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的知识宝库 / 历史 / 晋祠的气场

0 0

   

晋祠的气场

2019-08-20  彤彤的知...


-介子平-

■ 何不祭唐叔

“剪桐封弟”故事内含晋祠之由来。故事在《吕氏春秋·重言》《说苑·君道》《史记·晋世家》中都有记载。

图片来源:百度网

公元前1064年,宏图大略的周武王满怀着对江山社稷的无限眷恋和事业未竟的深深遗憾在灭商两年后英年早逝。太子姬诵继承王位,史称周成王。成王即位时年仅13岁,年幼的成王需在周公的背负下接受诸侯和大臣的朝见。成王年幼,由周公代摄国政。古之传言,成王以桐叶与弟戏:“以封汝。”周公入贺,王曰:“戏也。”周公曰:“天子不可戏!”乃封小弱弟于唐。唐与桐字在古时谐音,于是周成王把唐封给了叔虞。叔虞日后也就被称作唐叔虞。北朝诗人庾信有一首咏晋祠的作品《成王刻桐叶封虞赞》称颂过此事:“叔虞百里,居之河汾。帝刻桐叶,天书掌文。礼之以德,乐以歌薰。天子无戏,唐有其君。”唐叔虞是晋国的开国之君,唐叔虞祠自然也被称做晋祠了。

有一年,唐地发现一种二苗同为一穗的禾谷,叔虞视其为尧天舜日、国泰民安的祥瑞献予成王,成王将禾谷转赠给了正在征讨东夷的周公,于是周公在军营之中写下了《归禾》《嘉禾》二文,记述和颂扬此事。遗憾的是,这两篇曾被收入《尚书》的诗文已佚失。史书中还有“徒林射兕”的故事,徒林在何处已难考究,兕即雌犀牛,叔虞射杀犀牛之后,用其皮制作了一副铠甲。后来,叔虞之子燮父把唐国改称为晋国,开创了晋国六百年的霸业,燮父也就被称之为晋侯。今日山西之简称“晋”就是这样来的。

晋祠西北侧的唐叔虞祠,建筑分前后两院,前院四周有走廊,后院东西各有配殿三间,正北为唐叔虞殿,宽五间,进深四间,中间神龛内设有唐叔虞的塑像,系清乾隆三十六年(1781)在原址上扩建所遗。这显然与《水经注》所标“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有出入。那么,唐叔虞祠原先在什么位置呢?

就在今中轴之顶端圣母殿的位置。北宋天圣至熙宁年间,朝廷加封圣母“显灵昭济”尊号,降及明洪武二年(1369)增封“广惠显灵昭济”尊号,四年(1371)改号“晋源女神”,清同治六年(1867),在洪武二年尊号之上加号“沛泽”,光绪四年(1878)加号“翊化”,圣母的全号为“显灵昭济沛泽翊化圣母”。《周廉访太原晋祠记》云:“自昭济之号隆,而桐圭受封报功崇德者,乃渐而泯矣。”圣母地位日隆,叔虞主祀之享便受到了动摇。圣母像须弥座中腰有题记曰:“元祐二年四月十日,献上圣母。太原府人,在府金龙社人吕吉等,今月赛晋祠昭济圣母殿前缴龙柱六条,今再赛圣母座物。”元人弋彀的《重修汾东王庙记》述录了唐以后尊崇该祠的大概:自晋天福六年(941)以后,改封汾东王。又于水之西面女郎祠,熙宁中始加号昭济圣母,即已明其品秩。”大约从此时起,唐叔虞祠便改圣母殿了,“今人但言圣母,而不复知有唐叔为古先有土之君矣。”圣母崇拜源自生殖崇拜,圣母祠的文化核心在于其司职晋泉的职能,即晋源女神。在山西的霍州、徐沟、平定、和顺、文水、汾阳、介休、灵石、新绛等地都曾有过圣母庙。

北宋立国后,对龙城晋阳一直心存疑虑,在“拔龙角,钉龙脉”后,又对属于民间祠祀的晋祠神灵加以改造,以从根本上消除滋生乱世贼子、末代枭雄的心理土壤,于是便有了封圣母“显灵昭济”、唐叔虞祠改祭民间俗神的举措。对这种置自古以来功德宏远的唐叔虞为主尊的文献记载于不顾,而以圣母为主神的做法,是儒门弟子们所不愿见到的,后代有人为之不平:“剪桐遗事今犹昨,血食如何配女郎”、“叔虞桐封祠最古,反居堂下门东偏”。清初学者阎若璩认为圣母是唐叔虞的母亲,也就是文王的正妃邑姜,试图调和两种不同的观点,但他也没有充分的根据。1956年,郭沫若游览晋祠后占《游晋祠》诗一首,曰“圣母原来是邑姜,分封桐叶溯源长”,显然也受了这一观点的影响。

现唐叔虞祠里有一副楹联:唐国桐封七百年功存王民晋渠水灌三千顷泽及生民。甚是工仗,既说出了唐叔虞在晋祠乃至三晋的地位,也隐喻了晋水的现实功用。

晋祠南五里有晋王岭,得名于此地的三座王墓。传说唐叔虞和燮父均葬于此。后人根据唐城翼城说,叔虞父子不可能葬于太原。后有人说它是唐末枭雄晋王李克用之墓,但史籍记载,李克用葬于雁门关内的代县柏林寺。1951年,一座王墓被打开,其主人是斛律金。

现唐叔虞祠两侧有从别处移来的12尊塑像,手持笛、琵琶、三弦等不同乐器,特别为音乐史家所珍视。

■ 百态宋塑

晋祠圣母殿内共43尊泥塑彩绘人像,除龛内二小像系后补外,其余皆宋塑原件。

插图肖刚

主像圣母,即所谓唐叔虞和周成王的母亲、周武王的妻子、姜子牙的女儿——邑姜,其塑像设在大殿中央的神龛内。圣母曲膝盘坐于饰有凤头的官帽椅上,凤冠蟒袍,霞帔珠璎,面目端庄,仪态谨厚,尊贵中带着慈祥、权威气不掩闻达。

其余42尊侍从像对称分列于龛外两庑。其中宦官像五,著男服的女官像四,侍女像三十三。众侍从手中各有所奉,或文印翰墨,或扫彗梳篦,或奉饮食,或伏起居,或奏乐歌舞,或侧耳聆听。塑像造型生动,姿态自然,尤以侍女像最为精到。这些侍女身材适度,举止大方,服饰丽靡,衣纹流畅。其年龄或长或幼,身段或丰满或苗条,面庞或圆润或清秀,神态或幽怨或天真,个个性格鲜明,神情自若,加之高度与真人相仿,更显亲切款洽。其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都足以给人无尽遐想。

左庑东侧是一组机智灵便、善解人意、鉴貌辨色、伶俐乖巧,且有相当经验的丫环,共五位。其中一位身微前倾,似轻盈迈步,她脸的朝向和行进方向不同,似乎有人打招呼,她会立即回头应对,玲珑八面,一看便知是小家碧玉、健康明媚的那类。正因如此,看上去她颇有几分得意,几分飘飘然。末一位侍女则与之正相反,是一个天真浑沌、稚气未脱、初来乍到、手足无措的少女形象,对眼前的一切似乎毫不知觉,讷讷难言。而右庑的第一尊塑像则是副领班模样,庄重矜持,不苟言笑,一手捧托,一手护持,正全神贯注于所执印玺。左庑北墙中间的那位,身材娇好,风姿绰约,却双手捧心,神情落寞,因不肯随和,又孤芳自赏,满腹心事无处倾诉,一腔幽恨已郁成结。种种复杂心态便这样通过正侧两面微呈曲线状的透彻淋漓、鞭辟入里地表现出来。那种阴柔中的倔强,恣肆时的内省,总是令人难忘,总是让人想起“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诗句。右庑第二位是一位头顶高冠的中年嬷嬷。因年老色衰,不受重视,早已没有了与人争强斗胜、露才扬己的念头。沧桑已然,炎凉在心,余下的只有犀利的洞察、寒意的蔑视了。一千年前的一袭社会百态、世间冷暖便这样凝结在这几位不老女子的脸上。

这组侍女像似乎与圣母,与宗教没有多大干系,纯系雕塑匠人的借题发挥,抒情达意。其实不然,一人与众侍,端方与机变,正中与两厢,孤高与恭顺,匠人们正是以圣母的神圣烘托众女的世俗化,以全体的各具特色来拱卫诰命的束修至行的。1954年,雕塑家刘开渠在游览晋祠后赞美这组侍女群像是“古今中外历史上最伟大的雕塑品之一”。并描述他们:

这些塑像各有各的特殊形象:身体的丰满与俊俏、脸形的清秀与圆润,各因性格和年龄而差异;口有情、目有神,姿态自然,各呈现出极不相同的思想感情。全身比例适度,服装鲜艳,衣纹轻快随身体动作而转动。我们站在这些像中间,不但看见她们轻巧的行动,还像听见了她们清脆的笑声、快乐的言谈,或不乐意的小小的讽言讽语,清楚地了解她们彼此间的思想感情关系;这是人的社会,令人难忘的抒情的美的境界。1959年夏,郭沫若游览晋祠,盛赞这组侍女像“姿态生动,如笑如语”,并在一扇面上题书道:

太原晋祠圣母殿中塑像凡四十有三躯,系宋代塑造,中有数躯乃后世补作。四十三躯中除宦官有三躯,均系女像。宫娥中其年幼始仅十五六岁,长者亦无过四十。手中各有所奉,姿态生动,如笑如语。祠寺中塑像,似此采取现实主义手法而饶有艺术价值者殊为罕见。近人多夸称米克朗杰罗或罗丹,可谓数典忘祖。

同这组泥塑一样,出自民间匠人之手的许许多多艺术品都能予人以明确触动,强烈震撼,都能得到后世艺术家的肯定与赞美。其实好的匠人也是艺术家。你能说从精致的青铜器到华美的漆器到玲珑的瓷器,到佛光寺的唐塑晋祠的宋塑到双林寺的明塑,其制造者不是艺术家?但这些艺术家的确都是匠人。晋祠宋塑出自何人之手?无记载。中国历史上的匠人又有哪一位留下过大名?

匠人的风格由大众所好铸就,大众所好乃趋吉祥求富贵心理的反射,所以匠人的作品无论出自哪个时代,把玩起来总是那么亲切,总能体会到有种情感在其间,也许这就是匠人所谓的共性所在。

圣母殿这组塑像突破了神庙建筑中以塑造神佛为主的窠套,被认为是真实表现了被禁锢深宫、满腔幽怨的侍从们的精神状态,颇具史料价值。产生晋祠宋塑的年代,恰是中国历史上大众艺术兴起的时期,此后一切通俗的文艺形式,如杂剧、影戏、傀儡戏、词话、诸宫调、说书、词曲本、版画、年画等等,几乎都是在此时成熟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