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lsey的咖啡 / 思考 / 被骂没良心也要独立:夫妻合一就要找个门...

   

被骂没良心也要独立:夫妻合一就要找个门当户对的,然后离开父母

2019-02-25  chelsey的...


我们决定投资创业公司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创始人的背景。同理,我们在面对婚姻这场人生最重要的投资时,更要考虑对方的背景,也就是他的原生家庭。古人所说的门当户对,指的就是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都明白,婚姻从来不只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


如果,创业的前提是先辞职,那结婚的前提是什么呢?就是要离开你的原生家庭,建立新家庭。


在北京时,我们夫妇辅导了许多婚姻出问题的夫妻,其中最多的问题都是夫妻不愿意离开原生家庭,与配偶合一。这跟我们的文化和传统有很大的关系。每个人都需要亲密关系的联结,而婚姻就是为了满足这个最基本的需要。


但是,现实生活中,一个人的婚姻不幸福,他往往会去找替代品来满足自己这个联结的需要。男人可能会跟工作联结,女人可能会从孩子身上寻求满足。


问题是,当孩子长大要离开的时候,女人仍无法放手。这是因为她已经跟配偶在情感上脱节了,需要孩子继续满足她在情感联结上的需要。因此,很多时候,孩子的配偶不但没能成为家里的一个另孩子,反而成了母亲的竞争对手。


结婚意味着你准备好了要承受婚姻的各种美好祝福,但你准备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承担相应的责任了吗?首要条件就是要离开父母。



下面是我给出的一些具体建议。


首先,新家的财物要跟原生家庭的分开。


我们买房子的首付,第一个时间就还给了婆婆。当她看到我们去滑雪,或者去星巴克小坐,就会不忍心我们那么花钱,然后会不满我们那么不会省钱。婆婆不是没钱,只是她很喜欢看到银行里面的数字多几个零,也不愿意拿出来花掉。


我们把首付还给了她以后,虽然她对我们的消费方式不满,但因为我们的经济是独立的,她无权干涉或规定我们的消费模式。所以,她的批评就只是耳边的自言自语,而不会让我们觉得内疚或自怜被操纵。


再加上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都会慷慨地送婆婆红包,虽然她还是很节俭,但渐渐也就不把对我们消费的意见表达出来了。


我跟为千(蒋佩蓉的丈夫,编者注)的家庭经济背景不同,我父母把为千的谨慎和节俭看成是小气。所以我的经济独立,又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离开父母。刚开始的时候,我父母很受伤,觉得白养了我这个女儿,简直是忘恩负义。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会经历很多摩擦和受伤,但是因为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不妥协,现在我父母终于学会了尊重为千,不再介意以前为千对我和孩子们的“吝啬”了。


其次,建立新家庭需要和父母分开来住,有属于自己的天地。


我知道,现在很多家庭因经济压力,不得不三代同堂。然而,最好的情况就是新婚夫妇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跟双方的父母分开来住。这样在磨合成为一体的过程中,他们才有成长的空间,在长辈的帮助或干涉下无法独立。


如果夫妻跟长辈住一起,房子是谁的,主人就是谁,决定权就在谁那里。老人应邀住在儿女的家里,就需要尊重儿女的意愿,配合和迁就他们的生活方式。相反,要是年轻人住在长辈的家里,就是还没离开家的孩子,需要尊重和配合长辈在生活方式等方面的习惯。


因此,我会鼓励住在长辈家里的小夫妻要尽快搬出去,建立自己的小家,有一个独立成长的自由空间。


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每个人所需要的空间和独处的时间都不一样。新婚夫妇要有更多时间和空间上的自由,分与合都要磨合。这已经够复杂了,如果再加上老人的需要,磨合和适应就会更加艰难和复杂。


所以,我建议跟长辈同住的小夫妻要设定好自己的独立空间(比如自己的卧房),还有独处的时间(比如定期去外面约会,或是每天下班后给公婆固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这些规定的时间和空间需要得到彼此的尊重。没有事先获得允许,不能随便闯进来。



最后,另一个很重要的离开就是情感方面的分离。


什么意思呢?就是很多家庭关系很不健康,纠缠不清。


如果家人之间没有清楚的个人情感界线,当一个人不快乐的时候,我就会内疚,觉得这都是我的错,让他不快乐了。当我自己不快乐的时候,我也会怪罪别人。我会认为既然你已经替我做了所有的决定,控制着我的生活,如果我不快乐,那你就应该为此负责。


因此,家庭关系要健康,就需要了解与尊重彼此的情感界线。所以,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断开跟自己的父母所建立的不健康的情感联结,以独立的个体来跟配偶建立健康的心灵联结。


刚结婚时,我妈妈常常把我当成还没结婚一样对待,周末要我从洛杉矶飞回温哥华的家。每次当我跟她说要先跟为千商量的时候,她都会很不高兴地说:“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是嫁给他又不是卖给他,什么自由都没有了。干嘛回家一两天都要问他?”我会耐心地解释,我现在跟为千是一体的,需要考虑他,还有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安排。


刚开始几次这样讲,妈妈都会大声跟我吵,然后骂为千这里人品不好,那里心机不正。我会一直耐心地跟妈妈说:“妈,他是我选择的丈夫,请尊重他。”她会说:“我吃的盐比他吃的米要多很多,凭什么要我尊重他?”


最后,我会跟妈妈说:“妈,Stop。要是你继续这样骂为千,继续不尊重他的话,我会把电话挂掉。” 头几次她听我这样说会更生气,骂得更厉害,然后我会很平静地挂了电话。


我这样做,一开始妈妈伤心透了,让爸爸告诉我说,我这么狠心,让她伤心得都病了。我听了之后,会非常内疚。


现在回顾起来,在学习情感上离开母亲的整个过程中,真的很类似于正面管教孩子的过程,一次又一次温柔却坚定地跟妈妈说不。幸运的是,妈妈很爱我,所以虽然她多次生气地说要断绝母女关系,却每次都很快就修补好了。


更让我惊讶的是,父母也开始学习尊重我的界线,也接受了我在情感上的离开。因着结婚以后我的改变,父母不得不面对他们婚姻中存在多年的问题。正因如此,他们的婚姻也有了改善。


现在,要是父母需要我做什么,会先提醒我跟为千商量好以后再告诉他们结果。他们也非常尊重为千的意见,觉得他的分析很有道理。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离开绝不意味着断绝关系,而是在新建立的家庭关系中有了新的优先次序。


夫妻合为一体的前提就是离开父母。这种离开是一种健康的独立,不是忘恩负义,也能给你们更多自由去主动爱你们的父母。让他们知道,你爱他们,不是因为你别无选择,而是因为你心甘情愿地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