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利率——是怎么遭人误解的?

2019-01-05  关键决心H

导读

☄ 利率讲述的不过是事实;当说实话也能助长恶意时,真让人感到悲哀。☄在阅读过程中,大家会发现本篇是在向里德名篇《我,铅笔》致敬。

我 , 利 率

文:汤姆·马伦

Tom Mullen

译:禅心云起

 

常言道,“不要杀害信使”,但就我而言,这似乎正是每个人都想干的事情。我不确定原因何在,因为我带来的新消息,既非好也非坏。它只是事实;当说实话也能助长恶意时,真让人感到悲哀。有些人甚至于宣称我的存在是邪恶的,仅仅由于我向人们提供了用来参与某种自愿交换的信息,虽然这对于社会有巨大好处,却莫名其妙落得个坏名声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是利率,代表现在财货和未来财货之间的价格差异。如今有许多经济学家,错以为我只是借贷金钱一段时期的价格,但这只是我传导的许多信息中的一条。我还代表了生产各个阶段的价差,资本家以生产要素的形态购入现在财货,希望以高于他们所付代价的价格出售这些要素的产品。我也代表这一种价格差异。


我收集到的信息,除我之外,没有什么人可以收集得到,因为我的信息是由整个经济中同时发生的数十亿人的交易决定的。我顾及数以亿计个人有时是数十亿个人消费者和生产者供求量表,还有每次跨期交易中涉及到的不确定性,以确定任何一刻涉及时间之交易的当前价格水平。


就个人借款人而言,我提到的不确定性包含借款人之前的行为(通常称为“信用等级”)。

 

高利贷(Usury)污名化

 

人们过多关注借贷资金价格,虽然这只是我向市场提供的众多价格中的一种。这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大多数人误以为这是我传导的惟一信息。第二,似乎人们如今借的钱前较以往要多得多,我很快就会解释个中原因。结果是,正是在借贷资金价格上,我所受的诽谤和污蔑最严重。

 

由于这种借款的价格高于零,有些人认为光我的存在本身就是邪恶的。他们说我是所谓“高利贷”罪行的共犯,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概念。当每个人都诚实行事时,金钱是一种稀缺商品,所以甲给予乙的任何贷款,都需要甲做出牺牲。甲必须放弃当前的消费才能借钱给乙。

 

这与甲为自己省钱买一部新车或其他贵重物品没什么不同。他今年相应地必须要么放弃上餐馆要么不买新衣服,要么取消度假,以便在来省下点钱购买贵重的东西。

 

借钱给乙,乙不做出这一牺牲就可立即入手昂贵物品。为什么甲应该断绝掉自己的钱花在自己身上的念头,就是为了让乙在需要时免费使用这笔钱呢?这似乎是个非常诡异的奇想。这种免费为乙服务的义务是如何产生的呢?难道每个人不是生而平等吗?

 

现在有人说,这不仅仅是为利息而贷款,而且还会收取构成了高利贷的过高利率。这和之前的定义一样毫无意义。贷款人在任何情况下收取的利率,难道不是低于其他任何(愿意借钱给这个特定借款人的)贷款人愿意接受的利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借款人只需向提供更低利率的贷款人借钱就行了。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高利贷者”,可能是唯一愿意与相关借款人打交道的贷款人。这如何可能使他成为罪犯或罪人?而其他收取更高利率或根本不出借救急金钱的人,反被认为是有德行的?高利贷污名化的这个版本与头一个版本一样不合逻辑。

 

无论如何,不是我从乙那里收钱,甚至也不是我强加给乙为这项服务向甲还本付息的任何义务。我只是双方的信使,在双方无法自行收集的大量信息的基础之上,传递该采用什么样利率的信息。


没人喜欢真相

 

甚至许多不把收取利息当成犯罪的人也敌视我。对他们来说,我就像一个和你说实话而非好话的朋友,但你不会因此感激我。每个人都希望我宣布比条件允许时低得多的利率。


好吧,不是每个人。储蓄者喜欢高利率。借款人喜欢低利率。在这些日子,后者似乎比前者人数多,声势也更浩大。所以,如果我有时认为借款人代表每个人,请原谅我。


借款人含有多组人群。他们包括寻求扩大生产的企业家、消费者,当然还有政府官僚。这最后一组人有两个原因想让我撒谎。

 

首先,他们(政府)过去一般都借了大笔钱,以致无法以高利率偿还积欠的债务。其次,低利率允许企业家更多钱来扩大生产。扩大生产创造就业机会,降低失业率,并使社会从总体上说更加富裕。政治家通常会因为更高的生活水平而受到赞誉,尽管这些说法一般都是可疑的。


对他们来说不幸的是,我无法直接撒谎。当前的经济状况在任何给定时刻都驱使我直言不讳。我不能再改变我的信息,就好像你们任何人都不能停止作为人。因此,政治家制定了一项让我间接误导市场参与者的计划。

 

我之前说过,乙的借款需要甲先前的储蓄,这时每个人都诚实行事,且货币是稀缺的。首先让我解释一下这些条件下经济如何运行

 

当整个经济体储蓄率相对较高时,意味着消费量下降,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相对于供应量降低,则消费品物价下跌。有形商品的库存暂时累最低生产阶段的生产者利润减少或者亏损,让他们有动力从较低阶段转换投资,并在更高生产阶段寻求更高的投资回报。


这一系列因果关系使得生产结构的扩张得以自我维持。累积库存和较低物价有助于维持消费者的生活,同时消费品供应暂时减少。积攒下来的储蓄,协助企业家完成现有生产和新项目的扩张。当这些事业完成之后,生产结构就永久地扩大了,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均消费品产出。随着更多产品的生产,更低的价格也成为永久性的,而实际工资上涨。整个社会都变得更加富裕。

 

中央银行如何

试图让我撒谎

 

一个人会认为这是一个完全合理的主张,即为了扩大生产,消费必须减少。但对政府官僚而言,这是不太中听的


首先,无论他们的赤字有多大,他们都似乎完全无法减少自己的消费。此外,他们至少有两个理由不希望他们的选民节俭储蓄

 

一个理由是,他们赞同某个学派“经济学家”提出的一个相当离奇的经济理论,这些“经济学家”通常告诉各家政府的,是它们爱听的,而不是真相。在这个理论下,财富是由消费而不是生产创造的。当消费下降时(我刚刚展示的朝着扩大生产结构的第一个必要步骤),这些“经济学家”说,政府应该藐视这数百万或数十亿个人的决策,花更多钱以“弥补”公众没有花掉的钱。

 

不难理解为什么这派理论的支持者不仅会被政府所欢呼,还会被所有希望政府扩大规模和权势的人所欢呼。他们构建了一种理论,即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不仅是积极的,对维持经济福祉也至关重要。因此,各家政府和这些“经济学家”相互声援,共同努力让不同意见失效

 

政府官僚抵制扩大生产之自然方法的第二个原因,是他们不希望他们的选民经历临时的、自愿的节衣缩食。把先前扩张的功劳错误地据为己有,他们不希望自己因为消费品供应暂时减少(即使对于长期供应增加有必要)而受到责备。他们希望他们的选民相信自己可以“同时保留蛋糕和吃掉蛋糕”,并将这个表面上的经济奇迹归功于他们。

 

助长这种幻想的主要障碍是,当每个人都诚实时,金钱是稀缺的。毕竟,人们不能既消耗稀缺商品又在同一时刻保留对这项商品的占有。因此,他们策划出了一项让金钱不再稀缺的计划。


曾几何时,每一份“联邦储备”都可以交换一定数量的黄金,“”(note)这个词本身就意味着负有义务的书面记录。美元的工作方式一度和洗衣店给的取衣票相似。你“存入”一件衬衫,洗衣店给你一张托管单。之后,你返回出示托管单,洗衣店就还你这件衬衫。

 

美元一度以同样方式运作。一盎司黄金存入银行,银行发行20美元。如果向银行出示20美元,银行就欠持票人一盎司黄金,就像自助洗衣店欠你一件衬衫一样。然而,与自助洗衣店不同,你不会得到最初存放的完全相同的黄金,因为黄金是可互换的,而衬衫则不然。在黄金不从银行金库移出的情况下,美元在社会中还可以交换其他商品。然而,无论什么时候,你20美元的当前持有者,仍有权在银行兑现一盎司黄金。

 

只要流通中每一美元都可以要求赎回一定量黄金,货币就仍然是稀缺的。现在,无论有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银行家不时借出的美元多于可兑换的黄金,因为这极大增强了他们收入潜力。这从根本上讲是一种欺诈行为,因为这家银行正在向一个人借出的同一块黄金,在法律上有义务向另一个人见票即付称之为“部分准备银行”,听起来技术性更强,从而更有合法性,但欺诈性质是不变的。

 

幸运的是,由于太多存款人可能同时要求取回他们的钱,这种货币供应扩张超出其黄金依托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为了扩大银行参与货币扩张(通货膨胀)的能力,政府成立了一家中央银行。起初,这家央行只是在同样的金本位下支撑着其他银行。但最终,黄金的可兑换性被取消了,这让“联邦储备票”(即美元)这个名称变得荒谬起来,因为一张不能兑换任何特定东西的纸张,从财务角度上说就不再是什么“。但它解决了将同一美元贷给借款人,又使其同时可供存款人支取的问题。由于两者都不能将其换成任何特定的有形物品,借款人和存款人都可以愉快地继续假装这种安排是可行的。


他们说无知便是福,尽管你们今天都明知故犯参与这一欺诈行为。所以,这更像一种自欺欺人的情况。


消除金本位允许中央银行任意创造和毁灭货币,总的用意是让我向公众撒谎,鼓励他们做出政府希望他们做出的经济决策,而不是经济条件视为审慎的决定。


然而,由于我不可能撒谎,宣布以当前市场条件以外任何其他东西为基础的借贷资金价格,中央银行家必须另行改变经济条件。当他们宣布自己将“降低利率”时,真正的意思是指,他们将增加可贷资金供应。他们通过从其成员银行购买证券(通常是政府债券)来实现这一目标。他们给予成员银行凭空创造的货币以交换证券


和储蓄导致的可用资金增加一样,这种货币扩张(通货膨胀)降低了借贷价格,接着刺激了借贷需求的增加。政府借更多钱;消费者借更多钱企业家借更多钱。最后一个群体投资于更高阶段的资本品,扩大生产结构,就好像增加的货币供应是因为先前的储蓄一样。但事实并非如此。


扩张既然不是源于储蓄,储蓄也就不会带来任何使扩张自我维持的结果。消费不会减少以降低消费品需求,因此消费品物价就不会下跌。它们要么上涨,要么保持不变,要么下跌幅度比没有通胀的情况要小物资存货并没有增加。总体而言,当企业家扩大生产时,储蓄产生的较低价格、物资存货和现金都不存在,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维持经济。


最终,为了应付靠增加货币供应而刺激的消费品物价上涨,央行减少货币供应量。他们通过把证券卖给其成员银行以回收货币来做到这一点。这降低了可用于借贷给其他经济部门的资金量,提高了借贷的价格。

 

当这个周期惨淡结束时,我背负了所有的骂名。政治家特别声明,股市崩盘和经济萧条是“利率正涨得过高或过快”的结果,好像仅仅是我说实话就导致了所有的经济问题。


显然事实并非如此。问题不在于我告诉市场什么,而是市场参与者以人造条件为基础做出的错误决策。当完成任务所需的储蓄并不存在时,企业家就启动了更高阶段的生产项目。他们在虚妄的幻象下选择启动这些项目,即使他们没有清醒意识到这一点。虽然他们的决策可能纯粹以低利率为基础,但低利率一般情况下伴随着储蓄、消费品物价和物资存货。


消费者也在人造低利率的基础上借了更多钱。他们承担了在自然市场条件下(这时只有他们的储蓄才能产生低利率不会背上的债务负担。毕竟,人们不能同时消费得更多和消费得更少。而且由于他们没有降低自己的消费量,他们也享受不到(生产扩张由他们的储蓄推动时所能享受到的)低消费品物价的好处。


当货币供应量增加时,如果其他条件不变不仅消费品物价上涨,所有商品价格也会上涨。股价和房价特别容易被人为抬高。


此外,资本用于为最终不盈利的项目生产资本品。当这些项目被抛弃时,凡花在不能转做他途的资本品上的资本都被浪费掉了,这使得社会永久性地比原本更贫穷了。


庞大的劳动力资源也献给了这些注定要失败的项目。当项目烂尾时,这些人都失去了工作。虽然他们最终可以转移到其他项目,可他们要等到新项目启动且任何必要的新培训完成之后,才能结束失业状态。这些失业个人倍受煎熬,且比起他们富有生产效率就业时的情况,社会中其他人也变穷了。


雪上加霜的是所有这些损失的机会成本。如果劳动力和资本没有受到人造低利率的误导,那么所有被误导的资源都会得到有效利用。他们在人造繁荣和随后萧条的这段期间本来可以生产的一切,都代表着另一种永久性的社会损失。


不言而喻,我甚至厌恶成为任何这种应受谴责的行为的非自愿一方。我必须重申,央行从来没有让我彻底撒谎。根据每个阶段的货币供应条件,我给予借贷双方的价格信息是完全准确的。这就是中央银行(从新的法币创造而不是储蓄)创造的这些条件怎样导致了所有的问题。


对我和你自己诚实


在我讲述我的故事时,似乎又有另一场经济灾难迫在眉睫。我已经可以听到我的名字因为牵连于导致它发生的计划而受到的诋毁。伴随着我所谓的连坐罪行,许多其他无辜者也将成为替罪羊,以转移人们对真正祸首——各家政府及其中央银行的注意力。想象一下,“放松管制”,降低税收,甚至自由市场本身,都将受到指责。


自由市场兴师问罪尤其卑劣,考虑到因货币扩张被破坏的市场条件,导致了利率低于市场原本要我诉说的水平,才首先是导致泡沫的原因。


然而,在通过践踏市场制造疾病之后,政治家和中央银行家将要求再次践踏市场,因为市场试图实施治疗——跌落的资产价格、破产、舍弃非盈利企业,转向有利可图的企业,以及清偿债务。与之相反,央行将利用货币扩张来支撑股和房价,维持坏账,让无利可图的企业苟延残喘,让周期从头再来一遍。


可以做些什么呢?一如既往,我会告诉你实话,即使你们不想听。


扭转你的货币制度。我并不特别在意你们的货币是由黄金、钻石或其他稀缺的可互换品作为依托。它只需成为自然稀缺的,它的供应不受任何人随心所欲的支配,无论他们声称自己多有公德心或“独立性”。


摆脱你们的中央银行。在你们的国家(美国)243年的历史中,有90年没有一家中央银行,照样发展得不错,而你们之前的两家中央银行(美国第一、第二银行)参与创造了许多危机,并作为创建现有这家中央银行的借口。在消除中央银行后,不要让留下的独立银行借出的钱多于实际拥有的钱。这是问题的真正根源,无论有没有一家中央银行在那里推波助澜。


也不要把银行家当替罪羊。你清楚他们是在一种部分准备上运营的。他们想靠借出自己并不真正拥有的钱来赚取收入,可在另一边,你们也想通过你知道他们已经借出的资金来赚取利息。请诚实地对待你们自己和我。


显然,执行这些纪律,将让减少政府支出势在必行,但这不应该让任何人心烦。政府时不时停摆,也没有人真正在意。当然,没有理智者会认为承受着数万亿美元赤字的政府,能负担得起非必要的人员。人员应该率先裁撤以削减成本,但还有更多削减成本的措施


无论你们决定如何,我都会继续告诉你们真相;我会忠于此业。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只是根据供给、需求和不确定性来传递价格水平,你们也就会明白这些潜在的经济条件是自然还是人为决定的,攸关你们的经济命运。你们可以继续——自欺欺人并试图让我做同样的事——但你们难道应该期待出现不同的结果?有人说过,这就是精神分裂的定义。

推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