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经幡飘飘故事多

原创
2019-05-18  马兴鹏


在广大藏区,随处可见挂在山口、河湾、桥头、宅后、帐旁、房顶、树梢以及寺庙等各处被认为有灵气地方的五彩经幡。它同银光闪闪的雪峰、绿毯茵茵的草甸、浩阔茫茫的漠野、金光灿灿的庙宇一样,成为藏区自然和人文环境的一种独有而鲜明的象征。之所以被称作经幡,是因为这些幡上面都印有佛经,在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们看来,随风而舞的经幡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在不停地向神传达人的愿望,祈求神的庇佑。经幡是连接神与人的纽带,寄托着人们美好的愿望。

经幡有长有短,图案也各不相同。最长的经幡有35米长,60厘米宽,上面印有佛经和鸟兽图案,颜色或红或白,一般侧挂在广场、寺庙前的经幡杆上。短的经幡一般是呈蓝白红绿黄五色的方形经幡,上面印有佛经和鸟兽图案,往往被穿在一根长绳子上,横挂在人烟稀少的山口。挂在房顶上面的经幡一般是星火无字幡,由上面五块蓝白红绿黄色的幡条和下面一块单色镶边的主幡组成。

这些五彩缤纷的经幡,其颜色都有固定的含意。蓝幡是天空的象征,白幡是白云的象征,红幡是火焰的象征,绿幡是绿水的象征,黄幡是土地的象征。这样一来,也固定了经幡从上到下的排列顺序,如同蓝天在上、黄土在下的大自然千古不变一样,各色经幡的排列顺序也不能改变。

关于经幡的来历,大致有如下几种说法:

一、送行风俗说:

相传在古印度,女子们平日里都身穿纱丽裙衫,每当她们的丈夫出门远行时,她们就有从身上扯下一块衣角挂在家门口或者树上为其送行。天长日久,纱丽的颜色退了,风年复一年地吹着纱丽,被吹向了远方。纱丽带着妻子无限的思念被吹到丈夫的身边,丈夫看着这似乎被泪水冲洗掉了颜色的纱丽,就会想起远方的妻子,就会听到妻子相思的呼唤,于是远行的丈夫就会毅然回到家中……。随着佛教的兴盛,这种纱丽渐渐演变成了一块块薄薄的纱布,被染上了颜色,并印上了神像和祈愿经文,渐渐地演变成了今日的经幡。

二、军记习俗说:

藏族著名学者根敦琼培认为,吐蕃军事帝国时代中的军户都要立矛以示荣耀,这是那个年代藏民族表现军记的习俗。在藏王松赞干布时期,为了统一管理吐蕃全境,将国土划分为五茹(五翼),即在吐蕃范围内设置了五个军政区域,分别为:伍茹(中央翼,今拉萨地区)、约茹(左翼,乃东昌都)、叶茹(右翼,南木林)、如拉(分支翼,拉孜)和附属苏毗茹。上五茹的军马为白鬃灰马及赤色豹纹马,军旗为花边红旗及红色吉祥旗;上下约茹的军马为棕黄花斑马及白蹄赤色马,军旗是红色狮子旗及白色黑心旗;上下如拉的军马为白狮悬天旗及黑色吉祥旗,军马为鹅黄红鬃马及棕色黑鬃马;上下叶茹的军马为赤色火花马及青骢马,军旗为黑旗白心,绘饰鹏鸟之旗及黄花斑旗。幡旗正是在这种习俗中演变成为一种宗教行为,沿用至今。

三、军功耀记说:

相传,松赞干布手下有一位爱将,在一次重要的战役中取得了胜利,松赞干布非常高兴,要赏给这位将军一些金银财宝。但是,这位将军拒绝了。他对松赞干布说,尊敬的赞普,您赏给我的财宝还少了吗?我全家人几辈子都用不完。要不这样,您能在我用过的旗帜上写上您尊贵的的大名,我就心满意足了。于是,松赞干布就在自己心爱的大将用过的一面战旗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并赏赐给他。这位将军高兴的几个晚上都没睡着觉,他狂奔回家,将这面写有自己敬仰的赞普名字的旗帜插在自家门前。从此以后,他们一家人在村里感到无上的荣耀。

有了这一范例以后,松赞干布喜欢上了这种无本买卖,在所有打了胜仗的将军们用过的旗帜上写上名字并赏给他们,于是很多村庄都飘扬着五颜六色的旗帜,五色彩旗成了吐番将士获得军功,展示荣耀的标记。佛教传入藏区以后,这种悬挂五彩经幡的习俗被佛教加以利用,那些会念经的喇嘛被藏民们非常虔诚的请进家里,在自家门的旗帜上写上经文悬挂在门前,成为祭祀神灵、祈祥祛难的标记。

四、传播经文说:

藏族人认为雪域藏地的崇山峻岭、大江莽原的守护神是天上的赞神和地上的年神,他们经常骑着风马在雪山、森林、草原、峡谷中巡视,保护雪域部落的安宁祥和,抵御魔怪和邪恶的入侵。这种意识是用经幡上印有一匹背驮象征福禄寿财兴旺的诺布末巴(圆锥形火焰图案)行走的马,以及印在经幡上的咒语、经文或祈愿文的图像来表达的。有这样一个民间传说:一个藏族僧人在印度取得真经,回来的路上过河时把经书弄湿了,他把经书全摊开凉晒,自己坐在一棵大树下打坐入定。突然间,天地响起法锣、法号,阵阵梵音回荡,醉人的微风拂面,诺布末巴在天宇盘旋。僧人顿时觉得浑身通泰,大彻大悟。他微微睁开眼睛,原来一阵风起,刮得经书四处飘散,天上地上河里到处都是。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个僧人的顿悟和颂扬佛经,就把经文、咒语及祝愿文的图像印在布上,挂于天地间,吉祥的风吹起来,五彩的旗帜飘起来,经文、咒语念起来,诺布末巴在天地间巡视起来,藏民族得到保佑,从此平安祥和,世代繁衍下来!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