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10 / 崔氏文化 / (66)【文苑逸事】杜甫与舅父及崔氏文人的...

分享

   

(66)【文苑逸事】杜甫与舅父及崔氏文人的交往

2019-08-03  东方欲晓10

杜甫与舅父及崔氏文人的交往

755年,乙未玄宗天宝一四年,安禄山反。杜甫四十四岁。在长安。岁中往白水县,省舅氏崔十九翁。九月,同崔至奉先。十月,归长安,授河西尉(河西县故城在今云南河西县境),不拜,改右卫率府冑曹参军。十一月,又赴奉先探妻子,作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岁暮,丧幼子。

758,戊戌肃宗乾元一(至德三)二月改元,复以载为年,史思明反。杜甫四十七岁。任左拾遗。春,贾至﹑王维﹑岑参皆在谏省,时共酬唱。时毕曜亦在京师,居公之邻舍。四月,玄宗亲享九庙,公得陪祀。六月,房管因贺兰进明谮,贬为邠州刺史。公坐管党,出为华州司功参军。是秋,尝至蓝田县访崔兴宗﹑王维。冬末,以事归东都陆浑庄。

崔兴宗,生卒年不详,博陵(今河北定州)人。唐诗人。为王孟诗派作者之一。早年隐居终南山,与王维卢象裴迪等游览赋诗,琴酒自娱。曾任右补阙,官终饶州长史。《全唐诗》录存他的《酬王维卢象见过林亭》、《留别王维》、《青雀歌》等诗5首。《留别王维》中写道:“驻马欲分襟,清寒御沟上。前山景气佳,独往还惆怅。”事迹略见《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二下》、《唐诗纪事》卷十六、《唐才子传》卷二。

770,庚戌代宗大历五,杜甫卒(712-770)。杜甫五十九岁。春,在潭州。正月二十

一日,检故帙,得高适上元二年人日见寄诗,因追酬一首,寄示汉中王瑀及敬超先。暮春,逢李龟年。四月,避乱入衡州。欲往郴州依舅氏崔伟,因至耒阳,时属江涨,泊方田绎,半旬不得食。聂令驰书为致牛炙白酒。盛夏回棹,秋至潭州,小憩,遂遍别亲友,泝湘而下,将出沔鄂,由襄阳转洛阳迻逦归长安。冬,竟以寓卒于潭岳间,旅殡岳阳。

夏日杨长宁宅送崔侍御、常正字入京

              杜甫

醉酒扬雄宅,升堂子贱琴。不堪垂老鬓,还对欲分襟。
天地西江远,星辰北斗深。乌台俯麟阁,长夏白头吟。

 江阁卧病走笔寄呈崔、卢两侍御

               杜甫

客子庖厨薄,江楼枕席清。衰年病只瘦,长夏想为情。
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溜匙兼暖腹,谁欲致杯罂。

宇文晁尚书之甥、崔彧司业之孙、尚书之子重泛郑

               杜甫

   郊扉俗远长幽寂,野水春来更接连。
锦席淹留还出浦,葛巾欹侧未回船。

 尊当霞绮轻初散,棹拂荷珠碎却圆。不但习池归酩酊,君看郑谷去夤缘。

 别崔潩因寄薛据、孟云卿(内弟潩赴湖南幕职)

                      杜甫

志士惜妄动,知深难固辞。如何久磨砺,但取不磷缁。
夙夜听忧主,飞腾急济时。荆州过薛孟,为报欲论诗。

崔十三,杜甫的舅父。官至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亦称侍御。崔十一、崔二十三、崔二十四,均系杜甫的舅舅。他们与外甥杜甫多有交游唱和。

王阆州筵奉酬十一舅惜别之作


                   杜甫


  万壑树声满,千崖秋气高。浮舟出郡郭,别酒寄江涛。

良会不复久,此生何太劳。穷愁但有骨,群盗尚如毛。

吾舅惜分手,使君寒赠袍。沙头暮黄鹄,失侣自哀号。

  赠舅父崔十三评事公甫

              杜甫


飘飘西极马,来自渥洼池。飒飁定山桂,低徊风雨枝。
我闻龙正直,道屈尔何为。且有元戎命,悲歌识者谁。
官联辞冗长,行路洗欹危。脱剑主人赠,去帆春色随。
阴沉铁凤阙,教练羽林儿。天子朝侵早,云台仗数移。
分军应供给,百姓日支离。黠吏因封己,公才或守雌。
燕王买骏骨,渭老得熊罴。活国名公在,拜坛群寇疑。
冰壶动瑶碧,野水失蛟螭。入幕诸彦集,渴贤高选宜。
骞腾坐可致,九万起于斯。复进出矛戟,昭然开鼎彝。
会看之子贵,叹及老夫衰。岂但江曾决,还思雾一披。
暗尘生古镜,拂匣照西施。舅氏多人物,无惭困翮垂。

 奉送二十三舅录事之摄郴州

              杜甫

贤良归盛族,吾舅尽知名。
徐庶高交友,刘牢出外甥。
泥涂岂珠玉,环堵但柴荆。
衰老悲人世,驱驰厌甲兵。
气春江上别,泪血渭阳情。
舟鹢排风影,林乌反哺声。
永嘉多北至,句漏且南征。
必见公侯复,终闻盗贼平。
郴州颇凉冷,橘井尚凄清。
从役何蛮貊,居官志在行。

  《全唐诗》(卷233_41)


  阆州奉送二十四舅使自京赴任青城

                杜甫

  闻道王乔舄,名因太史传。

  如何碧鸡使,把诏紫微天。

  秦岭愁回马,涪江醉泛船。

  青城漫污杂,吾舅意凄然

  注:赴任青城:顾宸注:此舅氏使蜀还京,随即有青城之命。王乔舄:《搜神记》:“汉明帝时,尚书郎河东王乔为邺令[后汉书作叶令,乔有神术,每月朔尝自县诣台。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骑,密令太史候望之,言其临至时,辄有双凫自东南飞来。因伏伺,见凫,举罗张之,但得一双舄,使尚书识视,四年中赐尚书官属履也。”王嗣奭《杜臆》云:“青城乃神仙之窟宅,知王乔亦非泛引也。” 碧鸡使:《汉书·王褒传》:益州有金马碧鸡之神,宣帝使褒往祀焉。成都有碧鸡坊。紫微天:《杜臆》:“青城,县名,在今灌县,属成都。县有青城山,道书谓为第五大洞宝仙九室之天,故去紫微天”。一说,紫微殿名,开元四年,召县令策于廷,二十四年宴新县令于朝堂,因知除授县令,得把诏紫微也”。漫污杂:《杜臆》:“时成都尚乱,故云漫污杂”。

送魏二十四司直充岭南掌选崔郎中

                   杜甫

选曹分五岭,使者历三湘。才美膺推荐,君行佐纪纲。
佳声斯共远,雅节在周防。明白山涛鉴,嫌疑陆贾装。
故人湖外少,春日岭南长。凭报韶州牧,新诗昨寄将。

 陪章留后惠义寺饯嘉州崔都督赴州

                  杜甫

中军待上客,令肃事有恒。前驱入宝地,祖帐飘金绳。
南陌既留欢,兹山亦深登。清闻树杪磬,远谒云端僧。
回策匪新岸,所攀仍旧藤。耳激洞门飙,目存寒谷冰。
出尘閟轨躅,毕景遗炎蒸。永愿坐长夏,将衰栖大乘。
羁旅惜宴会,艰难怀友朋。劳生共几何,离恨兼相仍。

 白水县崔少府十九翁高斋三十韵

                    杜甫

客从南县来,浩荡无与适。旅食白日长,况当朱炎赫。
高斋坐林杪,信宿游衍阒。清晨陪跻攀,傲睨俯峭壁。
崇冈相枕带,旷野怀咫尺。始知贤主人,赠此遣愁寂。
危阶根青冥,曾冰生淅沥。上有无心云,下有欲落石。
泉声闻复急,动静随所击。鸟呼藏其身,有似惧弹射。
吏隐道性情,兹焉其窟宅。白水见舅氏,诸翁乃仙伯。
杖藜长松阴,作尉穷谷僻。为我炊雕胡,逍遥展良觌。
坐久风颇愁,晚来山更碧。相对十丈蛟,欻翻盘涡坼。
何得空里雷,殷殷寻地脉。烟氛蔼崷崒,魍魉森惨戚。
昆仑崆峒颠,回首如不隔。前轩颓反照,巉绝华岳赤。
兵气涨林峦,川光杂锋镝。知是相公军,铁马云雾积。
玉觞淡无味,胡羯岂强敌。长歌激屋梁,泪下流衽席。
人生半哀乐,天地有顺逆。慨彼万国夫,休明备征狄。
猛将纷填委,庙谋蓄长策。东郊何时开,带甲且来释。
欲告清宴罢,难拒幽明迫。三叹酒食旁,何由似平昔。

 崔氏东山草堂

        杜甫

爱汝玉山草堂静,高秋爽气相鲜新。

有时自发钟磬响,落日更见渔樵人。

盘剥白鸦谷口栗,饭煮青泥坊底芹。
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崔驸马山亭宴集

        杜甫

萧史幽栖地,林间蹋凤毛。

洑流何处入,乱石闭门高。
客醉挥金碗,诗成得绣袍。

清秋多宴会,终日困香醪。

 奉使崔都水翁下峡

          杜甫

无数涪江筏,鸣桡总发时。

别离终不久,宗族忍相遗。
白狗黄牛峡,朝云暮雨祠。

所过频问讯,到日自题诗。

九日杨奉先会白水崔明府

           杜甫

今日潘怀县,同时陆浚仪。

坐开桑落酒,来把菊花枝。
天宇清霜净,公堂宿雾披。

晚酣留客舞,凫舄共差池。

  客至 

 喜崔明府相過

             杜甫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盤飧巿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

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原注:“喜崔明府相過”。明府,唐人稱縣令之詞。“蓬門”簡陋的門。“飧”晚飯。此處代指肴饌。“醅”酒未經過濾者,即濁酒。

【赏析】這是一首至情至性的紀事詩。表現詩人樸厚純真的性格及喜客好客的心情。生活氣息濃郁,很是感人。

根據作者自注可知,來的這位客人是縣令,乃是主掌一縣大權的父母官。這一身分可以說明兩個問題。一是杜甫當時雖然是客居他鄉又無官職,但在當地尚有一定的知名度。二是說明杜甫平易近人,與鄰居們關係密切,不分彼此,與人民息息相通。

首聯寫自己生活環境的清幽,點明時間、地點和環境。「群鷗」在古人筆下常常是與世無爭,沒有心機的隱者的伴侶。牠們「日日」到來,表現了環境的幽雅僻靜。更暗示出詩人心境的寧靜和諧,毫無塵想俗念。正因如此,他才能抹去社會地位、權利給各階層的人們所造成的鴻溝和界限而完全平等相處。什麼縣令、莊稼老漢,在詩人心里,都是平等的人,這一點在封建等級制分明的社會中又是多麼難能可貴。

頷聯由外向內轉,寫院中的情景,寫接待來客的隨便,不用特意準備,也不事先打掃一下衛生,而是任其自然,越這樣越能表現主客間的默契相親。

後四句寫待客。前兩句是實實在在的家常話,聽來十分親切,我們從中很容易感受到主人盛情待客而又力不從心的歉疚之情,也暗示出主客間的深情厚誼。

尾聯筆意轉折,別開生面。前人唯指出這兩句「峰回路轉,別開境界」(喻守真語)這一點,未進一步挖掘其思想意義。實質上,這聯詩更深層次的意蘊是表現杜甫與普通百姓的親密關係,也說明他在這一時期裏其有平等思想的光輝。雖是商量語氣,也可看出詩人是真心邀請東院的莊稼老兒來陪這位縣大老爺喝酒的。若在平時,在其他場合,這是絕對不可想像的。而縣令與百姓的同席平等正是由於杜甫這一中間環節。這不恰恰表現作者的平等觀念及與人民的息息相通嗎?杜甫的這一感情又是一貫的,《又呈吳郎》詩表現的是更深摯的同情貧弱百姓的感情,讀來令人心靈震顫。這正是杜甫的感人之處,也是杜詩彪炳千古,一直深受後人喜愛的緣故。

本詩之結構也值得借鑒。作者兼顧空間順序和時間順序來寫,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從空間上看,從外到內,由大到小;從時間上看,則寫了迎客、待客的全過程。銜接自然,渾然一體。

杜甫:毒热寄简崔评事十六弟

大暑运金气,荆扬不知秋。
林下有塌翼,水中无行舟。
千室但扫地,闭关人事休。
老夫转不乐,旅次兼百忧。
蝮蛇暮偃蹇,空床难暗投。
炎宵恶明烛,况乃怀旧丘。
开襟仰内弟,执热露白头。
束带负芒刺,接居成阻修。
何当清霜飞,会子临江楼。
载闻大易义,讽兴诗家流。
蕴藉异时辈,检身非苟求。
皇皇使臣体,信是德业优。
楚材择杞梓,汉苑归骅骝。
短章达我心,理为识者筹。

九日蓝田崔氏庄

          杜甫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赏析】“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人已老去,对秋景更生悲,只有勉强宽慰自己。今日重九兴致来了,一定要和你们尽欢而散。这里“老去”一层,“悲秋”一层,“强自宽”又一层;“兴来”一层,“今日”一层,“尽君欢”又一层,真是层层变化,转折翻腾。首联即用对仗,读来宛转自如。

“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人老了,怕帽一落,显露出自己的萧萧短发,作者以此为“羞”,所以风吹帽子时,笑着请旁人帮他正一正。这里用“孟嘉落帽”的典故。王隐《晋书》:“孟嘉为桓温参军,九日游龙山,风至,吹嘉帽落,温命孙盛为文嘲之。”杜甫曾授率府参军,此处以孟嘉自比,合乎身份。然而孟嘉落帽显出名士风流蕴藉之态,而杜甫此时心境不同,他怕落帽,反倩人正冠,显出别是一番滋味。说是“笑”倩,实是强颜欢笑,骨子里透出一缕伤感、悲凉的意绪。这一联用典入化,传神地写出杜甫那几分醉态。宋代杨万里说:“孟嘉以落帽为风流,此以不落帽为风流,翻尽古人公案,最为妙法。”(《诚斋诗话》)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按照一般写法,颈联多半是顺承前二联而下,那此诗就仍应写叹老悲秋。诗人却不同凡响,猛然推开一层,笔势陡起,以壮语唤起一篇精神。这两句描山绘水,气象峥嵘。蓝水远来,千涧奔泻,玉山高耸,两峰并峙。山高水险,令人只能仰视,不由人不振奋。用“蓝水”、“玉山”相对,色泽淡雅。用“远”、“高”拉出开阔的空间;用“落”、“寒”稍事点染,既标出深秋的时令,又令人有高危萧瑟之感。诗句豪壮中带几分悲凉,雄杰挺峻,笔力拔山,真可叹服。

“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当他抬头仰望秋山秋水,如此壮观,低头再一想,山水无恙,人事难料,自己已这样衰老,又何能久长?所以他趁着几分醉意,手把着茱萸仔细端详:茱萸呀茱萸,明年此际,还有几人健在,佩带着你再来聚会呢?上句一个问句,表现出诗人沉重的心情和深广的忧伤,含有无限悲天悯人之意。下句用一“醉”字,妙绝。若用“手把”,则嫌笨拙,而“醉”字却将全篇精神收拢,鲜明地刻画出诗人此时的情态:虽已醉眼矇眬,却仍盯住手中茱萸细看,不置一言,却胜过万语千言。

这首诗跌宕腾挪,酣畅淋漓,前人评谓:“字字亮,笔笔高。”(《读杜心解》)诗人满腹忧情,却以壮语写出,读之更觉慷慨旷放,凄楚悲凉。

崔驸马山亭宴集

         杜 甫 

萧史幽栖地,林间踏凤毛。

流何处入口,乱石闭门高。

客醉挥金碗,诗成得绣袍。

清秋多宴会,终日困香醪。

 杜甫《崔驸马山亭宴集》旧注辨正与系年考  

                     陶瑞芝

杜甫集中有一首五律《崔驸马山亭宴集》,其系年,前人所说难惬人意。全诗不长,为便于说明问题,先移录于下:“萧史幽栖地,林间踏凤毛。流何处入?乱石闭门高。客醉挥金碗,诗成得绣袍。清秋多宴会,终日困香醪。”清仇兆鳌在《杜诗详注》①中引宋人黄鹤注说:“梁氏(权道)编在天宝十四载。是年禄山反状已萌,七月,遣蕃将献马,此时上下皆忧,公岂容‘终日困香醪’?或是十三年秋作。”仇氏又云,首联“萧史,比崔驸马,凤毛谓林间遗迹。时公主盖已逝世矣。”他解释颈联,引述《孔氏志怪》:汉卢充家西有崔少府墓,充与崔女为幽婚,生子.临别赠以金碗并诗,云:‘何以赠余亲,金碗可颐儿。”’并说:“此切崔而用之,并见公主已故。”清浦起龙《读杜心解》附录的《少陵编年诗目谱》,将此诗列为“天宝五载至十三载”作。在该诗注解中,对仇氏之说表示赞同:“仇云:“时公主盖已逝世,此想当然语,却有会。山亭当是公主墓田别馆,故见‘流’门闭,有‘林间凤毛’之感焉。否则三四之景与主家不称也。当日杨氏专宠,于从前贵主遗踪,罕复垂盼。而驸马之宴集宾朋,豪兴不改,亦当有新故之……

寄邛州崔录事

        杜甫

邛州崔录事,闻在果园坊。久待无消息,终朝有底忙。
应愁江树远,怯见野亭荒。浩荡风尘外,谁知酒熟香。

崔评事弟许相迎不到应虑老夫见泥雨…必愆佳 

                                 杜甫

江阁要宾许马迎,午时起坐自天明。浮云不负青春色,细雨何孤白帝城。

身过花间沾湿好,醉于马上往来轻。虚疑皓首冲泥怯,实少银鞍傍险行。

晦日寻崔戢李封

     杜甫

朝光入瓮牖,尸寝惊敝裘。
起行视天宇,春气渐和柔。
兴来不瑕懒,今晨梳我头。
出门无所待,徒步觉自由。
杖藜复恣意,免值公与侯。
晚定崔李交,会心真罕俦。
每过得酒倾,二宅可淹留。
喜结仁里欢,况因令节求。
李生园欲荒,旧竹颇修修。
引客看扫除,随时成献酬。
崔侯初筵色,已畏空樽愁。
未知天下士,至性有此不?
草芽既青出,蜂声亦暖游。
思见农器陈,何当甲兵休?
上古葛天民,不贻黄屋忧。
至今阮籍等,熟醉为身谋。
威凤高其翔,长鲸吞九州。
地轴为之翻,百川皆乱流。
当歌欲一放,泪下恐莫收。
浊酒有妙理,庶用慰沉浮。

【卢注】此诗诸家编入乾元元年春,公方在谏垣,此时两京复,禄山亡,诗中不得作长鲸吞、地轴翻等语,范氏编至德二载春,此时身陷贼中,岂能为令节之饮?且朝官降贼,岂得以公侯目之?断是天宝十五载,与《苏端薛复筵》为一时作。是年正月,禄山遣其将寇潼关。【鹤注】唐以正月晦日为令节,至德宗贞元五年正月,敕自今以后以二月一日为中和节,代晦日。

朝光入瓮牖①,尸寝惊敝裘②。起行视天宇③,春气渐和柔④。兴来不暇懒,今晨梳我头⑤。出门无所待⑥,徒步觉自由⑦。首叙晦日出游。)

①何逊诗:“窗户映朝光。”《记·儒行》:“荜门圭窦,蓬户瓮牖。”②尸寝,反用《论语》“寝不尸”。惊敝裘,朝光入而惊起也。③陶潜诗:“昭昭天宇阔。”④阮籍诗:“春气感我心。”王羲之《兰亭集诗》:“欣兹莫春,和气载柔。”⑤秘康书:“性复疏懒,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远注】兴来二句反用此语。庾信诗:“梳头百遍撩。”⑥陆机诗:“出门无通路。”梦弼曰:无所待,谓不待车从也。”⑦《淮南子》:“布衣徒步之人。”《焦仲卿诗》:“汝岂得自由。”

杖藜复恣意①,免值公与侯。晚定崔李交②,会心真罕俦③。每过得酒倾,二宅可淹留。喜结仁里欢④,况因令节求⑤。此往寻崔李二家。公侯皆非知己,故有免值之叹。

①《庄子》:“原宪华冠而縰履,杖藜而应门。”魏文帝乐府:“何不恣意遨游,从君所喜。”②《易传》:“定其交而后求。”③《世说》:简文谓左右曰:“会心处不必在远。”④《思玄赋》:“匪仁里其焉宅。”⑤令节求,因晦日而邀留也。

李生园欲荒,旧竹颇修修①。引客看扫除②。随时成献酬③。崔侯初筵色④,已畏空樽愁⑤。未知天下士⑥,至性有此不⑦?(此见两人好客之谊。)

①庾信诗:“旧竹侵行径。”汉古诗:“树木何修修。”②《后汉·陈蕃传》:同郡薛勤曰:“何不洒扫以待宾客?”③《诗》:“献酬交错。”④又:“宾之初筵。”⑤张璠《汉记》:孔融拜大中大夫,每叹曰:“坐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无忧矣。”⑥《史记》:新垣衍谓鲁仲连曰:“今日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⑦嵇康书:“阮嗣宗至性过人。”崔本为客,却畏酒空,略形迹而见真性矣。

草芽既青出①,蜂声亦暖游②。思见农器陈③,何当甲兵休④?上古葛天民⑤,不贻黄屋忧⑥。至今阮籍等,熟醉为身谋⑦。

此对春而慨时事。【朱注】上古之世,黄屋无忧。今何时乎?而阮籍之流,止沉饮以谋身。叹己与崔李辈,无能为天子分忧也。①沈约诗:“塞草发青芽。”②《杜臆》:蜂以暖游,带声字更趣。③《家语》:铸剑戟以为农器。④《国策》:张仪说楚曰:“秦下甲兵据宜阳。”⑤《帝王世纪》:大庭氏至葛天氏,皆号炎帝。陶潜《五柳先生传》:“葛天氏之民与?”⑥《汉书》李斐音义:“黄屋,车上盖,天子之仪,以黄缯为里。”黄希曰:汉制,副车黄屋作左纛,亦如金根之制,行则从后。⑦《阮籍传》:“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钟会数以时事问之,欲因其可否而致罪,以酣醉获免。”虞世南诗:“非是为身谋。”

威风高其翔①,长鲸吞九州②。地轴为之翻③,百川皆乱流④。当歌欲一放⑤,泪下恐莫收。浊醪有妙理⑥,庶用慰沉浮⑦。

此伤乱而借酒遣忧也。威凤高翔,以致长鲸吞噬,盖贤人去而盗贼炽,如张九龄之罢相是也。地翻川乱,应上甲兵。浊醪用慰,应上熟醉。《杜臆》:末段纡回吞吐,有无穷之悲。此章五段,段各八句。①《汉·孝景纪》:“南郡获白虎威风为宝。”晋灼曰:“凤之有威仪者也。”②梁湘东王书:“淮海长鲸,虽云授首;襄阳短狐,未全革面。”③《海赋》:“又似地轴挺拔而争回。”④《诗》:“百川沸腾。”⑤曹操诗:“对酒当歌。”⑥嵇康书:“浊醪一杯。”江淹诗:“精灵归妙理。”⑦《游侠传》:“放意自恣,浮沉俗间。” 

  链接 《新唐书·杜甫传》


                    欧阳修 宋祁: 《新唐书·艺文传》

甫,字子美,少贫不自振,客吴越、齐赵间。李邕奇其材,先往见之。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
  天宝十三载,玄宗朝献太清宫,飨庙及郊,甫奏赋三篇。帝奇之,使待制集贤院,命宰相试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改右卫率府胄曹参军。数上赋颂,因高自称道,且言:“先臣恕、预以来,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审言,以文章显中宗时。臣赖绪业,自七岁属辞,且四十年,然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窃恐转死沟壑,伏惟天子哀怜之。若令执先臣故事,拔泥涂之久辱,则臣之述作虽不足鼓吹《六经》,至沈郁顿挫,随时敏给,扬雄、枚皋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
  会禄山乱,天子入蜀,甫避走三川。肃宗立,自鄜州羸服欲奔行在,为贼所得。至德二年,亡走凤翔上谒,拜右拾遗。与房琯为布衣交,琯时败陈涛斜,又以客董廷兰,罢宰相。甫上疏言:“罪细,不宜免大臣。”帝怒,诏三司亲问。宰相张镐曰:“甫若抵罪,绝言者路。”帝乃解。甫谢,且称:“琯宰相子,少自树立为醇儒,有大臣体,时论许琯才堪公辅,陛下果委而相之。观其深念主忧,义形于色,然性失于简。酷嗜鼓琴,廷兰托琯门下,贫疾昏老,依倚为非,琯爱惜人情,一至玷污。臣叹其功名未就,志气挫衄,觊陛下弃细录大,所以冒死称述,涉近讦激,违忤圣心。陛下赦臣百死,再赐骸骨,天下之幸,非臣独蒙。”然帝自是不甚省录。
  时所在寇夺,甫家寓鄜,弥年艰窭,孺弱至饿死,因许甫自往省视。从还京师,出为华州司功参军。关辅饥,辄弃官去,客秦州,负薪采橡栗自给。流落剑南,结庐成都西郭。召补京兆功曹参军,不至。会严武节度剑南东、西川,往依焉。武再帅剑南,表为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武以世旧,待甫甚善,亲至其家。甫见之,或时不巾,而性褊躁傲诞,尝醉登武床,瞪视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亦暴猛,外若不为忤,中衔之。一日欲杀甫及梓州刺史章彝,集吏于门。武将出,冠钩于帘三,左右白其母,奔救得止,独杀彝。武卒,崔旰等乱,甫往来梓、夔间。
  大历中,出瞿唐,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卒,年五十九。
  甫旷放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少与李白齐名,时号“李杜”。尝从白及高适过汴州,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人莫测也。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桡弱,情不忘君,人怜其忠云。
  赞曰:唐兴,诗人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袭沿。逮开元间,稍裁以雅正,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违,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至甫,浑涵汪茫,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它人不足,甫乃厌余,残膏賸馥,沾丐后人多矣。故元稹谓:“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陈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昌黎韩愈于文章慎许可,至歌诗,独推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诚可信云。

《旧唐书·杜甫传》


  杜甫,字子美,本襄阳人,后徙河南巩县。曾祖依艺,位终巩令。祖审言,终膳部员外郎,自有传。父闲,终奉天令。
  甫天宝初(注:应为开元末)应进士不第。天宝末,献三大礼赋,玄宗奇之,召试文章,授京兆府兵曹参军(注:应为右卫率府参军)。十五载,禄山馅京师,肃宗征兵灵武。甫自京师宵遁,赴河西(注:时未尝到河西),谒肃宗于彭原(注:应为凤翔),拜右拾遗(注:应为左拾遗)。房〔王官〕为布衣时,与甫善。时〔王官〕为宰相,请自帅师讨贼,帝许之。是年十月,〔王官〕兵败于陈涛斜。明年春,〔王官〕罢相。甫上疏言〔王官〕有才,不宜罢免。肃宗怒,贬〔王官〕为刺史,出甫为华州司功参军。时关辅乱离,谷食踊贵,甫寓居成州同谷县(注:成州之上漏去秦州),自负薪采〔木吕〕,儿女饿殍者数人。久之,召补京兆府功曹(注:公不赴功曹之命,系代宗广德元年居梓、阆间事)。
  上元二年冬,黄门侍郎郑国公严武镇成都(注:武凡两镇成都,其在上元二年,则以绵州刺史迁东川节度,兼除西川。至以黄门侍郎再帅剑南,乃代宗广德二年事),奏为节度参谋、检校尚书工部员外郎,赐绯鱼袋(注:此在严再镇后,非上元也)。武与甫世旧,待遇甚隆。甫性褊躁,无器度,恃恩放恣,尝凭醉登武之床,瞪视武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虽急暴,不以为忤。甫于成都浣花里,种竹植树,结庐枕江,纵酒啸咏,与田夫野老相狎荡,无拘检。严武过之。有时不冠。其傲诞如此。永泰元年夏,武卒,甫无所依(公之去蜀东行,以公诗证之,当在严武未卒之前)。
  及郭英乂代武镇成都,英乂武人,粗暴,无能刺谒,耐游东蜀,依高适(注:时适已官京朝,不在东蜀,公亦未依适)。既至而适卒。是岁,崔宁杀英乂,杨子琳功西川,蜀中大乱,甫以其家避乱荆楚(注:去蜀后居夔且二年,史漏),扁舟下峡。未维舟而江陵乱(注:其时江陵无警),乃溯沿湘流,游衡山,寓居耒阳(注:自衡往郴,舟泊耒阳耳,未尝寓居也)。甫尝游岳庙,为暴水所阻(注:阻水不在岳庙),旬日不得食。耒阳令知之,自棹舟迎甫而还。永泰二年(注:当作大历二年),啖牛肉白酒,一夕而卒于耒阳(注:此说出于唐小说家,不可信,当以公诗正之),时年五十有九。子宗武,流落湖湘而卒。元和中,宗武子嗣业自耒阳迁甫之柩(注:元氏撰墓系,无自耒阳之文),归葬于偃师西北首阳山之前。
  天宝末诗人,甫与李白齐名,而白自负文格放达,讥甫龌龊,有饭颗山头之嘲诮(注:唐《本事诗》云:太白戏杜曰:“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盖讥其拘束也。此诗太白集不载,不可信)。元和中,词人元稹论李、杜之优劣,自后属文者,以稹论为是。


  国学宝典——杜甫


  杜甫,字子美,其先襄阳人,曾祖依艺为巩令,因居巩。甫天宝初应进士,不第。后献《三大礼赋》,明皇奇之,召试文章,授京兆府兵曹参军。安禄山陷京师,肃宗即位灵武,甫自贼中遁赴行在,拜左拾遗。以论救房琯,出为华州司功参军。关辅饥乱,寓居同州同谷县,身自负薪采梠,哺糒不给。久之,召补京兆府功曹,道阻不赴。严武镇成都,奏为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赐绯。武与甫世旧,待遇甚厚。乃于成都浣花里种竹植树,枕江结庐,纵酒啸歌其中。武卒,甫无所依,乃之东蜀就高适。既至而适卒。是岁,蜀帅相攻杀,蜀大扰。甫携家避乱荆楚,扁舟下峡,未维舟而江陵亦乱。乃溯沿湘流,游衡山,寓居耒阳。卒年五十九。元和中,归葬偃师首阳山,元稹志其墓。天宝间,甫与李白齐名,时称李杜。然元稹之言曰:“李白壮浪纵恣,摆去拘束,诚亦差肩子美矣。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词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翰,况堂奥乎。”白居易亦云:“杜诗贯穿古今,尽工尽善,殆过于李。”元、白之论如此。盖其出处劳佚,喜乐悲愤,好贤恶恶,一见之于诗。而又以忠君忧国、伤时念乱为本旨。读其诗可以知其世,故当时谓之“诗史”。旧集诗文共六十卷,今编诗十九卷。


    杜甫年谱


  712壬子睿宗太极一(玄宗先天一),杜甫生于河南巩县。
  717丁巳玄宗开元五,杜甫六岁。尝至郾城,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浑脱」。
  718戊午玄宗开元六,杜甫七岁。始作诗文。
  720庚申玄宗开元八,杜甫九岁。始习大字。

725乙丑玄宗开元一三,杜甫十四岁。壮游诗曰:「习年十四五,出游翰墨场,斯文崔魏从,以我似班扬。」原注:崔郑州尚,魏豫州启心。

726丙寅玄宗开元一四,杜甫十五岁。百忧集行曰:「忆昔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

730庚午玄宗开元一八,杜甫十九岁。游晋,至郇瑕(今山西猗氏县),从韦之晋﹑寇锡游。


  731辛未玄宗开元一九,杜甫二十岁。游吴越。
  732壬申玄宗开元二〇,杜甫二十一岁。游吴越。
  733癸酉玄宗开元二一闰三月,杜甫二十二岁。游吴越。
  734甲戌玄宗开元二二,杜甫二十三岁。游吴越。


  735乙亥玄宗开元二三闰十一月,杜甫二十四岁。自吴越归东都,举进士,不第。


  736丙子玄宗开元二四,杜甫二十五岁。游齐赵。交苏源明。
  737丁丑玄宗开元二五,杜甫二十六岁。游齐赵。
  738戊寅玄宗开元二六,杜甫二十七岁。游齐赵。
  739己卯玄宗开元二七,杜甫二十八岁。游齐赵。
  740庚辰玄宗开元二八,杜甫二十九岁。游齐赵。


  741辛巳玄宗开元二九,杜甫三十岁。归东都。筑陆浑庄,于寒食日祭远祖当阳君。


  742壬午玄宗天宝一,杜甫三十一岁。在东都。姑万年县君卒于东京仁风里。六月,还殡于河南县,公作墓志。


  743癸未玄宗天宝二,杜甫三十二岁。在东都。


  744甲申玄宗天宝三,杜甫三十三岁。在东都。五日,祖母范阳太君卒于陈留之私第。八月,归葬偃师,公作墓志。是年夏,初遇李白于东都。秋,游梁﹑宋,与李白﹑高适登吹台﹑琴台。尝渡河游王屋山,谒道士华盖君,而其人已亡。


  745乙酉玄宗天宝四,杜甫三十四岁。再游齐﹑鲁。是时李之芳为齐州司马。夏日,李邕自北海郡来齐州,公尝从游,陪宴历下亭及鹤山湖亭。旋暂如临邑(属齐州)。秋后至兖州,时李白避归东鲁。公与同游,情好益密。公赠白诗所云「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者是也。俄而工将西去,白亦有江东之游,城东石门一别遂无复相见之日矣。


  746丙戌玄宗天宝五闰十月,杜甫三十五岁。自齐﹑鲁归长安。从汝阳王琎﹑驸马郑潜耀游。


  747丁亥玄宗天宝六,杜甫三十六岁。在长安。


  748戊子玄宗天宝七,杜甫三十七岁。在长安。屡上诗韦济,求汲引。与书家顾诫奢订交,约当此时。


  749己丑玄宗天宝八,杜甫三十八岁。在长安。冬日,归东都,因谒玄元皇帝庙,观吴道子所画壁。


  750庚寅玄宗天宝九,杜甫三十九岁。来长安。初遇郑虔。


  751辛卯玄宗天宝一〇,杜甫四十岁。在长安。进三大礼赋。玄宗奇之,命待制集贤院。秋,病疟。友人魏君冒雨见访,因作秋述贻之。病后过王倚,王饷以酒馔,感激作歌赠之。是年,在杜位宅守岁。


  752壬辰玄宗天宝一一,杜甫四十一岁。在长安。召试文章,送隶有司参列选序。暮春,暂归东都。冬,高适随歌舒翰入朝,与公暂集,俄复别去,公有诗送之。

753癸巳玄宗天宝一二,杜甫四十二岁。在长安。首夏,同郑虔游何将军山林。次子宗武约生于此年秋。


  754甲午玄宗天宝一三闰十一月,杜甫四十三岁。在长安。进封西岳赋。自东都移家至长安,居南城之下杜城。因田梁丘投诗河西节度使歌舒翰。岁中,张自卢溪召还,再迁为太常卿,公复上诗求助。又进雕赋,表中词益哀激。秋后,淫雨害稼,物价暴贵,公生计益艰,遂携家往奉先,馆于廨舍。


  755乙未玄宗天宝一四,安禄山反。杜甫四十四岁。在长安。岁中往白水县,省舅氏崔十九翁。九月,同崔至奉先。十月,归长安,授河西尉(河西县故城在今云南河西县境),不拜,改右卫率府胄曹参军。十一月,又赴奉先探妻子,作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岁暮,丧幼子。


  756丙申肃宗至德一(玄宗天宝一五)七月改元,安禄山称大燕皇帝。玄宗奔蜀。杀杨国忠、杨贵妃。杜甫四十五岁。岁初,在长安。五月,至奉先壁难,携眷来往白水,寄居舅氏崔少府高斋。六月,又自白水取道华原,赴鄜州(今陜西鄜县)。至三川县同家洼,寓故人孙宰家。闻肃宗及位灵武,即留妻子于三川,孓身从芦子关奔行在所。途中为贼所得,遂至长安。九月,于长安路隅遇宗室子弟,乞舍身为奴,感恸作哀王孙。


  757丁酉肃宗至德二闰八月,安庆绪杀禄山。张巡、许远战死。郭子仪复东京。史思明等降。杜甫四十六岁。春,陷贼中。在长安时从赞公苏端游。四月,自金光门出,间道窜归凤翔。五月十六日,拜左拾遗。是月,房管得罪,公抗述救之。肃宗怒,诏三司推问,张镐﹑韦陟等救之,仍放就列。六月,同裴荐等四人荐岑参。闰八月,墨制放还鄜州省家。于是徒步出凤翔,至邠州,始从李嗣业借得乘马。归家卧病数日。作北征。十一月,自鄜州至京师。

758戊戌肃宗乾元一(至德三)二月改元,复以载为年,史思明反。杜甫四十七岁。任左拾遗。春,贾至﹑王维﹑岑参皆在谏省,时共酬唱。时毕曜亦在京师,居公之邻舍。四月,玄宗亲享九庙,公得陪祀。六月,房管因贺兰进明谮,贬为邠州刺史。公坐管党,出为华州司功参军。是秋,尝至蓝田县访崔兴宗﹑王维。冬末,以事归东都陆浑庄,尝遇孟云卿于湖城县城东。


  759己亥肃宗乾元二,史思明称燕王。杜甫四十八岁。春,自东都归华州(陜西华县),途中作三吏﹑三别六首。时属关辅饥馑。遂以七月弃官西去。度陇,赴秦州(甘肃天水)。是时有梦李白二首,天末怀李白,寄李白二十韵。又有寄高适﹑岑参﹑贾至﹑严武﹑郑虔﹑毕曜﹑薛据及张彪诗。时赞公亦谪居秦州,尝为公盛言西枝村之胜,因作计卜居。置草堂,未成,会同谷宰来书言同谷可居,遂以十月,赴同谷。途经赤谷﹑铁堂峡﹑盐井﹑寒峡﹑法镜寺﹑青阳峡﹑龙门镇﹑石龛﹑积草岭﹑泥功山﹑凤凰台,皆有诗。至同谷,居栗亭。贫益甚,拾橡栗,掘黄独以自给。居不逾月,又赴成都。以十二月一日就道,经木皮岭﹑白沙渡﹑飞仙阁﹑石柜阁﹑桔柏渡﹑剑门﹑鹿头山。岁终至成都,寓居浣花溪寺。时高适方刺彭州,公甫到成都,适即寄诗问讯。


  760庚子肃宗上元一(乾元三年)闰四月改元,杜甫四十九岁。在成都。春,卜居西郭之浣花里。表弟王十五司马遗赀营造,徐卿(疑即知道)﹑萧实﹑何雍﹑韦班(应物侄)三明府供果木栽,开岁始事,季春落成。时韦偃寓居蜀中,尝为公画壁。初秋,暂游新津,晤裴迪。秋晚至蜀州,晤高适。冬,复在成都。


  761辛丑肃宗上元二,史朝义杀史思明。杜甫五十岁。居草堂。开岁,又往新津。二月,归成都。秋,至青城。旋又归成都。是时多病,生计艰窘。始有迁地吴楚之念。冬,高适至成都,尝同王抡过草堂会饮。


  762壬寅肃宗宝应一年四月改元,帝及玄宗崩,太子豫及位。诗人李白死(701-762)。杜甫五十一岁。自春至夏,居草堂。与严武唱和甚密。武时有馈赠。七月,送严武还朝,以舟至绵州,抵奉济驿,登陆,遂分手而还。会徐知道反,道阻,乃入梓州。秋末,回成都迎家至梓,然颇有东游之意。十一月,往射洪县,到金华山玉京观,寻陈子昂读书堂遗迹。又访县北东武山子昂故宅。旋复南之通泉县,访郭元振故居,于庆善寺观薛稷书画壁。又于县署壁后观稷所画鹤。


  763癸卯代宗广德一(宝应二)七月改元闰正月,李怀仙杀史朝义。杜甫五十二岁。正月,在梓州,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便欲还都,俄而复思东下吴楚。间尝至阆州(四川阆中),因游牛头﹑兜率﹑惠义诸寺。既归梓,又因送辛员外,至绵州。自绵归梓。又往汉州。夏,返梓州。初秋,复别梓赴阆。九月,祭房管。秋尽,得家书,知女病,因急归梓。十一月,将出峡为吴楚之游,于是命弟占归成都检校草堂。


  764甲辰代宗广德二,杜甫五十三岁。春首,自梓州絜家东荍出峡,先至阆州。会朝廷召补京兆功曹参军,以行程既定,不赴召。二月,离阆东去,闻严武将再镇蜀,大喜,遂改计却赴成都。三月,归成都。六月,严武表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赐绯鱼袋。秋,居幕中,颇不乐,因上诗严武述胸臆。遂得乞假暂归草堂。是时,曹霸在成都,公作丹青引赠之。弟颖往齐州。岁晚,因事寄诗贾至。是年与严武唱和最密。


  765乙巳代宗永泰一闰十月,杜甫五十四岁。正月三日,辞幕府,归浣花溪。自春徂夏,居草堂。五月,携家离草堂南下。至嘉州(四川乐山)。六月,至戎州(四川宜宾)。自戎州至渝州(重庆)。候严六侍御,不到,先下峡。入秋,至忠州(四川忠县),居龙兴寺院。九月,至云安县(四穿白帝城)。因病,遂留居云安,馆于严明府之水阁。


  766丙午代宗大历一(永泰二年)十一月改元,杜甫五十五岁。春,在云安。时岑参方为嘉州刺史,寄诗赠之。春晚,移居夔州。初寓山中客堂。秋日,移寓西阁。秋后,柏茂琳为夔州都督,公颇蒙资助。是年多追忆旧游之作。

767丁未代宗大历二,杜甫五十六岁。在夔州。春,自西阁移居赤甲。三月,迁居瀼西草屋。附宅有果园四十亩,蔬圃数亩,又有稻田若干顷,在江北之东屯。弟观自京师来。秋,因获稻暂住东屯。适吴司法自忠州来,音以瀼西草堂借吴居之。是时,始复动东游荆湘之意。十月十九日,于夔州别驾元持宅观李十二娘舞「剑器」。本年冬,仍复多病。秋,左耳始聋。


  768戊申代宗大历三闰六月,杜甫五十七岁。正月中旬,去夔出峡。临去,以瀼西果园赠南卿兄。三月,至江陵。夏日,暂如外邑。留江陵数月,颇不得意。秋末,移居公安县。遇顾诫奢﹑李晋肃(贺父)及僧太易,留憩公安数月。岁晏,至岳州。


  769己酉代宗大历四,杜甫五十八岁。正月,自岳州至南岳,游道林二寺,观宋之问题壁。宿青草湖,又宿白沙驿。过湘阴,谒’湘夫人祠。更泝流而上,以二月初抵凿石浦,宿之。又过津口,次空灵岸。宿花石戌,次晚洲(在湘潭)。三月,抵潭州(湖南长沙)。发潭州,次白马潭,入乔口。至铜官渚,阻风。发铜官,宿新康江口。次双枫浦,遂抵衡州(湖南衡阳)。夏,畏热,复回潭州。时苏涣居江侧,忽一日,访公于舟中,公请涣诵诗,大赏异之,遂订交焉。终岁在潭州。

770庚戌代宗大历五,杜甫卒(712-770)。杜甫五十九岁。春,在潭州。正月二十一日,检故帙,得高适上元二年人日见寄诗,因追酬一首,寄示汉中王瑀及敬超先。暮春,逢李龟年。四月,避乱入衡州。欲往郴州依舅氏崔伟,因至耒阳,时属江涨,泊方田绎,半旬不得食。聂令驰书为致牛炙白酒。盛夏回棹,秋至潭州,小憩,遂遍别亲友,泝湘而下,将出沔鄂,由襄阳转洛阳迻逦归长安。冬天11月,竟以寓卒于潭岳间的一条小船上,旅殡岳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