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荟能开花吗?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8-14  星辉斑斓...

本文参加了【花草为乐,野钓为趣】有奖征文活动

            在我的小花园里,每年都有很多花添加进来,每年都有一些花离我而去,但是总有一些花依依不舍的在我的园子里一年又一年的守候,在这小小的天地里,我仿佛读懂了花语,又仿佛不懂,花开花落,转眼又是一个春天。

      冬天刚过去,我的小园蓬勃着生机,各种花儿开始吐绿喷翠,伸展枝叶,对面的这一株花还没来得及长叶,便迫不及待的将花苞抱向枝头,艳丽如火,璀璨夺目,第一年春天,那时,正是满眼繁华,我一眼相中了路边地摊上那株与众不同的花朵,别看它个子不大,却根茎扎实,秒杀所有春华。只这么一眼,就上了心,再也不愿离开,于是花费50元把这盆花搬回家来,卖花的人说,这是一株蟠桃,我还问了一句,“是不是王母娘娘蟠桃园的蟠桃?”卖花的人说“是”。我很高兴的买下来,等待着一树的蟠桃红着脸挂满枝头,可是不几天,花落了,我开始担心,桃子没了,可是很快小桃子密密的结出来了,可是因为浇水没有及时,桃子最后全部掉光了。第二年,没有开花更没有结桃子,可能是营养不良。第三年,又开了一树的花,可是桃子迟迟不熟,只到中秋节,我也不知道桃子熟了没有,因为没有变红,更没有长大,看这花色,不像普通的桃子,普通的桃子的花朵应该粉色的,这个是灿烂的绯红。直到最后桃子上长出了虫子,从树上掉落下来,我惋惜着,但也终于有了果实,让我看到希望。

      今年的桃花又开得这么旺艳,应该是丰收的一年吧,正是

                  蟠桃园

     花随风舞俏,三岁捧双桃。

     冬去春晖至,何时硕果抛?

                                            (平起,中华新韵)

                 一树的桃花总是给人很多希望,在季节的嬗变中,花儿总是铆足了劲,等待着时机,向着丰收进发,倾其所有,毫无保留。

       可是旁边的这株芦荟,就不那么讨人喜欢了,也许只是名声在外吧,芦荟可以吃,芦荟胶可以擦脸美容,我没有吃过芦荟,也没有擦过脸,仙人掌我吃过,可以治疗嗓子发炎,(把刺削掉,然后放在碗里捣,捣出汁水炖熟喝掉,不好喝,也不难喝。)芦荟身上还带刺,因为不会阻挡蟠桃的阳光,所以放在了桃花旁,经过一年时间,已经从手指粗大小,长出了花盆,芦荟没有蟠桃那么娇气,由于花盆小,很快粗厚的叶片便晒干了,但我很少去瞧它,也很少给它浇水,你看粗壮的叶片卷的像一张薄纸,只有给桃花浇水的时候,才想到它,浇完水,叶片马上加厚了,但是它也不渴求什么,一个劲的在自己的小天地中生长,按理说它是顽强的一种植物,值得赞美,但是它没有花,也没有果实,从春到秋就这一个样,连外衣也不换一换,还长着一口尖尖的獠牙。

       花园里的芦荟就像没有存在一样,在我的眼中,这些玫瑰啊,栀子花,桂花,黄花菜,桃花,金桔花,哪怕西红柿花都比它强。

       也许芦荟也为了寻找存在感,或者在花园里看到别的花朵都一个劲骄傲的开花,它也不甘寂寞,于是竟然出其不意的冒出一根花柄来,像寺庙里宝塔的尖顶,高高的举上头顶,非常引人注目,下面圆圆的舒展着细密的花穗,虽然不如月季玫瑰鲜艳,却也露出耀眼的光芒,我很惊诧,芦荟还会开花,从前没有见过,别人家室内阳台上只看过芦荟的粗嘴大牙,没有见过这么亭亭而立的芊芊花束,也和百花争奇斗艳,我很激动的将芦荟花发给我的朋友颜姐看, 这株芦荟就是她送的,送的非常慷慨,还连带很多花花草草,虽然大多都是一些懒人花卉,如下图边上的那盆美人蕉,三年了,还没有开花,只是从最初的两棵变成现在的五六棵而已,我老是问颜姐,是不是骗我的,颜姐只是叫我等,我说我等的花儿都谢了几次了。

     颜姐眼睛大而有神,脸有点长,像苏小妹,她热情善良,只要我跟她提出事情,她一定帮忙,我跟她要过书看,是《东坡传》,还给她的时候,还说这本林语堂的《东坡传》不怎么好看,没有写出骨子里的精神豪气,她朝我笑笑,一点也不愠怒,当我把我的芦荟花传给她看的时候,她也很高兴说:“嗯,是好看。”我说:“你后悔把花送给我吧。”她说:“只要看到花开就很高兴了。”颜姐家在楼房的顶楼,上面有大阳台,什么花都有,所以她也不吝啬将花送人。谁如果跟我要花,我想我也乐意给她,但是我家的花都很小,像减肥瘦身一样,没有可剪可拔的。对于颜姐只有我跟她要花的份,她想跟我要彩虹月季,欧洲月季,我都没有给,因为我家的月季就这么几个枝条,给她我就看不到花啦。

    看着芦荟将要开花,我便隐隐有些期待,也有些好奇,到底要开到什么情状,开到什么季节才奢靡呢?

   一天天,这盆芦荟也不负众望,从下面一排开始开花,原来芦荟开花是有顺序,有条理的,开得不慌不忙,不像月季花,由红到黄,只这么一阵风一样,枝头满是花朵,一夜之间又满是花瓣雨,纷纷落下,然后碎了一地。

      芦荟花开是从下往上,一排一排有条不紊的变色,由起初跟花叶一样不起眼的青色开始,里面露出黄色,然后变成火红。最下面的一排最先变成金黄,吐出嫩黄的小口,像变魔术似的,又像画家在不断的上色,总是不确定什么色彩好看,选择了各种颜色涂抹一通,最后只得用火红燃烧,用金黄收尾,开得恣意奔放,毫无拘束,用自己的美丽身姿为春天献上一束赞美,为春天的离开画上了圆满的句点。

    慢慢的开,慢慢的落,不急不躁,当桃子和金桔已经挂上枝头,它依然神态悠悠,将花期放长,也许这世上总有那么些花,不急着表现自己,唯有用自己的善良与美丽诠释生命的意义,也许诠释已经不重要了,拥有这么多口可以倾吐,却为春天歌唱,留下一枝长长的背影,点了一个长长的赞,此时,我忍不住想要提笔:

                芦荟吐华

满园新艳争优秀,欲抱枝头待众夸。

芦荟四时披绿意,不曾改变换装纱。

惊随春至花期发,晕染唇红色似霞。

感慨芳容常羡慕,又添神韵进咱家。

                                                                    (平起,六麻,水平韵)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