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心性 / 君子养性,趣品孤独

0 0

   

君子养性,趣品孤独

2019-08-19  真友书屋
东西方文化大相径庭,对「孤独」的诠释却如出一辙。叔本华说「要么孤独,要么庸俗」,弗洛伊德说「逃避孤独,放弃自由」。中国的文人雅士将「君子」视作一生最高的追求,君子立身之要,乃是「山林之隐,自安其命」。在庄子哲学中,言明:「独往独来,是谓独有。独有之人,是谓至贵」,太白曾谓:「自古圣贤皆寂寥」,民国陈寅恪先生一生坚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句句箴言,勘破奥义:人生最可怕的不是独处时表象的孤独,而是群处时精神上的荒芜。


今人生活看似繁花锦簇,却背负着比古人更大的孤独与空虚。《饮食男女》中老朱说:「人心粗了,吃的再精也没什么意思」,一语中的。古之君子,敬孤独而慎幽微。常人避之不及的孤独,却是其熏染修养、独立人格的磨刀之石。诚然,排遣孤独,乃生活余外的一种奢侈,但这种奢侈并非物质上的享受,而是求索思辨,自得其乐,与天地往来,令万物皆备于我的精神富足。



01
笔 墨 之 趣

「虞卿归隐亦著书,笔墨自可为欢娱。心闲意到时一扫,何用寸寸参釐铢」。笔墨之趣,是沉静者的游戏。初秋晴日,夕阳西下,书房之中,器具备妥,锦囊玉轴,皆为佳客,笔墨良砚,具是挚友。看古书,临碑帖,观字画,闻墨香,一片清心闲情,纳雅趣于身怀。如此心境,静雅文气自然呈现于书画之中,其并非倏忽而至,必要晴窗响拓,静日临古,笔耕不辍,蕴养而成。




02
格 古 之 趣

「君子存古道,不入时物,身心之修养,耳目之供给,莫不稽古寄情」。博雅者怡情,志幽者心醉,幽幽古风,是君子挥之不去的情结。古物不仅承载着文明之观照,亦可陶养君子之性情。其身上交织着古人的情与趣、欢与乐,褪去了「火气」的小件,可亲可爱。清供案头,摆于几架,赏心怡神,如对古人,晕染出一种东方审美高度。




03
清 饮 之 趣

中国人是以感性见长的民族,对于茶有着永无休止的兴味。唐朝著名诗僧皎然诗中说:「孰知茶道全尔真」。古之君子一生不离茶,其以茶修身,由茶悟道,他们深信借茶可涤荡尘俗之气。人生不必声色犬马,只需最平凡不过的一杯茶,便足以摆脱纷扰、暂忘烦忧。

人生这场风月,孤独就是心间一片轻巧的流云。逃避孤独,势必陷入生命的荒芜。趣品孤独,则天地之宽,一切皆闲境,林总之盛,一切皆闲情。当「无益之事」与孤独的「有涯之生」相辅消弭时,你我必能感到文士的一份深情、一份逍遥和自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