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石头记》济水钓叟汇评精校注释试评本-第六十六回

 悦石轩 2019-06-23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戚回前:余叹世人不识“情”字,常把“淫”字当作“情”字。殊不知淫里无情,情里无淫,淫必伤情,情必戒淫,情断处淫生,淫断处情生。三姐项下一横是绝情,乃是正情;湘莲万根皆削是无情,乃是至情。生为情人,死为情鬼。故结句曰“来自情天,去自情地”,岂非一篇尽情文字?再看他书,则全是“淫”,不是“情”了。

【王希廉:兴儿说宝玉“糊涂”是反衬尤三姐说宝玉“不糊涂”;尤三姐冷眼看宝玉是旁衬热心嫁湘莲。

尤二姐说“三姐与宝玉已情投意合”,兴儿说“宝玉一定配林姑娘”,俱是反挑笔。

尤三姐思嫁柳湘莲,若自己向贾琏说,到底不成体统,今从尤二姐口中说出,便不着迹,又暗补夜间姊妹密谈心话。详略明暗,文笔细致。

剑虽至宝,毕竟是凶器,以此定亲,殊非吉兆。

甄士隐、柳湘莲出家俱是宝玉出家引子。

“柳湘莲掣出雄剑,挥断万根烦恼丝”。此三句大有意味。“烦恼丝”无影无形,与头发绝不相干,剑锋虽利,岂能一挥即断?读者试掩卷细思,柳二郎是否果真出家?抑何别样结局?自有妙文在内。】

【张新之:上回末此回首,用兴兄作过接,正兴而必败,败而必兴正义也。故其语皆正义,抑扬褒贬,绝不作书中一切反话,愈呆板,愈玲珑。

书至六十六回,正六六数终,阴极阳生之会,故用两“情”字、两“冷”字作大对待。而结末以警幻渺茫约略作束。中出鸳鸯剑,以死黛玉之影,而通灵得来复之机矣,是为全书之镇。

“寿怡红”至此为一大段,钗、黛并演,而收拾黛玉文字也。花折芙蓉,玉色枉联新枕,庭陈瓜果,金声又出香奁。可怜鸾凤打鞦千,兼美都归荡子;更把鸳鸯铺锦绣,渺茫不落空门。金丹莫误先生,玉佩休谈汉女。《情僧》半部,影戏重开。】

【姚燮:此回仍是癸丑年秋间事。】

话说鲍二家的打他一下子,笑道:“原有些真的,叫你又编了这混话,越发没了捆儿。你到不像跟二爷的人,这些混话到像是宝玉那边的了。”【庚夹批:好极之文!将茗烟等已全写出。可谓一击两鸣法,不写之写也。】尤二姐才要又问,忽见尤三姐笑问道:“可是你们家那宝玉,除了上学,他作些什么?”【庚夹批:拍案叫绝!此处方问,是何文情!】【东观阁侧批:三姐亦知贾府中有宝玉耶?】【姚燮侧批:偏是三姐儿问宝玉,可知其留心已久。】兴儿笑道:“姨娘别问他,说起来姨娘也未必信。他长了这么大,独他没有上过正经学堂。我们家从祖宗直到二爷,谁不是寒窗十载?偏他不喜读书。老太太的宝贝,老爷先还管,如今也不敢管了!成天家疯疯颠颠的,说的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好清俊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是外清而内浊,见了人,一句话也没有。所有的好处,虽没上过学,到难为他认得几个字。每日也不习文,也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里闹。再者也没刚柔,有时见了我们,喜欢时没上没下,大家乱顽一阵;不喜欢各自走了,他也不理人。我们坐着卧着,见了他也不理,他也不责备。因此没人怕他,只管随便,都过的去。”尤三姐笑道:“主子宽了,你们又这样;严了,又抱怨。可知难缠。”【庚夹批:情语情文,至语。】尤二姐道:“我们看他到好,原来这样。可惜了一个好胎子!”【东观阁侧批:二姐见识浅。】尤三姐道:“姐姐信他胡说!咱们也不是见一面两面的,行事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那是只在里头惯了的。若说糊涂,那些儿糊涂?【东观阁侧批:宝玉又得一知己。】【姚燮眉批:三姐何留心之细耶,何相知之深耶?】姐姐记得,穿孝时咱们同在一处,那日正是和尚们进来绕棺,咱们都在那里站着,他只站在头里挡着人。人说他不知礼,又没眼色。过后他没悄悄的告诉咱们说:‘姐姐不知道,我并不是没眼色。想和尚们脏,恐怕气味熏了姐姐们。”【东观阁侧批:俊女无正是识英雄的俊眼。】接着他吃茶,姐姐又要茶,那个老婆子就拿了他的碗倒。他赶忙说:“我吃脏了的,另洗了再拿来。’这两件上,我冷眼看去,原来他在女孩子们前不管怎样都过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们不知道。”【东观阁侧批:实实知己之谈,亦实实好脾气。】【姚燮眉批:居然自以为知己。】尤二姐听说,笑道:“依你说,你两个已是情投意合了。竟把你许了他,岂不好?”三姐见有兴儿,不便说话,只低头嗑瓜子。【东观阁侧批:未免有情。】【姚燮眉批:想中心已一动。】兴儿笑道:“若论模样儿行事为人,到是一对好的。只是他已有了,只未露形。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大家正说话,只见隆儿又来了,说:“老爷有事,是件机密大事,要遣二爷往平安州去。不过三五日就起身,来回也得半月工夫。今日不能来了。【东观阁侧批:聚则必散,乐易生悲。】【姚燮眉批:二爷往平安州,恐二姐难保平安矣。】请老奶奶早和二姨定了那事,明日爷来,好作定夺。”说着,带了兴儿回去了。

这里尤二姐命掩了门早睡,盘问他妹子一夜。至次日午后,贾琏方来了。尤二姐因劝他说:“既有正事,何必忙忙又来?千万别为我误事。”贾琏道:“也没甚事,只是偏偏的又出来了一件远差。出了月就起身,得半月工夫才来。”尤二姐道:“既如此,你只管放心前去,这里一应不用你记挂。三妹子他从不会朝更暮改的。他已说了改悔,必是改悔的。他已择定了人,你只要依他就是了。”贾琏问是谁,尤二姐笑道:“这人此刻不在这里,不知多早才来,也难为他眼力。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东观阁侧批:匹妇不可夺志。】【姚燮侧批:其志不可夺。】贾琏问:“到底是谁,这样动他的心?”二姐笑道:“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妈和我们到那里给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串客,里头有个作小生的叫作柳湘莲,【庚夹批:千奇百怪之文,何至于此?】他看上了,如今要是他才嫁。旧年我们闻得柳湘莲惹了一个祸,逃走了,不知可又来了不曾?”贾琏听了道:“怪道呢!我说是个什么样人,原来是他!果然眼力不错。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东观阁侧批:看得仔细。】【姚燮眉批:为后文写照。】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的来。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见我们的,不知那里去了一向。后来听见有人说来了,不知是真是假。一问宝玉的小子们就知道了。倘或不来,他萍踪浪迹,知道几才来,岂不白耽搁了?”尤二姐道:“我们这三丫头说的出来,干的出来,他怎样说,只依他便了。”【东观阁侧批:真真干得出来。】【姚燮侧批:可谓知妹莫若姐。

二人正说之间,只见尤三姐走来说道:“姐夫,你只放心。我们不是那心口两样的人,说什么是什么。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斋念佛,只伏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一句不真,就如这簪子!”【东观阁侧批:女中丈夫!】【姚燮侧批:刚决之至,到底不祥。】说着,回房去了,真个竟“非礼不动,非礼不言”起来。【又是一情业,正应“情刚”,又应对“孽海情天”。己亥年仲夏,钓叟】贾琏无了法,只得和二姐商议了一回家务,复回家与凤姐商议起身之事。一面着人问茗烟,茗烟说:“竟不知道。大约未来;若来了,必是我知道的。”一面又问他的街坊,也说未来。贾琏只得回复了二姐。至起身之日已近,前两天便说起身,却先往二姐这边来住两夜,从这里再悄悄长行。果见小妹竟又换了一个人,又见二姐持家勤慎,自是不消记挂。

是日一早出城,就奔平安州大道。晓行夜住,渴饮饥餐,方走了三日。那日正走之间,顶头来了一群驮子,内中一伙,主仆十来骑马,走的近来一看,不是别人,竟是薛蟠和柳湘莲来了。【东观阁侧批:不是冤家不聚头。】【姚燮眉批:并非奇怪,他来奇怪,他薛、柳二人之一路也。】贾琏深为奇怪,【庚夹批:余亦为怪。】忙伸马迎了上来,大家一齐相见,说些别后寒温,大家便入酒店歇下,叙谈叙谈。

贾琏因笑说:“闹过之后,我们忙着请你两个和解,谁知柳兄踪迹全无。怎么你两个今日到在一处了?”薛蟠笑道:“天下竟有这样奇事。我同伙计贩了货物,自春天起身,往回里走,一路平安。谁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平安州”好名字,可谓平安州内不平安也,余一笑!己亥年仲夏,钓叟】遇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的性命。【庚眉批:吾亦纳罕,柳兄乃流寇相连之意,伏线千里。】我谢他又不受,所以我们结拜了生死弟兄,如今一路进京。从此后我们是亲弟亲兄一般。到前面岔口上分路,他就分路往南二百里有他一个姑妈,他去望候望候。我先进京去安置了我的事,然后给他寻一所宅子,寻一门好亲事,大家过起来。”贾琏听了,道:“原来如此,到教我们悬了几日心。”因又听道寻亲,又忙说道:“我正有一门好亲事堪配二弟。”说着,便将自己娶尤氏,如今又要发嫁小姨一节说了出来,只不说尤三姐自择之语。【东观阁侧批:比贾琏竟说是三姐自择,并说其以礼自持,则湘莲必不退婚,三姐亦不至自刎。贾琏盖以自择为醜行而,岂知孟光亦必待梁鸿而好哉,君子深恨贾琏之无识也,命也。】【姚燮侧批:失着在此。】【姚燮眉批:贾琏不告三姐自择,以自择为羞乎?抑知孟光择对,至今以为美谈,何害于事。如告自择之故,述其志坚行洁,则小柳必不退婚,三姐不致自刻,小柳亦何至出家。二人之举案无期,皆骞修者不读书有以误之也,哀哉!】又嘱薛蟠且不可告诉家里,等生了儿子,自然是知道的。薛蟠听了大喜,说:“早该如此,这都是舍表妹之过。”湘莲忙笑说:“你又忘情了,还不住口。”薛蟠忙止住不语,便说:“既是这等,这门亲事定要做的。”湘莲道:“我本有愿,定要一个绝色的女子。如今既是贵昆仲高谊,顾不得许多了,任凭裁夺,我无不从命。”贾琏笑道:“如今口说无凭,等柳兄一见,便知我这内娣的品貌是古今有一无二的了。”湘莲听了大喜,说:“既如此说,等弟探过姑娘,不过月中就进京的,那时再定如何?”贾琏笑道:“你我一言为定,只是我信不过柳兄。你乃是萍踪浪迹,倘然淹滞不归,岂不误了人家。须得留一定礼。”湘莲道:“大丈夫岂有失信之理。小弟素系寒贫,况且客中,何能有定礼?”薛蟠道:“我这里现成,就备一分二哥带去。”贾琏笑道:“也不用金帛之礼,须是柳兄亲身自有之物,不论物之贵贱,不过我带去取信耳。”湘莲道:“既如此说,弟无别物,此剑防身,不能解下。囊中尚有一把鸳鸯剑,【东观阁侧批:吉礼用凶物,此三姐终身之预兆也。】【姚燮侧批:好剑名。】【姚燮眉批:以剑行聘自古未有,谁知后来三姐竟以此剑为终身之靠。】乃吾家传代之宝,弟也不敢擅用,只随身收藏而已。贾兄请拿去为定。弟纵系水流花落之性,然亦断不舍此剑者。”【东观阁侧批:以剑为聘,倒底不祥。】说毕,大家又饮了几杯,方各自上马,作别起程。正是: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

且说贾琏一日到了平安州,见了节度,完了公事。因又嘱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贾琏领命。次日连忙取路回家,先到尤二姐处探望。谁知贾琏出门之后,尤二姐操持家务十分谨肃,每日关门合户,一点外事不闻。他小妹子果是个斩钉截铁之人,每日侍奉母姊之余,只安分守已,随分过活。虽是夜晚间孤衾独枕,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只念柳湘莲早早回来,完了终身大事。这日贾琏进门,见了这般景况,喜之不尽,深念二姐之德。大家叙些寒温之后,贾琏便将路上相遇湘莲一事说了出来,又将鸳鸯剑取出,递与三姐。三姐看时,上面龙吞夔护,珠宝晶莹,将靶一掣,里面却是两把合体的。一把上面錾着一“鸳”字,一把上面錾着一“鸯”字,冷飕飕,明亮亮,如两痕秋水一般。三姐喜出望外,连忙收了,挂在自己绣房床上,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东观阁侧批:每日看着,命尽于此。】【姚燮眉批:望着剑自喜终身有托,一语两面看。】贾琏住了两天,回去复了父命,回家合宅相见。那时凤姐已大愈,出来理事行走了。贾琏又将此事告诉了贾珍。贾珍因近日又遇了新友,将这事丢过,不在心上,任凭贾琏裁夺,只怕贾琏独力不加,少不得又给了他三十两银子。贾琏拿来交与二姐预备妆奁。

谁知八月内湘莲方进了京。先来拜见薛姨妈,又遇见薛蝌,方知薛蟠不惯风霜,不服水土,一进京时便病倒在家,请医调治。听见湘莲来了,请入卧室相见。薛姨妈也不念旧事,只感新恩,母子们十分称谢。又说起亲事一节,凡一应东西皆已妥当,只等择日。柳湘莲也感激不尽。

次日又来见宝玉,二人相会,如鱼得水。湘莲因问贾琏偷娶二房之事,宝玉笑道:“我听见茗烟一干人说,我却未见,我也不敢多管。我又听见茗烟说,琏二哥哥着实问你,不知有何话说?”湘莲就将路上所有之事一概告诉宝玉,宝玉笑道:“大喜,大喜!难得这个标致人,果然是个古今绝色,堪配你之为人。”湘莲道:“既是这样,他那里少了人物,如何只想到我?况且我又素日不甚和他厚,【东观阁侧批:猜度极是,贾琏真该说出是女求男也。】【姚燮眉批:翻出波澜。】也关切不至此。路上工夫忙忙的就那样再三要来定,难道女家反赶着男家不成?我自己疑惑起来,后悔不该留下这剑作定。所以后来想起你来,可以细细问个底里才好。”宝玉道:“你原是个精细人,如何既许了定礼又疑惑起来?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便罢了,何必再疑?”【东观阁侧批:言中有物,杀三姐者,宝玉也。】【姚燮侧批:此言甚不清楚。】【姚燮眉批:玉所对半吞半吐,令柳二听之愈疑,莫定三姐终身,恶得诿为无罪。】湘莲道:“你既不知他娶,如何又知是绝色?”宝玉道:“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真一对尤物,他又姓尤。”【己夹批:可巧。 湘莲听了,跌足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东观阁侧批:湘莲亦失言。】【姚燮侧批:如何是对宝玉之言,小柳亦造次。】【姚燮眉批:惟两个石狮子干净,荣府诸人一言以蔽之,但宝玉亦青埂峰下一块石,曷为堕尘埃遂遽失夫坚白。】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庚夹批:奇极之文!趣极之文!《金瓶梅》中有云“把忘八的脸打绿了”,已奇之至,此云“剩忘八”,岂不更奇?

宝玉听说,红了脸。湘莲自惭失言,连忙作揖说:“我该死胡说。【庚夹批:忽用湘莲提东府之事,骂及宝玉,可是人想得到的?所谓“一个人不曾放过”。】你好歹告诉我,他品行如何?”宝玉笑道:“你既深知,又来问我作甚么?连我也未必干净了。”【东观阁侧批:言中带刺矣。】【姚燮眉批:应有此答。】湘莲笑道:“原是我自己一时忘情,好歹别多心。”宝玉笑道:“何必再提,这到是有心了。”湘莲作揖告辞出来,若去找薛蟠,一则他现卧病,二则他又浮躁,不如去索回定礼。主意已定,便一径来找贾琏。

贾琏正在新房中,闻得湘莲来了,喜之不禁,忙迎了出来,让到内室与尤老相见。湘莲只作揖称老伯母,自称晚生,贾琏听了诧异。吃茶之间,湘莲便说:“客中偶然忙促,谁知家姑母于四月间订了弟妇,使弟无言可回。若从了老兄背了姑母,似非合理。若系金帛之订,弟不敢索取,但此剑系祖父所遗,请仍赐回为幸。”贾琏听了,便不自在,还说:“定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定。岂有婚姻之事,出入随意的?还要斟酌。”湘莲笑道:“虽如此说,弟愿领责领罚,然此事断不敢从命。”贾琏还要饶舌,湘莲便起身说:“请兄外坐一叙,此处不便。”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自己岂不无趣。【东观阁侧批:读者至此,亦泪直胸臆。】【姚燮侧批:阅者至此为之泪下汵汵。】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东观阁侧批:侠哉三姐,竟夭天年。】【姚燮侧批:刚烈之至。】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应曰:去那离恨天太虚幻境报道去了。己亥年仲夏,钓叟

当下唬得众人急救不迭。尤老一面嚎哭,一面又骂湘莲。贾琏忙揪住湘莲,命人捆了送官。尤二姐忙止泪反劝贾琏:【东观阁侧批:贾琏可笑,全无主意见,反不如二姐之能处事也。“你太多事,人家并没威逼他死,是他自寻短见。你便送他到官,又有何益,反觉生事出丑。不如放他去罢,岂不省事。”贾琏此时也没了主意,便放了手命湘莲快去。湘莲反不动身,泣道:“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可敬,可敬!”湘莲反扶尸大哭一场。【东观阁侧批:误杀三姐。】等买了棺木,眼见入殓,又俯棺大哭一场,【东观阁侧批:误杀。】【姚燮眉批:得此一哭三姐亦可慰矣,然终何补也。】方告辞而去。

出门无所之,昏昏默默,自想方才之事。原来尤三姐这样标致,又这等刚烈,自悔不及。正走之间,只见薛蟠的小厮寻他家去,那湘莲只管出神。那小厮带他到新房之中,十分齐整。忽听环珮叮当,尤三姐从外而入,一手捧着鸳鸯剑,一手捧着一卷册子,向柳湘莲泣道:“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东观阁侧批:并无怨语,尤见侠气。】妾今奉警幻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东观阁侧批:指全书之旨。】【姚燮侧批:包括全书。】妾不忍一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说着便走。湘莲不舍,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尤三姐便说:“来自情天,去由情地。前生误被情惑,今既耻情而觉,与君两无干涉。”说毕,一阵香风,无踪无影去了。

湘莲警觉,似梦非梦,【姚燮眉批:是耶非耶,真耶幻耶,吾不得而知之矣。】睁眼看时,那里有薛家小童,也非新室,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着一个瘸腿道士捕虱。【空空道人别来无恙否!己亥年仲夏,钓叟】湘莲便起身稽首相问:“此系何方?仙师仙名法号?”道士笑道:“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过暂来歇足而已。”【东观阁侧批:太虚幻境。】【姚燮侧批:点醒。】【姚燮眉批:天下人谁不是暂来歇足者。】柳湘莲听了,不觉冷然如寒冰侵骨,掣出那股雄剑,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便随那道士,不知往那里去了。【东观阁侧批:别有天地非人间。】且听下回分解。

戚总评:尤三姐失身时,浓妆艳抹,凌辱群凶;择夫后,念佛吃斋,敬奉老母;能辨宝玉,能识湘莲,活是红拂、文君一流人物。

鸳鸯剑能斩鸳鸯,鸳鸯人能破鸳鸯,岂有此理?鸳鸯剑梦里不会杀奸妇,鸳鸯人白日偏要助淫夫,焉有此情?真天地间不测的怪事!

【陈其泰:此回前半剪裁得妙,后半曲折得妙。各擅其胜。叙事贵剪裁,写生宜曲折。曲折之妙,已屡言之。剪裁之妙,于此始见。后来收拾处,亦用此法。夫薛蟠远地经商,湘莲浪游作客。二人又系深仇,骤难复合。今欲叙两人如何解怨,如何归家,累纸莫罄,使人生厌。借贾琏途中一遇,不过数言,叙出二人一年来许多事情,何等自然,何等省力。贾琏说亲,反成馀事。言外又见得事成仓猝,原未详审,为日后悔亲张本。遣开贾琏,本为接归尤二姐起见,而恰为尤三姐结姻,已是一举两得矣。其曰机密事者,明是贾赦为节度使通贿,其后事成有秋桐之赏,又其后为御史所纠,皆从此出。一事之中,包括数事。面面皆照,而用笔无多。剪裁处仍多酝酿,非枯直者比。

三姐慨然还定,一剑殒身,亦复剪裁。夫不剪裁,不成其为三姐也。

或曰:湘莲三姐,天生一对佳偶。今玉碎珠沉,不杀风景乎?此妇孺之见,必以洞房花烛为团圆者也。此书以二玉为主,尤柳特陪客耳。今二玉之事何如,况陪客乎?湘莲是宝玉先声,三姐是黛玉榜样;而宝玉情痴,湘莲顿悟,黛玉柔肠,三姐侠骨。四人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情也,君子亦情而已矣,何必同。

涂铁纶曰:士为知己者死,尤三姐之死,死于不知己矣。不知己何以死?然而三姐则固以湘莲为知己也。湘莲知己而适不知己,仍不失为知己,则舍知己而适不知己,仍不失为知己之湘莲,天下断无有不知己而能知己如湘莲者,天下而无不知己,而能知己如湘莲矣。而竟有知己而适不知己,仍不失为知己之湘莲,是知己而适不知己,仍不失为知己者,乃真知己也。而竟不知己,则安得而不死哉。然而湘莲去矣,是知己而适不知己仍不失为知己,而竟不知己者,究未尝不知己也。三姐何尝死哉。

又曰:柳湘莲一风流浪子耳。尤三姐遽引为知己,岂曰知人。然纨裤中无雅人,文墨中无确人,仕宦中无骨人,道学中无达人,则与其为俗子狂生、庸儒禄蠹之妇也,毋宁风流浪子耳。不然,三姐死矣,几见纨裤之俦,文墨之俦,道学仕宦之俦,能与道人俱去哉,湘莲远矣。

又曰:或问宝玉与黛玉有影子乎?曰:有。凤姐水月庵拆散之姻缘,则远影也。贾蔷之于龄官,则近影也。潘又安之于司棋,则有情影也。柳湘莲之于尤三姐,则无情影也。余则谓前三层皆未的当,尤柳则是矣。宝玉之与晴雯,乃贴身影也。藕官之与药官,乃对面影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