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欧阳修

2019-07-21  杏坛归客

孟祥海

    欧阳修是宋代文坛执牛耳者,生活中他也是一位颇为有趣,善于“搞笑”的人。

    他到一酒家吃饭,饭后老板问饭菜如何。他蘸水在桌上留诗一首:“大雨哗哗飘湿墙,诸葛无计找张良。关公跑了赤兔马,刘备抡刀上战场。”众人不解。原来,每句诗都是一条“谜语”,意指“无檐”“无算” “无缰” “无将”。诗句巧借谐音,谜底是:“无盐”“无蒜”“无姜”“无酱”。不直言饭菜质量,而以“猜谜”的形式道出,幽默中不乏风趣,令人会心一笑,境界见矣!

    宋代邢居实《拊掌录》载,一次,欧阳修与朋友行酒令,规定作诗两句,须犯徒刑以上罪行。一人说:“持刀哄寡妇,下海劫人船。”另一人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欧阳修说:“酒黏衫袖重,花压帽檐偏。”众人诧异,问这怎么能算徒刑以上的罪?欧阳呵呵一笑说:“喝酒喝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徒刑以上的坏事做不出来?”此时的欧阳修不是一位正襟危坐的鸿儒,而是活泼搞笑的俗人!

    韩缜字玉汝,曾向欧阳修求字。欧阳修想逗他一逗,就用一幅小书轴,写了“玉女”二字送去,韩缜看后大为不悦。第二天见面时脸上仍旧余怒未消,将小书轴扔还给他。欧阳修见玩笑开大了,就赶忙解释说,字出《诗经》,《诗经》中把“汝”写作“女”,并赶忙在“女”旁添上三点成“汝”,韩缜这才释然。

    欧阳修曾替宰相王旦写神道碑铭,王旦之子王仲仪答谢他,拿来润笔费。欧阳修一看,是十副金制酒具,觉得过于贵重,便推辞不受。对方问为何,他开玩笑说:“缺个捧酒具的人哪!”王仲仪信以为真,竟派人买了两个侍女,连同酒具,再度送给欧阳修。欧阳修才知道玩笑开大了,这润笔费不得不收了,只好收下酒具,将侍女退还,声明“前言戏之耳!”

    夏天蚊蝇猖獗,欧阳修奋笔疾书,作《憎苍蝇赋》:“苍蝇,苍蝇,吾嗟尔之为生!既无蜂虿之毒尾,又无蚊虻之利嘴……”将苍蝇喻小人,铺叙其三大罪孽,鞭挞小人丑恶面目,揭露谗言乱国的危害性。借苍蝇而言人事,嬉笑中不乏严肃,浅显中透出深刻,古往今来,为之者少之又少!

    这就是欧阳修:世间万物,顺手拈来;嬉笑怒骂,皆成大块文章;幽默风趣,善于搞笑;放浪形骸,亦足千古风流!

2019年第6期《老年博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