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流浪地球》本来是宁浩的?原来这个春节档,是“蠢货”的逆袭

2019-02-13  天地人和w

来自我是艾小羊

文:艾小羊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01

2015年,刘慈欣的小说《流浪地球》摆在郭帆面前。此时,郭帆是一个尚未拍出爆款的新生代导演,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周冬雨、林更新、张子枫参演的《同桌的你》。

但他喜欢科幻,看过很多关于天体物理和量子力学的书。

《流浪地球》落在郭帆手里,其实是个意外。在郭帆之前,中影找过卡梅隆、阿方索、吕克·贝松,都被拒绝了,理由是“中国还不具备拍科幻片的条件”。

然而,刘慈欣获雨果奖之后,把大刘的小说搬上银幕几乎成了任务,恰在那时,刘慈欣最重要的小说《三体》的影视化过程,宣布失败。

“先弄着试试”,是中影对郭帆的要求。这个要求背后的潜台词是,行不行另说,不行的可能性更大。

在小说的无数个细节中,节选经过木星的一段是郭帆一开始就确定的。

这部分在原著里只有1000字,相当于剧组要在这个点上面,进行再创作。

02

2015年12月底,郭帆拿到“试一试”的指令,1月出剧本第一稿。之后每隔一周更新一次剧本,最终剧本写了10稿,每稿10版,一共100版,联合编剧们每人至少写了100万字。

这是一个煎熬的过程。导演与编剧们一起,每天进行长达12小时的头脑风暴。

在四个月昼夜不分的创作过程中,没有人去想如果这个项目不成怎么办。大家心里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用力,可能成,也可能不成;如果不用力,一定不成。

2016年4月,剧本拿给出品方。导演郭帆和联合编剧兼制片人龚格尔当场把剧本演了一遍。本来只想让郭帆“先弄着试一试”的中影,当场拍板启动《流浪地球》。

这是不计成败、不计后果的“蠢人”,第一次的成功。

国产科幻片没有成功案例也没有成功经验,最终能拿到的投资,仅仅是好莱坞科幻片的十分之一。

编剧兼制片人龚格尔说,整个过程,最艰难的是信任。

这个信任链,先从导演郭帆和制片人龚格尔开始。

宝藏男孩龚格尔2007年《快乐男声》出道,做过歌手、音乐制作人、配音演员。在郭帆执导的《同桌的你》里,他演龚兵。

“他做什么我都支持”,是龚格尔对郭帆的信任。核心团队不计得失的付出,在整个剧组形成了一个信任链。

剧组一开始就明确:把有限的经费花在特效上,演员片酬压到最低。

吴孟达是第一个敲定的演员人选,但他对这群年轻人以及“中国的科幻”并不信任。

大病初愈的吴孟达,想着去剧组混两天就拿钱走人,进了剧组一看,每个人都那么努力,不到一个星期,达叔的工作状态就变了。

信任是一个链条,开端可以很大,大资金、大团队、大IP、大流量;

也可以很小,团队对于每一个细节的专注,对结果不计得失的付出,都能形成信任的病毒,漫延开来,变成以小搏大的惊人力量。

这种力量,让百亿影帝吴京,从客串变成了男主;从串一两天的戏到连拍31天;从少要点钱,变成零片酬出演;最终还在电影前途未卜、中国科幻一片唱衰中,自掏腰包,拿出6000万投资《流浪地球》。

吴京说:“《流浪地球》就算拍烂了,也比没人拍强。”

这群用梦想跟现实碰撞的人,一路寻找同行的“傻瓜”。

  • 吴京零片酬,其它演员也都拿着极低的片酬;

  • 前期物理视效公司有两家因为参与《流浪地球》,重组或者倒闭;

  • 后期所有视效公司都在赔钱;中德合资的Pixomondo公司,不得不去欧洲申请补贴。

他们很蠢,为了梦想,不惜牺牲商业利益;同时他们又很精明,拼尽全力成为奇迹诞生的目击证人。

《流浪地球》的美术指导郜昂是《三体》出来的,他说我拍过《三体》,该犯的错都犯完了。

《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拓星者》导演张小北,《绣春刀》的导演路阳,《我叫黄国盛》的导演张子贤,都在《流浪地球》里客串演出。

经常有人说,讲梦想的时代已经走远,现在人只认钱。

但企业家冯仑说,这么多年,我身边的企业家没有一个是从一开始就冲着赚钱去的。往往想成事儿的欲望,超过了赚钱的欲望。最后事儿成了,钱也赚到了。

现实不会亏待梦想,金钱也不会亏待对事业有使命感的人。

人过分精明,则贪小利失大义,“蠢人”不计较暂时得失,图是大义大利。

03

2014年,电影局派宁浩、郭帆、肖央、路阳、陈思诚去美国学习好莱坞电影制作,这是宁浩与郭帆的一次交集。

此前,宁浩已经拍出了疯狂系列之《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是继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

2012年后,宁浩的主要精力在“坏猴子计划”,发掘和培养新导演。《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就是徐峥和宁浩一起发掘和培养的。

今年春节档的《疯狂的外星人》,很多人以为徐峥只是客串,其实外星人是徐峥演的。

说到徐峥与宁浩的相遇,也是“蠢人”之间的火花。

宁浩拍《疯狂的石头》时,想让小陶虹演道哥的女朋友,剧本到了小陶虹手里,她还没来得及看,丈夫徐峥先看到了。徐峥喜欢这个剧本,主动联系宁浩,去剧组帮忙,一分钱没拿。

后来拍《疯狂的赛车》,徐峥又来客串;

2012年,宁浩拍《无人区》,让徐峥做了主演。

《疯狂的石头》里,还有一个“蠢人”黄渤。

黄渤大器晚成,当演员之前,跑过歌厅,做过销售。那时候黄渤穷,宁浩也穷,两人碰一起,穷得叮当响。

宁浩找黄渤演《疯狂的石头》,片酬只有一万元,黄渤什么也没说就进组了。后来《疯狂的赛车》,黄渤成了主演,从此开启了百亿影帝之路。

有一个年轻导演,找宁浩帮忙,宁浩帮了,对方无以为报。宁浩说,以后你遇到跟你一样走投无路的年轻导演,也能拉一把就行了。

截止今天两点,《疯狂的外星人》票房16亿,《流浪地球》票房27亿,人们说宁浩输了,但宁浩不在乎,对他来说,只要中国的科幻电影站起来,在谁手里站起来不重要。

《疯狂的外星人》改编自刘慈欣的《乡村教师》,《流浪地球》是刘慈欣同名原著改编的,而这两部作品的改编权,本来都在宁浩手里。

他选择了自己更擅长的黑色幽默,而把硬核科幻的《流浪地球》给了别人。

不仅出让版权,宁浩还在《流浪地球》里亲自客串演出,借太空服、太空舱、场地给《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票房反超《疯狂的外星人》,导演郭帆接受采访,特意感谢宁浩,并说大家一起“携手共进”。

很高兴我们的时代,有这样一群为梦想而努力的“蠢人”,站着把钱赚了。这也是无数普通人的梦想。

它告诉我们,跟什么人在一起很重要。有人执念于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人愿意打开仓门、广结善缘;精明的人,自己种树;“蠢人”为整片土地施肥,而最终,只有肥沃的土地上,才能长出大树。

04

2012年,话剧演员沈腾第一次出现在春晚舞台上,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出门被认出来,都有另一个名字:郝健。

9年前,沈腾大学毕业,进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小剧团“开心麻花”。开心麻花本来想做影视,遇到非典,只好做起了小剧场话剧。

与影视剧的资本玩法相比,话剧更像小作坊,拼死拼活演1000场,观看人数还抵不上电影上映一天。

沈腾在开心麻花演一场500块钱,如果跑剧组,接个小角色片酬也能过万,但沈腾从来不跑剧组,他觉得自己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话剧舞台是让人磨炼演技的战场,他必须把自己投入到观众的即时反馈中,才知道什么样的表演最动人。

沈腾形容自己:又穷又刚,不愿意做low事。“你干这行,肯定不是为了买房买车。”

如果没有春晚,沈腾可能一辈子做自己的话剧演员,像陈佩斯一样,把生命奉献给舞台。

春晚演郝健走红后,有人说沈腾是开心麻花的招牌,沈腾说:“没有,我不认可这个。如果我自己这么认为了,就有压力。”

无论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还是在开心麻花的演出里,沈腾给自己的定位是“配角”,因为麻花有才能的演员太多了。

有一场《欢乐喜剧人》,沈腾演杀手,脸被胡子眉毛遮起来。贾玲说,像他这种名气的演员,愿意把自己化得连妈都不认识,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因为名演员本身是招牌,他想收起这张招牌,让剧情说话。

春节档电影市场,《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三分天下,沈腾主演了两部。

在影迷为中国人能不能拯救地球,宁浩有没有坚持黑色幽默,韩寒的情怀过没过期吵翻天的时候,有人说,沈腾才是真正的赢家。

作为一个不炒作、不作妖的中年大叔,沈腾主演电影的票房已经突破70亿,正在悄悄接近黄渤。

在一切加速度的时代,不求变、只求好的沈腾是个慢性子,他这种慢,曾经被视为蠢、文艺、清高,如今回头看看,成功其实没有捷私,卖再多人设,不如把一件事做好。

05

过去的10天,宁浩、韩寒、徐峥、沈腾,都为《流浪地球》打call,有网友调侃,这是“人间绝美的感情”。

作为电影人,希望中国电影更好的愿望,支撑出这种感情;作为观众,却在这出大戏里,看到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坚持与热爱,看到了最终成大事的人,身上的天真与傻气。

这种天真与傻气,换一种说法,是梦想与坚持。谈梦想显得老土,但一个人心底的坚韧与执着,永远是成功的基础。

正如哲学家小塞涅卡说的: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要驶向哪个码头,那么任何风都不会是顺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