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64726152 / 贡公族谱 / 彻底弄清“韩改韦”的真面目(上篇)

分享

   

彻底弄清“韩改韦”的真面目(上篇)

2019-06-15  昵称64726...
世界韦氏宗亲会

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姓韦;请点击上面“世界韦氏宗亲会”关注,拥抱全世界韦氏大家庭,我们在北京为您报道全世界韦氏大小事,和各地宗亲交流,携手同行,弘扬韦氏文化,共建繁荣韦氏,传播韦氏正能量

喜讯:《世界韦氏总谱》发行公告

韦树积  中国韦氏文化研究会会长

“韩改韦”一姓,自明朝后,广西西南一带讹传了几百年,甚至有相当一部份韦氏支系列入家谱传承记载,误导本身是韩改韦后裔。尤其明显突出典型的值得严正指出:宾阳北街韦氏总堂第九、十届理事会误导将韩姓韦天贡、田宏两位异姓名字刻于韦氏总堂牌讳上,与韦山涛公同辈排列作为先祖拜祭。这样就变成两姓血缘总堂,引发了广大宗亲强烈义愤。理事会犯了原则性奉安牌讳严重错误,族中引发了广大宗亲强烈反响。对于这个问题,要彻底弄清,韩改韦在我韦氏族上的渲染,以及广大宗亲对族史加深认识,现对韩改韦的时代历史背景以中国史书记载与中国历史纪年逐一列叙加以考证。现归纳起来从下面五个问题论述:

1、韩信被吕后谋杀时代背景;

2、认清韩信其人其事(即韩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地位价值如何?刘邦对韩信关系如何?)

3、认真领会吕后(即吕雉,刘邦第一任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在西汉中地位以及对刘邦的辅佐。

4、吕后为什么要杀韩信?

5、吕后诱杀韩信经过,以及通过萧何才得心应手,当时萧何心理情况如何?

下面将各个问题加以考证、论述:

一、韩信被杀害的时代背景

根据《史记》《汉书》《中华姓氏通史》记载:

《史记》文白对照第五册卷93淮阴侯列传33第2764页;《中华姓氏通史》第三卷第五章;《韩氏名人录》第1062页;《韩信》《汉书》第5卷。

韩信,淮阴(今江苏清江西南)人,汉初军事家,秦末农民起义时最初跟随项羽,不得重用,后来跟随刘邦,经萧何推荐,被任为大将。楚汉战争时,他率军抄袭项羽的后路,采用“陷之死地而后生”的战术,大破楚军20万。西汉建立后,被封为齐王,其善于用兵著称,与张良、萧何并称“兴汉三杰”,由于其战功卓越,为刘邦平定天下,于公元前196年(即高祖11年)被吕后布局通过萧何诱骗韩信为庆贺平叛陈希大功告成,文武百官欢聚一堂庆贺,终后,被吕后于长乐宫,用刀砍死韩信。一代功臣,惨死于吕后,时年即西汉公元前196年。

上述史料记载一应俱存,毫无质疑,是铁的事实。

韩信在西汉公元前196年被吕后诱杀于长乐未央宫,殊夷三族史记记载一清二楚。但是,就韩信其人及其家世而言,夷三族等于满门抄斩了,半点姑息的余地都不存在,这是铁的事实。

从文章逻辑性来说,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就没有舞文弄墨的余地。

以上论述是韩信被杀时代背景。

《史记》淮阴侯列传三十二,译文第2762页,《史记》第五卷“司马迁有……这样一段话……吕后打算召韩信来,又恐他的党羽不肯就范,于是就和萧何相同合谋,派一个人假装从高祖建阳城来说陈希己被杀死,列侯群臣都要来庆贺。萧何同样欺骗韩信说:“虽然你有病,但还是勉强去庆贺一下。”韩信进了宫,吕后派武士把他捆绑起来,在长乐宫钟室里杀了他。韩信临斩时说:“我后悔没有采纳蒯通的计策,竟被妇人小子所欺骗,这岂不是天意吗?”于是诛灭了韩信三族。

《史记》解释三族指:父族、母族、妻族

“夷”:除灭。“夷三族”古代的一种酷刑,用以镇压人民起义或王朝内部的反叛者。

二、韩信其人其事,刘邦如何重用韩信?

据《中华姓氏通史》韩姓名人录第三卷1062页记述:韩信,淮阴(今江苏清江西南)人,汉初军事家,秦末农民起义时最初跟随项羽,不得重用,后归顺刘邦,经萧何推荐被任为大将,楚汉战争时,他率军抄袭项羽的后路,采用“陷之死地而后生”的战术,大破楚军20万。西汉建立后,被封为齐王。以善于用兵著称,自称“多多益善”,与张良、萧何并称“兴汉三杰”。

《史记》卷第五卷92,淮阴侯列传三十二第2752页论述一一译文:淮阴侯韩信是淮阴人,当初还是平民的时候,家里贫穷又放荡不检点,未能被推行为地方官吏,他也不会经商谋生,经常依靠别人来糊口度日,人们都讨厌他。他曾多次到乡下南昌亭亭长家里去要饭吃,一吃就是几个月,亭长的妻子对这事也很头痛,于是就早早地在床上把饭吃了,到吃饭的时候,韩信来了,就不再给他饭吃了,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很生气,从此就和他们断绝了关系,离开了他家。

韩信在城下钓鱼,有几位老大娘也在那里漂洗绵絮,有一个老大娘看见韩信饿了,就给他饭吃,连续漂洗了十几天,天天如此,韩信很高兴,对那位大娘说:“我将来一定重重报答你。”大娘生气地说:“大丈夫不能靠自己养活自己,我是可怜你才给你饭吃,难道是想你报答吗?”

淮阴的屠户中有个年轻人侮辱韩信说:“你虽然长得高大,喜欢带刀配剑,其实内心是很胆怯的。”并且当众侮辱韩信说:“如果你真不怕死就用剑来刺我,怕死就从我的胯下爬过去。”于是韩信看很久,低下身子从他的胯下爬了过去,街上的人都嘲笑韩信,认为他是个胆小鬼。

当项梁渡淮北上的时候,韩信带着剑投奔了项梁,做了项梁的部下,没有什么名气。项梁被战败以后,他又归属项羽,项羽任他为郎中。他曾多次向项羽献策,项羽都没有采用。汉王刘邦入蜀时,韩信又逃离楚军归附了汉王,但仍没有什么名气,只做了个管理仓库的小官。后来他犯法,当处斩刑,同伙的十三人都己处斩,轮到韩信时,他抬头仰视,正好看见滕公说:“汉王不是想统一天下吗?为什么要斩杀壮士呢?滕公听了他的话后感到很惊奇,又见他相貌非凡,于是就把他释放了。和他交谈了一番,很欣赏他,并把此事告诉了汉王,汉王任他为治粟都尉,但并没有感到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韩信曾多次与萧何谈论事情,萧何很赏识他。在去南郑的途中,将领中有数十人半途逃亡,韩信揣想萧何等人己经多次向刘邦推荐自己,但刘邦并不想起用,于是韩信逃走了。萧何听说韩信逃走以后。来不及向汉王报告,就亲自去追赶韩信,有人向汉王说:“丞相萧何逃跑了。”汉王听了非常生气,如同断了左右手一样,隔了一两天,萧何来拜见汉王,汉王又生气,又高兴,骂萧何说:“你为什么逃走?”萧何说:“我不是逃走,我是去追逃跑的人。”汉王说:“你去追的是谁?”萧何回答说:“韩信。”汉王又骂道:“将领中已逃跑的几十个,你都没有去追,追韩信,这是骗人。”萧何说:“那些将领容易得到,至于像韩信这样的人是国家中独一无二的人才,大王如果只想长期称王于汉中,那就可以不用韩信,如果决心争夺天下,除了韩信,就没有能与你共计大事的人了。这就要看大王怎样决定了。”汉王说:“我也想向东扩展,怎么愁心满结地久居于此?”萧何说:“如果大人决心向东扩展,能起用韩信,韩信就会留下来,如果不起用韩信,韩信还是终归要走的。”汉王说:“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任他为将领。”萧何说:“虽然你任他为将领,但韩信仍然不会留下来。”汉王说:“那就任命为大将。”萧何说:“太好了。”于是汉王就要召见韩任命他为大将军。萧何说:“大王一向对人轻慢无礼,现在任命大将军就好像叫小孩子似的,这就是韩信所以要离去的原因。大王如决心要拜他为大将军,就要选个吉日良辰,沐浴斋戒,设置高坛,广场,准备好了拜大将军的仪式才可以。”汉王同意了萧何的意见。诸位将领都很高兴,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要做大将军了,等到任命大将军时,原来是韩信,全军都感到惊讶。

韩信的授权仪式结束后,汉王坐了下来说:“萧丞相曾多次赞赏将军,将军将用什么良策来教导我呢?”韩信谦让了一番后就问汉王说:“现在要向东扩展,争夺天下霸权,你的对手岂不就是项羽吗?”汉王说是这样。”韩信说:“大王自己估量一下,在勇敢善战、兵力精强方面与项王相比怎么样?”汉王沉默了好大一会儿说:“我不如项王。”韩信行了再拜礼后赞佩地说:“我也认为大王在这几方面不如项王,然而我曾侍奉过他,请让我谈谈项王的为人:项王发怒呼喊时,千百人都吓得胆战腿软,然而他不能任用有才能的将领,这只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平素项王待人恭敬慈爱,言语温和,有人生了病,他能够同情流下眼泪来,并把自己的食物送给他们吃。但到了别人有了功劳应当加赏封爵时,他却把加赏封爵的印位玩弄得棱角磨没了还不舍得给人家,这就是所谓的妇人之道。项王虽然称霸了天下,而且诸侯都臣服于他,但他并不居守关中而以彭城为都城,违背了义帝的约定而把自己亲信的人封为王,诸侯们对他的这种做法都愤愤不平。诸侯们看见项王把义帝驱逐到江南,也都回去驱逐他们的君主,占据了好地方而自立为王。凡是项王军队经过的地方都遭到了蹂躏和破坏,天下的人们都怨恨他们,百姓也不愿归附他们,只不过是迫于威势,勉强服从他们罢了,名言上虽为霸王,实际上已失去了民心。所以说他的强大很容易就会削弱。现在大王果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天下勇敢善战的人,有什么敌人能不被诛灭呢?把天王的城邑封给有功之臣,那还有什么人会不服从你呢?率领正义之师,顺从思乡东归将士的心愿向东进军,还有什么人会不被打败呢?况且分封在秦地的三个王都是秦国的旧将,他们己经率领秦国子弟出来作战好几年了,他们中间被杀死的和逃亡的人不计其数,又欺骗了他们的部下,投降了诸侯,到了新安,项王用欺诈的手段坑杀了秦国的降兵20余万,唯独章邯、司马欣、董医三人没有被杀,秦国的父老兄弟们怨恨这三个人,而且恨之入骨。现在项羽倚仗威势强封这三人为王,秦地百姓并不拥护他们。大王入武关时,秋毫无犯,废除了秦国的苛刻刑法,并且和秦地的百姓约法三章,秦地的百姓没有一个不希望大王在秦地做王的,根据当初众诸侯的约定,大王当在关中为王,关中的百姓也都知道这件事,可是大王推掉了应得的封爵而入汉中秦地的百姓没有不怨恨的。现在大王举兵东进三秦之地,只要发一道檄文就可以安定。”汉王听了非常高兴,自己也认为与韩信相见恨晚,于是听众了韩信的计策,部署了各位将领作战计划。

八月汉王起兵从陈仑出发向东进军平定了三秦之地,汉二年出函谷关,收服了魏王豹、河南何申阳、韩王郑昌、殷王司马印也都投向了汉王。于是汉王联合齐、赵共同攻击楚军,四月到了彭城,汉王被击溃而还,韩信把溃散的士兵集中起来和汉王会师荥阳,又向楚军发起进攻,在京索之间打败了楚军,因此楚军终不能向西进攻。同年汉王任命韩信为左丞相,率后攻打魏王,魏王在蒲板布置了重兵把守,封锁了临晋关,于是韩信也布置了疑兵,故意摆开了船只,做出渡临晋关的样子,而伏兵却从夏阳用木制的罂浮水渡过黄河,偷袭魏都安邑,魏王豹听了大吃一惊,于是领后进击韩信,结果魏王豹被韩信所俘虏,从此平定了魏地,设为河东郡。韩信顺势向北攻打赵国、代国,乘胜开赴荥阳。以上乃韩信暗渡陈仓平定三秦,战略战术获得汉王万分赏识。

韩信节节胜利智谋攻打赵国,而赵国策略广大的广武君,在韩信措手不及的突攻之势下,却失去了理智。

当时韩信派人暗中侦察,率后进入井陉狭道,在距离井陉口三十里的地方停下休息,半夜传令军中准备出发,选出二千轻装骑兵每人拿面红旗从小道前进,隐蔽在山里窥望赵军,并告诫士兵们说:“赵军看见我们逃跑,一定会倾巢出来追赶我们,(在这个时候)你们快速冲进赵军营地,拔掉赵军旗帜,立起汉军的红旗。”同时下令让副将先给士兵们吃点食物说:“今日打败赵后会餐。”各位将领都在点头不大相信,只好假装答应说:“遵命。”韩信又对军官们说:“赵军已经先占据有利地势扎下营垒,而且在他们没有看见我军大将旗鼓时是不会出来攻打我们的先头部队,怕我们到了山路险陕的地方会退回来。”韩信于是派了一万人作为先遣部队,出了井陉口就背靠河水排开阵势,赵军看到以后便大笑不己,天刚亮的时候,韩信树起大将旗帜,大吹大擂地开出井陉口,此时赵军开营出击汉军,两军鏖战了很久,在这个时候,韩信、张耳假装战败,丢弃了旗鼓逃回了河边的阵地,河边的部队打开营垒让他们进去,然后又和赵军大战一场,赵军果然倾巢而出争相掠夺汉军的旗鼓,追逐韩信、张耳。韩信、张耳已经回到河边的军营里,全军将士殊死作战,赵军无法打败,韩信派出的二千骑兵在等到赵军倾巢出来争夺战利品时,冲入赵军的营地,拔掉赵军的全部旗帜,插起了两千面汉军红旗。赵军已无法打败汉军,也不能抓到韩信等人,想收兵回营,但发现里面全部插起了汉军红旗,因此大为惊慌,认为汉军全部俘虏了赵军的将领。于是队伍大乱,士兵们也纷纷逃跑。赵军将领虽然斩杀了不少逃兵人,但仍阻止不了,这时汉军两面夹攻,大破赵军,俘虏大批人马,在泜水上斩杀了城安君,陈余抓获了赵王歇。

韩信传令军中不要杀死广武君,如果能有人抓活广武君,重赏千金,于是,果有将士捆着广武君送到了韩信指挥部,韩信解开了捆绑,请他向东而坐,自己却向西而坐,用对待老师一样的礼节来对待他。

诸将领来向韩信呈献首级和俘虏完了之后,向韩信表示祝贺,有人因此问韩信:“兵法上说布置阵地要右背山陵,左对川泽,召集将军反而命令我们背水列阵,还打败赵军后会餐,当时我们都不敢信服,然而竟取得胜利。这是什么战术呢?”韩信说:“这在兵法上也是有的,只是我们没有细看罢了。兵法上不是说:“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吗?”各位将领都很佩服地说:“非常正确,这是我们所想不到的。”

平复赵地后,韩信领兵东进,攻打齐国。齐王田广、龙且两军联合起来和韩信作战。楚王派龙且为将军,率领号称20万大军前来救齐。当时有人劝龙且说:“汉军远征奋战,其锋不可阻挡,齐、楚两军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士兵容易溃散,不如深沟高垒,让齐王派他的亲信大臣去招抚丢失的城邑,被丢失的城里官听说自己国土还在,又有楚国来援救,一定会把反叛汉军(而汉军远居二千里之外的异国他方,齐国城邑的百姓都反对他们,势必没有地方得到粮食)不战而降。”

龙且说:“我平素深知韩信的为人,是很容易对付的,于是决定与韩交战,决一雌雄。与韩信的部队隔着潍水摆开阵势,韩信于是派人连夜做了一万多个袋子,装满沙子,堵住了潍水的上游,然后带领一半人马渡河袭击龙且,韩信假装战败而后撤,龙且果然高兴至极地说:“我本来就知道韩信这个胆小鬼。”于是领兵渡过潍水追击韩信。韩信派人打开了堵水的沙袋,大水一涌而至,龙且的军队四处逃散,齐王田广也逃跑了。韩信追击败兵直至城阳,全部俘虏了楚军士卒20万。汉四年,韩信全部降服平定了齐国,大获全胜。

韩信在楚汉战争中战略策略卓绝,渡过四河俘虏了魏王,活捉了夏说,率兵攻下井陉,杀死了城安君,夺取了赵国,迫降了燕国,平定了齐国,南面摧垮了楚国二十万大军,东面杀死了龙且。韩信在楚汉战争中大战项羽,连战连胜,直至项羽气死身亡。韩信威震天下。当时齐国人军事谋略家蒯通深深赞许:眼下的局势,唯有韩信能定天下,再也没有其二,西汉的江山归功于韩信,为刘邦定夺天下后深深归结韩信十大功劳获得。

现根据《中华姓氏通史》11卷5416页萧姓名人,萧何记载考有这样记述:“陪侍君王,身不由己。”

萧何身为丞相,是国家股肱重臣,但高祖多疑善忌,喜怒无常,实在不好侍奉。萧何陪侍君王,做事往往身不由己,处于难已举措之地步。

汉高祖十一年(前196年),陈希反叛朝廷,高祖亲率部队征讨,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淮阴侯韩信有反叛迹象,于是吕后便订下计谋,谎称刘邦已消灭陈希,令朝臣前来祝贺,并让萧何去请韩信前来。

萧何明知内里有诈,但一来不愿因自己再加深吕后与淮阴侯之间的猜忌;二来谅吕后也不敢违背高祖的约言(当年韩信立下十大功劳,高祖亲口许诺韩信“三不死”——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兵器不死)。便遵令去请韩信。谁知吕后早有预谋,竟然把韩信闭入铺盖地毯的钟室中,不见天日,不踏地面,用菜刀砍死。

以上详细论述是根据《史记》《韩信列传》《中华姓氏通史》第11卷条文考录。

综合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1、韩信在西汉是一名卓绝的军事家,是一个三不死的人。

2、刘邦重用韩信,韩信为刘邦平定天下,取得天下,因而韩信是刘邦的重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