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鹏志 / 诗歌 / 史上最肉麻的一首词,写给自己的妻子,肉...

0 0

   

史上最肉麻的一首词,写给自己的妻子,肉麻到直起鸡皮疙瘩

2019-08-18  郭鹏志

相信在大家的印象中,写给妻子的最深刻的诗词,不是李商隐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就是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抑或是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总的来说,他们把自己对妻子的款款深情,写得含蓄蕴藉,委婉动人。

而本文向大家分享的这首词《庆金枝·青螺添远山》,虽然也是写给自己的妻子,但是却极其肉麻,可以是说是肉麻到直起鸡皮疙瘩。首先,它是出自于北宋著名词人张先之手。或许,你可能对张先并不熟悉,但是苏轼调侃好友的那句“一树梨花压海棠”你肯定知道,它就是用来调侃张先纳妾的。

张先的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属于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这首词中,张先首先用绮丽的语言,赞美了妻子的容貌,然后直面表露了自己希望同妻子共筑爱巢、共缠绵的愿望,可以说是史上最肉麻的一首词。全词旖旎近情,对男女之情描绘得尽态极妍。

《庆金枝·青螺添远山》

青螺添远山。

两娇靥、笑时圆。

抱云勾雪近灯看。

妍处不堪怜。

今生但愿无离别,花月下、绣屏前。

双蚕成茧共缠绵。

更结后生缘。

词的上片“青螺添远山。 两娇靥、笑时圆。 抱云勾雪近灯看。 妍处不堪怜”,主要是张先对妻子容貌的描写。意思是说,你那形如青螺的发髻,色如远山的黛眉,以及你笑时脸上的两个圆圆的酒窝,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醉人。让我忍不住抱着你,在灯下仔细欣赏你那雪白的肌肤。你的美丽让我不堪爱怜。

“青螺”,指形如青螺的发髻。皮日休 《太湖诗·缥缈峰》中有:“似将青螺髻,撒在明月中”。 “远山”,即远山黛,古代妇女大多爱使用黛色画眉。从上片的意思来看,张先以极为细腻的笔触,将妻子的秀美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字里行间,流露了张先对妻子的喜爱。

下片“今生但愿无离别,花月下、绣屏前。 双蚕成茧共缠绵。 更结后生缘”,则是张先因为对妻子的喜爱,进而萌生了想要同她今生来世,共筑爱巢、共缠绵的美好愿望。它的意思是说,但愿今生我们可以不要分离,就在这花前月下、绣屏前面,像那双蚕结茧一样共筑爱巢、共缠绵,即便是来世也要一起再续前生缘。

“双蚕成茧”,指的是两个蚕宝宝在一起形成的蚕茧,这里则是用来比喻夫妻恩爱。从下片的意思来看,张先与妻子是互相恩爱,过着甜蜜缠绵的夫妻生活。于是,张先借此就表达了自己对妻子的坚贞,即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都要在一起。

综观张先的这首词,用语绮丽,抒情露骨。与传统的夫妻之情的诗词相比较来说,这首词无疑要肉麻得多,也要大胆的多,读来可以说是肉麻到直起鸡皮疙瘩。对于张先这首词,你怎么看?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