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神经/五官 / 干祖望:过敏鼻炎临床验案三则

0 0

   

干祖望:过敏鼻炎临床验案三则

2019-04-15  茂林之家

鼻鼽,因禀质特异,脏腑虚损,兼感外邪,或感受花粉粉尘及不洁之气所致;以突然或反复的鼻痒,喷嚏频频,清涕如水,鼻塞等为主要表现的鼻病;与过敏性鼻炎类似,属于变态反应性疾病。此收干祖望医案3则治疗过敏性鼻炎,干祖望常用仲景方,依据中医对本病的认识“取重剂纳气”

案1

西医诊断过敏性鼻炎,属鼻鼽肾阳亏虚证某者,治以温阳脱敏之法。

吴某,男,54岁。1995年4月9日就诊。

过敏性鼻炎10年。

初诊:患者患过敏性鼻炎10年,每年2~4月份均发作。刻下又应期而作,多清涕,察其鼻腔未见异常。此为夙疾按时而作,桂枝汤裁制。

处方:

桂枝3g,白芍药6g,乌梅10g,干地龙10g,蝉蜕3g,石榴皮10g,诃子肉10g,细辛3g,甘草3g。

2剂,水煎服,每日1剂。

二诊(1995年4月11日):过敏性鼻炎,刻下如期继作,鼻痒狂嚏,清涕潮涌而溢。发轫于感冒之后,察其鼻黏膜充血,舌苔薄,中央有染黑苔,脉弦。感冒新邪,惹激夙恙,先清浮邪。

处方:

荆芥炭6g,茜草10g,紫草10g,墨旱莲10g,蝉蜕3g,干地龙10g,诃子肉10g,桑白皮10g。

14剂,水煎服,每日1剂。

三诊(1995年4月25日):服上药后其病告失,鼻之痒、嚏、涕已少且无,察其鼻腔(-),舌苔薄,脉平。顽疾制服,力求巩固。

处方:

黄芪10g,白术6g,防风6g,太子参10g,茯苓10g,干地龙10g,蝉蜕3g,诃子肉10g,石榴皮10g,甘草3g。

水煎服,每日1剂。

治疗过敏性鼻炎,干祖望常用仲景方。桂枝汤、小青龙汤之类都是有效方。

案2

鼻炎属肺脾气虚证者,治当补肺益气、培土生金。

沈某,女,13岁,2002年10月5日就诊。

鼻塞涕多4~5年。

初诊:鼻病4~5年之久,症之一为塞堵难通,更以右侧为重,一般冬重夏轻。涕较多,色白,质一般,时有逆吸。同时鼻痒即嚏,每作必数十个,每天不一定次数,但晨起之际必作,大多以凉气为诱因。多汗,不畏寒。察其:鼻腔干净,鼻甲正常,中隔为反“C”字型弯曲,黏膜似乎有些弥漫性充血。皮划测(-),舌薄苔,脉平。

涕多清白不稠,鼻窦炎似可不论;鼻甲无症状,慢性鼻炎亦难加冕;每天鼻痒作嚏,似过敏性鼻炎,但嚏作而不狂,亦不能斤斤于脱敏是求。

捕捉第一手资料以求证,则唯一以肺怯为唯一可能。多汗可卫气不固,肺怯也。诱嚏为冷,则肺本金脏,畏寒畏燥,不足之气则难以适应而然。证之夏轻冬重而益信,证之脉舌,亦无乖叛。治以补肺益气,方以百合固金汤合玉屏风散化裁。

处方:

黄芪10g,白术6g,百合10g,生地黄10g,熟地黄10g,玄参10g,干地龙10g,蝉蜕3g,太子参10g,升麻3g。

7剂

患者主要症状为鼻塞,鼻痒而嚏,从西医的角度确实比较符合过敏性鼻炎的诊断。但干祖望认为,临床上不要拘于西医的诊断,而应注重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即所谓异病同治之理。依据涕色白,汗多,鼻症多以凉气为诱因,结合患者年龄较轻、病程较久,中医辨证为肺脾气虚。脾为后天之本,为宗气之来源,肺怯也源于脾虚。治法仍为补肺益气,意在“培土生金”。方选百合固金汤白术散合玉屏风散。

案3

西医诊断过敏性鼻炎,多属肺脾肾虚,摄纳无力,治宜益气健脾补肺固肾,重镇纳气兼涵之法。

程某,男,58岁,2003年8月24日就诊。

鼻塞20年余。

初诊:患者20年前患过敏性鼻炎,朝朝狂嚏连绵。国内外多家大医院求治无法抑止。每天必作4~5次,其他正常。鼻腔检查正常,舌薄苔,脉平。中西攻补兼施,根本无一效。病则过敏顽症,证则无能捕捉。只能以理施之,试取重剂纳气。治而不致,亦无所伤。

处方:

黄芪10g,白术6g,桑螵蛸10g,生牡蛎(先煎1小时)30g,沙苑蒺藜10g,五味子10g,百茶煎(如缺,五倍子代)6g,干地龙10g,蝉蜕3g,百合10g。14剂,水煎服,每日1剂。

二诊(2003年9月10日):药进第10剂后,喷嚏减少,但仍无一日之宁。现在少则1次,多则不超过3次。舌薄苔,脉平。穷则思变,变亦盲求。幸而一中,不拟更张。原方继进7剂。

三诊(2003年9月18日):患者来信,自诉有时已一天不打嚏,但大多则仍然在打,不过仅1~2次而嘱其再进原方至愈为止。

百四诊(2004年4月):近来来信,自诉病已痊愈。

患者患过敏性鼻炎20余年,各方治疗均无效,可谓顽症中之顽症。而从患者的症状看除了过敏性鼻炎的症状之外没有全身其他症状,局部检查“鼻腔正常”,舌脉诊:“舌薄苔,脉平”,即“无证可辨”。

而干祖望之“取重剂纳气”是依据中医对过敏性鼻炎的认识,认为此证为肺脾肾虚,摄纳无力,故“狂嚏连绵”,而取用益气健脾补肺固肾,重镇纳气兼滋涵之法。

方中以玉屏散之黄芪、白术健脾益气,桑螵蛸、沙苑蒺藜补肾固涩,五味子益气收敛,百茶煎或五倍子均为收敛之品,干地龙、蝉蜕脱敏,百合益金肃肺,生牡蛎重镇收敛。

此方中,益气健脾补肺固肾是治疗过敏性鼻炎常用之法,但在此基础上加用重镇纳气则为此方之点睛之处。为何用桑螵蛸沙苑蒺藜,而不用杜仲、牛膝等补肾药?此二者补肾而能固精收敛。全方合用具有强力纳气之功,从而达到收效止嚏的作用。

· 本文摘自《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五官科分册》,主编贺兴东、翁维良、姚乃礼,人民卫生出版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