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学习国学第二十三天【智囊见大卷一·孔子】

 昵称32901809 2019-06-15

智囊见大卷一·孔子

【原文】

孔子行游,马逸食稼,野人怒,絷其马。子贡往说之,卑词而不得。孔子曰:'夫以人之所不能听说人,譬以太牢享野兽,以《九韶》乐飞鸟也!'乃使马圉往,谓野人曰:'子不耕于东海,予不游西海也,吾马安得不犯子之稼?'野人大喜,解马而予之。

评:人各以类相通。述《诗》《书》于野人之前,此腐儒之所以误国也。马圉之说诚善,假使出子贡之口,野人仍不从。何则?文质貌殊,其神固已离矣。然则孔子曷不即遣马圉,而听子贡之往耶?先遣马圉,则子贡之心不服;既屈子贡,而马圉之神始至。圣人达人之情,故能尽人之用;后世以文法束人,以资格限人,又以兼长望人,天下事岂有济乎!

【译文】

孔子有一天出游时,他的马挣脱了缰绳,啃食路边地里的庄稼,农夫非常生气,捉住马并把它关了起来。子贡前去要马,放下架子低声下气地恳求农夫,没想到农夫压根不理他。孔子说:'用别人听不懂的道理去说服他,就好比请野兽享用太牢(祭祀时所用的牛、羊、猪三牲,是最丰盛的祭品),请飞鸟聆听《九韶》(古乐名)一样。'于是孔子改派马夫前去要马,马夫对农夫说:'你从未离家到东边去耕作,我也不曾到西边来,但两地的庄稼长得一模一样,马儿怎知那是你的庄稼而不能偷吃呢?'农夫听了觉得有道理,便把马儿还给了马夫。

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粗人谈论诗书,这是不知变通的读书人所以误事的原因。马夫的话虽然有理,但这番话若是从子贡口中说出来,恐怕农夫仍然不会接受。为什么呢?因为子贡和农夫两人的学识、修养相差太远,彼此早已心存距离;然而孔子为什么不先让马夫去要马,子贡心中一定不服气。如今不但子贡心中毫无怨尤,也使得马夫有了表现的机会。圣人能通达人情事理,所以才能人尽其才。后世常以成文的法规来束缚人,以各种资格来限制人,以拥有多种长处来期望人。这样,天下之事怎么还能有成功的希望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