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蓝田书院 / 养生 / 【草药】化浊良药——鸡屎藤

分享

   

【草药】化浊良药——鸡屎藤

2019-06-20  369蓝田书...

最终,我竟然还是爱上了曾经最厌恶的它,可惜它再已难寻了——致逝去的革叶鸡屎藤

(1)我曾自诩:不惧天下皮肤病

《内经》云:“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

尽信书,不如无书也。皮肤病真的很不好治,何谓善治之说?

初期,很多皮肤病都可以涂抹一些固醇类皮质激素的药膏很快就好了,因此很多医者认为皮肤病不过如此而已。

随着经验越来越多,发觉事实上并非如此。很多患者在一番涂涂抹抹之后,的确是临时治愈了,但过不了多久,或者吃了鱼虾海鲜,又复发了。此时再用这些西药,会慢慢显得越来越不给力。

我的信心,就像被打击的毛虫,变得相当疲软。

(2)穷则思变:希望能够在古典中药寻求出路。

于是,我翻阅了很多关于治疗皮肤病的中医书,手抄了很多的名医名案,熬过了无数的长夜,就是希望能够在浩瀚的知识海洋中,寻到那颗珍珠石。

最终我找到了,皮肤病,总结就两个字:祛湿。

在我们岭南地区,名医大家治疗皮肤病,来来去去都是:荆芥穗、防风、薄荷、蝉蜕、苍术、薏苡仁、当归、蛇床子、地肤子、土槿皮、白鲜皮、黄柏、黄连、黄芩等等。

总结出这些之后,我就像已练会了108式太极拳,天下无敌了,自信满满的就连睡着了嘴角都能笑出口水来,就差来真的打架了。

(3)来了,第一个患者。

她是我的同学,略肥大。那时天气很热,说屁股疼不敢坐。经诊治,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天气太热,汗水腌伤而已。皮肤有破损,局部红肿。好吧,就三味药包好。

其实,最终只买了一味:黄柏。

黄柏煮水,太苦了,喝不下。于是就用其水洗,次日而愈。

第一次用就有效,一下子就重拾了零落的自信。

(黄柏)

(4)所谓的三黄祛湿汤,最后连简单的汗疱疹都无法治愈。

毕业出来了,来到深圳这个地方。深圳这个地方湿气相当的重,很多人的手足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皮肤病,药店都说那时真菌感染,用一下酮康唑软膏就好了。

当时,我显得比较不屑。用三黄祛湿,刚开始真的有效,但是久了竟然越来越无效,此时真应了那句:内科不治喘,外科不治廯,否则丢了脸”有三黄汤助阵,我打出去的包票,全都打回到自己的嘴巴上。

最终,酮康唑有错,三黄汤也力怠。

(5)直到,我遇到了扶阳大神,我感觉人生到达了高潮。

    天无绝人之路。我认为只要你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大限也未至之时,一切的苦难和绝望,都是祂陪你在开玩笑。

在这个万般无助之时,我们公司来了个扶阳大神侯医生,相识他时,我廿四,他八十多。惺惺相惜,只要一起搞活动,就能谈到深夜都不愿归去。期间学了不少多东西,也慢慢认可了火神派李可这个医者。购买了其相关书籍来阅读。

李可,之前不去了解,只觉得他就是一个精瘦的农民。待深入了解了以后,真吓一跳,想不到其貌不扬的老头子会开出那些雷霆万钧的药方来。

里面有相当多的内容,但出于自己的知识储备,还不能完全理解。但对于治疗皮肤病,我还是深有体会的,于是我默默地研究他的药方——乌蛇荣皮汤。

为了保护读者的自身安全,以免套方误事,姑且说说其配方原理。

其原理是:桃红四物汤合桂枝汤合定风丹加减

生地(黄酒浸)、当归、川芎、赤芍、桃仁、红花、桂枝、生姜、大红枣、炙甘草、制何首乌、炒白蒺藜、白鲜皮、丹皮、紫草、乌梢蛇

意在活血化瘀,带走有毒物质,加桂枝荣养肌肤腠理,定风丹止痒,白鲜皮去腐生新,乌梢蛇拔出深处风毒,还有利于溃损处修复。

究竟效果如何呢?

随手举两个案例。

案例1

2015年,秋。我被家族安排到电白做工程。某日中午,我正在休息,有个员工带着她儿子前来敲门。原来他儿子身痒一个月余,到医院打针吃药一个月,不能治愈,痒不能寐。当地郎中谓其湿热,药而无效,乃前来就诊。

我看了一下,不是湿疹。其手上背后,痒时所刮之处,都能起痕,能画地图,这正是荨麻疹。血虚风大,而非湿气。乃下荣皮汤三剂,不在其职,不收诊金,义诊当时。

农村人都有一个这样的习惯,拿了药方,为了不浪费钱,都只抓一剂试试,不效就会换别处就诊,所幸其当晚服药,次日嘎然而愈。出于感谢,农民质朴,送来自家种的青黄豆廿斤,橄榄一麻袋作诊金,推脱不得。

走访一个月,其虽食鱿鱼,亦不见复发。

案例2

2016年冬,遇一鹅掌风患者,男,27。在广州某医院治疗,医生谓其湿热,黄柏、黄连、银花、石膏、薏苡仁下,外加西药,数月不能不能止。见面时,见其脸色蜡黄,色如死灰,毫无生机,心情郁闷,掌上患处流出清液,淋漓不尽,结痂处也被其湿润而溃不收口。

这医害人也。脸色黄,肝胆脾胃不舒,色如灰,肾阳亏。问其有没晨勃,答:没有。心情差,心阳不足,几近绝望。

乃荣皮汤加黄芪、白术,后期还加了炮附子。一剂后,甚痒。我让其莫惊,但见手掌开始干水,清液得止,再进十几剂,前来复诊。脸色红,有荣光,手掌脱了一层,生出新皮,光滑胜过从前。以后除了节气有小痒,基本没事。后来吃了鹿茸,身体更好。

如今乐观开朗,前途有望。

义诊记录了厚厚一个本子,几乎都是皮肤病案例,明显好转100%(有些不忌口,因此不能完全治愈),这给了我无比自信,就连在乡道上骑个摩托都敢捏大一手油。

(6)最终,我输给了民间高手。

荣皮汤的效果是杠杠的,但这要有条件的。先天之疾(基因带来的)不可治、饮食不节的不可治、不能按时作息的不可治、贪图女色的不可治、情绪不能自控的不可治等等。也就是在实践的过程中,如果有遇到这类患者,基本都是不能到达“治愈”的状态。也就是,皮肤如常,脸色红润,但稍微不注意,还是会有点复发,因此不能算作痊愈,只能名之“好转”。

而我今次,竟然摆在一个胖子手里。胖子是做工程的,得了百合狐惑,医院谓之真菌感染,都是一些西药涂涂抹抹,如果遵医嘱,应该都能治愈的。但是就是不听,熬夜、饮酒、打游戏还沉迷女色,于是生机很微弱。

看上去,其脸色白如枯骨,厚重浊腻,不敢贴近是因为我怎么觉得那是吊在肉档口的一块猪油。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特别疲惫,肚皮很厚,走路还晃。舌头一吐,厚腻如泥。

身上多发皮肤病,手足廯,股廯,口臭,肚子总感觉饱饱腻腻,虽喜女色,但大多情况都是有心无力,来这里是为了求兴阳起事的药方的。但个人认为,其目前还是以治皮肤病为主,于是荣皮汤加味。

过了一段时间,生机已见,患处结痂,痊愈有望。

再过一段时间,复诊,结痂又渗出液体,复发。问其,是不是没有喝药。他说有喝,但是喝药后,感觉又能行了,泄精,生机又没有了,因此复发。

 (空虚公子?肾虚公子?

知其屡教不改,我让其另请高明。

再过很长一段时间再见之,竟然痊愈,人都瘦了一圈,皮肤黑了但有红光。大惊,然后问他。

他说是乡下某人的祖传秘方治愈的,让其拿来一闻,鸡屎藤而已,外敷内服。

这使我想起了一个件事,某养殖场老板,养了很多猪,由于天气原因,都得了一种病,就是肚子很胀,就是不吃东西,有个江湖郎中见到,让其采一筐鸡屎藤煮水,搅拌猪食喂之,果然个个便通,大食而愈。

那个小胖的病因就在这里,根源是浊气不化,再加上肾阳虚耗,回家乡那段时间杜绝了红颜,服用了鸡屎藤这味消积化浊的植物之后,再加上劳动,瘦了一圈以后,顽固的疾病就痊愈了。

我与乡村民间高手差别就在于:我治皮肤病已经可以达到化瘀生新的境界,但还是觉察不到其厚厚的浊气正是阻碍其生机之源,而那民间高手一眼就知道其湿浊厚重,先不治皮肤,而是化其湿浊,使其生机复归,病乃可痊。

呜呼,我读了那么多年大学,竟然认识不到这一点,真是鸭嗒!鸭嗒!

但可以预知,过不了多久,还是学院派那些教授胜,因为他们非法行医会被抓,他们就像老鼠一样,战战兢兢地行着善事,不为钱财,只是用祖上传承的一门手艺了一段段缘而已。

未曾想,这样竟成了扰乱医疗市场的行为了,成为执法部门打压对象,说你这不规范,那不规范。(然后杜绝这种行为,这种绝技,流失甚多,甚难补救。)

《老子》云:天之道,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也就是在规范之内是安全,规范之外,可能就是绝境之生机。想用“规范”一词,来奴役万物,这是幼稚的行为。

然不怕,还有一种高手中的高手,其行医已经不用药,病未成就先知,暗用药膳,就能止祸之根源。行不见利已记天功

我猜,那个用鸡屎藤的民间高手就是,鸡屎藤本是海南民间的一味野生食材,其叶虽臭,但炖汤清甜,诛邪治病于无声无色之中。

那,有什么植物药膳,本是清浊,但有肉香味的吗?下期将播送,有蛤肉味的植物“蛤蒌”。

注意:文中若出现一些药方,仅供参考,千万别套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