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都会背他的诗,却没人知道他一辈子有多惨,85岁穷困而死!

原创
2019-06-18  秦岭一白

1125年,37岁的陆宰带着家人进京上任。

他昂首挺立站在船头,背后的水手们都在悄声嘀咕:这哥们就是山阴豪族啊,听说他爹的导师是王安石,岳父老爹还当过宰相...

陆宰没功夫搭理粉丝,他的内心很焦急,因为船舱里的妻子快要生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陆宰顿然抚掌大笑。这位诗书满腹的才子,终于给三儿子想好了名字。

你在河上出生,那就叫陆游好不好?

陆游两岁那年,金兵攻破汴京。

徽钦二宗等数千人被绑去北方,史称靖康之耻。

高宗一路马不停蹄的逃往南方,史称建炎南渡。

陆宰带着全家老小,先是逃回老家山阴,接着又躲避到东阳。一路所见尽是沿烧数千间,臭闻数百里。

陆游算是比较幸运,他还分不清大人们撕心裂肺的绝望哭喊,和自己想要吃奶的撒娇哭喊有何不同。

但是陆宰没法视若无睹,他屡次建议南宋皇帝赶快处理北宋问题,结果自己先被求和派当成问题处理了。

陆宰被撤职赶回老家,他醉心于收藏各类书籍。后来朝廷重建皇家图书馆,还派人过来复印了13000多卷。

陆游,从小就是在父亲的书房里泡大的。

一把梯子、一本字典、一本怎么查字典。

小陆游虽然天资聪慧,但是也很难看懂这些超龄读物。有次,他拿着张载的“横渠四句”去请教父亲。

在他眼里,父亲是个无所不知的人。然而这一次,陆宰接过书本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念叨着: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

陆游:原来爹也有不懂的啊!

陆宰:呵呵,舅舅家的表妹来了,你们去玩会吧。

看着撒欢跑出去的儿子,陆宰长叹一声:唉!懂的愈多痛苦愈多,真希望你永远都别明白那么多大义。

除了看书,陆游最喜欢和表妹玩耍。她叫唐婉,比自己小3岁。

陆游拿出新写的诗文,唐婉奶声奶气的照着念

唐婉拿出刚画的图作,陆游有板有眼的照着描

大人们一脸忧愁的谈论国事,却被俩孩子的嬉闹声冲淡了很多。看着这对天真活泼的金童玉女,陆游的母亲笑着说:

真般配,要不给他俩订个娃娃亲吧。

陆家送给唐家一支凤钗,陆游和唐婉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他们看来,金银首饰还没棒棒糖的诱惑力大。

可惜,这支凤钗换来的不是青梅竹马白头偕老,而是一段凄婉的爱情悲剧和两首更加凄凉的宋词。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陆游写的诗词文章非常漂亮,十二岁就才名远扬。随着年龄增长,那些晦涩难懂的古语也渐渐贯通。

他明白“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却选择“读书本意在元元”。

他明白“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却选择“浩歌陌上君无怪,世谱推原自楚狂”。

历代为官的显贵家世,不光给陆游带来登仕郎的公务岗位,也让他继承了祖辈的坚傲风骨。

绍兴和议,淮河大散关变成了宋金边界

岳飞死了,满朝文武无一人敢发声

韩世忠辞职了,宅在家里修佛老(见秦岭一白.韩世忠篇)

...

每当听到这些消息,陆游都无比激愤:北方刀光血影,南方歌舞升平,你们这冰火两重天玩得很溜啊!

大宋的半壁江山就像是半杯水,有人欢庆还剩有一半,有人痛惜洒掉的那一半。

陆游已经明白很多大义,也懂得父亲为何总是闷闷不乐。陆母看见儿子房间里贴着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不禁担心他走上丈夫的老路。

年轻人血气方刚,国事哪有那么简单,得赶紧让他安心过日子。

19岁的陆游和唐婉成亲了,很快融化在甜蜜的二人世界里。看着小两口整天吟诗作对,陆母又担心儿子丢了志气。

你爷爷是副宰相,我爷爷是正宰相。你这登仕郎只是个九品官,不努力怎么行!

陆游又钻回父亲的书房,但是陆母对儿媳妇越看越不顺眼。她总觉得唐婉妨碍儿子上进,开始后悔这门婚事。

3年后,陆宰死了。

陆游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母亲就逼着他休妻:你爹没了,你那两哥哥指望不上,陆家的前途就靠你了。

棒打鸳鸯散!唐婉改嫁到另一处豪门,陆游续娶另一位大字不识的女子。

快乐总是短暂的,换来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长叹。陆游还不知道,自己的痛苦长叹竟然会长达六十年。

小家没了,陆游的心里只剩下大国。

1153年,28岁的陆游去杭州参加锁厅考试。只要考过就能升职加薪,不及格的话继续回原岗位上班。

同志三四人,辩论略相当。

落笔辄千言,气欲吞名场。

陆游不小心考了第一名,很对得起考前吹牛的豪情。但是秦桧很不爽,因为陆游排在秦埙的前面。

秦桧:这孙子的名次怎么比我孙子还高?

考官:人家文章写的好啊。

秦桧:拿来我看看。

考官:先去洗手。

秦桧:我靠!这货居然敢鼓吹北伐。

考官:我觉得写的很棒。

秦桧:我最恨当老二了,没想到连我孙子也要当老二!

考官:你可不就是二...

秦桧撤了考官的职,撕了陆游的卷子,还扬言地板就是他职业生涯的天花板。

第二年,陆游跑去参加礼部的考试。主考官依然将他的卷子排在第一名,结果秦桧又跑过去给撕了。

南宋二把手居然是个移动碎纸机,还是人工智能版的。陆游深受打击:笔试第一有毛用啊,内幕太黑了。

情场失意,考场更失意。

啥事都没干,就莫名其妙地得罪了当朝大佬。陆游屈闷之下去沈园散心,这才发现老天玩起他来真是无底线。

看到唐婉和新老公游园赏花,陆游感觉像被雷劈了。

看到唐婉朝着他哀怨的苦笑,陆游感觉又被雷劈了。

心痛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脸面上却要强颜欢笑。三个文化人坐下饮酒闲聊,最后还是陆游忍不住先溜了。

他实在压抑不住相思之情,借着酒劲在公园墙壁写下《到此一游.钗头凤版》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销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看到后,也给陆游回题一词,就好像当年的小两口吟诗作对。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没过多久,唐婉病死了。

1155年,秦桧挂了,30岁的陆游才正式走上仕途。

先是在福州当资料员,后来调入朝中整理文书(敕令删订官),初次见面就给宋高宗提建议。

杨存中的权利过大,要给这位开国元老减负。

大臣爱送奇珍异宝,皇帝必须整治奢靡之风。

非王族的功臣封爵,这是渎乱名器乞加订正。

...

赵构的老爹被金人弄死在五国城,大哥还在燕京当囚犯。他白天摆出老大的架势,谁知道晚上都会想些啥。

皇帝当到人格分裂,赵构也不愿舍弃自己的小富贵。他觉得求和派不一定是为自己好,但主战派一定没拿自己当老板。

陆游就很不错嘛,也不关心战和问题,只管刚正敢谏净化朝风,那就升迁到大理寺吧。

宋高宗给秦桧谥号“忠献”,就是给大家一个信号。陆游要再写“喜论恢复”的文章,就不是撕卷子那么简单了。

那就熬呗,反正你又没儿子。

1162年,宋孝宗继位。

赵眘是赵匡胤的后人,看着自家资产被二大爷家搞的严重缩水。他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给岳飞平反。

这也是一个信号。

陆游因为文章写的好,受到孝宗皇帝的大力表扬:游力学有闻、言论剀切,还将他的学历改成进士。

陆游很激动,不是自己的考试成绩被恢复,而是大宋终于等来立志北伐的明君。

陆游彻底释放主战态度,他建议皇帝铲除无能的将帅(官吏将帅一切玩习,宜取其尤沮格者,与众弃之)。

第二年,隆兴北伐。

第三年,隆兴和议。

三十多年来委屈求和,让南宋盛产唱歌跳舞的将军。再加上遇到彪悍的金世宗,最终只得卖地赔钱。

陆游上书建议迁都:江左自吴以来,未有舍建康他都者。临安形势不固,馈饷不便,海道逼近...

陆游的眼光已经投向下次北伐,但孝宗皇帝却遭受到会心一击。

南宋的经营方针,从收复失地转向经济发展。

和抢地盘比起来,开发治理要容易的多。随着文化经济呈井喷式发展,南宋很快陶醉在“中外无事”的太平乡里。

但是陆游并不安心,他的北伐梦想从未打折。

眼见龙大渊等人进宫忽悠皇帝,出宫到处安插自己人。陆游对素有威望的张焘说:此二人荧惑圣听,公及今不言,异日将不可去。

老张熬夜写好奏章,皇帝看完勃然大怒。龙大渊等人跟着他混了二十多年,全靠马屁拍的让人欲仙欲死。

宋孝宗质问张焘是听谁说的,老张情急之下反手一指:陆游

于是,陆游被贬到建康府。

陆游来到地方上,整天和张浚等人混在一起。他们高谈阔论北伐方案,还经常写诗勉励大家保持抗金信心。

张浚是个强硬的主战派,曾经气的宋高宗大骂:朕至覆国,不用此人矣。后来领导隆兴北伐失败,被求和派黑到底朝天。

陆游得罪过的那些人,联名举报他交结台谏,鼓唱是非,力说张浚用兵。

这一次,陆游被撤职赶回老家。

他想起父亲也曾这样丢了工作,也是在40岁的时候。陆游忽然间明白,横渠四句为何能让人默默无言...

但是,他不会像父亲那般轻言放弃。

4年后,陆游被派去夔州上班。他拖家带口从浙江赶往重庆,160天的行程里写下六卷《入蜀记》。

大宋河山,真的好美啊。

1169年,宋孝宗准备二次北伐。

因为大宋皇陵还在金国地盘上,几十年都不敢过去扫墓。而且金叔叔的圣旨到了,他还得恭恭敬敬的站起来。

王炎在大散关附近屯兵,陆游被抽调过去当幕僚。

接到调任书那刻,陆游激动的泪眼朦胧。二十多年做梦都想北上中原,如今终于可以踏上边关战场。

查勘各处要塞,观摩将士演练。陆游写下生平唯一的战略报告《平戎策》:经略中原必自长安始,取长安必自陇右始...

然而八个月后,南宋却要未战先退。老王调回京城,幕府就地解散,陆游的《平戎策》也被撕了。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京华结交尽奇士,意气相期共生死。

千年史策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

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嶙峋。

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写完《金错刀行》,陆游落寞难舍的离开前线。他回到蜀中当了个参议官,闲的都能淡出鸟的那种。

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陆游却是愈加孤愤。

他坚持上书北伐,根本无人搭理

他写下《蜀州大阅》,暗讽朝廷养兵不用

...

范大成调任四川,很欣赏陆游的才华。而陆游也钦慕老范,这位进士老哥打过仗、谈过判,还干过礼部尚书。

老范讲了很多高层故事,陆游或心驰神往、或自惭形秽...自己的才华不比他差,为何一丁点机会都没有...

二人经常以文会友,无视上下级之间的规矩(以文字交,不拘礼法)。求和派弹劾陆游,说他的形象有损官家威严(不拘礼法,恃酒颓放)。

陆游再次被免职,回家后就病倒了。

你们告老子颓放?那老子干脆改名叫“放翁”!看看你们还能咋滴!那一夜,陆游写下《病起书怀》。

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

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

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

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

范大成调任回京,陆游强撑病体赶来送行。他还让老范多劝劝皇帝:公归上前勉书策,先取关中次河北。尧舜尚不有百蛮,此贼何能穴中国...

1179年,54岁的陆游被派往江西。

当地遭了水灾,陆游强令赶紧开仓放粮,然后才给朝廷写救灾申请。回京后,被赵汝愚弹劾:不自检饬,所为多越于规矩。

这次,陆游被赶去管理道观。宋孝宗过去烧香,看到无所事事的陆游时神情很复杂。

这么有才华的一个人,为何仕途如此坎坷?或许,这就是命吧!

陆游去严州上任前,特意去向皇帝辞行。宋孝宗对他说:严陵山水胜处,职事之暇,可以赋咏自适。

陆游在岗位上兢兢业业,深得当地百姓爱戴。他将写过的诗词整理成《剑南诗稿》,其中就有首《书愤》。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那一年,陆游已经62岁了。他明知自己的中原梦注定要破碎了,但抗金心志依然没有动摇。

宋孝宗看过陆游的诗文后,对身边人说:游笔力回斡甚善,非他人可及。

第二年宋孝宗禅位,宋光宗继位。陆游又上书申请北伐,还规劝新皇帝生活要节俭。

赵惇本就体弱多病,连耳根子都比常人软。主战派全被撤职赶回老家,陆游以“嘲咏风月”为由被罢免。

陆游的傲骨并没改变,他还像14年前自号放翁那般,又将自家房子改名为“风月轩”。

老子就是要跟求和派抬硬杠!

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陆游听着窗外风雨大作,心生悲愁而难以入眠。他提笔写道: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朱熹看罢后,不禁为陆游感叹:其能太高,迹太近,恐为有力者所牵挽,不得全其晚节。

老朱万万没想到,他对老友的挂怀之语,竟会被别人当成陆游晚年失节的证词。

1194年,太上皇宋孝宗病死,宋光宗却不愿出来披麻戴孝。

韩侂胄等人冲进宫废了宋光宗,改立赵扩为宋宁宗。老韩为了打压竞争对手,连带着将道学名人全部干翻。

这场“庆元党禁”中,理学派被冠以“伪学”受冲击最大,而朱熹本人更是被流放到武夷山。

朱熹病死后,赋闲在家的陆游写下《祭朱元晦侍讲文》:某有捐百身起九原之心,有倾长河注东海之泪...

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早已被排除在朝局之外。他闷闷不乐的沉醉在书房里,就像父亲当年那样教导儿子。

他给小儿子写下8首《冬夜读书示子聿》,其中第3首更是流传千古。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1202年,罢官十三年的陆游被派去修国史。

他用一年时间编完《两朝实录》和《三朝史》,还私自编修十八卷《南唐书》,然后申请回家养老。

这是陆游生平第一次主动辞职,毕竟他已经78岁了。

辛弃疾慕名拜访,这位60多岁的小老头满口还是:抗金!抗金!两人谈论起坚守一生的北伐梦想,双双老泪纵横。

眼看快到饭点了,辛弃疾还坐着不走。陆游哈哈苦笑道:贷米东村待不回,钵盂过午未曾开啊!

辛弃疾看得出陆游很穷困,但没想到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他想资助却被陆游拒绝:两公穷达何足道,同是逸气横清秋。

辛弃疾入朝为官时,陆游还嘱咐他要好好协助韩侂胄,早日实现复国大计。

陆游对韩侂胄的期望很高,因为老韩是铁杆主战派。

自称“穷死士所有,权门不可谒”的陆游,还专门给老韩的私家别墅写过两篇文章《南园记》、《阅古泉记》。

然而,这却成为他“晚年变节”的证据。

1206年,韩侂胄出兵北伐。

81岁的陆游欣喜若狂,没想到死前还能看到梦想实现。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失声痛哭:北方受难的同胞啊,朝廷终究不会遗弃你们!

陆游心中那团热火,比六十年前燃烧的更加炽烈。

前线有叛变的奸细,朝中有拆台的软蛋。

次年,韩侂胄被求和派暗杀,脑袋被送往金朝请罪。宋金签订了嘉定和议:金国升级当伯父,南宋赔付军银300万两。

陆游悲愤之下喷出一口老血,此后便卧床不起。陆游总会悲恸道:老天让我活的这般高寿,难道只是为了玩弄吗?

1210年,陆游在山阴老家病逝,终年85岁。

临终前,形容枯槁的陆游望着北方。脑海中浮现出父亲、唐婉、大散关...口里含糊不清的做了首绝命诗。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一生历经4位皇帝,罢官贬职5次,写出1万多首诗词,最后在穷困潦倒中抱憾而逝。

如此赤子之心,却被后世好事者斥为晚年变节,理由便是为韩侂胄写过文章。

要想搞倒一个人,最好是从道德层面下手。

庆元党禁中,韩派捏造朱熹的生活作风有问题,借此全面打压理学派。

老韩被杀后,理学派将韩侂胄和秦桧相提并论,光荣入选宋史奸臣传。

陆游若地下有知,或许会说:别特么闲扯淡,谁要北伐老子就跟谁干!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