成了美好生活的愿景。母亲也说,这样的生活才有味道呢。我点点头,弯下腰,把火炉里的炭火拨得红红的,突然间感觉这炭火仿佛把夜晚撕开了一样,眼前一边是诗意般静谧,一边又显得动感十足。

坐了一会,我走出屋子,站在门口,月光落满怀。我如同一个故事中的人,站在安静的光阴里,感受着越来越浓的年味,仿佛坐在河床的一边,歪着头,感受着岁月走过的一缕缕喜悦。那些竹子与红椿树相混合的草木气息,正不知疲倦地在月光下皈依自己的思想,我的脸上浮现出一缕跌落到尘埃里的笑容,被月光染上银色的瞬间,我突然感觉到时光的味道如同年味一般,很浓。

穿过月光,我走到院子里。这时候,寒冷的风吹醒了透明的光影,一阵风突然冲进了眼睛,我揉了揉,有泪。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