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猪zzy / 文化 / 情敌变闺蜜,一句诗就够了

0 0

   

情敌变闺蜜,一句诗就够了

2019-04-11  朱小猪zzy

不懂红楼诗词,就不懂红楼故事。

01

闺蜜变情敌的很多,塑料姐妹花,一抓一大把。可情敌发展成闺蜜这事,真不容易。

今天乱入《红楼梦》,看看一首诗怎样化敌为友?

当事人一个是林黛玉,一个是薛宝钗,俩人都喜欢贾宝玉,咋整?

林黛玉的优势,是和宝玉有真爱。

俩人初次见面,黛玉就大吃一惊:“好生奇怪,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也心花怒放:“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贾府上空,当时应该有音乐响起: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这叫一见钟情。

薛宝钗和贾宝玉,叫一见定情。

众所周知,贾宝玉有一块宝玉,其中一面上有八个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巧了,薛宝钗有个金项圈,上面也有八个大字: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宝玉一看就惊呆了:

“宝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儿。”

很快,贾府上下有了“金玉良缘”的传说。

不愧是皇商家族,薛姨妈造得一手好舆论。

从这一刻起,林妹妹和宝姐姐,就站在了情敌的赛场上。这样两个人,你说能成为闺蜜吗?

还真能。

02

那一天,大观园格外热闹。

贾府女总裁史太君,正在跟姑娘们搞party。

贾府的酒会分两种,男人的酒会通常是乌烟瘴气,污力滔天,像扫黄名单上的夜总会。

女人们的酒会一个比一个高雅,五魁首哥俩好啊之类,没有的事,都是诗词大会。

这一天举办的,就是诗词大会。

重要环节是行酒令,规则很简单,主持人抽三张令牌,上面有韵,轮到谁,就押着韵说出三句诗词,说不出来罚酒一杯。

贾母、薛姨妈这些老干部说完,轮到姑娘们了。

史湘云对得很完美,三句分别是李白的“双悬日月照乾坤”、刘长卿的“闲花落地听无声”,和晚唐高蟾的“日边红杏倚云栽”。

下一个轮到薛宝钗。

在红楼梦里,薛宝钗的诗才仅次于林黛玉,她的名句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妥妥一个女版李白。

这点小游戏,难不倒宝姐姐,她对得更完美。

一句是杜甫的“水荇牵风翠带长”,一句是李白的“三山半落青天外”,还有一句是唐伯虎的,叫“处处风波处处愁”。

这酒会,雅到诗境里了。

然后,该林妹妹出场。

按理说,林黛玉是贾府的才华担当,博览群书,又争强好胜,一定能对出绝顶好诗。

可是,不知道那天的林妹妹是喝嗨了,还是忘了吃药。当主持人抽出一个“天”字,林黛玉立马对出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

主持人又抽出一个“俏”字,她又对出一句“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这两句不是诗也不是词,是曲。

前者出自汤显祖的《牡丹亭》,是一个人鬼情未了的故事,俗称“鬼混”;

后一句出自王实甫的《西厢记》,它的前身是大情种元稹的《莺莺传》,一个爱情独立宣言。

这两部戏曲,我们今天看来倍儿高雅,特有文化,一点毛病没有。

可是在当时,这跟色情文学差不多,好比李清照说柳永,“词语尘下”。

勾栏瓦舍可以唱,奴才小厮可以唱,梨香院的戏子可以唱,唯独大小姐不能唱。

第23回,回目上已经定性:西厢记妙词通戏言,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在大小姐的社交圈里,这是文化禁区,大庭广众,这么高雅的场合.....你竟然是这样的林黛玉!

所以她刚说完,“宝钗听了,回头看着她”。

为啥看着她,因为薛宝钗要私设公堂了。

03

没过几天,俩人独处,薛宝钗一拍惊堂木:

你跪下,我要审你。

林黛玉很无辜:你又发疯了,审我什么。

“好个千金小姐!好个没出闺门的女孩儿!满嘴里说的什么?”

经过提醒,林妹妹才发现,自己竟然开了一回车。于是满脸飞红,满口央告:

“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以后再不说了。”

罪犯招供,按照当下宫斗剧的套路,薛宝钗已经占领道德高地,就算不在大观园微信群里@所有人,至少私信一下贾宝玉:看看你的林妹妹。

要知道,就在这次party前一个时辰,林黛玉刚刚因为枯荷清理事件,用“留得残荷听雨声”挤兑了一把薛宝钗,她完全有理由反击。

然而,她没有。

薛宝钗话锋一转,决定发展一个闺蜜。

书上说,薛宝钗款款告诉她道:

“你当我是谁?我也是淘气的......”,又说她小时候,家里藏书很多,什么西厢记、牡丹亭、琵琶记,甚至元曲大全,应有尽有......“都是背着家人偷偷看。”

林黛玉是不小心暴露,薛宝钗是主动亮出身份,这等于是说,林妹妹,咱俩是一类人哦。

然后又耐心安慰林黛玉:最怕见了这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啪啦啪啦,完成了发展闺蜜的第一步:

拥有共同的小秘密。

04

接着趁热打铁,第二天听说林黛玉病了,薛宝钗赶紧过来探望,嘘寒问暖,掏心掏肺。还说出自己从小没了父亲,在贾府寄人篱下,咱俩是一样可怜的人儿呀。

一番话下来,林妹妹感动的一塌糊涂,当场就说了闺蜜才会说的话:

“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是我错了,实在误会到如今。”

林黛玉竟然会认错?这要是被贾宝玉听见了,估计也会吃醋的。

临走,薛宝钗还念念不忘她的病,要把自己的上等燕窝送给她吃。

这番交心相当有效,一对闺蜜完美缔结。就在几天前,林黛玉还心烦意乱,除了宝哥哥,跟谁都说不上几句话,这天她对薛宝钗说的是:

“晚上再来和我说说话儿。”

当天晚上因为下雨,薛宝钗没来,林黛玉莫名的空虚寂寞冷,仿着《春江花月夜》,写了一首《秋窗风雨夕》,其中几句感受下: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

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或许有人说了,这可能是同病相怜,不能证明俩人是真正的闺蜜呀。别急,有实锤。

先插播一个问题,为什么后人都认为曹雪芹写红楼梦,是写他自己的人生呢?

答案是细节。

魔鬼在细节,红楼梦里很多桥段,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再厉害的作家也写不出来。

薛宝钗和林黛玉的闺蜜实锤,就藏在一个细节里。

那一天,薛宝钗和林黛玉又在说悄悄话,丫鬟袭人端了两杯茶过来,走到门口却被贾宝玉顺走一杯。

两个人,就一杯茶,谁喝谁不喝呢?

书上说,宝钗笑道:“我却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到黛玉手里。

袭人很尴尬,说我再倒一杯去。黛玉没让她去倒,而是做了一件只有闺蜜才会做的事——她对袭人说,大夫不让我多喝茶,这半杯够了。

曹雪芹只用8个字描绘林黛玉的动作:

“说毕,饮干,将杯放下。”

动作之连贯、自然,好像一个假的林黛玉。

要知道,那个叫妙玉的,刘姥姥只是用她的杯子喝了一口茶,一只成窑茶盅,嫌脏就不要了,拿到现在就是几千万上亿啊。

林黛玉虽然没那么洁癖,可也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性子,目下无尘,落花流到沟渠里都怕玷污了花。

这样一个人,竟然喝别人漱口的茶?!

是闺蜜无疑了。

而这一切的开始,都源自那首“良辰美景奈何天”的艳曲。

05

不光与薛宝钗,在红楼梦里,林黛玉的友情之路,几乎都是诗铺成的。

香菱与林黛玉,跨越门第、身份,成为师徒,也是因为香菱爱诗,是个诗痴。

史湘云与林黛云,中秋夜宴上偷偷跑出来,对诗到半夜,得出一句惊心动魄的“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后来妙玉加入,扭转悲凉格调,文思滔滔,三大才女“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一直到天亮。

杜甫怀念李白时说: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自古只有男人们煮酒论文,女人们烹茶谈诗,只会在大观园里发生。

这就是诗词的魅力,短短几个字,就能击穿另一个人的内心,找到同类。

哪怕林黛玉这种高冷作系女孩,也能化情敌为闺蜜,最后虽然输了,却临死也没说恨薛宝钗。

若不是都爱“良辰美景”,若不是都叹“奈何天”,这是不可能的。

不信,你看看王熙凤和夏金桂,一个女文盲,一个女流氓,她俩对待情敌就一句话:

看老娘整不死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