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百家】 查代文:《花香·果香·书香》

2019-05-12  仰天俯地

花香·果香·书香 

文 /查代文

乡下新居的屋后原是一片荒山,因土质贫瘠,稀稀拉拉地长着的茅草灌木之类,也显得萎靡不振,那是虫蛇出没的地方,除了要砍些柴禾以作饷炊之用,平日很少有人光顾。不想几十年过去,荒山变成了一座果园。李树,梨树,桔树,一棵棵,一排排,青枝绿叶,风流倜傥,蔚蔚然成了一片撩人眼目的风景。退休后,我想过过宁静的农家生活,就在山边选了一块地基,盖起了一座两层小楼房。春三月,李树花开,梨花也随之怒放,后山便是一片洁白的花海。片片花瓣,如无数白色蝴蝶,在徐徐的惠风中翩翩起舞,飘进我的庭院,又从窗口飘进我的书房,静落在池砚书籍之间。我的院落,我的书房,萦绕着一派淡淡的清香。

果园的主人姓万,邻村人,五十来岁,个头不高,却很健强结实,步履快捷,声音洪亮,因为秉性刚直豪爽,乡邻们口口声声喊他“老爽”。那年回乡小住,倚立二楼窗口,放眼望去,只见老爽的李园一派紫光瑞气,很是赏心悦目。恰逢天气晴好,惠风徐徐,阳光灿烂,便走出庭院,沿着小路,去了果园,抬头一看,才知道是李子熟了,满园吊金挂银,芳香扑鼻,果实比记忆中的大多了,一个个茶盅口那么大,皮色紫红,且薄而透亮,肉眼能看出里面鲜嫩的肉质。老爽见了我,从李园深处跑了过来,或许是李子丰收,内心喜悦,笑意溢满眉宇之间,乐哈哈揶揄道:“看书看累了,出来看看风景?”我也笑着说:“老爽,你真说对了,见你园里瑞气缭绕,以为是风水宝地,紫气东来呢。没想是李子熟了,才农历三月呀,是早熟新品种吧?瞧那个头色泽,真是馋人眼目。”

老爽一本正经地说:“光好看不行,还得好吃,尝尝,看看够不够味。”

见我不动,老爽不高兴了:“咋?要我老万摘给你?”

我就摘了一个,托于手掌,酥酥的,柔柔的,有一种温存的感觉。品品,汁液充盈,甜而香淳,口感极佳,连说:“好吃,好吃,味道好极了。”

老爽就笑了,“好吃就吃。”说着,抬手从树上摘下一个个橙红的李子,往我手上塞。我连说“够了,够了”,可老爽不让,直把我的两个衣袋塞满。

老爽的李子确实好吃。我想院子够宽,种点蔬菜,再栽几棵李树,享享口福。我把这意思给邻居说了,不知怎么让老爽知道了,三天后,他就抱着三棵一人多高的果苗来了,我忙拿出锄头,正要挖垱,不想老爽抢了过去,说:“你上了年纪,莫弄得气喘吁吁的,我来。”他就把几棵果树给栽了下去,又给浇足了水。

我从袋里掏出钱,问多少钱一棵,老爽一听,黑了脸,带气地说:“咋?我老万这么小气?我老万可不是从前破家破伙的老万了,一年果子下来也能赚个五六万,日子可好过了,不在乎这点钱。再说了,乡里乡亲的,怎能这抠巴!”

我说:“那我用什么谢你?”

老爽挤眉一笑,反问我:“你有什么呢?”

我说:“我能有什么,只有几本书。”

老爽又是一笑:“那就给我书。”

我有点吃惊:“你也看书?”

老爽不高兴了:“你以为只你文人看书,我盘园子的就不看书?不看书,我的果树怎了长得这好?果子怎么这好吃?如今干啥事都要讲科学,不瞒你说,科技书本我可看得不少,摞起来少说有我人高!”

我就把老爽带进我二楼的书房,恰好有几本《农家百事》的杂志,老爽一眼就看上了,又从书柜上挑了一本小说,心满意足的样子下了楼。“看完就还给你,保准没丁点破损。”临出院门,老爽又说,“有时间,给那几棵李树下点土杂肥,李树长得快,明年准试花,后年就能挂果。”

老爽说得不错,第二年李树试花,第三年挂果。茶盅口大的李子,色泽紫红,水光灵动,既满足了我的口福,也使我的小院芳香四溢,增添了一份景致。这期间,只要我回乡,也不忘给老爽送去几本书,老爽欣然接过。

又过了一年,我给老爽送书,老爽却说:“往后不再给我送书了。”

我说:“不看书了?”

“怎么不看呢?瞧,这不是书?”老爽指着桌上的一本《桔树管理技术》,正儿八经地说。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疑惑,随之一笑:“忘了告诉你,村里办了个农家书屋,书可多呢,够我看的。要不,这就去看看?”

这倒是件新鲜事,我自然乐意。出了果园,就是村委会,不过一箭之遥。走进办公室,正好碰上邮差送来报刊信函。我一看,六份报纸,五本杂志,除了农技种植方面的刊物,还有一本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刊物《长江文艺》。村支书告诉我说,为了丰富农村的文化生活,有的杂志是上面拨款给订的,农家书屋的书柜、书籍也是市文化局给送来的。

书屋是新建的,设在二楼,估计四十来个平方,漆着红框,嵌着玻璃的书柜排成两排,中间摆着依是新置的红漆桌椅,一切显得有条不紊,整齐有序。图书品种也很繁多,除了种植方面的科技书籍,文学作品也不少,如去年获茅盾文学奖的几部长篇小说《湖光山色》、《秦腔》等也放置其间。时值午后,加之岁尾,乡村闲暇时节,书屋里坐满了看书的乡亲,与我大都相识,言来语去,无不谈及这书屋的妙处,闲时有个落脚的地方,既能消磨时光,又能学到技术,也避免东游西逛,惹是生非。

我确实很兴奋,觉得一生为文,也该为农村书屋做点什么,回到城里,将自己出的一本诗文集给市文化局送去三百本,赠给各乡镇的农家书屋,又将本市文友互赠的几十本书,连同自己出版的几本书扎捆打包送给本村的农家书屋。正值早春二月,车到村委会,老爽的李园正是花期,洁白的李花纷纷扬扬,煞是好看,一股淡淡的清香,也分外的怡人心脾。走下车,又正好碰上了老爽,他喜笑颜开,赶忙上前接过书籍,大嗓大门地说:“好呀,作家给村里送宝来了,我老万也不亏待作家,再过两个月,李子熟了,你代我请市里的作家们来吃李子,让他们吃个够,不用付钱。”

村人立马逗乐:“你老爽这不是赔本买卖?”

老爽说:“怎是赔本买卖?作家们来了,我的果园也沾沾文气呀。再说,作家们觉得李子好吃,来了灵感,就不定会写篇文章,拿到报纸一登,这不是分文不花的广告!”

村人听得哈哈大笑。

老爽也笑得哈哈山响。

作者简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