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西汉10大悍将:李陵第九,卫青第二,第一名没有争议

 杨林湖畔 2019-03-02

西汉,中国历史的一个高峰,汉文化的真正奠基,社会、经济、文化全面发展,对外交往日益频繁,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强大的汉朝,将星辈出,他们的存在为西汉各个方面的崛起奠定了较好的内部环境。唐擅长的是借力打力实现战略目的;而汉更相信自己的实力。下面我们来看看,究竟谁担得起“西汉10大悍将”这个称号。

10. 冯奉世

冯奉世,历武帝、昭帝、宣帝、元帝四朝,西汉中后期著名将领,冯唐之后。

元康元年,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持使节护送大宛等国的宾客回国,路遇莎车国叛汉归匈奴。他当机立断,以使节通告诸位国王,发动他们南北道的军队一万五千人进攻莎车国,攻占了都城,莎车王自杀,冯奉世的威名震动西域,于是诸国都望风投降,西域平定。

黄龙元年,上郡属国归降西汉的一万多胡人背叛而去,冯奉世立即持使节率军予以平定。

永光二年,陇西羌族叛变。冯奉世率领一万二千兵马屯田积攒实力,与后到援军合力大败羌族军队,斩首数千,一举平定陇西。

9. 李陵

名将李广之孙,善骑射,礼贤下士,武帝很欣赏他,令他领八百骑兵。

天汉二年,李广利统领三万骑兵从酒泉出发,攻击在天山一带活动的右贤王。李陵不愿做后勤运输,主动请缨武帝说愿五千步兵直捣单于王庭,武帝许之。

李陵在浚稽山遭遇到单于主力,被匈奴三万多骑兵包围。但李陵应敌有序,击败敌军,杀数千人,单于又急调8万骑兵围击,李陵军且战且退,在此后十数日里连续击退敌军,杀上万人,其间单于数次有退兵之意。后来由于无援兵接应,箭矢用尽,且有叛变军士告密,李陵军最终损失殆尽,李陵为了让士卒尽可能多突围,于是打散部队,自己亲率数十人突围不成被俘,自觉无颜面见武帝,遂降匈奴。

太史公司马迁说:李陵提兵不满五千,深入匈奴腹地,搏杀十数万之师,敌人被打死打伤无数而自救不暇,又召集能射箭的百姓来一起围攻。他转战千里,矢尽道穷,战士们赤手空拳,顶着敌人的箭雨仍殊死搏斗奋勇杀敌,即便古代名将也不过如此。

8. 彭越

彭越是汉初三大名将之一,从秦末群雄之中脱颖而出,为西汉开国做出了很大贡献。

公元前206年7月,田荣自立为齐王反抗项羽,派人赐给彭越将军印信,让他进军济阴攻打楚军。项羽命令萧公角率兵迎击彭越,却被彭越打得大败;公元前204年,彭越经常往来出没替汉王游动出兵,攻击楚军,在梁地断绝他们的后援粮草,史称“彭越挠楚”,同年冬天,项羽和刘邦在荥阳相持,彭越攻下睢阳、外黄等十七座城邑;公元前203年秋天,项羽的军队向南撤退到夏阳,彭越又攻克昌邑旁二十多个城邑,缴获谷物十多万斛,用作刘邦的军粮,后参加垓下决战,与刘邦、韩信合力歼灭项羽楚军。

彭越是世界战争史上第一个正规使用游击战战术的军事家,可以说是游击战的始祖。论军事谋略与指挥才能,他不如韩信,但论功绩,他却有有其过人之处。在楚汉战争中,由于他率部在楚军的后方开展游击战,打击楚国的补给,用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战术,使项羽两面作战疲于应付,使楚军的粮食装备得不到补给,也给了前线汉军不被项羽歼灭的机会,楚汉战争正是在刘邦的正面防御,韩信的千里包抄,和彭越后方游击战的基础上,才在最后的垓下之战中有机会歼灭项羽麾下疲惫的部队,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就这一点开创性来说,彭越可称得上是名将。

7. 赵充国

赵充国,武帝时期著名将领。

天汉二年,赵充国跟随李广利攻打匈奴,被匈奴大军重重包围。赵充国与一百多名壮士突破包围,李广利带领士兵跟随其后,才得以突围,此战赵充国全身有二十多处受伤,汉武帝亲自接见并探视他的伤情。

汉昭帝时,武都郡的氐族人反叛,赵充国以大将军、护军都尉的身份带兵平定此次叛乱,升任中郎将,带兵屯守上谷郡,后调回朝廷担任水衡都尉。后来,带兵攻打匈奴,俘获西祁王。

本始年间,赵充国带领三万骑兵,从酒泉出兵征讨匈奴,出塞一千八百多里,杀死匈奴数百人,俘虏牲畜七千多头。后匈奴大举发动十多万骑兵向汉塞开来,打算侵扰汉朝边区。匈奴人题除渠堂投降汉朝后说出这一情报,汉朝就派遣赵充国统领四万骑兵驻守边境九郡,斩九千人。匈奴单于听到这个消息,领兵退去。

公元前72年,匈奴进攻乌孙国,赵充国率军3万驰援解围,此后率军于边境屯田,震慑匈奴。

公元前61年,以73岁高龄率军1万前往西域平定羌族叛乱,击破羌族军队,并力排众议,以屯田之策彻底解决羌族问题;

赵充国历武帝、昭帝、宣帝三朝,功成名就,其一生作战军事谋略与政治智慧并重,使得当时汉朝边境民族问题能够得到圆满妥善解决,这点是其他武将所不具备的才能。

6. 陈汤

陈汤 ,西汉末期大将。陈汤打的仗不多,但是一战成名,并且这一战奠定了汉帝国在西域的战略地位。

公元前36年,陈汤来到西域。他虽是副将,但颇有主见,敢于担当。时汉军主帅甘延寿对匈奴的策略是守,而陈汤则不以为然,认为应该主动出击:郅支所部慓悍,若听其控制康居等国,汉将失去西域。匈奴人不善防御,汉兵直指城下,必将其击灭。在他看来,守是守不住的,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主帅甘延寿还是犹豫不决,不久病倒。陈汤于是趁老大生病之际,果断采取行动——假传朝廷号令,调发汉屯田卒及西域诸国兵共4万余西征。无奈之下,甘延寿也只好任凭陈汤调遣了,随军出征。

这是中国军队几千年以来最远的一次远征,远征的目的地在哈萨克斯坦的塔拉斯河流域。汉军组成六个编队,兵分两路。甘延寿率三个编队由北道,向赤谷城进军(就是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伊什提克)。陈汤率三个编队出南道,翻越帕米尔地区,向郅支城进军。不到一天,郅支单于便城破被杀,汉军斩首俘虏匈奴数千人,一举削平匈奴顽固势力,将西域重新划入大汉版图。

战后,陈汤上书朝廷,说出了那句千古名言: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5.李广

李广,祖籍陇西成纪,战国名将李信之后,历文帝、景帝、武帝三朝,征战无数,战功赫赫。

公元前166年,以良家子身份参军抗击匈奴,斩敌众多,升郎中;公元前154年,随太尉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在昌邑城勇夺敌军帅旗;但之后接受梁王印信,是其一生不得志的开端;此后十多年间,李广是汉朝在长城一线抵抗匈奴进攻的主将,曾先后任上谷、上郡、陇西、北地、云中、代郡、雁门、右北平等地太守,善打硬仗之名传于天下。

公元前123年,随卫青出击匈奴,全军皆有战功,惟李广后军无功而返;公元前121年,率4千骑兵配合张骞部攻击匈奴,被匈奴4万兵围困,奋战两日,兵马损失殆尽,但坚守至援军到,功过相抵;公元前119年,以70多岁年龄随卫青出击匈奴,卫青在武帝授意下,没让李广当先锋,而后李广在大漠中迷路而错过了与主力回合的时间而被卫青询问,因担心无法受小吏侮辱而自杀。

李广一生作战达70多次,主要是在为汉帝国守护边境,虽说有胜有负,但是每次战斗其指挥并无失策之处,失败多为兵力对比过于悬殊导致。即使李广未能封侯,但其刚烈忠勇的人格魅力一直感染了中国人两千多年。

4. 周亚夫

周亚夫,沛县人,汉代名将。周亚夫出身名门,是西汉开国名将周勃之子,他也继承了父亲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

和陈汤一样,周亚夫也是一战成名。公元前154年,吴王刘濞发动的声势浩大的吴楚七国之乱。国难思良将,关键时刻汉景帝想起了父亲汉文帝弥留之际的遗言:“即有缓急,周亚夫真可任将兵。”,任命周亚夫为太尉,带大军去平叛。此时叛军围攻梁国首都睢阳甚急,梁王数次向汉景帝告急求援,但周亚夫不为所动,而是率军向东到达昌邑并驻扎,但他却暗中派军截断了叛军的粮道,还派兵劫了叛军粮食。后叛军因缺粮退兵,周亚夫抓住战机在叛军必经之路派兵设伏,然后亲率大军一举歼灭叛军主力,前后仅用三个月便平叛成功。

这一战充分表现了其指挥才华,而其则临危不乱,从形势判断、出兵路线、进军战略等方面都作到了算无遗策,仅用三个月就平定了这场几乎颠覆整个汉王朝的动乱,可谓名将。

3. 卫青

卫青,武帝时期大将军。关于他的赫赫战功,班固有言:

长平桓桓,上将之元,薄伐猃允,恢我朔边,戎车七征,冲輣闲闲,合围单于,北登阗颜。

龙城大捷:元光六年被封车骑将军,首次带兵出征。汉军一共四路出兵,三路溃败无功,只有卫青一路胜利,奇袭了匈奴圣地龙城,俘虏700人,取得胜利。被封关内侯。

收复河朔:元朔二年武帝派遣卫青、李息率兵出击匈奴,自云中出兵,西经高阙,再向西直到符离(今甘肃北部),收复了河套以南原秦王朝的辖地,并在阴山以南的河套地带设置了朔方郡和五原郡,自此,河朔地区重归中国版图。

奇袭高阙:元朔五年奇袭高阙,包围右贤王,俘虏小王十余人、男女1.5万余人,牲畜达千百万头。卫青官拜大将军,汉军所有将领归其统辖。

二出定襄:元朔六年二出定襄,斩获万余人。

漠北大战:元狩四年两路出兵,远涉漠北,和单于兵相遇,卫青以武钢车结阵,以弱胜强击败单于主力。

卫青征战的生涯以奇袭龙城开始,揭开汉匈战争反败为胜的序幕,曾七战七捷,收复河朔、河套地区,击破单于,为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重大贡献。卫青善于以战养战,用兵敢于深入 ,为将号令严明,对将士爱护有恩,对同僚大度有礼,位极人臣而不立私威,是名将典范。

2. 霍去病

霍去病,河东平阳人,西汉名将、军事家,官至大司马骠骑将军,封冠军侯。

元朔六年,十七岁的霍去病被汉武帝任命为骠姚校尉,随卫青击匈奴于漠南,与轻勇骑八百直弃大军数百里,斩获敌人2028人,其中包括相国、当户的官员,同时也斩杀了单于的祖父辈籍若侯产,并且俘虏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勇冠全军,以一千六百户受封冠军侯。

元狩二年,汉武帝任命十九岁的霍去病为骠骑将军。于春、夏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走廊地区的浑邪王、休屠王部,歼敌4万余人,俘虏匈奴王5人及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等120多人;同年秋,奉命迎接率众降汉的匈奴浑邪王,在部分降众变乱的紧急关头,率部驰入匈奴军中,斩杀变乱者,稳定了局势,浑邪王得以率4万余众归汉。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走廊,为打通了西域道路奠定基础。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元狩四年春,汉武帝命卫青、霍去病各率骑兵5万,分别出定襄和代郡,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霍去病率军北进两千多里,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歼敌70400人,俘虏匈奴屯头王、韩王等3人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在姑衍山举行了祭地禅礼,兵锋一直逼至瀚海(贝加尔湖)。经此一战,匈奴被汉军在漠南荡平,匈奴单于逃到漠北,“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此战改变了汉朝长此在对匈奴战争中的守势状态,一举打败匈奴,长久地保障了西汉北方长城一带安全。

班固有言:

票骑冠军,猋勇纷纭;长驱六举,电击雷震;饮马翰海,封狼居山;西规大河,列郡祈连。

1. 韩信

韩信,西汉开国功臣,汉初三杰之一。

韩信军功很繁多,却又很简洁:

出陈仓、定三秦、擒魏、破代、灭赵、降燕、伐齐,潍水破齐楚联军,直至垓下全歼楚军。

无一败绩,天下莫敢与之相争,真军神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