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秋胡戏

2019-06-26  zqbxi



        汉·刘向《列女传》卷五《节义传·鲁秋洁妇》

       洁妇者,鲁秋胡子妻也。既纳之五日,去而宦于陈,五年乃归。未至家,见路旁妇人采桑,秋胡子悦之,下车谓曰:「若曝采桑,吾行道,愿托桑荫下,下赍休焉。」妇人采桑不辍,秋胡子谓曰:「力田不如逢丰年,力桑不如见国卿。吾有金,愿以与夫人。」妇人曰:「嘻!夫采桑力作,纺绩织,以供衣食,奉二亲,养夫子。吾不愿金,所愿卿无有外意,妾亦无淫泆之志,收子之赍与笥金。」秋胡子遂去,至家,奉金遗母,使人唤妇至,乃向采桑者也,秋胡子惭。妇曰:「子束发修身,辞亲往仕,五年乃还,当所悦驰骤,扬尘疾至。今也乃悦路傍妇人,下子之装,以金予之,是忘母也。忘母不孝,好色淫泆,是污行也,污行不义。夫事亲不孝,则事君不忠。处家不义,则治官不理。孝义并亡,必不遂矣。妾不忍见,子改娶矣,妾亦不嫁。」遂去而东走,投河而死。君子曰:「洁妇精于善。夫不孝莫大于不爱其亲而爱其人,秋胡子有之矣。」君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秋胡子妇之谓也。」诗云:「惟是褊心,是以为刺。」此之谓也。

《西京杂记》卷六

       杜陵秋胡者,能通尚书,善为古隶字,为翟公所礼,欲以兄女妻之。或曰秋胡巳经娶而失礼。妻遂溺死,不可妻也。驰象曰:「昔鲁人秋胡,娶妻三月而游宦。三年休还家,其妇采桑于郊,胡至郊而不识其妻也。见而悦之,乃遗黄金一镒。妻曰:『妾有夫游宦不返,幽闺独处,三年于兹,未有被辱如今日也。』采不顾,胡惭而退。至家,问家人妻何在,曰行采桑于郊未返,既还,乃向所挑之妇也。夫妻并,妻赴沂水而死。今之秋胡,非昔之秋胡也。昔鲁有两曾参,赵有两毛遂,南曾参杀人见捕,人以告北曾参母,野人毛遂坠井而死,客以告平原君。平原君曰:『嗟乎天丧予矣。』既而知野人毛遂,非平原君客也,岂得以昔之秋胡失礼,而绝婚今之秋胡哉。物固亦有似之而非者,玉之未理者为璞,死鼠未屠者亦为璞,月之旦为朔,车之辀亦谓之朔,名齐实异,所宜辨也。」

释义

       秋胡,春秋鲁人﹐婚后五日﹐游宦于陈﹐五年乃归﹐见路旁美妇采桑﹐赠金以戏之﹐妇不纳。及还家﹐母呼其妇出﹐即采桑者。妇斥其悦路旁妇人﹐忘母不孝﹐好色淫佚﹐愤而投河死。后以"秋胡"泛指爱情不专一的男子。

用典示例

       南朝 陈 徐陵 《谏仁山深法师罢道书》:"同衾分枕,犹有 长信 之悲;坐卧忘时,不免 秋胡 之怨。"唐 李白 《陌上桑》诗:"使君且不顾,况复论 秋胡 。"宋 罗烨 《醉翁谈录·韩玉父寻夫题漠口铺》:"生平良自珍,羞为浪子负,知君非 秋胡 ,强颜且西去。"明 沉鲸 《双珠记·剑击淫邪》:"辕门供役经旬矣,回来风影还如旧,还如旧,还如旧,可憎前日, 秋胡 窥牖。"

相关阅读

      秋胡是鲁国南武城(今嘉祥县满硐乡境内)人,与妻子结婚5天后就到陈地任职为官了。5年之后才回家。行至村前,秋胡看到一位采桑叶的美丽女子,心生爱慕,于是便拿出钱去挑逗她,结果遭到严词拒绝。秋胡只好悻悻地回家了。到家后,秋胡把挣来的钱交与母亲,然后询问妻子在哪里。妻子来了,竟然是刚才被调戏的那位女子!秋胡一时羞愧难当,默然无语。妻子的愤怒可想而知,她指责秋胡说:"你在外做官这么长时间,不是着急回家看望母亲,反而调戏路边的妇人,这是不孝、不义;不孝的人,就会对君不忠;不义的人,就会做官不清。不孝不义的人,我没办法和你一起白头偕老。"说完出村往东跑去,投河自尽了。

       这就是秦汉以来广为流传的"秋胡戏妻"的故事。该故事对我国古代文化艺术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汉魏时代,乐府中"秋胡行"已成为清调曲之一种。唐代有《秋胡变文》。明清以后,该故事又以《桑园会》、《马蹄金》之名成为耳熟能详的传统剧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zqbxi > 《故事》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