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华夏 / 汤显祖:紫钗记1

0 0

   

汤显祖:紫钗记1

2019-07-30  廿氏春秋

题词

往余所游谢九紫、吴拾芝、曾粤祥诸君,度新词与戏,未成,而是非蜂起,讹言四方。诸君子有危心,略取所草,具词梓之,明无所与于时也。《记》初名《紫箫》,实未成。亦不意其行如是。

帅惟审云:“此案头之书,非台上之曲也。”姜耀先云:“不若遂成之。”南都多暇,更为删润,讫,名《紫钗》。中有紫玉钗也。霍小玉能作有情痴,黄衣客能作无名豪,余人微各有致。

第如李生者,何足道哉!曲成,恨帅郎多病,九紫、粤祥各仕去,耀先、拾芝局为诸生,倅无能歌乐之者。人生荣困,生死何常,为欢苦不足,当奈何!清远道人汤显祖题

第一出 ,本传开宗

【西江月】(末上)堂上教成燕子,窗前学画蛾儿。清歌妙舞驻游丝,一段烟花佐使。点缀红泉旧本,标题玉茗新词。人间何处说相思?我辈钟情似此。

【沁园春】李子君虞,霍家小玉,才貌双奇。凑元夕相逢,堕钗留意。鲍娘媒妁,盟誓结佳期。为登科抗壮,参军远去,三载幽闺怨别离。卢太尉、设谋招赘,移镇孟门西。还朝别馆禁持,苦书信、因循未得归。致玉人猜虑,访寻赀费。卖钗卢府,消息李郎疑。故友崔韦,赏花讥讽,才觉风闻事两非。黄衣客、回生起死,钗玉永重晖。

黄衣客强合鞋儿梦,霍玉姐穷卖燕花钗。卢太尉枉筑招贤馆,李参军重会望夫台。

第二出 ,春日言怀

【珍珠帘】(生上)十年映雪图南运,天池浚,兀自守泥涂清困。献赋与论文,堪咳唾风云。羁旅消魂寒色里,悄门庭报春相问,才情到几分。这心期占,今春似稳。

[青玉案]盛世为儒观览遍,等闲识得东风面。梦随彩笔绽千花,春向玉阶添几线。上书北阙曾留恋,待漏东华谁召见?殷勤洗拂旧青衿,多少韶华都借看。小生姓李,名益,字君虞,陇西人氏。

先君忝参前朝相国,先母累封大郡夫人。富贵无常,才情有种,红香艺苑,紫臭时流。王子敬家藏赐书,率多异本;梁太祖府充名画,并是奇踪。无不色想三冬,声歌四夏。

熊熊旦上,连城抱日月之光;闪闪宵飞,出狱吐风云之气。只是一件,年过弱冠,未有妻房,不遇佳人,何名才子。比来流遇长安,占籍新昌客里。

今日元和十四年立春之日,我有故人刘公济,官拜关西节镇,今早相贺回来,恰逢着中表崔允明,密友韦夏卿,相约此间庆赏。秋鸿看酒。

(秋鸿上)惊开酒色三阳月,喜逗花梢一信风。酒已完备。

(韦、崔上)

【贺圣朝】天心一转鸿钧,个中孤客寒曛。幡头春信已争新,乡思怯花辰。

(见科,韦)喜气来千里,(崔)春风总一家。(生)宜春惟有酒,长此驻年华。(生把酒介)

【玉芙蓉】(生)椒花媚晓春,柏叶传芳酝。愿花神作主,暗催花信。灵池冻释浮鱼阵,上苑阳和起雁臣。(合)青韶印。看条风拂水,画燕迎门,年年春色倍还人。

【前腔】(崔、韦)黄云正朔新,丽日长安近。向朝元共祝,岁华初进。洞庭春色寒难尽,玉管飞灰暖渐熏。(合)春风鬓。笑林中未有,柳上先过,屠苏偏让少年人。

(生)二兄说少年人,似俺李十郎亦容易老也。

【簇御林】岁寒交,无二人。入春愁,有一身。报闲庭草树青回嫩,和东风吹绽了袍花衬。(合)问东君。上林春色,探取一枝新。

(韦)君虞说被东风吹绽袍花衬,是说功名未遂,要换金紫荷衣。这也不难,闻得你故人刘公济节镇关西,今年主上东巡,未知开科早晚,你且相随节镇西行,此亦功名之会也。

(生)豪杰自当致身青云上,未可依人。

(崔笑科)夏卿不知,东风吹绽袍花衬,是说衣破无人补。此事须问一个人。

(生)是谁?

(崔)曲头有个鲍四娘,穿针老手,央他一线何如?

(生)不瞒二兄,鲍四娘于小生处略有往来,但是此中心事,未露十分。

(韦、崔)才子佳人,自然停当也。

【前腔】(韦)你染袍衣,京路尘。望桃花,春水津。(生)要命哩。(崔)你外相儿点拨的花星运。(生)要钱哩。(崔)你内材儿抵直的钱神论。(合前)

【尾声】你眉黄喜入春多分,先问取碧桃芳信。俺朋友呵,觑不的你酒冷香销少个人。

渐次春光转汉京,风流富贵是生成。无媒雪向头中出,得路云从足下生。

第三出 ,插钗新赏

【满宫花】(老旦上)春正娇,愁似老,眉黛不忺重扫。碧纱烟影曳东风,瘦尽晓寒犹着。

【蝶恋花】谁翦宫花簪彩胜,整整韶华,争上春风鬓。往事不堪重记省,为花长带新春恨。春未来时先借问,还恨开迟,冷落梅花信。今岁风光消息近,只愁青帝无凭准。老身霍王宫里郑六娘是也。

小家推碧玉之容,大国荐涂金之席。阳城妒尽,那曾南户窥郎;冰井才多,每听西园召客。晚年供佛,改号净持;生下女儿,名呼小玉。年方二八,貌不寻常。昔时于老身处涉猎诗书,新近请鲍四娘商量丝竹。南都石黛,分翠叶之双蛾;北地燕脂,写芙蓉之两颊。

惊鸾冶袖,谁偷得韩掾之香;绣蝶长裙,未结下汉姝之佩。爱戴紫玉燕钗,此钗已教内作老玉工侯景先雕缀,还未送来。正是新春时候,不免唤他出来,一望渭桥春色。浣纱,小姐那里?

【满宫花后】(旦同浣纱上)尽日深帘人不到,眉画远山春晓。(浣)红罗先绣踏青鞋,花信须催及早。

(旦)母亲万福。(老旦)女儿免礼。

(旦)母亲,因甚有唤孩儿?

(老旦)新岁春光明媚,娘女们向渭桥望春一回也。

(行科)冰破池开绿,云穿天半晴。游心不应动,为此欲逢迎。我老大年华对此春新也。

【绵搭絮】绣闱清峭,梅额映轻貂。画粉银屏,宝鸭熏炉对寂寥。为多娇,探听春韶。那管得翠帏人老,香梦无聊。兀自里、暗换年华,怕楼外莺声到碧箫。

【前腔】(旦)妆台宜笑,微酒晕红潮。昨夜东风,户插宜春胜欲飘。倚春朝,微步纤腰。正是弄晴时候,阁雨云霄。纱窗影、彩线重添,刺绣工夫把昼永销。

【前腔】(浣)个人年少,长是索春饶。忽报春来,他门户重重不奈瞧。满溪桥,红袖相招。都准备着咏花才调,问柳情苗。小姐呵,无人处和你、拾翠闲行,你淡翠眉峰镇自描。

(侯景先上)新妆燕子钿金钏,旧试蟾蜍切玉刀。报知郑夫人,老玉工侯景先玉钗完成,敬此陈上。(老叫浣取钗看介)好匠手也!以万钱赏之。(侯谢介)琢成双玉燕,酬赏万金蚨。(下)

(老)浣纱,今日佳辰,便将西州锦翦成宜春小绣牌,挂此钗头,与小姐插戴。(浣下,取镜上云)翦成花胜在此。(老挂牌钗首与旦,旦拈看科)

【前腔】(旦)玉工奇妙,红莹水晶条。学鸟图花,点缀钗头金步摇。(浣照旦插钗科,旦)亸轻绡,翠插云翘。正是翦刀催早,蜂蝶晴遥。(合)问双飞、燕尔何时,试拂菱花韵转标。

【尾声】绣帘珠户好藏娇,掩屏山莫放春心早。还把金针凤眼挑。

阿母凝妆十二楼,斩新春色唤人游。玉钗花胜如人好,今日宜春与上头。

第四出 ,谒鲍述娇

【祝英台近】(鲍四娘上)翠屏闲,青镜冷,长是数年华。行云梦老巫山下。殢酒愁春,添香惜夜,独自个温存幽雅。

【少年游】帘垂深院冷萧萧,春色向人遥。暗尘生处,玉筝弦索,红泪覆鲛绡。旧家门户无人到,鸳鸯被,半香销。个底韶华,阿谁心绪,禁得恁无聊。自家鲍四娘,乃故薛驸马家歌妓也。折券从良,十余年矣。生性轻盈,巧于言语。豪家贵戚,无不经过。

挟策追风,推为渠帅。每蒙陇西李十郎往来,遗赠金帛不计。俺看此生风神机调,色色超群,币厚言甘,岂无深意?必是托我豪门觅求佳色。俺已看下郑娘小女,此女美色能文,颇爱慕十郎风调。只待他自露其意,便好通言。早晚李郎来也。

【唐多令】(生上)客思绕无涯,青门近狭斜,愔愔巷陌是谁家?半露粉红帘下。闲觅柳,戏穿花。

(见介)翠宿香梢未肯消,与卿重画两眉娇。(鲍)新春螺黛无人试,付与东风染柳条。(生)四娘,几载相看,新春阙访,为何门庭萧索至此?

【祝英台】(鲍)听说来,忆娇年,人自好,今日雨中花。俺也曾一笑千金,一曲红绡,宸游凤吹人家。参差。憔悴损镜里鸳鸾,冷落门前车马。(生)还寻个伴儿。(鲍)这些时、几曾到卖花帘下?十郎,你时时金帛见遗,无恩可报,今日为何光顾?

【前腔】(生)游冶。自多情,春又惹,早则愁来也。渐次芳郊,款步幽庭,笑向卿卿闲话。(鲍)妾半落铅华,何当雅念?(生)还佳。个门中风月多能,更是雨云熟滑。似秋娘、浑不减旧时声价。

【前腔】(鲍)休傻。咱意中人,人中意,还似识些些。看你才貌清妍,礼数谦洽,非关采弄残花。十郎礼有所求,必有所下,寸心相剖,妾为图之。

(生)堪嗟。瘦伶仃才子身奇,尚少个佳人檠架。问谁家、可一轴春风图画?

【前腔】(鲍)知么?俺为你高情,是处的闲停踏。

(生)有么?(鲍)十郎,苏姑子作好梦也。有一仙人,谪在下界,不邀财货,但慕风流。如此色目,共十郎相当矣。是有个二八年华,三五婵娟,又不比寻常人家。(生惊喜科)真假。你干打哄蘸出个桃源,俺便待雨流巫峡。(跪科)这一缕红丝,少不得是你老娘牵下。

(鲍)起来说与详细:是故霍王小女,字小玉。王甚爱之,母曰净持。净持即王之宠姬也。王初薨,诸弟兄以其出自微庶,不甚收录。因分与资财,遣居于外。易姓为郑氏,人亦不知其王女。

姿质秾艳,一生未见;高情逸态,事事过人;音乐诗书,无不通解。昨遣我求一好儿郎,格调相称者。俺具说十郎。他亦知有十郎名字,非常欢惬。住在胜业坊,三曲甫东间宅是也。

(生)可得一见?

(鲍)此女寻常不离闺阁。今岁花灯许放,或当微步天街。十郎有意,可到曲头物色也。(生)领教。(鲍)花灯之下,你得见异人,老娘便向十郎书斋领取媒证。

【尾声】(生)从今表白俺衷情话,(鲍)肯字儿还在他家。(生)你成就俺一世前程休当耍。

紫陌花灯涌暗尘,惊心物色意中人。此中景若无佳景,他处春应不是春。

第五出 ,许放观灯

【点绛唇】(京兆府尹上)圣主传宣,风调雨顺都如愿。庆赏丰年,世界花灯现。

金锁通宵启玉京,迟迟春箭入歌声。宝坊月皎龙灯澹,紫馆风微鹤焰平。自家京兆府尹是也。今夕上元佳节,月淡风和,蒙圣上宣旨,分付士民通宵游赏。正是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下)

【玩仙灯】(老旦上)上元灯现,画角老梅吹晚。风柔夜暖笑声喧,早占断红妆宴。

【前腔】(旦上)韶华深院,春色今宵正显。(浣上)年光是也无眠,数不尽神仙眷。

【忆秦娥】(老)元宵好,珠帘卷尽千门晓。(旦)千门晓,禁漏花迟,玉街春早。(浣)红妆索向千莲照,笙歌欲隐千金笑。(合)千金笑,月晕围高,星球坠小。(旦)今夜花灯佳夕,奉夫人一杯酒。(老)费你心也。正是女郎春进酒,王母夜烧灯。

【忒忒令】(老)赏元宵似今年去年。天街上长春阆苑,星桥畔长明仙院。畅道是红云拥,翠华偏。欢声好,太平重见。

【前腔】(旦)赏元宵不寒天暖天。十二楼阑干春浅,三千界芙蓉妆艳。都则是瑞烟浮,香风软。人语隐,玉箫声远。

【前腔】(浣)赏元宵畅灯圆月圆。整十里珠帘尽卷,达万户星球乱点。咱趁着笙歌引,笑声喧。怎放却百花中,漏声闲箭。

禀过老夫人郡主,同步天街,游赏一会。(老)使得。

【尾声】端的是春如昼,夜如年,天街上暗香流转。便到月下归来谁分去眠。

金屋何能闭阿娇,成团打队向灯宵。严城不禁葳蕤锁,银汉斜通宛转桥。

第六出 ,堕钗灯影

【凤凰阁引】(生上)绛台春夜,冉冉素娥欲下。香街罗绮映韶华,月浸严城如画。(韦、崔)钿车罗帕相逢处,自有暗尘随马。

(生)笙歌世界酒楼台,鸡踏莲花万树开。谁家见月能端坐,何处闻灯不看来。二兄,昨夜鲍四娘教咱,今夜花灯,觑着那人来也。咱于万烛光中,千花艳里,将笑语遥分,衣香暗认,不枉今年玩灯。道犹未了,远远望见王孙仕女看灯来也。(王孙仕女笑上)

【园林好】谢皇恩灯华月华,谢天恩春华岁华。遍写着国泰民安天下,遨头去唱声哗。(下)

【前腔】(老旦引旦、浣上)好灯也!说灯花南天门最佳,香车隘挑笼绛纱。喝道转身停马,尘影里看谁家。呀,那里个黄衫大汉,一匹白马来也。

【前腔】(豪士黄衫拥胡奴二三人走马上)本山东向长安作傻家,趁灯宵遨游狭邪。听街鼓儿几更初打,(内笑云)前面好汉,是甚姓名?人高马大,遮了俺们看灯路来也。

(豪笑介)问俺名姓,黄衫豪客是也。说遮了路呵,胡雏们去也。灯影里一鞭斜。(下)

【前腔】(生、韦、崔上)逞风光看人儿那些,并香肩低回着笑歌。天街甃琉璃光射,等的个蓬阆苑放星槎。(望介,下)

【前腔】(老旦、浣同旦上)好耍歇也。绛楼高流云弄霞,光滟潋珠帘翠瓦。小立向回廊月下,闲嗅着小梅花。

(生、韦、崔上,旦众惊下,落一钗科。生)呀!二兄,胜业坊来的可是那人?真奇艳也。兀的不是梅梢上挂钗,厮琅的坠地也。

【江儿水】则道是淡黄昏,素影斜。原来是燕参差簪挂在梅梢月,眼看见那人儿这搭游还歇。把纱灯半倚笼还揭,红妆掩映前还怯。(合)手捻玉梅低说,偏咱相逢,是这上元时节。

(浣挑灯照旦上)呀,老夫人归去,咱去寻钗来也。(韦)那人来寻钗也,俺二人前门看灯去,兄可与之小立片言,看是那人否?(生)请了。(韦、崔下。旦寻钗科)不见钗,这不做美的梅梢也。

【前腔】止不过红围拥,翠阵遮,偏这瘦梅梢把咱相拦拽。(作避生介)喜回廊转月阴相借,怕长廊转烛光相射。(生做见科旦)怪檀郎转眼偷相撇。(生笑介)吊了钗哩。(旦)可是这生拾在?(合前)

【玉交枝】(生)是何衙舍?美娇娃走得吱嗻。(浣)是霍王小姐。(生)奇哉奇哉!就是小玉姐么?(浣)便是。(生)小生慕之久矣,因何独行?(浣)来寻坠钗。

(生)你步香街不怕金莲踅,总为这玉钗飞折。(浣)秀才,可见钗来?(生)钗到有,请与小玉姐相叫一声。(旦低声云)浣纱,这怎生使得?且问秀才何处?(生)陇西李益,表字君虞,排号十郎,应试来此。

(旦作打觑,低鬟微笑介)鲍四娘处闻李生诗名,咱终日吟想,乃今见面不如闻名,才子岂能无貌?(生作听径前请见科)呀,小姐怜才,鄙人重貌,两好相映,何幸今宵。

(旦作羞避介)钗喜落此生手也。钗,你插新妆宝镜中燕尾斜,到檀郎香袖口是这梅梢惹。浣纱,叫秀才还咱钗也。(合)怕灯前孤单这些,怕灯前孤单了那些。

(生)请问小玉姐侍者,咱李十郎孤生二十年余,未曾婚娉,自分平生不见此香奁物矣,何幸遇仙月下,拾翠花前。梅者媒也,燕者于飞也,便当宝此飞琼,用为媒采,尊见何如?(浣恼介)书生无礼,见景生情,我待骂你呵。(旦)劣丫头是怎的来?

【前腔】花灯磨折,为书生言长意赊。秀才,咱钗直千金也。(生)此会千金也。(旦背笑介)道千金一笑相逢夜,似近蓝桥那般欢惬。还俺钗来。(生)选个良媒送上。玉花钗,他丢下声长短嗟,玉梅梢咱赚着影高低说。(合前)

(浣)夫人候久,咱们家去也。

【川拨棹】箫声咽,和催归玉漏彻。(旦)为多才情性骄奢,没些时月痕儿早斜。浣纱,叫秀才还咱钗来。(作斜拜生科。合)乍相逢归去也。(又生揖科)

【前腔】(生)花灯夜,有天缘逢月姐。(浣)秀才,你把个香闺女觑得眼乜斜,留了咱燕钗儿贪他那些。(合前)

【尾声】(生)玉天仙罩住得梅梢月,春消息漏泄在花灯节。(旦低声)明朝记取休向人边说。(旦、浣下。生吊场)奇哉奇哉,李十郎今夜遇仙也。

【玉楼春】婵娟此会真奇绝,睡眼重惺春思彻。他归时遥映烛花红,咱待放马蹄清夜月。呀,鸾影催归,燕钗留在,教小生怎生回去也。

【玉楼春后】(崔上)天街一夜笙歌咽,堕珥遗簪幽恨结。(韦上)那两人灯下立多时,细语梅花落香雪。十郎,可是那人?(生)真异人也。

【六犯清音】他飞琼伴侣,上元班辈,回廊月射幽晖。千金一刻,天教钗挂寒枝。咱拾翠他含羞,启盈盈笑语微。娇波送,翠眉低,就中怜取则俺两心知。

(韦、崔)少甚么纱笼映月歌浓李,偏似他翠袖迎风糁落梅。(生)恨的是花灯断续,恨的是人影参差。恨不得香肩缩紧恨不得玉漏敲迟,把坠钗与下为盟记。(合)梦初回,笙歌影里,人向月中归。

(崔)既此女子于兄分上非浅,不可负也。

【尾声】玉天仙去也春光碎。这一双情眼呵,怎禁得许多胡觑。(生)咱半生心事全在赏灯时。

钗燕余香衫袖间,蓝桥相见夜深还。祇应不尽婵娟意,犹向街心弄影看。

第七出,托鲍谋钗

【捣练子】(生上)花淡澹,月婵娟,回廊灯影坠钗前,透万点星桥情半点。

[如梦令]门外香尘正度,窗里星光欲曙。客舍悄无人,梦断月堤归路。无绪,无绪,摇漾烛花人语。小生昨夕和小玉姐对玩花灯,眼尾眉梢,多少神情抛接也。

【普天乐】俺正凭阑,想碧云静处花灯绽,他绛笼深护春光暖。乍相逢试回娇眼,似广寒低蹑飞鸾。笙歌远,人零乱,金钗坠,无言自把梅花瓣。刚撇下佩环清月影,晓马归来梦断。觉东风病酒,余香相半。

【不是路】(鲍上)庭院幽清,他出众风流旧有名。弹花柄,想寻花去蝶梦初惊。(生笑迎介)是卿卿,懒云鬟到撇得冠儿正,肯向书斋僻处行。(鲍)承恭敬。看君笑眼迎门应,有些侥幸。

(又。鲍)世间尤物意中人,可向灯前会的真。不用眉梢攒一处,且将心事说三分。昨夜灯前,有何所见?(生)人中嚷嚷,都无所见。但拾得坠钗紫玉燕一枝,烦卿赏鉴。(作看钗介,鲍)好一枝紫玉钗也。

【啄木公子】波文莹,钮迭明,点翠圈珠珑嵌的整。透紫琼枝,似阑干日漾红冰。燕呵,为甚嘴翅儿西飞另,他在妆奁帕上栖香稳,云鬓搔头弄影停。谁付与多情?

【前腔】(生)花灯后,人笑声,月溶溶罩住离魂倩。坠钗横处,相寻特地逢迎。这钗燕呵,虽则软语商量浑未定,早则幽香蘸动梅花影。红润偷归翠袖擎。天付与书生。

【好姐姐】(鲍)恁般、红鸾凑成,这燕花钗为折证。你嫦娥亲许,玉镜台前会得清。(合)灯儿映,相逢便是神仙境,何用崎岖上玉京。

【前腔】(生)知他、是云英许琼,坠清虚花间立定。露华春泠,肯向瑶池月下行。(合前)(生)烦卿就将此钗,求其盟定。彼时自有白璧一双为献也。

【尾声】(鲍)为单飞去配双飞影,(生)坠钗人倚妆台正凭。(鲍)昨夜灯花两人照证明。

灯前月下会真奇,恰似云英一唤时。袖去宝钗成玉杵,不须千里系红丝。

第八出,佳期议允

【薄幸】(旦上)薄妆凝态,试暖弄寒天色。是谁向残灯澹月,仔细端详无奈?凭坠钗飞燕徘徊,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浣)似中酒心情,羞花意绪谁人会?恹恹睡起兀自梅梢月在。

[应天长](旦)灯轮细转,月影平分,笑处将人暗认。曾半倚纱笼,手捻坠钗闲借问。谁解语春相印?怯邂逅误成芳信。人影散,独自归来,恁阑方寸。浣纱,拾钗人何处也?

【字字锦】春从绣户排,月向梅花白。花随玉漏催,人赴金钗会。试灯回,为着疏影横斜,把咱燕钗儿粘带。钗钗,恨寻的快快,是何缘落在秀才?好一个秀才,秀才你拾得在。

(合)是单飞了这股花钗,配不上双飞那钗。乍相逢怎摆?那拾钗人擎奇,擎奇得潇潇洒洒,忺忺爱爱。闪得人躭躭待待,厌厌害害。却原来会春宵那刻。

【前腔】(浣)无意燕分开,有情人夺采。他将袖口儿怀,恁想着花头戴。步香街,淡月梅梢,领取个黄昏自在。钗钗,书生眼快快。恁是个香闺女孩。逗的个女孩,女孩伽伽的拜。(合前)

【入赚】(鲍上)春寒渐解,准望着踏青挑菜。金莲步躧,早是他朱门外。谁人在?(内作鹦哥叫云“客来!客来!”旦惊)影动湘帘带,鹦哥报客来。(浣)今朝风日好,有甚金钗客?(见科,旦)呀,原来是鲍四娘也,到来多会?

(鲍)可知道你深闺自在。小玉姐爱戴紫玉燕钗,今日缘何不见?(旦)无心戴他。(鲍)敢是单了一枝?

(旦笑)何处单来?(鲍)咱说他单便单,咱说他双便双,凭你心下。(旦笑)四娘说了双罢。(鲍)却原来,且问你缘何此钗便落此生之手?

【雪狮子】(旦)灯花市,月华街,月痕暗影疏梅。爱清香小立在回廊外,花枝摆,(又)。把燕钗儿悬在,天付与多才。(合)单飞燕也钗,双飞燕也钗。双去单来,单去双来。可似绕帘春色,还上我玉镜妆台。

【前腔】(鲍)灯似昼,人如海,偏他们拾取奇哉!这观灯十五无人会,便揉碎,(又)。梅花少不得心儿采,多则是眼儿乖。(合)明提起也钗,暗提起也钗。明去暗来,暗去明来。可似绕帘春色,还上我玉镜妆台。

(鲍)你说着玉镜台,李郎就是,便将此钗来求盟定。(旦)那生毕竟门地何如?才情几许?怎生弱冠尚少宜人?

(鲍)若论此生,门族清华,少有才思,丽词佳句,时谓无双,先达丈人,翕然推伏。每自矜风调,思得佳偶,博求名阀,久而未谐。(旦)原来如此。此事须问老夫人。

【隔尾】你说着、玉镜台,那酸俫怎就把咱头上钗儿来插钗?只怕老娘呵,识不出武陵春色。(下)(鲍吊场)老夫人有请。

【一翦梅】(老旦上)雾霭笼葱贴绛纱,花影窗纱,日影窗纱。迎门喜气是谁家?春老侬家,春瘦儿家。

(见科。老)原来是鲍四娘到来。春色三之一,王家日渐长。(鲍)关心儿女事,闲坐细端详。老夫人,你道妾身今日为何而来?竟为小姐亲事。(老)小女雏稚之年,恐未晓成人之礼,听俺道来:

【宜春令】天生就,女俊娃,似鸳雏常依膝下。重重帘幙,漏春心何曾得到他?炉烟篆一缕清霞,玉瓶花几枝潇洒。似人家,煞不成妆逗耍。

【前腔】(鲍)渠年长,伊鬓华,老年人话儿乔作衙。他芳心染惹,怕春着裙腰身子儿乍。鸳鸯谱挑不出闲心,美女图觑许多情话。你守着他,投得个夜香烧罢。

【前腔】(老)催人老,可叹嗟,论从来女生外家。眼前怎舍,稳倩个乘龙娇客来招嫁。起西楼备着吹箫,展东床留教下榻。谁家,养女儿寻思似咱。那人何如?

【前腔】(鲍)才情有,年貌佳,李十郎陇西旧家。全枝堪借,管碧梧栖老鸾停跨。将雏曲毕竟双飞,求凤操看他驷马。(出钗介)没争差,把这股玉燕儿留下。

(老旦看钗介)呀,这钗活似小玉上头之物,何因得在此生?婚姻事须问女儿情愿。浣纱,请小姐出来。(浣请介)

【一翦梅】(旦上)睡起东风数物华,暗惜年华,暗惜春华。停云数点雨催花,前夜灯花,今日梅花。

(见科。老)儿,鲍四娘来与陇西李十郎求亲,你意下何如?(旦)说他则甚。

【绣带儿】掩春心坐罗帏绣榻,羞人唤作浑家。想仙姬不是兰香,笑渔郎空问桃花。非夸。冰清到底无别话,守定着香闺这答。(啼科)娘和女,俜仃可嗟。形影相依,怎生撇下?

【前腔】(老旦)年华。为甚的云寒月寡,守着一搦香娃。儿,就明姑仙子,也有人间之情。看罗敷早配玄都,恨玉兰空孕莲花。仙查。天宫织女犹自嫁,银河畔鹊桥亲踏。今日呵,男共女,两家儿一家。分付与东君,毕罢了老娘心下。

【前腔】(浣)休嗟。娇花女教人爱杀,恨不早嫁东家。你怜老夫人么?只怕柘枝儿两头系丝,到大来贪结桃花。(背介)哄咱。青春不多也二八,少不得笼窗动闼。好和歹,这些时破瓜。便道是白玉无瑕,青春有价。

【前腔】(鲍)喧哗。把媒人似丝鞭儿擘打,得你半口甜茶。却为甚俊洒多才,尚没个衬褡人家。凑咱。士女愁春没乱煞,母亲行白忙闲话。真和假,那些禁架。你不信看玉燕钗头,玉梅花下。

(老)正是。这钗是小姐香奁中物,何因得落他家?(旦作羞介,老旦问浣)这是怎的来?

【太师引】(浣)元宵夜,放了观灯假,转回廊梅疏月华。临去也坠钗斜挂,急寻着被他翠袖笼拿。

(老)便是那李秀才么?

(浣)但逢着书生不怕偏絮刮,俺小姐有些娇怯。

(老)那生说甚来?

(浣)说他青春大,曾无室家。是禁不得,他赚玉留香多霎。

(老)小姐说甚来?

【前腔】(浣)听说他能风雅,想不着良宵遇他。亏了俺笼灯倚月,听才子佳人打话。他把钗儿接下那欢恰,俺小姐淡月隐梅花。

(老)却怎的?(浣)娇波抹,道有心期那些。(老)因何?(浣)知怎生呵,一笑相逢缘法。(老笑问)玉儿可是也?

【三学士】(旦低声科)是俺不合向春风倚暮花,见他不住的嗟呀。知他背纱灯暗影着蛾眉画,还咱个插云鬓分开燕尾斜。猛可的定婚梅月下,认相逢,一笑差。

【前腔】(老)你百岁姻缘非笑耍,关心事儿女由他。知他肯住长安下,怕燕尔翻飞碧海涯。轻可的定婚梅月下,怕相逢,一线差。

【前腔】(鲍)玉姐呵,翠气生香春一把,那书生也将相根芽。接了你嵌成宝玉双飞燕,难道是飞入寻常百姓家。俺可也定婚梅月下,敢把这好姻缘,一对夸。

(浣)老夫人成就了罢。

【前腔】(浣)这是那月夜春灯摇翠霞,武陵溪蘸出胡麻。才郎呵,可有乘龙一骑青丝马,配上咱插燕双飞绿鬓鸦。你可也定婚梅月下,好姻缘,一世夸。(老)片语相投,拾钗为定,天也天也!

【尾声】你问乘龙那日佳,俺这里画堂箫鼓安排下。(鲍)他还有白璧成双锦上花。

偶语风前一笑回,月笼灯影袖笼钗。如今好取钗头燕,飞向温家玉镜台。

第九出,得鲍成言

[思越人](生上)好是观灯透玉京,如魂如梦见飞琼。留连步障笙歌隐,仿佛遗钗笑语明。春淡淡,玉真真,几时真个作行云?闲来欲试花间手,盼杀行媒月下人。俺心事托鲍娘为媒,恰好怕老夫人古撇也。

【莺集林春】恰灯前得见些些,悄向回廊步月。漏点儿丁东长叹彻,似悔坠钗轻去瑶阙。尽来回花露影,念渠娇小、点点爱清绝。漾春寒,愁几许,恹恹心事自共素娥说。

【前腔】不准拟恁情深,邂逅低鬟笑歇。恍月下闻莺归去也,天淡晓风明灭。也应他难遇惺惺,解怜才、有意须教彻。人近远,几重花路,比武陵源较直截。

【四犯莺儿】爱的是女娇奢,怕的他娘生劣。近新来时势把书生瞥。无分周遮,有数奇绝,不应恰恁相逢别。不为淫邪,非贪赀箧。眼里心头,要安顿得定迭。

【前腔】但凭咱书五车,甚处少红一捻。只他乍相逢相爱无言说。钗头枝叶,和媒人根节,锦春梭撺定莺儿舌。咱望眼夭斜,幽怀喑咽。去了多时,早那人来也。

【懒画眉】(鲍上)碧云天外影晴波,看罢了春灯景色和,咱晓鬟偷出睡云窝。(见科。生)有劳四娘,那人心事谐否?(鲍)他口儿不应心儿可可,道人在春风喜气多。

(生)他可道来?

【前腔】(鲍)道你个题桥彩笔蘸晴波,傅粉人才艳绮罗,道是你旧家门第识人多。凑的个钗头玉燕天和合,成就你玉镜台前去画翠蛾。

(生)那人真个如何?(鲍)俺去,正逢他睡起也。

【醉罗歌】睡觉睡觉娇无那,梳洗梳洗着春多。露春纤弹去了粉红涴,半捻春衫亸。香津微揾,碧花凝唾。芙蓉暗笑,碧云偷破。春心一点眉尖阁。休唐突,尽阿那,书生有分和他么?

【前腔】(生)停妥停妥有定夺,欢幸欢幸早粘合。千金买得春宵着,受用些儿个。伤春中酒,轻寒自觉。人儿共枕,春宵暖和。算花星捱的孤鸾过。三日后,五更过,十红拖地送媒婆。

(鲍)十郎,花朝日好成亲,看你好不寒酸,那样人家,少不的金鞍骏马,着几个伴当去。(生)领教。

【尾声】(鲍)论你一品人才真不弱,趁风光俊煞你个令阁。十郎呵,还办取拭雨粘云半帖罗。

(下)(生吊场)四娘说咱寒酸,不免请韦崔二兄,代求人马光辉也。

月姊钗头玉,冰人线脚针。传来乌鹊喜,占得凤凰音。

第十出 ,回求仆马

(秋鸿上)世情贪点染,所事看施为。人马一时俊,门户两光辉。俺李相公人才出众,天凑良姻,只少人马扶助,去请崔韦二位商量,好不精细也。

【玩仙灯】(生上)人物似相如,少个画堂车骑。(秋鸿)已请崔韦二位相公议事,这早晚可来也。

【小蓬莱】(韦、崔上)春意渐回沙际,风流长聚京都。终南韦曲,博陵崔氏,潇洒吾徒。

(见科,崔)拾钗芳信如何?(生)花朝之夕,已注佳期,只有一段工夫,央及二兄帮衬。(崔)愿闻。(生)王门贵眷,礼须华重,客装寒怯,实难壮观。听小弟道来:

【驻马听】出入惟驴,实少银鞍照路衢。待做这乘龙快婿,骐骥才郎,少的驷马高车。花边徒步意踌蹰,嘶风弄影知何处。(合)后拥前驱,教一时光彩生门户。

(崔)十郎,你不曾同姓为婚,怎生巫马期以告?要马我崔家尽有。(韦)崔子弑齐君,是陈成子有马十乘,崔家那里有一匹儿?我韦家到有。(崔)怎见得?(韦)却不道“鲁韦昌马”?(崔)休闲说。长安中有一豪家,养俊马十余匹,金鞍玉辔,事事俱全,当为君一借。

【前腔】不说骀驽,有个翩翩豪侠徒。许你一鞍一马,做个马上郎君,少不的坐下龙驹。惊香欲到锦屠苏,银鞍绣帕须全具。(合前)

(生)有了马,还敢求一事:

【前后】冷落门闾,只合樵青伴钓徒。今日过门呵,少不得要步随鞭镫,手捧衣裳,背负琴书。花星有喜不为孤,身宫所恨悭奴仆。(合前)

(崔)你不曾之子于归,先要宜其家人,使不得。邦君之妻曰夫人,夫人自称曰小童,但带几个俊童,怕新人吃醋。若要家童,有颜色梅树雕几个去。(韦)怎见得?(崔)《百家姓》要江童颜郭,梅盛林刁。(生)取笑取笑。(韦)这桩也在那豪士家,有绿鞲文帻,妆饰非常。

【前腔】(韦)自有豪奴,不羡秦官冯子都。不用吹箫僮约,结柳奴星,有翦发胡雏。好教你垂鞭接马玉童扶,衣箱别有平头护。(合前)

【尾声】(韦、崔)你逞精神去坦东床腹,那些儿帮衬工夫。成亲看喜也,只愿你人马平安稳坐了黄金屋。

本色更何如,攒弄要工夫。定须骑骏马,谁待使痴奴。

第十一出,妆台巧絮

【番卜算】(旦上)屏外笼身倚,睡觉唇红退。晕纤蛾暗自领佳期,珍重花前意。

[菩萨蛮]天穿过了还穿地,枕痕一线摇红睡。春色衬儿家,羞含豆蔻花。裙腰沾蟢子,暗地心头喜。越近越思量,悬愁花烛光。日昨已许李郎定亲,佳期早晚,好闷人也。

【五供养】相逢有之,这一段春光、分付他谁?他是个伤春客,向月夜酒阑时。人乍远,脉脉此情谁识?人散花灯夕,人盼花朝日。着意东君,也自怪人冷淡踪迹。

【前腔】梦儿中可疑,记邂逅分明、还似那回时。玉钗风不定,为谁闲捻花枝?道甚重帘不卷,燕子传消息。随意佳期缓,争信人心急。不如嫁与,受他真个怜惜。

【金珑璁】(鲍上)绿枝么凤拍,香痕暗沁莓苔。画堂春暖,困金钗,不卷珠帘谁在?

(见介,旦)花氲蝶翅频敲粉,(鲍)柳颩蜂腰促报衙。(旦)翠掩重门春睡懒,(鲍)一天新喜教儿家。(旦)何喜见教?(鲍)教你个喜字来,新婚那夜呵:

【玉交枝】烛花无赖,背银缸暗擘瑶钗。待玉郎回抱相偎揣,颦蛾掩袖低回。到花月三更一笑回,春宵一刻千金浼。挽流苏罗帏颤开,结连环红襦懊解。

【前腔】鸾惊凤骇,误春纤揾着檀腮。护丁香怕拆新蓓蕾,道得个豆蔻含胎。他犯玉侵香怎放开,你凝云觉雨堪潇洒。吃紧处花香这回,断送人腰肢几摆。洞房中所事堪停当也。

【沉醉东风】你把鸳鸯衬褡儿翦裁,指领上绣缄凭在。勾春睡小眠鞋,要一领汗衫儿躭待。那其间半叶轻罗试采,你把羞眸儿半开,斜灯儿半开,试显出你做夫妻们料材。

(旦)罢了。(鲍)可罢了也。

【前腔】带朝阳下了楚台,起窥妆照人无奈。暗寻思颦眉簇黛,把余红偷觑还猜。防人见侍儿们拾在,贺新人美哉,贺新郎美哉,显的你做夫妻们喜来。

(旦)谢了。老夫人请你讲话也。

【尾声】(鲍)咱去来说与你个明白,选成亲花朝好在。折莫你这几日呵葫芦提较害。

一搦女儿身,齐眉作妇人。人生初见喜,花草一年春。

第十二出 ,仆马临门

(秋鸿上)主人性爱秋鸿,身居奴仆同宫。从今脱了主顾,以前布下了春风。自家秋鸿便是,只因人物粗通,伏事李郎客中,一年半载,好不干净。如今配上了霍家小姐,主不顾仆了,叫做失了主顾。

虽然如此,霍府少甚丫鬟?东人念旧,少不得秋鸿也配上一个,叫做俺有春风,他有夏雨。这都不在话下了。昨日相公转托韦、崔借人借马,荣耀成亲,分付到时好生安顿。可知道哩,奴要白饭,马要青刍,都不备一些子,叫俺管顿,好不颓气也。且看门外如何?

(杂豪家翦发胡奴一人牵马一匹上)白面儿郎宜俊马,洞箫才子借髯奴。昨有韦崔二先生借俺豪家人马,与个陇西李十郎往那家去。这是他寓所,高叫声。(鸿)好好,人马一齐到。马少一匹。

(杂)因何?(鸿)俺家十郎配那家主儿,俺也同这吉日,配上那家一个俊不了的穿房,因此多要一匹。(杂)好命也。才脱了人骑,就要骑马,早哩。(鸿)也罢。看你马,马去得;再看人。(笑介)原来你前身是马。

(杂)怎见得?(鸿)马翦骔,人也翦骔。马老子黑,你们脸通黑,知马是你前身。(杂恼介)呀!你家借马借人,白饭青刍不见些儿,倒来骂俺,好打这厮。(打介)

【玩仙灯】(生上)择吉送鸾书,尽今夜孤眠坦腹。呀,人马借来是客,秋鸿这狗才恁般轻薄,列位管家恕罪。(杂叩头介)不敢。请相公看马何如?(生)好马好人。(杂)敢问相公那家去?

【孝顺歌】(生)是霍王府呵,招凤侣,配鸾雏,借鸳鸯白马光户闾。这马呵,闹色紫茸铺,压胯黄金镀。真个飞香红玉,称两袖风生,一鞭云路。阿对前头,要几个人儿护。你们到那家答应放精细些。须剔透,要通疏,那人家多礼数。

(杂)知道了。

【前腔】你是名家子,冠世儒,这马呵,配春风美人堪画图。俺豪门体态殊,风流惯相助。李相公,你跨金鞍骏驹,拥绿鞴苍奴,到琐窗窥处。那时小的们不敢说,只怕相公酒后呵,也不着支吾,坦露了东床腹。只一件来,马要好料,奴要好酒,相公也要多吃些,大家挣出精神来,和你高控辔,响传呼,显风光赛寻俗。

(生)多谢了,今夜且安歇。

雕胡人当酒,莝荐马为刍。坐凭金騕褭,走置锦流苏。(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