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写汉隶应该追求端庄、古朴......

 陇上撷英斋 2019-04-01

特约评改人:何昌贵(中国书协第六届理事、隶书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2007年度书法报·书法海选“兰亭诸子”获奖书家)

汤永坤 隶书夫志中堂

规格 180cm×94cm

汤永坤作品评语:

用印制的蜡光纸书写作品,纸面很光滑,纸不易吃墨,笔在纸上易失控。这件作品《诸葛亮诫外甥书》用四条屏形成整体的形式书写,具有《张迁碑》和《鲜于璜碑》方正朴拙的风格,用笔也较为灵动,但点画活泼有余而沉稳不足。

作者似受当代隶书时风的影响,结字故弄支离、大头小尾,或运用挤压一侧、粘连错位等手段,使作品的书写失之自然,缺乏整体感。四条中的每一条应为整体的一个小局部,但其两行字左右失距,相互排斥。从整体章法来看,起字“夫志”二字过大过重,后面的字没有一个与其呼应,显得唐突。结字毛病也多,大小失控,似乎每个字都没有重心。写隶书应该求其端庄、古朴,而这件作品多数字故作姿态,实不可取。

何昌贵示范作品

节临《鲜于璜碑》中堂

规格 136cm×70cm

经典解读

小议《鲜于璜碑》

■何昌贵

《汉雁门太守鲜于璜碑》简称《鲜于璜碑》,是东汉中期的碑刻,比《礼器碑》晚9年,比《张迁碑》早20年。是当代出土最完整,字迹比较清晰,字数又较多的汉碑,其书风方正、拙朴,艺术水平很高。尤其是碑阴部分,字迹忽大忽小,或长或扁,似乎不受界格所限,任其自由,凸显活泼可爱、自然天成的艺术魅力。此碑类似《张迁碑》之方正、朴拙、野逸,但没有《张迁碑》之规范,形体之成熟。

《鲜于璜碑》拓片(局部)

临此碑要把握好几个特点:一是把握好用笔的厚度。此碑点画方正、厚重,尤其是一字中的主笔,或横或捺,要重杀锋毫,使其压住阵脚,稳定重心,点画不可轻薄,需要质朴厚实,在朴厚中透出灵气来。二是点画朴茂方正,但不要刻板,以方笔为主,其他笔法辅之,使其丰富多彩。三是结字自由,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

《张迁碑》的结字基于内松外紧,整齐划一,容易把握字形。《鲜于璜碑》的字形有扁方、长方、不规则形,可谓不拘一格,给初学者带来难度,尤其在章法的把握上需要认真思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