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豆瓣年度阅读榜单唯一的武侠小说,厉害啦!

2019-05-22  新华书店...

图片源自网络

说到武侠,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金古温梁黄”。固然,他们构造的江湖曾令人心驰神往,但对诸多后起的武侠作者来说面对五座大山无疑是难以超越。然而,雨楼清歌的武侠小说《一瓣河川》却脱颖而出,闯入当今读者的视野,实属难得。

原《今古传奇·武侠版》主编木剑客曾说:“雨楼的年纪,大概就是金庸写《书剑恩仇录》、小椴写《夜雨打金荷》的年纪,二十八九,少年初老,由混沌与茫然中跳出来,石破惊天……在文字后面,隐藏的是年轻的作家重新命名江湖、剑客与武功的努力。”

图片源自网络

 有“金古温梁黄”在前,后辈新人要做出些许突破并不容易。尽管雨楼清歌没有脱离前辈的路子,在《一瓣河川》中,他也延续了传统武侠的气韵,但难得的是,在延续之外,他以自己清新、鲜明的风格给出了武侠小说新的方向。

许多人读《一瓣河川》的第一感觉是“美”,一种清泠泠的美。这和书中随处可见的对宋词的化用不无关系。

云、杨一脉的“剑意”是梨花落蕊,夹着“马上单衣寒恻恻,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的萧瑟(事见《落英谱》《一瓣河川》);

这种萧瑟承自岳空山,一代刀神刀锋上的“刀意”,“山中人兮芳杜若,风飒飒兮木萧萧”,是辗转多年求不得的佳人一缕芳魂(事见《山中青眸》);

直传到云、杨之后的梁雨,仍是“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事见《凉枝辞》)。自古以梨为淡客,作者选取梨枝为其典型意象,整个世界像被铺染得氤氲清寒,素以为绚。

——引用自筠隐

《还武侠迷一个诗意的江湖》

传统的武侠小说,一招一式非常讲究,但在《一瓣河川》的武侠世界里,则以“意”为最高境界。刀客有“刀意”,剑客有“剑意”,侠客赋予兵器以“意”,任何兵器皆可成为利器。横绝世间的刀意可以是一缕心上之人的魂,覆河涉川的剑意可以是狂风卷落的一树梨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