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我养了一只白眼狼

原创
2019-06-19  物道

物道君语:

物道君最近养了一只猫。

每日喂食、铲屎,逗猫,原以为会是一只乖宝宝,永远可抱可亲,永远会在家门口等你回来。结果发现养猫,不过就是养一只白眼儿狼。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猫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每日给它铲屎喂食,每日好吃好喝地供着,它懒得理你的时候就懒得理你,看你不爽时也是一爪子就上来。它总是只想做自己,所以偶尔就要上窜下跳发神经。

虽说养了一只白眼儿猫,但仔细一揣摩,何尝不是理想的人际关系呢?

收藏家马未都养了不少猫。

每次他写东西到深夜时,猫就会陪着他。它哪也不去,也不挨近,就坐在书房里,距离他一米的位置,趴着。

有时,他写累了也会逗逗猫,但猫不会来打搅。和你做伴,但保持彼此的空间。

似乎猫和人的关系总是如此,一定会有点距离感,不会像狗一样亲密无间。甚至在某些时候,当猫想做自己时,便不会理你怎么想。

很多人说养猫就是养只白眼儿狼。它不像狗崇拜依赖你,一直都坦然做自己。可是,我们却甘之如饴,甚至找到一点生活哲理。

爱我不是“为你好”,让我做不想做的事

友人最近被猫抓伤了。

起因是带猫去洗澡。素来,猫有自己一套清洁方式。但是,生活在城市里,人类也有自己一套清洁法则。

有些猫洗完澡,身上香喷喷的。对于以气味来认识世界的猫来说,经常有好几天在迷失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吗?”

友人的猫,每次洗完都要花一两天时间舔自己,极其不喜欢。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次要带它猫洗澡时,那几天它也似乎闷闷不乐,一察觉到了什么,马上箭步飞逃。友人又上前一逮。正要逮住时,猫转头一伸爪,小眼睛迸得贼亮,友人的手腕上立马出现了几道清晰的抓痕。

乖乖,无论和人类住在城市有多久,身上的野性永远都不会被驯服。

友人气死了,骂道:“这只白眼儿狼,给你好吃好喝,说抓就抓!带你去洗白白还生气!你这只兔崽子!”

猫也深知事情不妙,赶紧躲到角落里。那几日,一人一猫,都是两脸冷漠。

友人经过这番痛定思痛,得出一个新感悟:

给猫洗澡,在人类看来是对猫好的事。但对猫来说,这是一件不喜欢的事。所以,就算你养了我好几年,对我很好,可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要表达出来,管你想什么呢!

在我们的成长中,也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事:父母要求你报这个学校,选这个专业,选这个工作,因为这是“为你好!”

可是,很多时候并没有真正问过我们,你想要什么?你喜欢什么?

如果爱我,就请尊重我,而不是按你喜欢的样子来要求我生活。

虽然我会陪着你,但我依然是我自己

但有时候,猫也是极通人性的。

有一日,心情不好时,回到家便呆坐着。

平日里,猫一看到我回来,便“喵喵”地叫嚷着要吃的。它叫了两声好像明白了什么。便迈着小短腿,走到我身边转起了圈圈,抬头乖乖地看着你。抱它在腿上许久,也不挣脱也不闹。

我们坐了几分钟,四目相对了好几次,它的小圆眼好像在说话:“你怎么了?”感觉心都要化了,什么不快都先放一边了!赶紧给它喂点好吃的,还给它撸得舒舒服服,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后来,它就在沙发上睡着了,任你叫唤也就眨了眨眼,又打起盹了。第二天,该吃吃该喝喝,和往常一样,也没有打算对它忧伤的主人多点安慰。

我哑然失笑。这可能就是人的天性吧,总希望多一点被爱。收到了一分的好,便想再收多一分。

但猫却不是这样,或许你给它一分,它也还你一分,但多了也没有。因而,它也不会期待你,因为它也不依赖。

这似乎也有点像理想的亲密关系。在你受伤难过时,给予安慰支持,但我们依旧是独立的个体。

没有谁能依赖谁活着,你的坎,终究要自己跨过,再爱你的人,也不能帮你走。

最好的爱从来不是捆绑,而是放手

作家李娟家经常有猫不请自来。

有一次,她母亲去赶集时,遇到一只怀孕了的猫。这猫很有心机,兴许看出老人家面慈善,便蹭腿舔手,一路尾随,跟着回家。

李娟给它安了一个柳条筐里当窝,铺上旧毛衣,它却一脸嫌弃。趁人不注意,就在软乎乎的床上直接生娃了!

他们气归气,只能好好对待它,每日专门加营养餐。

没出几天,母猫便经常自己出去浪了。偶尔回来看看,像是来巡察下工作。慢慢地便不再回来,或许看出这是好人家,就放心地把三只小猫崽全留在李娟家,自己又去浪荡江湖了。

第二年,李娟的母亲又在那个路口遇见了那只母猫。它好像轻车熟路地,在等待一个老朋友。气得老人家说:“生娃的时候就想起来了,捉老鼠的时候怎么就没有!”

这么一来二去,李娟家便养了许多只猫。每到它们两三岁时,便像是人类的青年时期,总想去探世界。

勇敢地就这么一闯,出了家门,从此是路人。

有时候,李娟会在附近的田间、树林中遇见,认出那是曾经在她家吃过饭的“咪咪”。有时,它们掉头就走,完全不理。有时,它们会恍然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地探着步,一点点挨近。

但,总在相距两三米时,眼神忽然警觉。电光火石间,它飞窜而走,消失在草丛深处,再也不见,再也不回来。

终究是有些失落的。毕竟曾经那么小一团茸毛,奶声奶气地叫唤你,被你抱在身上,跟着你寸步不离。但是,无论怎样的亲密,终成陌路。

李娟会“目送它孤独而坚定地越走越远,微微失落后总会大松一口气,心里说:谢谢你,谢谢你忘记了我,谢谢你变得和我毫无关系。”

这是不是有点像父母与子女的关系?

子女之于父母,就像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每个父母,也许都有希望孩子不要长得那么快的时候。

因为,无论曾经如何捧在手心上,如何爱着疼着宠着,ta终究有一天,会成为一个独立的成年人,拥有ta的喜好、心事、人生。你只能陪ta走生命的前半段,而ta的人生终究要自己走。

就像纪伯伦的诗里所说,“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在没养猫前,资深铲屎官朋友们便谆谆告诫:没有想清楚千万不能养猫!一旦你养了就要对猫负责一辈子。

等到我真正养了猫后,我发现,可能是人类比较需要猫对自己负责。

猫,当真是一种独立又傲娇的生命。还能让我们去探索生命,思考人生。

但我想,倘若猫会说话识字,如果它看见了这篇文章,应该是一脸嫌弃地睡觉去了:

“你想太多了。”

文字由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