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卑的故事(三十)燕王玺绶

2019-07-01  东门西书

因为得到了东晋朝廷的承认,慕容皝终于坐稳了慕容部最高首领的位子,可慕容皝的心思远不止于此。咸康三年(公元337年)九月,关于“燕王”的问题,被旧事重提,慕容部群臣认为慕容皝责任重而权位轻,应称燕王。同年十月,慕容皝即燕王位。十一月,追尊其父武宣公慕容廆为武宣王,母亲段氏为武宣后。又立自己的夫人段氏为王后,册立世子慕容俊为王太子。

咸康六年(公元340年),为获得东晋朝廷“燕王”的正式任命,慕容皝派长史刘翔前往建康,请求朝廷授予慕容皝燕王玺绶,同时奏请出兵平定中原。说是请求,其实更像是“要挟”。起初,燕王的封号是朝廷打算封给慕容廆的,可随着慕容廆的故去,这件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慕容皝先上车后补票,还拿“出兵平定中原”作为条件,分明是先斩后奏,根本没将朝廷放在眼里,那么东晋朝廷将何去何从呢?最终,东晋朝廷还是答应了慕容皝的请求,慕容光被封为使持节、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幽州牧、大单于,燕王。

慕容皝得偿所愿,而他的哥哥慕容翰此时的处境又如何呢?在上一集 的故事中,我们曾讲到,慕容翰与段兰两次围攻柳城,虽然最终战败,可在牛尾谷一战中,击败了慕容皝所派出的援军。

当时,段兰想乘胜追击,可慕容翰却阻止了段兰,并对他说:“作为将领,应当慎重,知己知彼,不到万全的时候不能妄动。现在敌方的偏师虽被挫败,但主力未败。慕容皝狡诈多谋,喜欢深藏不露,如果他亲自统帅举国士众抵御我们,而我们孤军深入,寡不敌众,这是危险的作法。如果违命冒进,万一失败,功劳和名望全部丧失,还有什么脸面回去面对君主!”

这段说辞,貌似合情合理,可段兰却一针见血的道出了慕容翰的心事,他说:“眼前这些人被擒已成定局,你说了这么多,不过是在担心我们会趁势灭亡你的故国罢了!”被拆穿心事的慕容翰恼羞成怒:“既然投身依附,我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故国存亡,与我何干?”说完,就命令自己所辖部众,准备独自撤离,段兰不得已,只好随他共同返回。

虽然慕容部在与段部的战争中,始终是败少胜多,可段部的存在始终是慕容皝的心腹之患,于是,慕容皝在自称燕王之后,以向后赵称臣为代价,换取后赵的支持,组成联军,密谋讨伐段部。咸康四年(公元338年),慕容皝领兵攻掠段部令支以北的许多城镇。段辽准备出击,慕容翰说:“如今后赵军队在南边,应集中力量抵御,如果对慕容皝作战失利,我们又拿什么来抵御南边的后赵呢?”段辽有些犹豫,可段兰却已经怒不可遏,他指着慕容翰的鼻子说:“上一次在牛尾谷,就是听信了你的谗言,才以至于有了今日的祸患,我不再上你的当了!”于是,段兰率军出击,结果被慕容皝杀得大败。

段辽认为大势已去,不敢再战,带领妻子、宗族和当地豪强一千多家,放弃令支,逃奔密云山。临行前,段辽拉着慕容翰的手哭着说:“后悔呀!没采纳您的建议,才导致自取败亡。我固然是咎由自取,可让您丧失了安身之处,我为此深感惭愧!”这话的潜台词很明确,我段部到了如此地步,已容不下你慕容翰,你自寻生路去吧!于是,慕容翰离开段部,向北投奔了宇文部。

如果说,段辽对慕容翰还算是知人善任,那么宇文部首领宇文逸豆归对他就没那么客气了,他一方面嫉妒慕容翰的才能,一方面担心慕容翰的声望,对慕容翰处处戒备,事事留心。

为减少宇文逸豆归对自己的猜忌,并保住自己的性命,慕容翰开始装疯卖傻,终日酗酒,有时躺在床上大、小便,弄得浑身上下污秽不堪,有时又披头散发,跑到街上大喊大叫,见人就跪,像个乞丐一样讨饭吃。就这样,宇文逸豆归渐渐放松了对慕容翰的警惕和监视。慕容翰不但保住了性命,还因此恢复了行动自由。装疯卖傻的慕容翰趁机跑遍了宇文部的地盘,把宇文部的山川形势,都默记在心。

此时,已是咸康六年(公元340年),慕容皝已得到东晋朝廷的册封,成为了名正言顺的“燕王”。位子坐稳了,慕容翰对自己这位兄长的戒备和敌视自然也就减弱了。

一个是居高临下的燕王,一个是惶惶不可终日的疯子,无形之中,慕容皝对慕容翰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尤其是慕容皝在了解到慕容翰在牛尾谷一战中对慕容部的网开一面,并获知装疯卖傻的慕容翰正收集宇文部的情报,为慕容部的未来细心谋划的时候,慕容皝决定派人前往宇文部,正面接触慕容翰,观察他的心意。

慕容部商人王车受命前往宇文部经商,秘密约见慕容翰,慕容翰见到王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顿足捶胸。接到王车传回的消息后,慕容皝只说了一句话:“慕容翰是想回来了。”

可脱离宇文部会那么容易吗?宇文逸豆归可以容忍慕容翰以一个疯子的形象在宇文部苟延残喘,但绝不会允许慕容翰重返故国,成为慕容皝的羽翼。

鲜卑的故事(三十)燕王玺绶

神箭手 慕容翰

为保证慕容翰顺利返回,慕容皝安排工匠特意为其打造了趁手的弓箭,那是一把三石强弓,刚好适合慕容翰的使用。可怎样才能让慕容翰拿到这副弓箭呢?商人王车先将弓箭秘密带到宇文部,然后将弓箭埋在慕容翰逃离宇文部的必经之路上,并悄悄将埋藏地点告诉了慕容翰。

万事俱备,慕容翰叫上两个儿子,设法偷出了宇文逸豆归的名马,并在路边取出弓箭,扬鞭策马返回慕容部。得知慕容翰父子逃离的消息后,宇文逸豆归大惊,急派骁勇骑兵一百多人前去追赶。

追兵越来越近,慕容翰勒住马头,对追兵们说:"我长久客居他国,现在想回乡了,你们不要逼我,否则就是自寻死路。"可追兵根本就没将慕容翰放在眼里。慕容翰又说:“你们在百步之外,把刀树起来,如果我一箭即中,你们就回去吧;如果我射不中,我当束手就擒。”结果,慕容翰弯弓搭箭,正中刀环,追兵离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