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哥sgt / 文件夹1 / 不要怜悯那个下跪的快递员

0 0

   

不要怜悯那个下跪的快递员

2019-06-13  泰哥sgt

近几天有一则警方的“证明书”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

其中所说的事件,用最简单的方法来描述就是:

收件人(张某)在签收快递时发现有异常,于是开箱检查,发现内容物(芒果)数目不对,因此对快递公司提出质疑,此时快递员(聂某)提出赔偿,但在获得赔偿后,张某依旧对快递员先后进行了4次投诉。最终快递员亲自上门,甚至下跪以求得张某的谅解。

这不就是典型的恶意投诉吗?

顿时网上群情激奋,一时间对于张某的声讨愈演愈烈,大家不吝送上了各种恶毒的话语。

“快递员很辛苦的,他们也不容易,就不能互相尊重互相谅解一下吗?”

“这个收件人真是slm,都把人逼到要下跪了。”

“收了赔偿还继续投诉是最骚的,是不是心理变态啊!”

而另一面,则对警察叔叔送上了最高的赞美,称这份证明文件为“最暖心证明”。

然而到了6月12日,因为当事人张某的回应,使得整件事开始出现了转机。

有媒体跟踪了这一事件,并通过对当事人的采访与调查取证,还原了整个事件:

张某的母亲参加网上的活动获得了免费的一箱芒果(4个装)。但张某在收取包裹时,发现封条有异样,遂开箱检查,发现箱子内少了一个芒果。快递员随即给出了一些赔偿提议,但均被张某拒绝,并进行了第一次投诉。

投诉后圆通公司方面介入调停,最终双方达成共识,由快递员聂某出钱购买一箱芒果对张某进行赔偿,同时此次赔偿不使用圆通快递作为运输手段。

而当赔偿品送至张某手中时,张某发现了两个疑点,一是进行包裹封装的胶带与邻村生产的胶带一样,二是查询快递单号后发现快递单系伪造。于是才有了第二轮的先后四次对快递员提出投诉。之后才有了快递员上门请求撤销投诉,并在看到张某父母后进一步下跪进行请求。

其实到了这一步整件事已经无比清晰了,键盘侠们也大多收“键”入鞘并转移了目标,只留下了一群不明所以但始终站在弱势群体一边的“善人”们,继续声讨着收件人。

下面我来尝试以当事人的角度还原一下这位收件人在整件事中的心路历程。

在收取快递时我发现包装上有异常,这时候我自然会当着快递员的面开箱验货,当确认内容物出现丢失的情况,尽管我会怀疑快递员本身,但凡事讲证据,因此我不可能直接接受快递员提出的赔偿。

因为说到底只是快递出了问题,还不至于到报警的程度,因此我只能向快递公司投诉,要求他们查明责任归属。

事后快递公司介入调停,对我而言也就是他们确认了责任归属,这时对方提出由快递员进行赔偿,那么我可以接受。与此同时,因为该快递公司已经出过一次类似的问题,造成了我的不信任,于是我提出此次赔偿使用别家快递,我认为这个要求无可厚非,同时我们双方为此达成了共识。

但在接收到赔偿的时候,我却发现赔偿品的快递单疑似伪造,同时在查证这张快递单确实是伪造后,我继续向快递公司提起了投诉。

投诉原因当然是快递员“伪造快递单”。

事实上这个事件很难说是其中某一方的绝对错误,如果当事收件人是以我上述的这种心路历程,我认为这样的处理方式没有任何问题,也确实可以称为正当维权。但毕竟其中还有很多细节是我们所无从知晓的。

而快递员在事件前半的处理也没有可以挑错的地方,在客户发现快件损坏,第一时间担起责任提出赔偿,并尝试给出了各种不同的赔偿方案,在这一点上,她是一个具有责任感的快递员。

但接受调停后实际执行赔偿的部分却显示出了不合理,“伪造快递单”这一点绝对是遵循她本人意愿进行的,因为根据新闻报道,她本人也承认了为了执行“完美犯罪”,还曾经想过让邮政的快递员帮她派送赔偿品的快递,但出于嫌麻烦,最终还是由她本人做了简单的乔装后进行了派送,甚至还被当场认出。

但我们不得而知的是这个“伪造快递单”的背后有没有可能隐藏着其它的隐情,比如她是否并没有按照当时的协商,而是购买了其它来源不明的芒果等等。

归根结底,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社会事件,不会真的有人去把整个事件查个清清楚楚,好来确认到底谁对谁错。媒体只需要把快递员和收件人放在一起,快递员三个字加粗高亮,就能引得一大波“善人”们的关注与躁动。

但大家这样的善,只是伪善而已。

快递小哥不容易,所以我们应该对他们好一点,不要太过苛责。

外卖小哥不容易,所以我们应该对他们好一点,送慢了送晚了也说声辛苦。

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不容易,所以我们应该对他们好一点,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建成了如今的城市。

这些话全都没有错,但不代表我们需要为此牺牲自己的权益。

记住,当你开始为了对他们好,而牺牲自己权益的时候,你对他们的感情不是尊重,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怜悯。

我非常深刻的记着我唯一一次投诉过外卖小哥的经历。

那天天气很好,无风无雨,为了尽可能错开中午的高峰期,我在十一点出头的时候就点了外卖,大概半小时后我做完手头的工作,打开手机确认了一下,外卖APP显示小哥已经取到了餐,同时屏幕上开始同步显示外卖小哥的位置。

紧接着下一项工作任务摆在了我面前,我继续埋头工作,再一抬头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我心想外卖也该到了,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他就在附近。

因为已经到了午休时间所以我开始盯着手机,但事情慢慢开始不对劲了,我的外卖小哥掉头又回了我点外卖的那家店附近,然后再一次到了我的位置附近,我打了电话过去,拒接。

接着他再一次回到了外卖店附近,而这一次出现了一个更神奇的操作,转单。他把我的这一单外卖配送转给了别人。这一次新的小哥的电话我打通了,跟他确认了转单的事实后,我拨通了投诉电话。

“客服你好,我要对我最近的这单外卖进行投诉,您那边能看到之前的那位骑手的信息对吧,我投诉他。”

这个外卖小哥,在我的位置与外卖店的位置之间,来来回回转了3圈,没有配送我的外卖。而从我点了单,直到我吃上饭,整整经过了3个小时。

这一次投诉之前,我是一个不论你送我的单有多慢,洒了我多少饭出来,只要你主动说一句抱歉,我都会一笑置之的那种,所幸大部分遇见的都是这样的。

但唯独这一位,我觉得他不值得我尊重他。因为他在他的位置上,并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

真正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认为,他与我没有任何不同,他在他的领域里做的很好;而不是他好可怜,他很不容易,我对他应该宽容一点。

我不介意对快递、外卖小哥说声谢谢,但我希望这声谢谢是因为他及时的送到了我的快递、外卖;我也不介意跟保洁阿姨随便聊聊,说声麻烦你了,因为她帮我做了我不愿意做的事;我更不介意与工人握手拥抱同吃一锅饭,因为我认为他与我的不同只是从事不同的工作而已。

正是因为现如今这种以善之名,散发着阶级怜悯的氛围,才让一部分人打心眼儿里觉得“我很可怜,我很辛苦,你们尊重我就应该对我宽容。”

然后怠慢他们本该做好的工作,反正我们不会计较的。

而一旦有小部分人开始维权,这些人的解决办法也简单粗暴,一哭二闹三下跪,事情越大越好,反正一旦关注的人多了,也只代表着这些可怜的,辛苦的人背后站着的“善人”们更多了。

到头来到底是谁把谁当傻子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