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终于看到《南方车站的聚会》,特别喜欢

2019-05-19  野田高梧

就在不到24小时之前,期待已久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电影节举行了全球首映。

不好意思,我现在都还处在激动当中。看过之前每一部竞赛片和一种关注单元的参赛片,大体上觉得今年比较平淡,《南方车站的聚会》应该是本届电影节的第二个高潮点,上一个是阿莫多瓦的《痛苦与荣耀》。

现在谈论奖项为时过早,预祝这部片好运吧。

下面具体来说说,因为影片还没在国内上映,我们不讨论太详细的剧情。

先说今年戛纳电影节有一个大的趋势,是主竞赛单元中类型电影的比例特别高。

开幕片贾木许的《丧尸未逝》是丧尸题材的恐怖喜剧,拉德·利的长片处女作《悲惨世界》是类型化警匪故事,杰茜卡·豪丝娜的《小小乔》是电影节上相对少看到的科幻片,还没放的奉俊昊的《寄生虫》肯定也有很强的类型色彩,最后时刻补进去的昆汀的《好莱坞往事》,那就更不消说了。

而主竞赛中唯一的华语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也是犯罪类型,或者可以定义为「黑色电影」,就像刁导前作《白日焰火》一样。

希望戛纳的这种做法,也能够扭转很多影迷长期的那种刻板印象——电影节获奖电影都是大闷片——其实不是,类型电影也是电影艺术的一个维度,它同样能容纳最高级的导演技巧和最精湛的演员表演。

刁亦男导演的作品数量不多,但每次都能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夜车》当年也进过戛纳的一种关注单元。《白日焰火》就不用说了,相信大家都看过,这部电影是我的本世纪华语电影十佳之一。

《夜车》

如果你熟悉刁亦男,那你应该知道,他的所有作品都是警匪片。他的每一部电影,归根结底说的都是警察和罪犯之间的复杂关系。

《南方车站的聚会》仍然如此。我不剧透,高度概括一下本片的内容——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意外杀了人,被警方通缉,他在野鹅塘区域附近躲躲藏藏,但他其实知道自己无路可逃。

官方为他悬赏30万,一大笔钱,很多人为此蠢蠢欲动。

廖凡饰演刑警队长,他率领一大群警察,对野鹅塘片区展开地毯式搜索,但始终无法找到周泽农的下落……与此同时,当地的一伙黑帮也在找周泽农。

到底谁先找到他呢?

但是就像所有的经典黑色电影一样,罪犯的结局早已注定,影片最大的魅力,一定是在故事之外的。

对于熟悉黑色电影历史的观众——比如坐在前排的昆汀·塔伦蒂诺,他会从影片中发现很多处和电影史的微妙互动和致敬,这大概就是他观影全程大笑十几次的原因。

但即便你没有看过那么多黑色电影,同样可以感受到导演极为强烈的视听风格带来的强大光影魅力。

影片最初的灵感来源于很多年前刁亦男看到的一些黑白照片,照片上有一个倚在船上的女人,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身后是波光粼粼的水面,他诞生了拍一部与水和女性有关的电影的想法。

在灵感刚刚迸发的那个瞬间,肯定还没有警察,也没有逃犯,只存在一个画面的概念。

但这个和水有关的画面,是电影所有视觉依据的起点。

这里就要顺便说一下影片的英文片名了,Wild Goose Lake,相信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把它直译为「野鹅湖」,但在影片里,其实那个地方叫「野鹅塘」。

刁亦男自己说:「我更喜欢Pond这个词,因为Lake听起来太美了,Pond给人一种荒野的感觉。」

是「塘」不是「湖」,一个字的差别,有助于你建立对影片气质的印象。

刁亦男是个人风格烙印极为强悍的导演,看过《白日焰火》你会同意这个说法,而《南方车站的聚会》在视听语言和场面调度上,把风格化更往前走到了极致。类比的话,你可以联想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或者杜琪峰某几部最彰显个人风格的作品。

但同时,刁亦男也是一个「演员的导演」,廖凡肯定会同意这句话。因为强烈的风格化视听处理,经常是会帮助演员表演的。

所以胡歌的粉丝应该可以放心了,第一次登上大银幕的胡歌,在人物外形和肢体动作上用了很「反明星」的技巧手段,完全和我们熟悉的那个形象拉开了距离。打个比方,胡歌身上像是笼了一层罩子,把所有你熟悉的「胡歌味道」隔绝在罩子之下,你看到的就是一个憔悴、紧张、狼狈不堪的逃犯。

不再吊胃口了,应该再过不太长的时间,大家就可以在国内的大银幕上看到这部电影。

此外,影片已经被法国著名的艺术电影发行机构Memento films拿下国际发行权,Memento films曾操作过《一次别离》《推销员》《好时光》等佳片,也曾在法国发行过刁亦男的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中国电影在国际上卖得好的并不多,希望这部电影好运吧。

而国内市场上,参考《白日焰火》当时超1亿的票房(这对于欧洲电影节获奖片来说,应该是超级出色的成绩),再加上这么多年下来,中国电影市场今非昔比,去年的戛纳获奖电影如《小偷家族》《何以为家》,都成了市场黑马,《南方车站的聚会》如果票房爆发,那也决不会令人吃惊。

最后,关于此片在戛纳的得奖前景,目前赛程刚过三分之一,太强的竞争对手其实真没几个。法国人喜欢《悲惨世界》,还有不少人也都觉得阿莫多瓦的《痛苦与荣耀》不错,但《南方车站的聚会》和它们比并不逊色,所以我还是初步表示谨慎的乐观,预祝刁导好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