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停 / 待分类 / 都天宝照经

0 0

   

都天宝照经

2019-01-26  宇宙停

(唐杨益筠松著)

云间蒋平阶大鸿补传

门人会稽姜垚参定

无心道人增补直解

谈养吾增注

凯中寻真

节录一:

上  篇

杨公妙诀不多言,实实作家传。人生祸福由天定,贤达能安命。

贫贱安坟富贵兴,全凭龙穴眞。龙在山中不出山,挂在大山间。

若是沙曲星辰正,收得阳神定。断然一葬便兴隆,父发子传荣。

蒋氏曰:此一节专论深山出脉老龙干气生出嫩支之穴。

直解:此节论深山老龙干气专取嫩枝之法,谓既得嫩枝,再求眞穴情形,再看主山端正,峰峦秀美,神气充足,砂水朝归,再兼用法处处得宜,自有一葬便兴之应。“龙在山中不出山,挂在大山间”者,此言老干抽出嫩枝之情状也。

谈注:地理本与天理息息相通,所以古师不便尽泄,处处作戒语者,亦无非为此,云作家传不多言者,恐误於非人之手耳,且人之祸福因果,大者莫不有天理定数,贤达安命,谓贤达者,类能安份守命,不愧天,不诈人,度德行事,善因者,必得善果,人定胜天,如是而已,言之於地理,则安亲以尽孝,避凶趋吉,亦为人情之常,天地人气感合一,亦为理数所必然孔子云加我数年,亦无非言理数之难穷,有以慨叹之意耳,人莫不有父母,莫不欲安其亲,先种德,後求地,亦天理所不悖,人情所可许,此为地学之本源,亦为人应尽之天职也。若不然,一意以觅地求富贵者,非天地自然之道矣,有德者,初虽贫贱,必得福地,安亲而得福地,天理无愧,自可富贵,龙穴之真不真,虽在乎地理上之经验学识,而求地者,大都假手於地师,能得师,又能得地,可决其为种德之天缘,地理之本意,如此而已矣,地脉之言龙,乃形容词,龙在山中,谓起祖发脉之祖山,犹植物之根茎,蕴於土中,而後发干生枝,花果茂盛,惟山亦然,我国崑仑三大干,绵恒全国,而成数千年文物之邦,未使非地灵人杰之凭证,地理作法,当取砂曲而有星辰之处,在此处而觅得阴中化阳之所,即为阴阳融和之地,於此地放棺,乃得生气,气感相应,父发子荣,理所必然矣,犹植物之有花果,气使然而理使然也。地理云乎哉。

凯中寻真:此节谈氏注解相当详细,杨公于开篇时即说出地理与天理两者是需要结合的,亦即贤达能安命之故也;而地理之道则在于山水的配合是否收得阳神定,若果寻得好地,为人积德,则断然一葬便兴隆,父发子传荣。

 

节录二:

 

天下军州总住空,何曾撑著后头龙?只向水神朝处取,莫说后无主。

立穴动静中间求,须看龙到头。

蒋氏曰:此节以下,皆发明平洋龙格,与山龙无涉矣。杨公唐末人,唐之言军州,犹今之言郡县也。盖以军州为证,见城邑乡村,人家墓宅,凡落平洋,竝不论后龙来脉,但取水神朝绕,便为眞龙憩息之乡。夫地,静物也;水,动物也。水之所止,即是地脉所钟。一动一静之间,阴阳交媾,雌雄牝牡化育万物之源。所谓玄窍相通,即丹家玄关一窍也。此便是龙之到头,非舍阴阳交会之所,而别寻龙之到头也。识得此窍,则知平洋眞龙诀法,而杨公宝照之秘旨尽矣看龙到头有口诀。

直解:动静二字,其说有三:一、山形水势有动静之分;二、干支卦位有阴阳动静之分;三、天主动,地主静,天地有阴阳动静之分。天主动,即其至动之中,亦有四时往来,阴阳动静之分;地主静,即其至静之中,亦有起伏行止,阴阳动静之分。天以静而生,地以动而成。晓得至动之中有静,至静之中有动,则地理之道庶几矣。

谈注:本节说明平洋郡县之大结作,与上节论山龙之作法不同,山龙大结作,须有後龙後托,平洋阳基,全以水法为主,水神朝绕,即脉气蓄聚,大则都市,小则村落,皆如是取裁,结阴基阳基之不同,惟此而已矣,至於理气上之用法,则阴阳一理,下句云立穴动静中间求者,兼论平洋立穴之旨,与阳基取裁,微有不同,中间求者,实地之中间求也。四面水绕,则气聚中间,形迹上虽无来脉之踪迹,而水抱则气聚矣,龙到头,大都在近水处,大到则都市,小到则村落,龙止气蓄,当从地面之高低厚薄处,及水之聚散处辨之,语云山龙一线,平洋一片,阴基求其气紧,阳基求其气宽,此亦山龙平洋,立宅安坟不易之情理也。

凯中寻真:其实山龙平阳一样看,经文的后面有一句“平阳一突胜千峰”,平阳之中,一望无际,但求一突,高一寸即砂,低一寸即水,如此地形又如何寻得撑著后头龙呢?所以寻地之时就要观水势,靠水势去分辨龙脉的走向。水动山静,就在水与山之间寻求穴位,就是“立穴动静中间求”之意也。

 

节录三:

 

辰戌丑未地元龙,乾坤艮巽夫妇宗。甲艮壬丙为正向,脉取贪狼护正龙。

蒋氏曰:此取四季之支为地元龙者,亦谓此四支中有地元龙者存也。此四支原在乾坤艮巽卦内,故曰夫妇宗。此元气局逼隘,不能兼他元为五吉,止取贪狼一星眞脉入穴,护卫正龙根本。则卦气未值,其根不摇;卦气已过,源长流远,斯为作家妙用。贪狼即在甲庚壬丙之中,故但于此取正向,乘正脉,与天人两元广收五吉者有殊。不言辅星,辅弼已在其中故也。杨公著书,泛论错举之中,其金针玉线一丝不漏盖如此。

直解:地元即下元。逼隘非形局之逼隘,气运之逼隘,故不曰五吉,而曰护正龙,即八、九、一之谓也。然在此时,不曰五吉者何也?谓下元未尽,令星弗得弗用。上元将交,贪又弗得弗用。若兼巨、武而为五吉,则吉凶参半,非但不能为福,适足致祸。所谓凶多者,凶胜吉也,岂非与天人两元取五吉者有殊?作家不可不辨。

谈注:上节言子午卯西四仲支中,玄空卦属上元卦气,所以云天元,本节以辰戌丑未四季文云地元龙者,因此四支中之玄空卦,以下元卦气论也。乃下元之作法耳,日乾坤艮巽为辰戌丑未之夫妇宗者,非玄空中之夫妇,乃与乾坤艮巽为同一地卦也口若山水同到,不免出乙辛丁癸之上元局气,非纯属地元龙矣,故以兼取同宫之乾坤艮巽为是,因此四维之中,玄空卦同有下元卦气,或山或水,可以收用之也。若甲庚壬丙四千,同属世所通称之地元爻,兼右则为寅申已亥而出地卦,兼左则为同宫之子午卯西,此曰正向者,即兼取子午卯酉之四正为言也。山水不出宫,而为甲庚壬丙之单向,其补救之法,又当何如,蒋氏曰脉取贪狼护正龙,乃贪狼即在甲庚壬丙之同一卦中,不在其邻近之寅申已亥之卦中可知矣,其曰在甲庚壬丙之中者,乃此四干属後天之坎震离兑四卦也。此贪即子午卯酉中之贪狼也。玄空中自有此贪之一星,将贪狼收入坐山,则卦气悠久,下元既脱,则上元得力,乃可世世不替,五吉之作法乃如此,下元之方位理气,与上元之作法,於焉详矣,取辅或取贪,全看立穴时之气运而兼取之,上节之天元,指一二三运论,本节之地元,指七八九运论,当上元时,惟三运最难取裁,当下元时,七九两运,亦最难取裁,中间之四六两运,惟四运为难用,此玄空中卦气之长短,非人力所不能,乃卦气之自然如是也。三元补救之法,由此而兴,取辅取贪,亦玄空中最上一乘之作法也。

凯中寻真:蒋公等人之解虽然不错,但依然是过于隐晦不清,只不过辰戌丑未,乾坤艮巽等八山同在四隅卦,故谓夫妇宗。由于天元与人元可兼,而天元与地元不可兼,且地元与人元亦不可兼,所以地元则只能配地元之向故有甲艮壬丙为正向的说法。脉取贪狼护正龙即来龙入首须兼取贪狼护龙也。

 

节录四:

 

立宅安坟要合龙,不须拟对好奇峰。主人有礼客尊重,客在西兮主在东。

蒋氏曰:山龙眞结,必对尊星而后出脉,或回龙顾祖,或枝干相朝,先有主峰,乃始结穴,故必以朝山为重,非重朝山,正重本身出脉眞伪也。平洋既无来落,但以水城论结穴。水自水,山自山,虽有奇峰,竝非一家骨肉,向之无益。故只从立穴处消详堂局,收五吉之气,谓之合龙,而不以朝山为正案也。末二句乃一篇之大旨,精微玄渺之谭。所谓主客,又不止于论向,而指龙为主人,向为宾客也。主客犹云夫妇,实指阴阳之对待,山水之交媾。一刚一柔,一牝一牡,玄窍相通,皆在于此言。有此主便有此客,有此客便有此主。主客虽云二物,实一气连贯,如影随形,如谷启响,交结根原,一息不离,非谓既有此主,乃更求贤宾对之也。东西,盖举一方而言,亦可云主在西兮客在东,亦可云主在北兮客在南,主在南兮客在北,八卦四隅无不皆然,所谓阴阳颠倒颠也。

自“天下军州”至此,统论平洋龙法,其中卦位干支秘诀,总不出此二语,故于结尾发之,以包举通篇之义,学者所当潜思而曲体之者也。

姜氏曰:《宝照》发明平洋龙格,开章直喝“天下军州总坐空,何须撑著后头龙”,大声疾呼,朗吟高唱,此为杨公撰著此书通篇眼目,振纲挈领之处,不可泛泛读过。盖平洋龙格,举世所以茫然者。只因俗师聋瞽,将山龙溷入,无从剖辨,触处成迷也。平洋之作法既迷,并山龙之眞格亦谬,失其一并害其二矣。杨公苦心,喝此二语,醒人千古大梦,使知平洋二宅不论坐后来脉,凡坐空之处,反有眞龙,坐实之处,反无眞龙,与山龙之胎息孕育截然相反,欲学者从此一关打得透彻,更不将剥换、过峡、高低、起伏、马迹、蛛丝、草蛇、灰线等字缠扰胸中,只在阴阳大交会处悟出眞机,而后八卦九星、干支方位以次而陈,丝丝入扣,平龙消息始无罣漏之虞。平龙既无罣漏,而山龙亦更无罣漏矣。倘不明此义,只将后龙来脉胶葛纠缠,则造化眞精何从窥见?虽授之以八卦、九星之奥,亦无所施也。穷年皓首,空自芒芒,高山平洋,总归魔境。我于是益叹杨公度人心切也。后篇所以覆举二语,重言以申明之意深切矣。

此篇前十二句为一章,言深山支龙之穴;中三十四句为一章,言干龙脱杀出洋之穴。此二章皆属山龙。后四十六句分七节为一章,言平洋水龙之穴。

直解:山龙看主山、朝案以辨龙体之眞伪,平洋对三叉、察血脉以认来龙之得失,山洋一定不易之法也。“要合龙”者,观九曜之合不合也。奇峰者,尖秀挺拔之峰也。合元微则对之,不合则不必对之。所云“主东客西”,即阳水阴山颠倒颠之义。“主人有礼”者,龙眞气旺也。龙果眞,气果旺,前后左右辅从,则加之美名。如龙微气衰,虽有奇峰贵砂,即改为恶曜。所以“本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贱,牙刀化作屠刀”,即此之谓也。

已上数即,都属半含半吐,但吞吐之间,有深意存焉,读者当细心参考,自有所得也。

谈注:杨公恐人舍本逐末,贪向远处奇峰,不顾近身龙穴,特出此言以为解,非奇峰之不可对,必须以龙为主,峰为客,龙穴既真,远峰自为我用,即主人有礼客尊重之意也。若本身龙穴既假,则远峰虽好,不为我用矣,犹客在西主在东之不相融洽也。此为求地真假之最要关头,舍近求远,贪大忘小,此为求地与相地者之通病,玩此数语,知所自择矣。

凯中寻真:谈氏及无心道人之解正确,细读可也。蒋公之解唯最后所言“自‘天下军州’至此,统论平洋龙法”错了,而姜垚之解已经曲解杨公原意矣。山龙平阳本是一样的,只不过山龙脱杀出平阳后变得难以观察,不似山龙那样起伏错落,易于察看而矣,但其寻龙点穴的根本道理是完全相同的,分而论之则错矣。

 

中  篇

天下军州总住空,何须撑著后来龙。时人不识玄机诀,只道后头少撑龙。大凡军州住空龙,便与平洋墓宅同。州县人家住空龙,千军万马悉能容。分明见者犹疑虑,龙不空时非活龙。教君看取州县场,尽是空龙拨摆踪。莫嫌远来无后龙,龙若空时气不空。两水界龙连生窟,穴得水兮何畏风?但看古来卿相地,平洋一穴胜千峰。

蒋氏曰:“天下军州”二语,前篇已经唤醒,杨公之意,犹恐后人见不眞,信不笃,故反覆咏叹,层层洗发,穷追到底,罄其所以然之故。又恐概说军州大势,尚疑人家墓宅或有不然,故指实而言。军州如是,墓宅亦无不如是,只劝世人拣择空龙,切勿取实龙作撑也。所以然者何也?山龙只论脉来,平洋只论气结。空则水活而气来融结,实则障蔽而生气阻塞。肉眼但见漭漭平田,毫无遮掩,疑为坐下风吹散气之地。不知水神界抱,阳气冲和。平洋之穴,无水则四面皆风,有水则八风顿息。所谓“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之言正为平洋而发也。

直解:杨公恐人不信空龙之说,特引州县城池为证。然州县城池未必尽属后空,人家墓宅亦非以坐空为是,坐实为非,只要坐空得坐空之五行,坐实得坐实之五行,方合“龙空气不空,龙实气不实”之妙用。中言得水,承上文“龙空气不空,龙实气不实”而申言之也。此谓得者,非以左右有水谓得,亦非以前后有水谓得,以所有之水得挨星生旺谓得也。

谈注:本篇全为平洋作法,前节虽已言之,本节特摘出平洋墓宅,与州县取裁无异,乃重言以明之也。蒋氏谓山龙只论脉来,平洋只论气结,空则气活,实则障蔽,的为明言,山龙与平洋取裁之不同,惟此而已,乃形之不同,非理气之不同也。鄙於前节亦已言之,杨公以天下军州为例,以明平洋墓宅之作法,平洋只论水法,不论来龙,若如山龙之坐实,前护後拥,左右环抱,於阳基则气蔽而不合矣,即阳基宜宽,阴地宜紧之意,自古都城市镇之繁荣者,大都在平洋,即此理也。平洋来龙似空,而气仍不空,两水界龙,即两面水绕,而中间实地即龙也。窟者,即低洼之水聚处,凡水乡每多如此,水来则气来,水聚则气蓄,所以不畏风也。杨公特以古来

卿相发地,作已往之证验,可见平洋亦有特长处,惟平洋虽不论龙,然必实地与水势,两两相配,方可雌雄相交,若水多地小,或地大水小,则雌雄不配,非地学之旨矣,杨公云看雌雄者,山龙平洋二者概括言之也。山龙如此,平洋亦独不然,一以贯之可矣。

凯中寻真:谈氏“杨公云看雌雄者,山龙平洋二者概括言之也。山龙如此,平洋亦独不然,一以贯之可矣。”此句的是精华所在。蒋、谈两者的注解基本正确,不过对其“空”字之注则过于偏颇。不要忘了《撼龙经》中所言“四兽不聚总成空”。杨公之言虽说“空”,但其“空”字并不是蒋公所说的“山龙只论脉来,平洋只论气结。空则水活而气来融结。”千里来龙脱杀出洋,变得迷迷茫茫,蛛丝马迹,平阳之中但求一突而结穴,所以穴后很难有高起之处,而且若果来龙方向临穴过高反倒有压逼之嫌,所以杨公要“空”也。

 

节录五:

 

五星一诀非眞术,城门一诀最为良。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定吉昌。堪笑庸愚多慕此,妄将卦例定阴阳。不向龙身观出脉,又从砂水断灾祥。筠松宝照眞秘诀,父子虽亲不肯说。若人得遇是前缘,天下横行陆地仙。

蒋氏曰:前章既言一卦下穴、收山出煞之义,此章又直指城门一诀,杨公此论,眞可谓披肝露胆矣。盖五星之用,其要诀俱在城门。识得城门,而后五吉有用,于此作二宅,无不兴隆者矣。城门一诀与龙身出脉正是一家骨肉,精神贯通。能识城门,乃能观出脉;能观出脉,便能识城门。故笑世人不识此秘而妄谈卦例,从沙水上乱说灾祥也。此以下皆杨公镂精抉髓之言,得此便是陆地神仙。父子不传,夫亦师傅之禁戒如是,岂敢违哉!

直解:察血脉、认来龙、对三叉、细认踪,种种要诀,所重在城门。识得城门,即识龙来何脉矣。城门即水之交会处,关系祸福之所,令星紧要之处,须得五吉三星补救直达,斯为尽善城门。得城门之用法,再合兼贪兼辅之妙,两美相合,立宅安坟,造化自在掌握矣。

谈注:上节云收山消水,本节续说城门,二者均称一诀,此诀非口诀之诀,乃辨别用法之诀窍耳,地理之曰口诀,除前奥语首章外,别无二诀,此诀包罗万象,总括造化,为千古不传之秘,舍此而曰玄空诀窍者皆伪也。青囊六法,乃连续用法之纲领耳,世有以五星一诀论消纳者非也。盖城门为收气通气之所,攸关开阖,流通止蓄,山水归纳,均系乎此,所以城门为收气之诀也。继曰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者,此五星,乃玄空中之五吉耳,与首句之五星不同,何以知之,玩下旬堪笑庸愚多慕此一语,其曰多慕此者,企慕夫玄空中五吉之作法也。否则同一五星,上下矛盾矣,蒋氏所指之五星要诀,俱在城门一语,系指下旬之五星也。不言而喻矣,特末将首句之云五星辟之耳,城门犹城垣之门,关系甚重,因以此为喻,城门者,形也。曰一诀者,合乎玄空挨星之卦气,生旺或衰死也。三吉抑五吉也。审穴中气蓄与否,全以有无城门为断,其与龙身出脉,息息相关,其方位之偏左偏右,尤为断验发速发迟之大关键,於太岁法中,有密切关系,龙身出脉处,犹人身之气机,鼻为呼吸之所,亦犹地学之有城门一窍是也。观龙身之出脉,以辨城门之得失,结穴之有无,得气之久替,均於此测之,其曰一诀者,诚地理之一诀矣,若气不上,脉不正,徒从砂水上断灾祥者,城门之诀窍未梦见矣,结尾四句,乃极言得诀之不易耳,世之讲城门另有一诀者,其亦能然愚之说否乎。

凯中寻真:何谓五星诀?九星: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其中的五吉星:贪、巨、武、辅、弼。寻求此五吉星的方法就是五星诀。何谓城门?城门有三,其一、阳宅中的门楼是城门;其二、四面包围而独有一缺,此缺即城门;其三、水口城门。排挨城门吉位的方法就是城门诀。明白城门及五星则此节已是分明了,蒋公之解正确。

 

节录六:

 

天有三奇地六仪,天有九星地九宫。十二地支天干十,干属阳兮支属阴。时师专论这般诀,误尽阎浮世上人。阴阳动静如明得,配合生生妙处寻。

蒋氏曰:前简赞叹已足,终篇又引奇门以比论者,盖奇门主地,从雒书来,与地理大卦同出一原,而时师用错,所以不验。惟有大五行是奇门眞诀,欲知此诀,只在阴阳一动一静之间,求其配合生生之妙,则在在有一阴阳,非“干是阳而支是阴”如此板格而已。盖动静即是山情水意,即是城门一诀,即是收山出煞用一卦法。所谓“龙到头”者此也。所谓“龙身出脉”者此也,所谓“龙空气不空”者此也,是名眞宾主,是名眞夫妇,是名眞雌雄。终篇又提出此二字,与上篇第三章“动静中间求”一语首尾相应,杨公之旨,抑亦微之显矣夫。

姜氏曰:中篇一十三节,共一百四十六句,皆申明上篇第三章以下未尽之义,以终平洋龙穴之变。

直解:上数句言奇门之法,世人用差,所以不验。未二句论阴阳动静配合生生之妙。阴阳非以山为阴水为阳,又非以干为阳支为阴,又非以四卦属阳四卦属阴,又非以左水到右为阳,右水到左为阴也。动静亦非以形动为动,形静为静也。此所谓动静者,即天主动,动以静而生;地主静,静以动而成。如明得天地阴阳动静生成之奥,再细细寻其生生配合之妙,玄空之髓可造乎其极矣。

静即地,凡有形者皆静,为方为隅形象之谓也。动者天也,曰空,曰气,曰健,无形之谓也。动者运行于上,无一息之停,万物生生化化,成形成象,何莫不由天之动而始也。成形成象即是静,即是动以静而生,静以动而成也。地惟静,其所以生万物即是动。动者皆天始之也。天不得地则无所以生,地不得天则无所以成。乾统坤,地承天。惟动故能统,惟静故能承也。配合生生,是言山上排龙,水里排龙。阴阳动静,山上水里有彼此生生、来往皆春之情意也。

谈注:辨正各经,杨公屡辟世俗之非,可知当时伪法充斥,虽有如杨公之大声疾呼,吾恐执迷者仍十之八九耳,或更甚于今世者,亦未可知,否则杨公身非凡庸,何矫矫若是哉,一行至杨公,时代更易,习俗已深,未易转移也。三奇六仪,本是奇门上之作法,十干中遁去甲字,余乙丙丁三奇,及戊己庚辛壬癸六仪,配合九宫,与地理之用九宫八卦相似,而究有不同,世有以此等阴阳用於地理理气者,故特加以辟词曰误尽阎浮世上人,如能明得玄空中父母子息之八卦九星,真正阴阳动静,如何配合,即为生旺,杨公胸中,自有妙处可寻也。青囊所讲之阴阳,皆真阴阳真妙处也。岂时师所论之阴阳哉。

凯中寻真:至此,杨公引入奇门、九星、九宫、天干、地支等,论述不能将他们的阴阳硬套进风水中去应用;否则又是害人不浅。“阴阳动静如明得,配合生生妙处寻”这两句则再与上节的“能知山情与水意,配合方可论阴阳”相呼应,再次提醒:风水一定要阴阳相配、动静结合、雌雄交媾的才是真风水。

 

下  篇

 

节录七:

 

玄武摆头有多般,未可悭然执一端。或斜或侧或正出,须凭直节对堂安。摆头直出是分龙,须取何家龙脉踪。大山出脉分三诀,未许专将一路穷。

蒋氏曰:玄武水来,本合后空活龙之格,宜为正坐之穴矣。然亦须详其来法,以辨纯杂,定吉凶,未可执一也。盖水有偏出、正出不同,惟直节对堂安乃是眞玄武水。若摆头曲来,而又直出前去,一曲一直之间,龙脉不一,是谓分龙,不必分两道而后谓之分龙也。须察其曲来是何脉,直去是何脉,细细推详,而后可定其何家踪迹,以便下卦。若是水大,则不止一宫之气,正坐是一脉,偏左又是一脉,偏右又是一脉,故云分三诀也。论坐后之脉,精详曲当,搜剔无遗乃至于此,可谓明察秋毫者耶。

直解:摆头,言水似曲非曲之状。玄武,指穴后。穴后之水或曲或直,或向或背,情状不一,难于尽举。只要与穴前一般排算,故曰对堂安也。

谈注:穴之後龙高峰曰玄武,平洋水躔玄武,亦为美格,山龙穴後主峰,贵乎垂头向穴则吉,惟大山形象多般,所谓摆头者,犹人之向左则头先摆左,向右则头先摆右,向前行,则头必先向前,此一定之理也。观山情水意之所在亦然,曰或斜或侧或正者,辨其所向之情属於何方也。玄武头摆何方,即知何方龙脉为正,摆与垂之情状有分,摆则向外,垂则向穴,曰直接对堂者,即垂头向穴之意,摆而或向左右直出者,乃分龙向别处结穴也。所以大山分枝撇脉,务分三势,以辨穴结何方,曰三诀者,即斜侧正之三诀,乃认龙立穴之旨也。

凯中寻真:此节蒋公及无心道人的注解有错,可弃之不管,不需研读,而谈公的注解则正确,须细心研读,深刻理解“摆头、垂头以及三诀”等术语。

 

节录八:

 

一个星辰一节龙,龙来长短定枯荣。孟仲季山无杂乱,数产人龙上九重。节数多时富贵久,一代风光一节龙。

蒋氏曰:此亦论平洋龙神节数以定世代,近远之应,总在行度之纯杂上断也。

姜氏曰:以上六节,皆言平洋大五行之法,盖中、上二篇所已明,而反覆互见者也。

直解:水法一曲一折便为一节。凡曲动处,水之情形总以相向抱穴有情者为佳。如龙来长短,正谓愈曲而愈妙也。曲多则易于夹杂。如果曲曲折折,或孟或仲均归一路者,大贵之地也。世代久暂之应都在曲折、纯杂、向背上占验也。

谈注:凡行龙,起一星,过一峡,即为一节,孟仲季山者,即一节二节三节也。数产人龙,即数代绵绵产生人才之意,上九重,即陞高发贵之意,龙愈长,发愈久,一节管一代,理所必然也。辨正全部说体说用,已具全豹,学者细细玩索之,欲步杨公之後尘,舍此没由也。

凯中寻真:此节杨公明确告诉学者龙真穴的时,富贵的长久在于龙的长短,也就是“节数多时富贵久,一代风光一节龙。”

 

 

凯中寻真总论:《宝照经》全篇主要论述了三个内容。其一:山水形局的吉凶以及其所应的吉凶事情。其二:寻龙点穴以及立向理气的关系与方法。其三:阐述了龙真穴的时,富贵的大小、长久在于行龙的吉凶与长短的关系。附带告诫了后学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莫依八卦阴阳取,阴阳差错败无穷”。

蒋公的注解基本是正确的,但他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将山龙与平阳完全分开来进行论述,而杨公全篇并没有这种观点。姜公子及无心道人的注解并没有脱离蒋公的论点,只是对其作出了一定的补充。

若果谈氏不是沉迷于“玄空六法”的话,他的的注解反倒是正确的,因为他已经基本上脱离了蒋公山龙平阳分论的阴影,他的注解很值得与蒋公的进行校对研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